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前几天抖音上有个说球鞋的墨镜哥又火了一把,因为骂鞋贩子出了名。也有不少球鞋自媒体抨击了他的睿智观点。虽然我们不是个球鞋的公众号,但是我也从现如今球鞋圈的一些现状,看到了说唱圈中的一些东西。

那个墨镜哥认为,现在球鞋市场价格虚高,连低帮AJ1,都需要在二级平台都需要加钱购买,这一切都是鞋贩子的错。

学过高中政治的都知道,供需决定价格。Nike作为供货方,自然知道顾客喜欢什么。抖音从去年开始,将AJ1突然带火。

中国庞大的需求量以及Nike并不给力的供货量,才造成了现在原价难求的现象,并不是球鞋圈中,作为小部分群体的鞋贩子能够做到影响价格的。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对于中文说唱来说,道理也是一样的,HipHop作为一种潮流文化,也是消费品的一种。听众是消费者,Rapper们则是卖家,但因为没有Nike这种中间商,你的音乐值什么价,几乎全部由听众来决定。

而作为小众音乐,听众们能够接触到说唱的渠道,十分有限。对于刚刚接触的听众来说,除了网易云、虾米等音乐平台上的音乐推荐,可能也只有身边朋友,和《中国有嘻哈》这样的节目了。

这些媒介就可以看做球鞋圈中的二级市场,网易云=毒,虾米等于Get。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所以,通过《中国有嘻哈》了解中文说唱并不丢人。就像很多人通过抖音知道AJ一样,没啥不好意思的。

但问题在于,AJ火了之后,Nike作为供应方,将大量经典的球鞋,比如AJ3黑水泥,AJ11康扣等球鞋的大货量复刻拿来赚钱,并成功带火其他一些商品。

为什么人人都知道Nike就是个小贱货,无下限圈钱,但还是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因为他是供应商,并且一定程度上垄断了市场。

但中文说唱,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影响音乐市场的地步,也没有一个rapper,能够主导整个中文说唱圈。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在中国HipHop市场中,真正决定说唱歌手价值的还是粉丝。而抖音,则是除了节目之外,最大的粉丝平台,但这个平台,并不像宣传的那样,是一个音乐平台。

前一段时间,抖音上有首歌很火。就是那首《看好你的女友》,在抖音上,类似的音乐很多,他们不要求自己本身的音乐多高,而是更多的讨好粉丝。。

大部分听众,听说唱只是为了娱乐,他们最爱的说唱音乐,就是一些或欢快或丧的小情歌。他们没有能力,也不愿意花时间去分析一首歌到底是好是坏,只想利用这些音乐,配上视频,缓解自己内心的压力。

2Pac曾经对Biggie说过,想要赚钱,就不能只给Nigga们说唱,得给Bitches说唱,因为Nigga们总会追在Bitches屁股后面。

音乐风格并无优劣之分,但如果为了粉丝,一味妥协自己的音乐,多少有点得不偿失的意味。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很多rapper,打得都是先用一些粉丝们爱听的音乐把他们吸引过来,然后再做一些高品质的东西,去提高他们的审美。这样的如意算盘,往往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因为在抖音的平台上,一首歌火了不能够带动rapper走红,粉丝们更多的关注点在视屏里毫看的小哥哥、漂亮的小姐姐上,音乐变成了一个辅助,听觉冲击永远没有视觉冲击来的强烈。

不信你去问一问身边刷抖音的朋友,“这首歌唱给你听”、“I don't wanna see u anymore”他们肯定听过。但GG.张思源、NineOne是谁,他们恐怕并不知道。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之前我对Nous的Cream D采访时,我问他近期有没有出第一张个人专辑的计划,毕竟已经玩了这么多年了。答案是,没有。

因为他觉得一张专辑中只会有一两首单曲广受欢迎,其他单曲则会被忽视,每一首单曲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得不到相匹配的回应,这是种很大的资源浪费。

我记得采访大概是去年六七月份左右,而八月份他就已经签约了谢帝的第四音乐。作为一名已经签约公司的全职音乐人,想要相应的收益自然是第一准则。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中国还有很多已经成名的Rapper,向市场向粉丝们妥协了。GAI红了以后,不骂街不约架了,改歌颂祖国了。

虽然也收到了些许不太好的回应,但至少在主流媒体露脸的机会多了很多。十分机智的将以前不太好的作品该删就删了,如今在主流的道路上可谓是走的相当顺利

有嘻哈的季军艾福杰尼,在他走红之前,我觉得他是中国内地最Gangsta的说唱歌手了,和GAI的社会不一样,艾福杰尼满口金牙,一头脏辫,一首《无尽航班》,真的是中国内地最Gangsta的一首说唱歌曲。

但是有嘻哈之后,我发现他完全变了个人,他十分愉快的接受了“花园宝宝”这个人设,并且注册了抖音账号,在上面美颜滤镜全开的卖萌。这前后之间的巨大反差,我只想说两个字:真香!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我前几天看了一场演出,在DJ热场前,场地一直在播放一些比较热门的说唱歌曲。当播放XXXTENTACION的 《Jocelyn Flores》时,全场欢呼。我清楚地听到了站在我身后的两个职业装女生的谈话“他们在欢呼什么?”“这是XXX的歌啊,可火。”“叫啥名,我去搜搜。”“我也不知道。就知道歌手叫XXX。”她们只知道这首歌火而已。

过了会,场地开始放《Lover Boy 88》,这首歌在抖音有多火也不用我说,这次更夸张,全场大合唱。结果后面这俩女生还是不知道是谁唱的,只是在抖音听过很多遍学会了。

Higher Brothers这首歌,不知道歌名是啥的听众不在少数。同样也有很多只知道歌手是谁,而不在乎歌本身的粉丝。这些粉丝,对于一个rapper来说,几乎毫无作用。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所以说,如今rapper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自己的高标准音乐,面对低标准的市场,如何中和的问题。

而中国能做到这一点的Rapper屈指可数。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谢帝。谢老板在我看来在中文说唱圈也有着坐二望一的地位了。

即使前两年的《My Friends Wanna Some Trap》在市场中表现并不佳,非忠实粉丝的普通听众接受度并不高的情况下,依旧发布了《帝头蛇末日的士》二部曲两张ATL Trap专辑。

以谢老板目前的状态,说他是rapper,他更像是Dr.Dre或Jay-Z那样的大佬,自然不用管粉丝爱听什么。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而法老的方式,则更具代表性。在节目上进一步提高流量之后,法老的粉丝群体,也有许多只会喊“法老牛逼”的复读机,以及根本不欣赏其他rapper的个人粉。

但是他很好的平衡了地下时的老粉丝群体,与其他新粉丝之间的关系。并且很好的平衡了自己的身份。

依旧作为一个地下Rapper发展,他没有一味的妥协粉丝,反而不断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粉丝提高音乐水准。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他的最新Mixtape《放学嗨》,从宣传曲主打曲再到MV,整体包装都将整张Mixtape,作为一张比较搞笑胡逼的喜剧说唱。

在专辑发布后,大家都将主要视线集中到《上学威龙》这首主打曲上,选择性忽视了这张专辑中走心还炫技的《Ghost Face》。

其实这种“诱导”在起到了非常好的宣传效果的同时,也还走了心,不至于整张Mixtape空洞无内容。

当别人听完搞笑胡逼的歌时,再听到这首时会有意外惊喜。其实这种“小心机”是绝大多数人都会有并且运用的,在得到更好的经济收益的同时还能俘获更多粉丝的心,一举两得。

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那么到底该由谁来定价?

中文说唱圈里,像谢老板和法老一样,通过自己努力,提高粉丝审美的rapper还有很多,虽然看上去他们做的事情杯水车薪,但世界起码总是在变好,不对吗?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看似是在说市场,其实说到最后只有一句话。你别舔,他也别装逼。

最后用Kigga的一句歌词结尾:“一个流行的Beat感染了一大批,反正垃圾唱给垃圾都是一群垃圾”。希望我们到最后别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本期话题

你认为如果中文说唱是商品,到底该有谁来定价?

撰稿 | 纸博士

排版 | 初晓

图片&音频 | 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押韵诗人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