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说唱:从亚文化走向正能量

中国新说唱 SKR!SKR!

images

《中国有嘻哈》第二季更名为《中国新说唱》将于今晚起每周六晚8点于爱奇艺全网独播。

真经团忍不住跟大家透露一把,首期节目中,三组明星制作人将在60s淘汰赛中联袂考核选手,吴亦凡严厉制作人形象上线,节拍出错成为“pass”大忌,就连热狗MC Hotdog都不禁调侃道:“吴老师开始了!”

images

邓紫棋凭什么当导师?

导师最大热门人选陈冠希不出意料地辜负了大家的期望,并没有出现在他该出现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这五位人士: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热狗,以及邓紫棋。

作为一个以慢歌、情长著称的歌手,她在表演《泡沫》和《后会无期》时的舞台画风仍在眼前飘荡,怎么突然跑去当以快节奏著称的说唱评委去了呢?

images

肯定不是因为她老爱穿皮裤啦 有两个重要原因:

其一,AI选择

两个月前的爱奇艺世界大会,龚宇曾讲述未来娱乐,即AI+娱乐。落地到《中国新说唱》,陈伟表示这档节目是首档使用AI技术制作运营的综艺节目,如AI选角、AI剪辑、AI语音识别、AI看点推荐、AI焦点图制作等技术已用于节目开发。

唯一女制作人邓紫棋就是AI“选”出来的。基于节目全新的赛制,节目组需要为潘玮柏匹配一位女制作人,在明星与大数据紧密结合的当下,爱奇艺自然不肯放过自身在科技上的优势。

其二,女性视角呈现

邓紫棋能够给嘻哈说唱艺术提供女性化的视角。上一期的嘻哈盛会,诞生了很多女性说唱歌手,如vava等。由于评委均是男性,对她们的风格相对没有那么感同身受,而邓紫棋的出现,正好弥补这样的不足。

images

嘻哈文化what's up

20世纪80年代,在全球化浪潮之下,发端于美国的嘻哈文化,从地域性的边缘文化转变为具有全球性特征的后亚文化。嘻哈文化(hip hop culture)源于美国底层的黑人青年中间,借助日益频繁的国际文化交流和跨国文化工业的推动,嘻哈文化从上世纪末开始风靡世界各地。

亚文化(subculture):又称副文化,指与主文化相对应的那些非主流的、局部的文化现象,指在主文化或综合文化的背景下,属于某一区域或某个集体所特有的观念和生活方式,一种亚文化不仅包含着与主文化相通的价值与观念,也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价值与观念。

images

青年亚文化的研究一直是文化研究是重点,若是追溯到源头可以追溯到伯明翰学派。斯图亚特.霍尔等主编的《仪式抵抗:战后青年亚文化》和迪克.赫伯迪格的《亚文化:风格的意义》便是该研究领域的代表著作,从抵抗视角出发,积极挖掘和诠释青年亚文化中的“反叛精神”。

亚文化的抵抗姿态

亚文化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以对抗主流文化的姿态出现,因此亚文化话语主题在其发展初期也是以反叛性为主要特征。嘻哈音乐在其诞生期被称为黑人的 CNN,因其反映了城市下层黑人青年的生活,带有浓厚的政治批判社会批判的色彩,对种族偏见的批判和对城市街头生活黑暗面的揭露是其最重要的话语主题。

images

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仪式抵抗》一书关注了英国工人阶级青少年的亚文化。此后,无赖青年、朋克、嬉皮士、摇滚乐等这一系列富有反抗意味的青少年亚文化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亚文化”这个词语有着“天生的反抗性质”,因为“亚文化通常倾向于被建构为剥夺了公民权的、充满敌意的和非官方的组织,他们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表现自己”。

熟悉说唱的朋友们都知道原本黑人说唱中对于金钱的追求、性与暴力都是家常便饭,追求的是real的姿态,不做作不虚伪,另外很多歌词也反映对社会不公平的控诉,对战争的控诉等等,这些带有反抗姿态的意符让青少年找到自己的文化认同从而聚集在一起,以说唱的形式直抒胸臆,表达不满。

回望这一年嘻哈的发展,除了大众耳熟能详的“battle”和满大街的嘻哈元素服装,是不是还依稀记得共青团中央的对某嘻哈歌手的批评?

images

这些留在你脑海中的映像没有错,

正是嘻哈文化

被一步步收编的过程。

被收编的亚文化

而主流文化对亚文化的收编(incorporation)也是伯明翰学派的关注重点。

收编指的是主导文化对体制外的文化进行再界定和控制的过程,是主导文化放弃武力或暴力方式,对亚文化进行柔性地遏制、招安、整合、消毒和缓解的过程。而收编的手段包括意识形态的方式和商品的方式。

基于网络媒介技术的发展,青年亚文化类型也迅速转向多元,如自拍文化、Cosplay文化、恶搞文化等。

网络媒介的开放性、无中心性

弱化了现实社会中权威阶层对青年的掌控?

还是加强了对青年文化的掌控?

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images

商品方式的收编

当满大街都是字母T,飘带棒球帽甚至脏辫的时候,是嘻哈文化繁荣的表现吗?不是,恰恰相反,是真正嘻哈文化不被理解的表现,大家都学习嘻哈扮相,不是嘻哈精神。

因为商品方式的收编正式源于市场对亚文化的风格兴趣盎然,将其当作消费社会中吸引眼球的工具可以转化的商品进行批量销售。最终,亚文化风格在有利于统治阶层的立场上被重新界定,在市场和日常生活中被剥离了最初的生成语境,成为凡夫俗子或时髦商品。

正如去年火了“freestyle”,今年节目还没播出,就火了“Skr”每个人都可以说“battle”,互相“diss”,这些其实就是嘻哈文化被商业收编的表现之一。

意识形态的收编

日前,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关于做好暑期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社会广泛参与选拔的歌唱才艺竞秀类节目将进行严格评估”。

随后,腾讯视频也公开回应了节目停播传闻,称“将一如既往的遵守各项政策法规要求,如有节目播出计划更改的相关通知,将第一时间向用户披露”。也因此嘻哈中国风正能量成为节目组心照不宣的主题:

images

吴亦凡创作推广曲展现华语说唱魅力,《中国魂》实力表态:中国风就是国际化

昨日,作为《中国新说唱》音乐总顾问、明星制作人的吴亦凡专门为节目创作的推广曲《中国魂》正式上线,此次创作人吴亦凡将东西方元素融合再创新,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曾表示“中国风就是国际化”绝不是说说而已。

在《中国魂》预告海报中,中国书法与素描相结合,吴亦凡身着一袭传统唐装,将浓郁的中国风展现得淋漓尽致。而作为说唱音乐的内核,歌曲中“炎黄子孙”、“龙的传人”等歌词尽显吴亦凡以及《中国新说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与态度。从主题曲到推广曲,《中国新说唱》始终以中国风作为主打元素,完美诠释了节目“将中国说唱推向世界”的努力。

这是因为嘻哈歌手之前被整治的结果,歌手PG ONE和某女星疑似出轨事件后,被多家主流媒体点名批评歌词涉黄涉暴,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

images

GAI也是,原本微博名称叫“GAI爷只爱钱”,红了之后就改变名字

images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有嘻哈》节目改头换面更名为《中国新说唱》,有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表示:“我觉得改名字就是他们想要对自己的过去做一次比较完全的切割,要用一个全新的形态和面貌去做这个节目,目前我们对这个节目的期待就是能顺利播出。”

天府事变:意外走红

另一边,说唱组合“天府说唱”因为歌词正能量,传递中国青年新态度而被共青团点名表扬。

images

作为rapper,天府事变却是一个全新的存在。rapper普遍给人一种离经叛道的感觉,以独立姿态抗拒主流的裹挟,但相对整个群体而言,天府事变的叙事方式实现了另一种背叛。他们显然不是那种传统的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形象,但在意识形态上却无比贴近。

这引发了大量外媒的好奇,一些报道明显带有冷嘲热讽的态度。《纽约时报》称他们是一种秘密武器,《卫报》调侃他们是被雇佣的匪帮。

images

英国BBC采访“天府事变”成员李毅杰

音乐组合和官方机构的合作也许并不鲜见,但针对外国受众、歌词并非一味称颂的英语Rap算是一个让人惊讶的创新。

在《成都商报》的采访中,共青团中央新媒体工作负责人吴德祖说,“他们对国家有很直接和朴素的感情,这完全是青年人自己的表达。”“几个孩子给了我们很多建议,这样的艺术呈现形式、画面,都是大家平等探讨出来的,很多还是他们的创意。与其说我们是官方,不如说我们是和青年打成一片。”

随后,天府事变被聘为团中央“青年之声”特邀音乐组合,又推出了英文Rap《警惕颜色革命》。

images

这么一对比我们就可以看到正如首都师范大学做文化研究的教授胡疆锋所说:在意识形态收编中,支配集团(官方、媒体、司法系统等)对亚文化的风格和越轨行为进行“界定”、“贴标签”、“去风格化”和“妖魔化”,通过媒体引发了道德恐慌,将亚文化作为替罪羊,将其重新安置、定位,导致其失去抵抗意义;

images

如何看待收编

如果说广告宣传与嘻哈模仿流行是一种“捧杀”在广告宣传与模仿中抹杀亚文化风格的独特性的话。意识形态的收编就是一种“棒杀”,通过道德恐慌和舆论对亚文化进行打压和遏制。

在这里真经团无意评论对错好坏,只是呈现一种观点:亚文化是可能被收编的,你所骄傲的小众文化特质,实际可以停下来思考 :你所喜欢的到底是什么?跟随大众喜欢的小众?这就是为什么网易云音乐乐评常常看到:很希望这首歌被很多人听到,但是又希望不被很多人知道。这种矛盾心理大概可以作为亚文化流行之后的一个写照了。

文:真经团  来源:新传考研真经  微信号:xinchuanzhenjing

编辑 | 柠七 图 | 网络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