首页 > 说唱 >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2018
03-10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在做这篇推文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不会有太多人看,因为文章的主人公拾叁实在没有什么名气,而且也好久都没有出歌了。我之所以想跟你讲他的故事,源于去年在京城的一个比赛FutureFlame。很多北京玩说唱的孩子都前去参加了,可能这个比赛的影响力远不及Iron Mic和地下8英里,但却给了很多说唱玩的不是太好的人,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这个比赛的创办人是拾叁,我想跟你聊的并不单单是他一个人的故事,而是那群和拾叁一样,没有将Hiphop作为职业,却在默默地做着推动Hiphop发展,并为之愿意奉献全部的人。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1张  | 嘻哈中国
拾叁从小听一直在听流行音乐,后来又痴迷于摇滚。听到Hiphop音乐以后,突然觉得这种节奏更适合自己,也更能表达自己的态度,于是被深深的吸引住了。拾叁玩说唱在07年,因为李俊驹的一张《糖果商店》,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作。因为住在燕山,又在那认识了几个喜欢说唱的朋友,于是几个人决定成立个组合,叫children in the 燕山,简写是C.I.T.Y,意思是燕山的孩子。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2张  | 嘻哈中国
于是他们开始了写歌,也跑着演出。“那个时候也会有点商演,不过挺次的,我们一个人能拿100块钱就挺高兴的了”拾叁是这样跟我描述,他最早的演出经历的。通过演出结实,熟人介绍和网上的联系,拾叁把不少跟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都吸纳进了C.I.T.Y的组合当中,最多时候有14个人,拾叁担任队长。对于在C.I.T.Y的那个时期,拾叁是这样评价的:“其实我写东西并不算太好,包括有一次想跟冯笑合作一首歌,可能是我词写的太水了,都没能合作成。那个时候我在组合里,更多的是做一些统筹,包括一些歌feat的段落,因此并没有把自己放在靠前的位置。”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3张  | 嘻哈中国
拾叁之所以能进入到这个圈子,他说要感谢一个人就是刘畅。他是一个网络电台的主播,过去是大肆院的成员。那个时候C.I.T.Y拼命的想往这个圈子里扎,但当时不认识人,也没路子,而刘畅介绍了不少的人给拾叁认识,其中就包括龙井说唱。后来拾叁与龙井还合作了一首歌叫《远方的朋友》,龙井的演出还邀请C.I.T.Y做开场嘉宾。通过演出和朋友之间的二次介绍,拾叁认识了不少当时玩的不错的说唱歌手,慢慢的也算是在圈子里站住了脚。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4张  | 嘻哈中国
后来组合解散以后,拾叁与秋凯又组了一个组合叫B.O.K。秋凯曾经是个签约歌手,歌曲更偏主流一些,而拾叁的风格则更偏地下,二者之间的相互融合,在我看来其实相当的有趣。当时他与搭档去电视台还有Club里面演出,正当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拾叁选择了单飞。“我觉得当时自己太浮躁了,总觉得混圈是特别值得炫耀的事情,每天忙着演出、聚会、认识圈子里的新朋友,都没有时间安静下来去揣摩、去思考、去认认真真的写首歌。直到创作第一张专辑《酱油先生》的时候,我才真正的踏实下来。也正是在创作这张专辑的时候,我跟搭档的整体思路差的太多,所以才分道扬镳的”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5张  | 嘻哈中国
专辑之所以会叫《酱油先生》,是因为拾叁总被人调侃去夜店就是打酱油的。别人能泡到妞,而自己则只能在角落里喝酒。这个时期的拾叁摒弃了早年的浮躁与天马行空,而是写出了最真实的东西。“人们总在说Keep it real,什么才是real,我认为real就是写出最真实的东西。”拾叁是这么说的,同样也是这么做的,那张专辑里面的所有歌,都是在他身上真实发生的事情。在写那首《妈妈》的时候,拾叁用了不到三十分钟,,因为回忆和故事就在脑海里。这一时期的拾叁虽说是在单打独斗,但他却并不孤独,因为这个时期他才真正的做出了自己想要的音乐。

去年的3月份,拾叁开始了他的第一场FutureFlame比赛。虽说是去年才办,但其实这个比赛,拾叁从16年1月就开始筹备,找了4、5个股东,大家分摊成本。同时也在去想一些细则,包括演出比赛规则方式,各时间段的奖项等等。在谈到做这个比赛的初衷时拾叁这样说:“北京玩hippop的人太分散,我希望认识更多正在努力的年轻人,给他们一个机会演出。与listen up相比,我们这个平台的门槛更低一些,我希望来的人能通过这个比赛来检验自己到了什么程度,然后再回去好好的磨练自己。”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6张  | 嘻哈中国
由于是个人举办的比赛,FutureFlame一直没有一个稳定的Livehouse进行演出。同时也因为资金紧张,到了7.8月份的时候,拾叁的几个哥们已经出不起钱了。为了不让这个比赛半路夭折,拾叁选择了自己去扛这些钱。其中光是12月份的总决赛,他就赔了1万多。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7张  | 嘻哈中国
虽然赔了很多钱,但拾叁同样有他的收获:“让我认识了更多的Rapper,同时也吸收了一些好的苗子,也联系上了以前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上的朋友。每做一次活动,都在增长一次经验,同时也锻炼了我们的队伍。最重要的是让FutureFlame比赛的这块牌子让更多人知道了,同时在圈子当中评价都是正面的。”

第一年的FutureFlame,在后期视频、设计海报还有现场的一些细节处理方面还有一些瑕疵。由于月赛报名的门槛较低,导致来参赛的选手良莠不齐。同时也困于成本问题,没法管外地选手的来回机票,导致有些人最后没能参赛。面对这些问题,拾叁表示,这在第二年的比赛当中都会尽可能的去完善。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8张  | 嘻哈中国
在摸索中前行的拾叁已经做到了他能做到的全部。他需要去找场地,去拉赞助,去联系说唱歌手,同时还要做好宣传工作。当然摆在拾叁面前的还有很多问题,能不能保留下来现在的这个队伍是个问题,钱同样也是个重要的问题。如果说去年拾叁还能赔得起钱的话,那么今年他确实赔不起了。为了能够补齐成本,同时还能保证比赛质量,拾叁一直都在苦思冥想着。但从他的话语中,我能感受到他的那份坚持:“已经干了一年,以后会干两年,三年,到死我都会办下去。”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9张  | 嘻哈中国
初晓:未来想把这个平台做得更商业一些吗?

拾叁:我也希望别人投钱,让这个比赛能做大。但我会避开一些我不想要的东西,不管将来会不会有更多商业元素,能保持比赛的真实与公平这是我们优先考虑的问题。第一年比赛,可能我们在比赛的设计环节存在一些漏洞,但我觉得最后我们比出来的冠军Drop Science依旧是实至名归。他们的专场去了5 6百人,这就能从侧面印证他们的实力。

初晓:今年的FutureFlame和去年会有哪些不同呢?

拾叁:去年的几站都是在北京,今年我们预计会加入分站赛。同时今年我们在赛制方面也会有不一样,会推出一些新的东西。考虑到成本因素,我们在比赛形式方面也可能做出一些调整。但是所有的这一切改变,都是为了让比赛更加的激烈精彩公平合理,同时也都是围绕Hippop文化,能向前推动和发展为最终目的。

初晓:做这个比赛家人支持吗?

拾叁:说是不支持,但是最后一场我赔了。我管我妈借了1万多,我还了1万。剩下的钱我妈说不用还了,她也是希望我过得更好一些。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10张  | 嘻哈中国
其实在聊到未来的愿景,拾叁也很实在:“你要是说我现在做的这些是为了公益事业,这是不可能的。我也希望我的平台能挣到钱,能实现他的价值。我也希望以后成立公司,挣好几百万。人都愿意把自己喜欢的事业,作为自己的一个长期的规划。”

拾叁还跟我前前后后聊了很多,自己上大学每个月700块钱生活费,500块钱都用来买唱片,每天喝粥吃烧饼,但是心里却特开心。和兄弟们一起去愚公移山看演出,演出结束了没钱打车回家,就从张自忠路开始,路过天安门、西单,一直走到广安门。跟兄弟们一起聊着Hiphop,走了两三个小时都不觉得累,在麦当劳睡一两个小时,起来坐上5点多的早班车回家……

边工作边赔着钱做Hiphop比赛 北京说唱应该记住他 拾叁 - 第11张  | 嘻哈中国
讲到这里,我觉得已经足够了。和拾叁道别时,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曾经那个热爱Hiphop的少年,如今也已经当了爸爸。生活的重担,家庭的责任无不压在他的肩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帮拾叁大哥,前路任重而道远,唯有对他说一声珍重。

作者:初晓  来源:押韵诗人 微信号:yayunshiren

最后编辑:
作者:townson
townson
嘻哈中国微信公众平台上线,搜索“嘻哈中国”或者“xihachina”即可关注我们!有惊喜!!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