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是西安说唱圈最低调的一个老炮儿

说起西安的HipHop大家第一时间想起的应该会是乱战门,乱战门作为西安最早期的团体厂牌,足以在文化方面代表西安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HipHop最高一档。之后想到的便是因为《中国新说唱》而名气暴涨的西安之子派克特,派克特在创立Nous之前也是乱战门的成员之一。当然今天的主人公不是派克特,而是和他“同出一门”的张昊。

images

张昊可以说是西安最低调的一个老炮了。出身乱战门,后来加入Nous,组过组合,发了西安的第一张Jazz HipHop的专辑,跑过全国巡演。是一位实力大于名气太多的一位OG。

images

张昊的HipHop启蒙相比较绝大部分人,包括所有rapper和爱好者来说,都是极早的了。早在他年幼六七岁时,就接触到了黑人说唱。张昊的父亲是一名鼓手,自然对于音乐资源有着更多的渠道,小时候的张昊就在父亲的录像带中接触到了HipHop。录像中的黑人穿着背带裤,反戴着棒球板帽,张昊的父亲告诉他,这叫Rap。但是年代久远,唱的是什么肯定是记不得了,他当时的年龄自然也听不懂英语唱的的内容。不过“家学渊源”的他,还是早早的就打开了HipHop的这扇大门。

images
在他高中的时候,才能够通过网络平台下载到MP3的HipHop资源。他也开始疯狂的汲取HipHop知识,疯狂的去听歌,只要是能找的资源,按照不同的歌手再去详细的听。还要去扒字典,才能够理解内容。

最初时候,他与大部分人一样,在高中阶段都是有一定的反叛心理,痞子阿姆也就成了当时对他影响最大的Rapper。高三时候,张昊对于HipHop也是由浅入深,开始更多的去听Golden Age的作品,Eastside,Westside,Dirty South的作品他都开始汲取其中的营养。

images
同时期,他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他第一次把自己写出来的词说出来,将这首不太完整的歌送给了他的父母。是一首阿姆的sing for the moment。不过我是脑补不出来张昊是怎么驾驭这首这么硬的Beat的。

其实对于张昊这种比较早接触HipHop的人来说,当时国内HipHop还是空白,接触到的自然是Golden age的东西。张昊对于他喜欢的Rapper也是如数家珍。其中更是对Outkast的André 3000情有独钟。

作为Dirty South的代表人物,André 3000在中国虽然现在名气不大,但是也是影响了很多比较早接触HipHop的人以及Golden age音乐的爱好者。和张昊说到黄金年代时情绪有着不小的波动,尤其是说到André 3000五月份发布的两首Jazz新歌时更是情绪有些激动,看样子确实是他的“忠实迷弟”了。

不过张昊听了这么多90s的作品,在他的作品风格中倒是没有多少那个年代的风格体现。他听东岸,但是却很少做Boombap,他听Dirty South,也没有脏南的味道,反而是爵士的元素更多。

对于谁对他的个人风格形成有一定的影响这个问题,张昊自己心里也没有答案,或许这才是他风格独特的原因。说到这就不得不说说张昊的经历和作品了。

images
最早期的时候,张昊是乱战门最早期的成员之一,不过那会他有个艺名叫Mouse。乱战门的时间,是最苦的一段时间,大家都是摸索的一个阶段。同时也是积累的阶段。那会流行自然是Freestyle Battle,这也是当时绝大部分Rapper们出名的唯一出路,张昊和派克特也是在那一段时间练出来了一手Battle功底。当时靠说唱吃饭是很难的,强如派克特和张昊也有一段在酒吧驻唱的经历。两人每晚的演出就是一张刻满了Beat的光盘,用这些Beat练习Freestyle。那段时间虽然很苦,但是却很欢乐,对他来说是很珍贵的一段时光。不过乱战门时期的作品,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音源了,有些可惜。

之后的事便是加入Nous,组建爵症说唱组合了,爵症的另一名成员卷儿,也是张昊派克特在乱战门时候的好兄弟。在2010年张昊和卷儿发布了第一张同名专辑《爵症》。这张专辑也是西安第一张爵士说唱专辑,这张Mixtape一共收录了20首单曲包含两首Bounce Track。

images

说到这张专辑,张昊个人最初最喜欢《夜》,之后因为家人的离开,心境上的变故又开始常听《时间老人》。对于我们也都一样,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境来听这张专辑,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触。当然,对于张昊来说,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以他现在的技术以及审美观点来讲,这第一张专辑自然是十分稚嫩的。

之后张昊发布的单曲就不是很多了,从此也获得了“Nous第一攒歌狂魔“的粉丝爱称。这也主要归功于张昊对自己作品的高标准和严格要求。总觉得自己的技术跟不上自己的艺术,写了歌也不发或者是不录。其实这也算是好事,至少出来的每首歌都是精品。

比如《小人物》这首单曲,这也是张昊为数不多的发布过的单曲了。同样这首歌也是张昊所有单曲中我最喜欢的一首。因为歌词内容的真实,让人引起共鸣。

发布这首歌时,张昊还有在工作,整日为生计奔波劳苦。生活的压力成了这首歌的灵感,其实大家都是小人物,都有着自己的生活轨迹,一边抱怨也还要一边为了房子车子Hustle,为了心爱的那个她奋斗出更好的生活。其实人生最不容易的一件事就是能在三十岁之前承认自己很普通。

images
张昊还有一首歌我很喜欢,在Tuzi With HipHop的电台节目中放过。开头采样了新龙门客栈中的对话。歌曲采用倒叙的方式讲了一个故事,实际是在影射HipHop的大环境。这首歌创作于16年年末,却与现在的环境十分应景,不过遗憾的是这首歌因为Beat的版权问题没法发布。

images
除了张昊优秀的作品以外他还是一名实力强劲的Battle MC。2010年的Iron Mic,张昊挺进了全国决赛。力挫Dyoself和P.O.E.,虽然最后败给了那一年的冠军马俊,不过经验的表现依旧经验了全场。

2011年,张昊再次征战Iron Mic,这一届的铁麦西安分站足以载入Iron Mic史册,因为那一年的西安分站,有三个冠军。丁飞,蜘蛛,张昊,三人表现难分上下,便出现了三冠军的结果,这在中国 Freestyle Battle历史中都是史无前例,相信之后也可能再也见不到这种情况。

images
现如今的张昊,已经不在Battle,作品也攒了不少。要说张昊是个什么风格,这还真挺难定义的。要说他是个Jazz Rap歌手吧,他也不是只做Jazz HipHop。说Newschool吧,又太过笼统。有很多人认为他的风格跟辛巴有些相似,其实还是有着明显区别的,辛巴在伴奏选择方面更为新潮一些。两人的歌词同样优雅,诗意十足,有着大量成语的隐喻以及使用,但是在歌词中还是多了些“成熟老男人”的沧桑和体会。

images
张昊给他作品风格的定义是“conscious散文”,我的理解中为意识流散文,这确实是一个很具体但是又很抽象的形容。意识流本身这个形容是比较抽象的,但用于音乐作品中又是十分恰当。自由奔放的表达,抒发自己的情感想法,但是又将作品局限于“散文”这种格式中,形散而神不散,将议论穿插在句与句,段与段之间。独特的歌曲架构也促成了张昊这种从容散淡的作品风格。

其实这是一篇采访后的构思整理,与其说是采访,其实更像是朋友之间的一次闲聊,我没有刻意准备什么问题,但是依旧在音乐中找到了很多让人兴致勃勃的话题。我们都听90s,但是他却比较偏爱Dirty South,Eastside的风格,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西岸党;我们都喜欢Outkast,他独爱André 3000,我却更喜欢Big Boi。在生活中,今年已经31岁的他,已经开始走起了“养生路线”,不抽烟,偶尔爱喝点小酒。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买水果,吃水果,活脱脱的一个养生说唱歌手。

images
虽然张昊以前一直很低调,不过他已经开始改掉曾经的“懒惰”。一直在积极的写歌,演出。最近也是准备了不少纯正好货,与小老弟辛巴,刚刚加入Nous不久的刘柄鑫都有合作,并且很快就能和大家见面,也请所有歌迷朋友保持期待。

images
他不是什么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Rap Star”,他只是个单纯的,死磕HipHop的“小人物”。

撰稿 | 纸博士

排版 | 初晓

图片 | 源自网络

来源:押韵诗人

yayunshiren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