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就是押韵和快嘴?

时常会有人问起这个问题:

谁是中国最牛逼的说唱歌手?

我的答案一般都会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这句话是说,艺术的创作难以有一个可以推行的统一评价标准,所以难以进行细致的比较,也就没有第一之说。武学兵法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的最终目的都是要回归实战,拉出来打一架,则高下立判。

那么,以选出冠军为最终目标的综艺节目又该何如解决“文无第一”所带来的困境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评委/导师/制作人

通过请来权威的评委,来对选手进行评价。虽然这个评价可能含有或多或少的主观判断、个人喜恶,但是因为评委和选手的身份悬殊,所以会令选手感到信服。

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同一个选手在一档选秀节目中甚至过不了海选,而在另一档选秀节目中就可以大放异彩。

而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和《中国新说唱》在上述的体系比较薄弱的情况下,引入了“韵脚统计”。

他们不仅在节目中几乎为每首歌都制作了韵脚统计系统

还在广告歌部分把这个东西叫做“技术评估表”。

在节目大火,推动市场发展的同时,他们也改变了中国听众对于说唱音乐的评价标准。

我得承认,这算是一个进步。但是这个进步的速度跟我们说唱歌手对于音乐的理解绝对是脱节的。

那么,如何去评价一首说唱的好与坏呢?

歌词

立意:一首歌的核心就是它的立意,这个东西决定了歌词的主体内容,乃至beat等等的风格,也代表着一首歌的格调。唱出别人没有唱的东西,发现生活中的旋律。中国的rapper们已经唱了太多的关于吹嘘自己、追逐梦想的歌,就像《中国新说唱》里潘玮柏说徐圣恩的那两句话,太多重复的内容,让人感觉疲惫,爱不起来。

所以,法老的《亲密爱人2017》能迅速大火,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首歌立意轻巧,真正的唱出了自己的感觉。

法老 - 亲密爱人2017来自AFSC00:0005:17

又比如说Gai,把自己的社会气转化成了江湖气,这份江湖味道同样是中国的独一档。如果说李白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那么Gai的振臂一呼便是半个江湖。

押韵:押韵是说唱歌曲之所以是说唱歌曲的保证,它让说唱跟相声区别开来。但是,押韵也同样会对歌词创作产生掣肘。

这种掣肘是可以突破的,比如说宋岳庭的《Life\'s a struggle》里有句:

金钱力量虽大却生不带来死不带走

紧握着双拳的人们何时能松开手?

...

笑容可掬的脸后面谁知道是个狼心狗肺

连朋友都能背叛因为只有名利合他口味

她说她爱你的时候讲的是问心无愧

搞不好她爱的是你身后的荣华富贵

同样是双押,到了Jony J的《角色》里是:

上帝赐我天赋所以责任我扛,

所以别再问我为什么选择说唱。

而PG One曾经有一段忘词而用freestyle救场。因为是freestyle,这段不经过大脑的表演中出现了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韵脚:

当然,能用freestyle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实力的体现,如果不看押韵几乎听不出是freestyle。

胡乱押韵其实并不只存在于rapper身上,在我国宋代就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

李延彦献百韵诗与上官,中一联云:“舍弟江南役,家兄塞北亡。”

上恻然曰:“君家凶祸,一至与此!”

李延彦曰:“实无此事,图对偶亲切。”

一客谑:“何不言‘爱妾眠僧舍,娇妻宿道房’,犹得保全兄弟。”

这个故事说是:李延彦献给了上司一首百韵诗,其中有一句是说自己的兄弟都死在异乡。上司看到之后十分同情,你们家竟然如此凄惨。李延彦说,没有这回事,我只是为了押韵而已。有一个看客戏谑到,你怎么不说自己的妻妾都和僧人道士们偷情呢,这样至少保全了兄弟。

表达:有了立意和押韵,剩下的就是表达了。不同的歌手,讲同样的故事,就会有不同的方式。这些方式也没有优劣之分,只是代表了歌手的个人气质或音乐气质。

比如说,EB在《死灰》中说:“别说EB是苏州最好的rapper,我是最好的rapper并且代表苏州”,而表达同样的意思,到了嫩桃弟弟口中就变成了:“再说一遍我是桃人,阿迪王的潮人,说唱中的豪门,最爱黑丝豹纹 ”。

这并不是歌手水平的问题,而是说歌手风格的问题。嫩桃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玩Trap的,他这些歌词并不能被当时的听众所理解。

FLOW

多变:Flow就是一段rap里歌手的语速、语调、语气的变化。它让rap听起来层次感强烈,不易疲惫。可快可慢,张弛有度,才是好的Flow。

举个例子来说,法老的《悬崖华尔兹》中的表现就可圈可点。

法老这段变化多端的Flow让吴亦凡都出现了这种表情:

创新:Flow的练习第一步当然是模仿,然后就是创新。中国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尝试的rapper有不少,比如Ar、派克特等等。创新也是多变的一种,他会带给听众前所未有的感觉,也会引来同行的研究和模仿。

隐藏的专辑《花天酒地》里收录了一首叫做《走起来》的歌

里面有几句“走着窄路 还是本来路窄”、“听着没完 因为做到完美”。通过押韵方式的创新来达到Flow创新的目标。

当然,在《中国新说唱》里最擅长玩转flow的还是Nous Underground的派克特。

制作

舒服:编曲、混音的后期工作是一首歌从歌手到达听众之间所必需的一个过程。一个好的混音师可以掩盖修正歌手本身演唱的瑕疵,可以放大歌手的优点,听起来更加悦耳。他们甚至可以挽救“小钻风”的唱功。

有新意:同样的一首歌,经由两位制作人进行后期工作,出来的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比如说Gai的火锅底料,刘洲和老道制作的版本就完全不同:

并不是说刘洲或者老道水平不一样,而是说,他们各自面对不同的受众,做出了他们“目标听众”所喜欢的音乐,这就是本事。

说唱音乐的发展也离不开这些音乐制作人的创新,新的技术的发明或者应用往往会开启一扇新的大门,比如说电子鼓机,比如说Auto-tune。

Keep It Real

这是一个比较玄乎的东西,近来似乎已经成了rapper们一个羞于启齿的词组。

但是,Keep It Real从来就不是说想赚钱、赚了钱就不Real了。

以热狗为例子,

二十岁时他的real就是怼天怼地,不可一世。

三十岁时他的real就是迷惘失落,嬉笑怒骂。

四十岁时他的real就是大把捞金,和气生财。

是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样的位置,就唱什么样儿的歌,这是诚实,也是real。

从来就只有好的音乐,而没有最好的音乐。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所喜欢的音乐都不会是完全相同的。

本文中提到的“点”当然也是不全面的,判断一首歌好不好,需要像鉴赏艺术品一样细细去品。

而如果简单拿一句歌词压了几个韵,说多少字用了几秒钟的话,那么和买手机只追求屏幕大,买耳机只追求声音响,没啥区别。

我忍不住给标题来一个九押:

说唱就是,押韵和快嘴

莫让受制,家训这败类

然后你们就知道胡乱押韵到底是多么蠢的一件事了。

最后,特别想拿一句法老的话出来:

折了个千纸鹤,却被嘲笑折的不像纸飞机

作者:鱼目  来源:AFSC  微信号:afterskool88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