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街舞 >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2018
07-05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就在前不久,WOD在北京结束了今年的赛程。我有幸作为街舞足迹的媒体代表采访了WOD中国的创始人Moon。他的交流方式很美式,直接、坦率、独特、掷地有声。

Di\’Moon\’Zhang,美籍华人,中国出生成长与洛杉矶,从事娱乐和舞蹈事业近20年,曾获全美街舞达人ABDC第六季冠军,受邀于40多个国家巡回授课,首次将WOD和Millennium Dance Complex(“红房子”舞蹈教室)引入中国。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1张  | 嘻哈中国
“今年在筹备和推进WOD的过程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去到不同的城市,都能看到不同的城市氛围和城市文化影响下不同的舞者,而在差异如此之多的情况下,大家都在热爱同一种文化。”

2016年,WOD第一次来到中国,当时只有1站比赛;而时至今日,WOD设立了6个分赛区和一个总决赛现场。在3年中WOD经历了飞跃式的成长,而在Moon的眼里,这3年的意义远不止如此。

今年的WOD和美拍进行了深度合作,决赛当晚,在《创造101》决赛和世界杯的同时冲击下,WOD决赛直播仍然取得了167万的播放量。

虽然国内很多其他赛事可能会更是从文化、从情怀出发,虽然很多人会觉得一个专业性的街舞赛事和时下的主流媒介合作有些奇怪,但Moon告诉我们,自己选择做WOD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商业。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2张  | 嘻哈中国
“我自己是ABDC(全美街舞大赛)出来的,ABDC是HHI(街舞锦标赛)的前身。赛事的制作人是我的’伯乐’,给了我很多帮助和建议。按道理讲我选HHI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但我是个中国人,可能对商业方面比美国人更敏感。

当时有内部消息说WOD会成为电视节目,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很明确的商业价值信号,并且我预估在未来WOD这个IP本身的价值还会升值。所以从商业角度我选择了WOD。

很多国内赛事的出发点是热爱文化,但当你去和大品牌谈合作、谈赞助的时候就会面临很尴尬的局面。这也是我选择引进国外现有IP的重要原因。我们可以直接跟赞助商说,WOD这个IP值多少钱。先拿到一个名字,再拥有一个与之匹配的优秀团队,做与之相符的内容,这就像米其林星级饭店的招牌和星级大厨要匹配一样。

如果我选择做自己的赛事品牌,首先,肯定要花更长时间才能让它符合我的预期;从商业的角度看,对外谈合作、谈品牌价值的时候,如果选择自己做品牌,我永远没办法回避从‘路边摊’做起的历史。”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3张  | 嘻哈中国
很多时候和舞者们聊到跳舞经历的种种,大多数情况下都避不开那几个字——穷、艰难、情怀。这样的状况放到摇滚乐或者其他艺术形式上同样适用。很多人都会说,“我跳舞这么多年,热爱了很多年,但一直吃不上饭”,Moon觉得这样的观点有着方向上的错误。在这个时代,商业与艺术理应相互促进。

“商业和文化某种层面上不冲突。如果只谈文化不讲商业,可能就没法生存。WOD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商业化的赛事,这点我自己也承认。

商业包装、整体的视觉包装非常重要,通过商业化,我们有了这么好的舞台和场馆,但在内容上我们还是在坚持纯粹街舞的东西。形式的商业不会影响我们对内容专业程度的坚持。

纯粹从文化的角度来讲,WOD是专注做齐舞的国际性赛事,给了很多舞者很宝贵的成长经历,比如说黄潇和HelloDance,他们是两年WOD连冠,不敢说WOD给他们多大成长,但他们在比赛前后一定是有所进步;反过来看,这些优秀的舞者和团队也在成就WOD。”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4张  | 嘻哈中国
WOD和红房子在进入中国之前就已经在舞者们心中有了很高的地位,而国外的大IP“空降”中国是否会让本土品牌的生存环境更为艰难?很多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而Moon认为实际情况正好相反,“劣币驱逐良币”的经济学原理在这里同样适用。引进之后如何走下去,是打造IP面临的重大问题。

“我不认为国外的IP和本土品牌会出现直接的冲突。外来的IP制作人还是中国人,WOD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做的,红房子也是,美国方面只是给了我们授权而已。说到竞争,在中国市场环境里,本土品牌收购外国品牌的例子比比皆是。国外品牌在中国未必能拿到好的成绩,就好比说在手机行业,Apple在中国的销售业绩未必有OPPO和VIVO高。WOD进了中国其实失败的几率比成功的几率大得多。”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5张  | 嘻哈中国
另一项重大赛事——KOD也将在8月开始国家队battle战,我们也(不嫌事大地)请Moon聊了聊对于KOD的看法。

“模式上来讲,WOD的总部在美国,在全世界有分赛区,这跟KOD的模式实质上来看是类似的。

我觉得商业上成功与否不是判断赛事成功的唯一标准。KOD永远是中国所有舞者的情怀,这个比赛所带给中国舞者的是其他任何比赛给不了的,中国舞者也该感恩他(高博)做这件事。

KOD是中国一代舞者的精神动力,也培养了很多人才。KOD偏underground,WOD是编舞,现在是编舞的时代,但从整体发展来讲,可能没有KOD,WOD也不会顺利走起来。”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6张  | 嘻哈中国
Moon在洛杉矶长大,15岁就开始跳舞,以职业舞者的身份获得过数不清的国际奖项,也多次受邀巡回授课。他对舞蹈有着将近20年的体验和深入思考,更知道国内舞者想要和需要的是什么。因此作为红房子的主理人,他十分明确红房子在“培训机构”之外需要走上怎样的道路。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7张  | 嘻哈中国
“我们可能和其他工作室的想法有些不同,因为我觉得自己的眼光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希望这个品牌在中国有影响力。我希望给热爱舞蹈的年轻人一个家,不光能学习和提高技术,还能让大家热爱舞蹈,感受舞蹈里积极向上、充满热情的一面。”

“红房子”带来的不仅是一块名气很大的招牌,它的进驻也直接带来了一大批世界级的师资,这样一种模式给了更多国内舞者直接和国外优秀舞者交流的机会,而选择这样一种模式来运作,除了商业上的考量,还有着作为一名舞者希望传达给后辈的理念。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8张  | 嘻哈中国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9张  | 嘻哈中国
“美国舞者觉得中国舞者,包括很多其他国家的舞者都是技术性一天比一天强,但自己原创的东西还是太少。

这次WOD的裁判之一Lando是非常厉害的OG,Lando为什么是Lando,他只要一动,大家就能知道,跳成这样的是他没跑了。这一点很多中国的舞者都做不到。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10张  | 嘻哈中国
如果只靠动作来猜舞者,对街舞行业没那么熟悉的人看到中国舞者跳舞大多都是’诶这个风格像国外谁谁谁,但又跳的没那么好’。中国舞者缺少自己的东西。

思维逻辑决定舞蹈的风格。拿我自己举例子,因为我小时候非常喜欢几何,所以会选择现在的风格。国内的教育导致大家很多时候会怕不同,怕跟别人不一样。但很多时候你要明确地认识自己、肯定自己。这是我自己,我就是这样一种性格,你可以不喜欢。

我希望每一个来到红房子的学生在走出教室的时候能知道自己是谁。每个人从诞生的那一刻起都是original one。我们做红房子的理念也是这样。你可以不喜欢,但仅此一家。技术是可以拿钱解决的,自己是没办法用钱找到的。现在红房子做的事就是在帮舞者找自己。”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11张  | 嘻哈中国
Moon深知环境的重要性,“耳濡目染”也是是他不断强调的关键词。在他看来,环境在个人成长中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他将红房子的整个师资和教学体系带进国内,也是出于想为更多的舞者提供难得的成长环境,让更多人开阔视野、拓展思路的考量。

“我觉得自己进步最快的时候就是身边都是厉害的舞者和制作人的时候。进步最快的原因不是说自己有才,而是周围一群高水准的人一直都在谈论这些事。Lando从3岁开始就被一批前辈带着在街边跳舞,这就是’耳濡目染’的影响力。冯正和黄景行他们能有现在的成就,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知道’耳濡目染’的重要性,自己有意识地去寻找这个环境熏陶自己。”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12张  | 嘻哈中国
“文化需要传承,需要我们去挖掘根源,但我觉得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最近几年关于街舞文化的讨论也非常热烈。很多舞者、尤其是OG级别的舞者会非常强调街舞的“文化”部分对于舞者的重要性。在Moon的眼中,文化传承是漫长的过程,是一个可能需要好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的过程。

“我的观点可能和很多人不一样。我知道很多老一辈的舞者都在反复强调文化,我也十分认同文化传承的重要性。但我认为文化和传承在现阶段不是中国街舞要解决的刚需。我们现在更需要做的可能是让市场好起来,先让舞者吃上饭。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13张  | 嘻哈中国
为什么街舞是“street dance”?It\’s from the street.可是试想一下,现在和冯正、黄景行这些人一起在街边练舞的机会多吗?几乎没有。时代一直在变化,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在短视频时代迅速吸引注意力,让更多人知道街舞跳出来是什么样,对街舞感兴趣。

我和学员们聊天的时候也问起过知不知道Poppin Pete是谁、Mr.Wiggles,很多人从来都没听说过。不知道Poppin Pete和Mr.Wiggles就没资格跳舞?不可能。我们需要让越来越多的孩子看到街舞,对街舞产生兴趣,主动走进教室学舞并且热爱舞蹈之后,可能才有机会去向他们传递更多文化方面的知识。”

决赛过后 我们和WOD背后的男人聊了聊 - 第14张  | 嘻哈中国
在采访过程中,Moon相当不委婉地告诉我们,让他最终选择不再专职跳舞而是投身幕后工作更多是出于家庭和经济状况的考量,而且至今他仍然会骄傲地说,自己是从舞者走过来的,最开心的事情是一天里能有5-6个小时的练舞时间,和朋友一起聊聊舞蹈。

他也说,自己没有上过商学院,也没有进行过系统的企业管理学习,自己的选择都是靠直觉,幸运的是,直觉从没让自己失望,也感激有一个团队的人能给予他信任和支持,让他一直走到现在。这种信任一方面是源于他失败案例为零的成绩,另一方面则是源于理解和共鸣——对街舞的热爱。

Moon始终清楚自己做的这些事最终都要回归到商业最本质的利润上,但他的投入给国内的舞者带来的影响远不止这些。

接下来,2019年WOD的赛事筹备已提上日程,红房子也将在更多的城市开设分店。我们会看到一个转入幕后的优秀舞者继续努力的身影,看到一个坚守所爱的探索者不断尝试、不曾停止的脚步。

来源:街舞足迹  作者:无极铁蛋  微信号:jiewuzuji 

最后编辑:
作者:HiTao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