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ron Mic到中国有嘻哈 中国说唱发生了什么事儿

大概在2000年,中国的说唱还处于一种朦胧的状态,大多数,当时的孩子(现在已经是叔了)全凭热爱去做说唱音乐,推广说唱文化。

图片为2010年iron mic决赛现场

当时,玩说唱的人很少,大陆稍微有点名气的大多聚集在北京,隐藏、龙门阵、Bad Blood……而听说唱的听众则是更少了。

绝大部分的人听见说唱的第一反应都是“这是玩意来着?”只有少数乐迷觉得这很对味,这些乐迷到了现在几乎都是中文说唱的顶梁柱了。

在差不多的时间里,一位来自美国底特律的老黑,Dana “Showtyme” Burton来到中国想感受一下中国的说唱音乐,让他失望的是一个打着“说唱”广告的酒吧,台上演出的居然是MJ模仿秀。

Showtyme知道中国有着一群热血沸腾的说唱歌手,但是没有一个属于说唱的舞台,于是,Iron Mic(钢铁麦克即兴说唱比赛)应运而生。

第一届的iron mic根本没有什么规则可言,对舞台极度饥渴的说唱歌手们像极了嗅到血腥味儿的野兽,把所有的狠劲全都爆发出来。

谁能想到,这些个追逐说唱梦想,讲究HipHop态度的孩子正在创造着中文说唱的根基和历史。

图片为2013年iron mic决赛现场

有了iron mic之后,说唱演出开始冒出来了。王波,连续三年iron mic全国冠军,伙同北京地下说唱圈的大咖们一起举办活动,他们的想法很简单:纯粹为了推广自己喜欢的音乐,没有什么商业掺杂在里面,入场的观众只需要掏个二三十块钱就能疯一个晚上,一个晚上下来,票房能挣到大几百上千元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儿了。

王波所在的隐藏团体,有过短暂的商业化尝试,他们和北京一家唱片公司签了约,出几张专辑就完事了,也创作出像《在北京》这种脍炙人口的作品。

但是,来自地下的说唱歌手并不乐意被唱片公司的商业要求给拘束着,梦想比钱的分量更重更实,隐藏的商业化,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当时,有个传奇团体龙门阵,火了一阵子,接着成员们各自忙各自的去了,而上海的黑棒,竹游人,也大概没能逃脱淡出江湖的命运。大概也只有南征北战是国内商业化比较成功的说唱团体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iron mic是国内唯一有分量的舞台,也见证了不少有分量的rapper的诞生:

早期的有MC肆、邪恶少年EB、Young Kin、Young Cee、PQ、Davi……

中期的有大狗、马俊、Nasty Ray、大卫、贾伟、小老虎、PACT派克特、Vyan……

往后的有黄旭、Bridge、小青龙、爆音、mc飞、贝贝、孙八一……

在iron mic发展的同时间,有几组人物或事迹已经超越了中文说唱文化本身:

MC马俊不带脏字干翻MC大卫,夺得2010iron Mic全国冠军。

在很多人的眼中,rap battle就是脏话横飞的说唱歌手之间互骂,而MC马俊却用着不带脏字的押韵给MC大卫来了当头棒喝。用不用“脏话”去说唱这个命题的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天。

贝贝横空出世,把押韵和flow的技术推向一个新的层面

曾经混迹过YY直播间,并在YY的网络freestyle battle使劲地锻炼出一身功夫,韵脚和punchline脱口而出,积累下来的词汇量和梗可以说是无人能及,只要他想炫技,基本上可以爆了很多说唱歌手。

的确,贝贝是第一个把炫技推向高峰的说唱歌手,不少乐迷把他当做一个标杆,而他现在也正往着创作型说唱歌手的方向而转变。

in3,说真话的叛逆少年遭到封杀

从不玩炫技,只说出心里的感受和想怼的人或事儿,也不玩超屌的音乐制作,就用HipHop的态度,把展示扎到乐迷的心里去。

阴三儿的歌词很脏,但是脏得有根有据,简直不要太真实,在这一点上他们像极了老美西海岸的匪帮说唱团体N.W.A.

可惜的是国内没有这么宽松的文化环境,所以他们被封杀,因为在大陆的墙内,不需要叛逆的人,要的是听话的人。

Trap的火爆,甚至烧到了国外去

来自亚特兰大贫民窟的陷阱,几乎要把整个地球都装进去了。而节奏性和旋律性俱佳的马思唯感受到了Trap强大的洪流,一头扎进Trap,他和他的团体Higher Brothers成为了国内最优秀的Trap Music团体,也成为了潮流的宠儿。

纯美式风格的Higher Brothers获得了国际团体88上升的关注,并被极力推荐到国外,让老外见识到中国Trap也是很带感的。

88上升对Higher Brothers的操作是“出口转内销”,而且“销量”很不错;在国内,只要有Higher Brothers的演出,基本上都能爆满。

Iron Mic在中国的进程可以称之为地下说唱文化发展的浓缩版本,虽缓慢,但扎实,也没有太多商业的束缚,只有态度和荣誉。

直到《中国有嘻哈》综艺节目出现了,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甚至还有点懵逼状态。

这是中文说唱第一次获得大型资金的投入,国内顶尖的综艺制作团队把关,“借鉴”韩国的show me the money,请来不少的明星大咖助阵,这是在地下说唱整个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节目非常聪明,把所有和叛逆相关的东西都遮掩起来,把原本具备社会启发性的说唱改头换面成为一个以娱乐为导向的潮流音乐。

有嘻哈最成功的地方就是炸出来说唱音乐的商业价值,制造出不少微博粉丝破百万的说唱“网红”,吸引了不少的新粉丝入坑。

人流量大了,自然就有商业关注度了,据非正式统计,在有嘻哈播出期间,至少有50个的大品牌商(支付宝,麦当劳,唯品会……)都找到了说唱歌手来创作广告歌曲,全国上下每天都有“嘻哈音乐节”。

图片为欧阳靖参与拍摄的New Balance广告

而节目在文化上面的弊端也渐渐显露出来,因为大部分的粉丝都只是从有嘻哈而认识到说唱,对于说唱文化沉淀和积累过程的认识完全是空白的,甚至是断层的,老乐迷们的坚持和信仰被大量涌入的新粉所习惯的追星套路冲击得粉碎,这是整个说唱文化都在面对的矛盾。

HipHop文化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Respect,只要互相尊重,说唱文化圈子内的矛盾自然而然地化解了。

节目之后,乐迷们的审美能力不断地攀升,从原来的欣赏flow,欣赏押韵,到欣赏风格,欣赏歌手的现场表现,欣赏作品的整体意境……着对于“说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有好的乐迷去挑剔音乐人,才会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因为有嘻哈节目的娱乐导向和形式导向,催生了不少形式大于内容的作品,一群沉寂多时的老炮们如王波,寿君超,马克,脏爸爸集体发声,用说唱传递纯粹的HipHop音乐价值观。

Iron Mic到《中国有嘻哈》这是中国说唱发展的缩影,从积累到爆发,这是历史进程中的必然环节,不管是隐藏,阴三儿,大狗还是GAI,Jony J,PG One,他们都是恰巧出现在了合适的点,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说唱歌手相继出现。

对了,还有一个Boss级别的人物是完全跳脱于中文说唱历史,他就是幼稚园杀手,从出现至今,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他的技术,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说唱歌手,而歌词的深度更是一般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唠嗑一个段子,大概在2007年,说唱歌手遇到说唱歌手大多都是惺惺相惜,在2017年,说唱歌手遇到说唱歌手,可能会说:“这傻逼居然也是说唱歌手。”或者这也是中文说唱发展的另外一种写照吧。

作者:爆米花 来源:嘻哈乱爆 微信号:lord_of_rap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李天琦
    李天琦发布于: 

    尊重这种文化❤,很多人都是在有嘻哈了解到hiphop,而且也只有跟风的乱怼,其实真正想往深处去了解的自然而然不需要太多的解释,红花会也很nb了,被老外邀请到自己国家去演唱他们国家发源来的文化,很respect。年轻的态度也是很diao哒。
    ps.非专业,随意表达自己感受,勿喷❤

李天琦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