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文化生出中国之根

“1988年, 8岁开始跳到今天,除了身份困惑,更重要的是今后的发展路线是什么?大家都不年轻了,有家庭有孩子,接下来我们的未来在哪里?如何进行行业建设?特别是现在跳街舞的孩子年龄段越来越小,这些孩子的目标是什么?没有规范的引领,很容易学差了,学偏了。大家年轻时都是纯粹喜欢怀着梦想去学跳舞,现在市场有了,该怎样理性地让梦想成为现实? ” 8月19日在郑州举行的首届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年会上,上海龙舞蹈创始人汪瀚的一番追问,几乎代表了云集在这里的一批中国街舞“大佬”们的集体心声。

从1984年《霹雳舞》电影的风靡,到1987年迈克·杰克逊全球巡演引发机械舞、太空步火爆,街舞彼时便悄悄点燃了一群中国孩子的热情。放学后就冲向街舞天地,一跳就是二三十年,是中国最早一批街舞爱好者的普遍状态。从街头热舞,到酒吧斗舞;从懵懂模仿,到六大舞种分类定格;从个人迷恋出国学习,到带领团队国内发展;从underground (无任何媒体和商业介入的交流比拼状态)的自娱自乐,到涉足商业经营;从不被认可,到获得身份正名……面对今天全社会无数拥趸,这个按自己的方式一路摸索,制造、见证并完成了中国街舞20余年艰难拓荒的人群,面临着当下瓶颈与未来发展的集体焦虑。

“北京5 + 5” 、“郑州嘻哈帮” 、“上海龙舞蹈” ……大多以工作室形式存在的遍布全国的街舞团体目前已不计其数。据中国舞协副主席、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名誉主任冯双白介绍,自2013年9月该委员会成立以来,入会的全国每个地区最大的团体近50个,年底会达到近百个,但散落在各地的各种团体没有统计数字,也无法统计。虽然诸多经营颇为成功,更不乏在全国拥有多家连锁机构的行业翘楚,但大多自发组织机构整体松散,存在诸多发展问题。尤其是街舞团体基本上以培训维持生存,这也就导致全国泛滥的街舞教学的不规范。此外,给人“玩酷”印象的街舞群体疏于并乏于与人沟通,也带来了发展的某种障碍。因此,无论是街舞教育培训还是与商业融合的潜在市场开发,都亟待规范和引领。

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这个国家平台被街舞群体称为终于找到的“家” ,对于引领街舞文化与其它舞种比肩,推进全国街舞团体健康有序发展等,街舞群体充满期待。特别是中国舞协在年会上公布《全国街舞考级计划》 ,建立全国性的资格认证体系,以及委员会邀请全国的街舞专家、研究人员共同编创的第一套全国街舞考级教材,规范了街舞6个舞种的教学,并拟在大学开设和建立正规的街舞教育课程等,让他们感觉到理性前行正在逐步拥有现实依托。“中国以古典舞和民间舞专业代表的舞蹈教育走到今天60年,最大的缺憾是技术教育,即把丰富的舞蹈文化肢解或片面理解为技术动作教育。街舞这种技术性很强的舞种,更应该让孩子们真正知道身体背后包含的是什么,才会从动作传承上升为本质传承。 ”关于如何真正跻身艺术殿堂,拥有未来,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主任罗斌指出的关键是街舞文化如何生出中国的根。“我想问跳这么多年的街舞精英们,对于街舞究竟懂多少?我们真正了解街舞文化吗? ”正如跳了22年,中国第一个世界街舞冠军,广州SPEED DANCE GROUP街舞推广机构创始人阿牙(周任勋)的质问,这个群体也正在发展的快车道上寻找突破口。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6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时强
    时强发布于: 

    中国的街舞确实需要重视起来了,我相信会越走越远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