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文|婆罗刹 编辑|朴芳

PG One绝对是娱乐圈的一个特例。

“成也嘻哈,败也嘻哈”用来形容他是最贴切的。从爆红到黑料缠身到口碑坍塌、路人侧目,他应该算是用时最快的明星。

或许是因为《中国有嘻哈》冠军头衔,或者是马苏等众多娱乐圈明星的打call和粉丝的宠溺,也或许真的就是像他所说受“嘻哈和黑人音乐影响深厚”。

从地下走到台上,PG One并没有学会克制,反而一直放大自己“龙傲天”一般的性格,“火花带闪电”的走上了放飞自我的路。

一直活在过去的freestyle

才会输掉了自己的未来

地下Rapper和“地上明星”一直都是界限分明的。

中国的嘻哈说唱来源于欧美,发展于“地下”(underground),歌词多含性、暴力、低俗、种族、社会问题等因素,Rapper们也大都酷炫狂拽,目中无人。

然而,当你成为了“地上明星”,你就要学会收起锋芒和地下的戾气,接受条框的束缚以及主流价值观的监控。

《圣诞夜》里的失格歌词“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在我出发之前,我们先要点上口”、“现今给你当礼物,穿上红白色的打底裤”等等,这些在地下嘻哈圈里确实是寻常程度,有着冲破禁忌的快感与魅力,但与地上的社会环境,与国内传统的价值观念却格格不入,也根本经不起大众目光的审视。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PG One走到今天的地步,“负面歌词”只是表因,究其根本,还是他和他背后的红花会一直随意的态度,打着“real”的旗号,继续想唱什么就唱什么,想diss谁就diss谁,把过去的freestyle活到了现在。

因为《中国有嘻哈》而走红的地下Rapper不止PG One一人,没有谁的屁股是真正干净的,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黑历史”,也大都是桀骜不驯。但他们都比PG One活得聪明,看得清娱乐工业的构成,知道珍惜机会,自我收敛谨慎做选择。

同样被爆出吸毒TT,选择低调避过热度,并删掉了所有可能和“不良”挂钩的内容,后续出的音乐也大都励志,或反映现实。而“双冠军”的另一位GAI也一改“有嘻哈”期间怼天怼地、耍黑脸的形象,主动下架了自己歌词最有争议的《超社会》,并将“GAI爷只认钱”的微博认证改成了“超级无敌GAI”。

也许在一些人的眼中他们是“假装正能量的活着”,并不是真正的“keep it real”。但事实就是如此,中国特殊的文化环境、文化体制与嘻哈音乐之间有着天然对抗,虽然可以调和,但也势必要阉割一些内容,放弃一些精神。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一些东西就一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Rapper们选择了享受明星带来的名利,就必须履行义务,接受私生活、私德被监督的代价。嘻哈想要在国内发展壮大,不论是否真的会成为“数来宝”,但割舍是必须的。

历史可以洗白

“失德”却无药可医

对于PG One而言,侵权漫威“万磁王”的商标,或是抄袭EXO歌曲《Playboy》,惹恼的主要还是粉丝,算是负面,但并不是导致他现在大溃败的根本。“不尊逝者”和“负面歌词”才是关键。

在因《中国有嘻哈》刚红不久时,PG One就已经接连有负面爆出,其中最具争议的,就是他在《地下八英里》比赛,小青龙battle时,多次用刚去世不久的姚贝娜做韵脚,称“我送你去见姚贝娜”。这件事引发了姚贝娜经纪人、粉丝,以及众多路人的不满。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但直至今日,PG One都未曾就此事正面道歉反思。甚至有人爆出PG One在后来的活动中仍唱过这首歌。

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但现在“负面歌词”事件一出,这件事又再次被放到了台面上。姚贝娜生前经纪人也再次发文称PG One“自作自受!活该!!报应!!”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不能否认,伴生于帮派文化的嘻哈音乐,注定就是反叛主流的,嘲讽政治正确的,发泄的、偏激的、个体化倾吐的、追逐名望、拜金的、肉欲的。绝不是用来歌颂小美好的。但是无论在什么文化里,以侮辱一位捐献了器官和眼角膜的逝者的方式去创作都是一种“失德”。

这两起事件已经不是“中二病”“放飞自我”能够搪塞,“脏话”或者一些过激言辞都是只是经典的“嘻哈意象”,是Rapper们为了押韵,为了技巧表达的需要,止于言论,而并不是真正的在侮辱妇女、教唆犯罪。

Zulu Nation(三大世界bboy联盟之一)的创始人Africa Bambaataa曾说过,Hip Hop是peace(和平),unity(团结),love(爱)&having fun(享受乐趣)。是一种艺术类型,本质上是一种让人积极向上的文化。

但现在,嘻哈在国人的眼中却成了“物化、歧视女性”的代表,成了是一帮“不良少年”发泄内心,撕逼、diss的解决工具。

或许这一切与《中国有嘻哈》也有一定的原因。这个节目本身就是一个有争议的节目,它的赛制流程,舞台布景以及剪辑手法都与韩国的《show me the money》相似。不能否认,它在助推嘻哈流行上确实有着巨大的作用,但节目在价值观引导和嘻哈精神的塑造上也存在一定的问题。

把Rapper之间的互撕作为收视的看点,告诉观众这就是所谓的嘻哈精神“keep it real”;允许PG One在节目中唱了那首点名道姓diss了多位Rapper的《H.M.E》,通过PG One将“无diss,不嘻哈”的观念传递给观众。看似符合peace的“双冠军”,却把整个节目变成一场披着“竞技”外衣的闹剧。

所以在“负面歌词”事件爆出后,网上仍有大量粉丝为PG One洗白,声称“无脏话不嘻哈”认为PG One才是真的“keep real”。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再说“出轨门”事件,细节不究,圣诞节夜宿李小璐家,29号与李小璐同宿自己家,之前还被爆出与李小璐“挽手同行”。1月5号,贾乃亮取关PG One,并发长文,恳请媒体大众给他和家人一些空间。彻底证实了出轨事件。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现在的他,在路人眼中的形象已完全可以跟宋喆相提并论。更有不少网友戏称他应该改名叫“PG three”。

所以,对于PG One而言,引发众怒的根源,还在于自身的“失德”,丢了做人的底线。

偶像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圈子里有这样的一句话,“饭随爱豆”,爱豆的行为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粉丝的行为。看似荒唐,但从PG One身上,却发现,也并非毫无依据。

2017年9月,有网友扒出了PG One陌陌账号,并将他在国际禁毒日公然晒出疑似大麻的物质,并配文:约吗?的推文截图,发到微博上,一时间网上热议不断,后续也有更多网友爆料,指控PG One和其背后的红花会吸毒、藏麻。

尽管如此,仍有大批粉丝为PG One洗白,称“见过吸毒的人还这么胖的吗?不都是瘦瘦的吗?我不管,我家万万最可爱。”

甚至还有粉丝私信十堰市公安东阳分局,称“明星吸毒你管得着吗”。这条留言截图至今仍被十堰市公安东阳分局官方微博置顶在首页。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现今,《圣诞夜》负面歌词事件爆出后,面对各方指责,粉丝在1月4号指出,几段失格歌词并非出自PG One之手,而是由红花会另一成员贝贝创作。并围攻贝贝微博,斥责其“敢做敢当”,甚至发布了大量带有辱骂和人身攻击的留言。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也许,粉PG One的人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坏孩子,但现在这些人中的部分也正在变成另一个坏孩子。

2017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正式实施。明确要求“演员、导演等电影从业人员应当坚持德艺双馨,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恪守职业道德,加强自律,树立良好社会形象。”

虽然只是针对电影圈,也并未说明具体的惩罚措施。但结合近些年国家针对娱乐行业各项政策条令的出台和对部分劣迹艺人的公开点名和封杀,可以看出,明星榜样作用一直都是国家强调的重点。

毕竟演艺圈不同于别的行业,公众人物的一举一动对观众和社会有着巨大影响力,很多年轻粉丝本来就对偶像抱有盲目崇拜心理,当明星出现违反社会公德甚至违法犯罪行为,对观众特别是青少年群体容易造成极大的负面引导。

尤其是在现今社会,偶像对于大多数的青少年而言,就像是一种信仰。“仰视”过后就是“模仿”以及“爱慕”。他们的行为,他们的穿衣风格,言语举止都成了争相模仿的对象。

嘻哈盛行的当下,编着脏辫,穿着部分嘻哈明星同款,参加各种嘻哈音乐节,哼唱各类嘻哈歌曲的年轻人,不在少数。这就是所谓的偶像的力量。

这种力量具有两面性,有积极的促动,也有消极的影响。也许要求每一个明星都要活成真正的“偶像”,确实有些苛责。但至少,自己的责任必须承担。

PG One从地下走到地上,承载了多少地下嘻哈人的梦想。他比绝大多数的嘻哈人都幸运,撞上了千载难逢的好机遇,拥有了冠军的头衔和无数粉丝的支持。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将嘻哈音乐发扬光大。

但现在的他,早已自顾不暇。

在道歉声明的最后,PG One表了忠心,“嘻哈精神永远是爱与和平”。但现在才开始向正能量靠拢,或许已经晚了。

几大官方蓝V联合转发,点名批评。新华网更直接指出“谁为低俗传播提供平台,我们同样要对其说‘不\'”。这就意味着PG One可能会被全平台封杀。

从地下走到了地上,嘻哈还可以一直freestyle吗?

也许摔得惨,才能认清作为一个偶像该承担的责任,学会满怀感激、心存敬畏去获取大众给予的喜爱,学会踏实做音乐。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