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op不是你想的那样,但也不是他们定义的那样

为什么又开始写这篇文字,很显而易见,这个圈子又闹腾起来了,共青团说Rapper的歌词教唆犯罪不尊重女性,Rapper很诚恳的第一时间反省自我,毕竟受黑人文化影响太深,没有理解核心价值观,最后表达嘻哈应该代表Peace & Love……  所以又一石激起千层浪。

我不想在这里靠骂他来博取阅读量或者转发,这种类似标题党的做法非常对不起小弟自认为是一个凭兴趣写文章的人的基本素质,所以在你愤怒之余,如果你真的喜欢HipHop,建议你可以平心静气一起继续看下面的文字

* 提示:下面讨论的HipHop主要是讲HipHop里面的说唱音乐元素,也是世界上最被大众熟知的一部分,关于HipHop四大元素等内容恕再次不多赘述,大家知道就好。

HipHop不是你想的那样,但也不是他们定义的那样

壹 · 创作自由

你可以说我老套或者保守,我觉得HipHop还是一种音乐形式,在创作这种音乐的时候因为它自身的特点,它可以承载比一般流行音乐更大的信息量,它可以更自由的安排歌词形式,可以不拘泥一般的段落形式都可以,所以它被用来表达很多不同的观点,这才是我个人喜欢上HipHop音乐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它是百花齐放的,它是最需要创作自由的一种艺术形式之一。

我还喜欢相声,有下三路的相声,有父子/伦理哏的相声,也有弘扬正能量的相声,和暗讽社会不公平现象的相声,这些都存在,但你怎么去对比他们,也许是包袱抖的漂亮,也许是里面讲述的故事某个角度打动了你,这都可以,但借郭德纲的口说过一个道理“相声还是先搞笑吧,不然就太搞笑了”,它的基本还是娱乐,要搞笑要有趣,搞笑之余你玩出了更高精神层次的含义,大家都会尊重,不然一堆枯燥的网络笑料配上几句干巴巴的讽刺或者说教,听众一定会在屏幕前面突发尴尬癌。

很多优秀的Rapper比如像 J. Cole, Logic, Joyner Lucas, Mick Jenkins 这样的“良心说唱”歌手在歌曲里尝试去表达很多自己对世界的思考,对社会问题的揭露,自己创作的心路历程等非常“正能量”的内容,这些优秀的作品也得到了很多大众的追捧和称赞,甚至在社会上引起了有益的讨论,这些都是他们的闪光之处。

这些优秀的作品也在不停的影响我们国内的创作者们,毋庸置疑这些都是值得学习的部分。尤其在有人认为HipHop就是“消极的反面的否定的”东西之后,这些正能量的优秀作品就会拿来给大家进行反击。

但我想说的并不是HipHop就代表正能量,当然不是,它是包容的它是自由的

想要维持它的自由,其实就是要维持创作者创作的自由,每一个作品都在不停的影响着它的走向,如果失去了创作的自由,那么这个文化的生命力必然也会消失殆尽了。

就像我朋友会去比喻的方式,一张画布,拿着笔的是创作者,需要他们自己去画满这副画面,怎么画我们就怎么看呗。创作者是真正走在这个文化中最核心的角色,而且创作者会一代一代的老去,那么这个文化又由谁定义?

贰 · HIPHOP不由某个人定义

Zulu Nation 说 HipHop 就是 Peace / Love / Unity / Having Fun 我尊重这些最伟大的 HipHop 先驱,但是当你看到现在 HipHop 的样子会 给出什么结论?现在HipHop已经死了吗?因为最常见的说唱音乐都不完全是以上几种正能量,难道脱离以上的内容这种音乐就要改名叫别的吗?并不如此。

这种文化不能被严格的先定为正能量的音乐,因为这也和创作自由相悖,有人写和平就有人来写Party,有人写复仇就有人写犯罪,有人写爱情就有人写荒淫。那些好的和那些不好的应该如何筛选?我觉得交给时间沉淀才是最好的结果,你看那些90年代留下来的优秀作品,有多少是纯粹空洞的东西呢?

所以我建议我们大家别急着去争论什么是HipHop,那只是我们喜欢的一部分,试图说服别人是很痛苦的一个过程,而且那个结果往往不是你想要的,也不是很容易得到的,让我们“佛系”一些,任由他们去说,我们只表达自己的想法即可。

创作者会一代一代的老去,这个文化就由一首一首的沉淀下来还会被人记住的好作品而定义,80s可能很多是Having Fun,90s很多优秀的好勇斗狠歌曲,00s有很多夜店歌,现在更多的吸毒之类的内容充斥在你耳边,但你十年后还会记得这些歌吗,不一定。他们都是当下的娱乐。HipHop这一点和相声很像,先好听,再讲道理,如果不好听,干讲道理,那不如去写书好吧?等一首歌快听腻了的时候,那时候才是看内容思想的时刻,那时候结合了好听又有思想深度的作品自然会沉淀成为经典。

所以别说HipHop就是糟粕,也别说HipHop就只是Peace&Love

叁 · 规则的缺失

突如其来的苛责,让一个Rapper慌了神,说出了很怂的道歉语句,好像初中生犯错误之后的检讨一样干涩无力看了又想生气又想苦笑。

我觉得比起严格的规则,更可怕的没有规则。先别误会,我的确向往自由,言论和创作,我都是偏向自由派的观点,但是纯粹的自由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所以一定需要有规则的存在,去限制和制约言论和创作,我们可以认命可以接受,但是唯一希望的就是有一个明确的规则,而不是忽然出现的一根线,就随口把你限制了。没有明确的规则,只是模糊的又人为随意说了算,用“公知”一点的语气来说,这叫人治不是法治。

我绝对是支持分级制度的,没有分级制度,那些越界的内容永远也不能大胆的写出来,创作自由就无法保护,所以规则有时候也是对自由的维护,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但可惜的绝大多数人对分级制度的理解都还是酷和潮,就好像很多人在自己的歌曲封面上学着像美国一样打上脏标,只是为了突显自己的歌才是“嘻哈”音乐一样,蛮可笑的。

在中国还没有分级制度之前,这种艺人主动提示区分自己作品的做法虽然是很正确的,但依然显得非常无力。我们的电影也面临一样的问题,很多稍微过分一点的内容就无法拍摄,有时候为了剧情需要又在表现方式上捉襟见肘的窘境应该很多,也严重的限制了电影的发展。

明确规则的缺失,往往有人为随意制定临时标准,这种委屈的状态是最可怕的。还不如直接给自由宣判死刑来得痛快。

肆 · 中国土壤

自古以来我们深受儒家文化影响,很多人也同时深受现代日韩流行偶像文化的影响,遗憾的说感觉很多人没有太多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想的更多是如何获得好成绩,如何获得好工作,如何找一个配偶结婚,如何去买一套自己的房子,然后剩余的精力就贡献给一些消磨时间的节目和娱乐项目中,追星也是其中一部分,悲伤的是,很多时候大家欣赏的是那个人,不是他创作的东西。

我和朋友们讨论过一个问题,2017的夏天嘻哈爆火全国,几乎一夜之间很多人就认识了好几个中国Rapper,了解了什么叫Flow什么叫双押,什么叫Freestyle,但是一盆冷水就是——大家知道HipHop在源头美国是什么样吗?有人听过那些美国人的歌吗?如果说中国嘻哈的增长曲线是在今年有一个陡峭的攀升,那么美国HipHop在中国的知名度曲线,依然是不紧不慢的在缓缓积累罢了。

还有一个困惑,大家似乎很难去理解创作者的内容不一定necessarily要代表他自己。在一首歌里写自己爱上了一个人,并不一定是真的就当时爱上一个人,可能是虚构的,所以一样啊在一首歌里说自己杀了一个人,难道警察就要登门调查了吗?Rapper对这种“宣城犯罪”的歌词指控不应该直接回答“我的创作就像是一部电影,我在里面构建一个角色由我来扮演,里面的内容都是虚构的发生在角色身上,通过描述现象来表达思想,而不是宣扬犯罪” 这样更圆滑一些吗?

所以我们这里有土壤去让HipHop生长吗?我觉得有,毕竟在地下的时候有很多艺人已经作出了非常优秀的作品,但未来呢?看似光明,但也有可能只是在一个局限的瓶子里看到的外界阳光。

伍 · 能力和使命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范围,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说自己的梦想也有一份自己最清楚的使命感,你的行为最终都会侧面表现出你的能力和使命感。有的朋友很看不惯某些歌手在出名后的样子,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出名后第一要务是挣钱,而不是继续坚持自己喜欢的文化。

他们确实没必要背上这么一个重任要当中国HipHop传教士一样的人物,有钱赚钱无可厚非,但因为这个让一些HipHop死忠看不起,也是必然的结果,不要想两头都占,太多时候事情无法两全,这个道理难道你第一天知道吗?

当然,了解自己的使命感,也要清楚自己的能力所在。王晶成功的拍了特别多看似口水的喜剧片在商业上获得过非常大的成功;王家卫也成功的在电影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他的电影烙印很深并且很容易打动人,即使他在商业上也曾经狼狈过;他们都在自己愿意做的方向发挥了自己的能力,如果让他们强制互换风格估计会是一场灾难,所以明确的知道自己是谁当然是异常重要的。

另外就是创作者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是当做商业的商品,还是自己的艺术创作,不同的视角一定会带来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我欣赏Kanye,我猜测他做的事情是想拓宽HipHop音乐在音乐制作层面的可能性,这可能就是他的使命感,他的几张专辑里都有很多大胆的风格尝试,一时间让人难以接受,但有可能又引领了潮流,这是他赢得的Respect.

我也喜欢Kendrick Lamar,他用优秀的Flow技术讲述自己的故事,甚至后来站在一个高度去分析群体的心态,分析社会问题等等,这可能就是他的使命感。

在每个行业这种优秀的成功人士的故事有很多值得我们可以去挖掘、去仰慕,所以别浪费太多时间在一些无聊的争执上,你喜欢这个文化,要么去贡献一些你的力量,要么去好好欣赏它,而不是某个人。

授权转载自 公众号 嘻哈零零發 作者 Jerry(欢迎关注)​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