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舞蹈》街舞高手遭遇打压 蒙古舞被偏爱

网易娱乐7月2日报道 随着上周方俊复活营考核落幕,本季《中国好舞蹈》的十强学员也新鲜出炉,分别是郭富城战队的赵洋(三羊)、小P师妹组合、李德戈景;海清(微博)战队的肖富春、楼中玉、威力斯;金星战队的古丽米娜、张娅姝、许茜尤优;以及方俊复活营的胜者奚斯日古楞。纵观十强学员,民族舞者占据半壁江山,炫舞阶段一度出彩的众街舞高手仅剩一组独苗,而备受期待的院团首席们更是不见踪影,如此失衡的战局引发了网友的讨论和猜想。

首席接连落马

院团舞者水土不服

《中国好舞蹈》作为目前中国电视荧屏上最专业的舞蹈真人秀节目,除了有不少草根舞者希望借此平台闯出名声,节目同样也吸引了许多顶级院团的舞者前来参赛。这些舞者分别出自中央直属院团、地方院团和部队文工团三类文艺院团,有中央芭蕾舞团的盛世东、东方歌舞团的曾明、北京歌舞剧院的朱晗、上海歌舞团的杨晶晶、海政文工团的孙富博、陶醉、总政歌舞团的周丽君等,他们大多位居首席,是团里的台柱子。带着首席光环来到《好舞蹈》,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首席名头非但没有帮忙,反而成了舞者身上的一道枷锁,阻碍了他们的发挥,也影响了导师的判断。

在炫舞阶段,上海歌舞团的首席舞者杨晶晶就成了“出头鸟”,海清认为她的舞蹈没有情感,是被传统舞蹈训练所束缚的:“其实你跳什么舞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的想看你自己内心的东西。我担心你是被禁锢住的,从外部的肢体开始,已经禁锢到心了。我怕给你一个机会,你都不能释放自己,连这个勇气都没有。”虽然最后凭借金星的大力拉票和杨晶晶自己的争取,她得以顺利晋级,但导师对首席舞者的“偏见”却在这个舞台上初露端倪。前东方歌舞团首席舞者曾明也遭遇了和杨晶晶同样的问题,三位导师一直赞赏他的技术功底,却对他舞蹈中的情感有所质疑。似乎院团舞者就像成熟的舞蹈机器,跳得再好也无法彻底打动导师的心。有此二人的先例,之后登场的首席们开始尝试改变,孙富博的《母亲》就凭借细腻的情感跳到了观众心里,朱晗编创的舞蹈小品《人家》以其独特的想法成功晋级,盛世东推广芭蕾的理念更是令他赢得导师的敬意。看来在炫舞阶段,首席们只要稍微动些脑筋,寻求突破,加之出众的功底,晋级并不成问题。

成功进入导师训练营后,首席们面临的是则和草根舞者的同台较量,这却给他们带来了许多新的困境。时间排不开成了最棘手的问题,中央芭蕾舞团的盛世东是第一个宣布退赛的舞者,因为团里的演出任务和节目录制冲突,他不得不放弃《好舞蹈》,服从团里的安排,让许多喜欢他的观众大失所望。北京歌舞剧院的朱晗同样演出缠身,时间极其紧张,和三羊的双人舞只排了2天就匆匆回京,让三羊很崩溃。而那些没有得到团里召唤的舞者则在排练中遇到困难,曾明无法调和与舞伴的理念冲突,孙富博面对脆弱的小师弟刘畅无可奈何,周丽君在表现力上被张娅姝“吃”得干干净净,排练过程并不顺利。好不容易排出作品,来到舞台上,导师的眼光又成了让首席们不安的因素。

当首席舞者和普通舞者站在一起,突出的反而是光环旁边的那个人。在导师眼中,无论首席舞者的技术如何突出,都是理所当然的,而舞伴的任何一点进步都会被格外关注,成为选择他们的原因。在朱晗与三羊的PK中,郭富城最终选择了三羊:“他们的舞蹈都是同样的优秀,朱晗不用说,很扎实,三羊我看到他的成长。今天我喜欢在动作上面更细腻的一个人,那个就是三羊。”而孙富博和刘畅的同门之争,年纪小的反而在这个舞台上得到偏爱。“说实话,我觉得富博比刘畅更成熟。有些东西我还想让刘畅在这个舞台上学习,而富博我觉得他已经能够自己飞起来了,对不起。”海清的理由让众人一片哗然,却也反应了导师心中的想法——首席舞者的舞台经验丰富,动作熟练甚至有些套路化,在《中国好舞蹈》的舞台上虽然不出差错,却不够出彩。缺少纯粹的情感,也看不到改变和突破的空间,也许是他们最终与十强擦肩而过的原因。并非首席舞者不出色,而是在《中国好舞蹈》这个需要打动人心和成长改变的舞台上有些“水土不服”。

街舞场场惜败

仅存硕果争议不断

本季《中国好舞蹈》几乎成了街舞高手的聚会,在炫舞阶段脱颖而出的67位舞者中,有27位来自街舞圈,进入导师考核环节的则有13位,半数在大淘沙中幸存,成绩骄人。然而,这13位学员中,最终只有小P师妹组合代表街舞圈挺进了总决赛,而杨文昊、三儿等备受瞩目的街舞高手却在考核中惜败,让不少观众大跌眼镜。尤其是poppin在本季《好舞蹈》的舞台上大放光彩,让许多对这个舞种不曾了解的观众感受到了“爆米花”的魅力,而每场考核几乎都在poppin舞者与其他舞者的终极PK中结束,Popper们离总决赛只有一步之遥,不禁令人扼腕。

为何再精彩的街舞表演也无法力压民族舞或现代舞,成为导师的选择呢?回顾两场充满争议的PK,或许可以揣摩出导师心中的想法。在郭富城导师考核车轮战环节,杨文昊和杨晶晶的对垒成了关键一役,杨文昊的表演天衣无缝,被金星盛赞是“无可替代的唯一”。而在投票时,海清坚持给了杨晶晶:“文昊代表了中国街舞的最高水平,但晶晶让我(感到)很大的惊喜,这支舞在她原先的基础上进行了特别大的突破。所以这一轮(我给)晶晶。”杨文昊的好无可非议,但他好则好已,却没有让海清看到进步和改变。而在随后杨文昊与李德戈景的终极PK中,郭富城最终举起了李德戈景的手,这回金星也力挺李德戈景:“刚才那个音乐对李德戈景和晶晶是挑战性比较大的,对杨文昊就简单一点。所以在刚才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李德戈景的可能性,他没有失去自我的舞蹈风格,同时融合了我曾经没有看到的风格在里边。”李德戈景的惊艳改变吸引了更多的目光,让杨文昊的完美表演黯然失色。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复活营穆童与奚斯日古楞的最后争夺中,同样的音乐穆童表现更加自如,却因为音乐本身更适合poppin,让古楞的突破成为亮点。“穆童上台的时候,这个音乐和他的舞种非常合适,非常帅,基本上穆童在我这儿已经是100分了。”海清先是对穆童赞不绝口,转而却把票给了古楞,“然后古楞上来了,他知道这个音乐肯定吃亏,我能看到他的一些尝试。但是我喜欢在哪里,我觉得他改变了,就刚刚那个舞蹈他改变了一点点音乐,让音乐有点被他带走了,就那一点我知道很难。”金星的一句总结则道出了导师们内心所想,决定了Popper在这个舞台上的命运:“我看到了古楞有这种可能性,如果让他学,在10天内变成popper或者Locker,他有这种可能性。但我在想,我能不能在10天之内,把穆童变成一个蒙古舞者,这个我看不到,我想象不出来,也不可能。”街舞舞者的单一性成为他们在《好舞蹈》舞台上最大的短板。

最终代表街舞圈踏上《中国好舞蹈》总决赛舞台的小P师妹组合则背负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杨文昊的淘汰,他们承受了许多粉丝的质疑,甚至有人希望他们把晋级席位让出来给杨文昊。然而就实力而言,小P师妹的爵士舞在这个舞台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他们的舞台感染力和表现力尤其出众,这也是他们能够在车轮战中最终胜出的原因。他们能否顶住压力在决赛用实力证明自己,而作为唯一幸存的街舞舞者,他们又是否能完成逆袭,值得期待。

蒙古舞被偏爱

民族舞者占据半壁江山

民族舞在今年《中国好舞蹈》的舞台上可以说是集体爆发,十强中有四席被民族舞者占据,分别是新疆舞者古丽米娜和蒙古舞者李德戈景、威力斯、奚斯日古楞。“草原F4”仅差呼德勒一人便可在决赛中完成会师,可见今年蒙古舞有多么受欢迎。自从李德戈景登台献舞,被天王立封“舞仙”起,蒙古舞的豪迈潇洒就深入人心,随着威力斯的出现,蒙古舞的飘逸更是迷倒了一票女粉丝,不少女网友纷纷呐喊:“给我一个蒙古汉子吧!”对于蒙古舞如此受欢迎的情况,艺术总监方俊有话要说:“蒙古舞其实是一种具有国际元素的舞蹈,很适合在舞台上表演。去年在中美舞林对抗赛上,老外就特别喜欢蒙古舞,成了我们的粉丝。”看来蒙古舞受欢迎并非偶然现象,金星也认为会跳蒙古舞的男人最有魅力。除了舞蹈本身,三位蒙古汉子的表现也让观众非常欣赏,威力斯与李德戈景豪迈对饮,古楞对妻子的深情告白都令人记忆犹新。而在决赛中,三人同时PK,他们是否还会延续蒙古舞的风采,又能否最终夺魁尚有一丝疑问。

古丽米娜则代表了另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维吾尔族。在《好舞蹈》的舞台上共有4位新疆舞者走过,除了留到最后的古丽米娜外,还有可爱的小肉丸苏来提,学霸少年吾木提(希望),以及踢踏舞王玉素甫江。四人中唯一跳出本民族舞蹈的就是古丽米娜,而在金星导师考核专场中,她也突破自我,和呼德勒上演了一支充满好莱坞风情的《最爱》(影评)。“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新疆的舞者不只是民族民间舞跳得好,这样的舞蹈我们也能完成好。”古丽米娜的可塑性和她充满热情、正能量的舞蹈让她最终进入决赛。据古丽米娜的老公介绍,目前新疆几乎所有人都认识她了,都希望她能够代表新疆夺得本年度《中国好舞蹈》最受欢迎舞者的称号。古丽米娜能否如愿夺魁,尽请期待浙江卫视本周六晚9:10《中国好舞蹈》巅峰对决。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6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