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 | 华人街头涂鸦史

虽然嘻哈是美国社会的产物,但街头艺术则是世界城市共同的语言。中国早就有在公共空间书写的先例。根据诺贝特基尔巴赫(Norbert Kirbach)发表于歌德学院(Goethe Institut )的文章,论述出从古文豪在风景名胜刻下碑铭题词到现代政治家即席挥豪的题字,中国人似乎对于在公共场所以书写艺术用以沟通交流的行径并不陌生。今天讲的是三个有影响力的涂鸦艺术家如何把嘻哈精神在中国里发扬光大。

↗摄于香港尖沙咀码头(图片来源:@king_of_kowloon、蘇富比)

1. 九龙皇帝曾灶财

↗曾灶财的另类街头抗争(图片来源:@king_of_kowloon、蘇富比)

根据维基百科,香港街头涂鸦者曾灶财的笔迹遍布九龙半岛,被誉为把街道当画布的伟大艺术家。他在香港成为英国属地前,曾在九龙享有食邑。

↗曾灶财的笔迹成为一代人的集体回忆(图片来源:@king_of_kowloon、蘇富比)

后来,他不满政府将占土地,便以涂鸦的方法宣示对领域的主权。他被比喻为香港基层本土文化的先驱者,构成香港市民的集体回忆。

↗曾灶财的痕迹无孔不入,渗透香港每个街头的每个毛孔(图片来源:@king_of_kowloon、蘇富比)

我认为,他不知情地积极地参与着嘻哈文化。60年代中,费城的cornbread也是用着相似的签名(signing)涂鸦,以自己的风格推广自己的名字、品牌与宣导,令自己签名曝光在人前,成为风靡全球的涂鸦文化的先驱。

↗九龙皇帝的作品甚至跨过维多利亚港,占据着港岛的配电箱(图片来源:@king_of_kowloon、蘇富比)

这也预示着嘻哈文化从下而上(groundup)的另类占据,占领如桥底下街头、地铁车厢等次空间,以及博取途人的关注。

↗被誉为世界第一个涂鸦家Cornbread一举手一投足都透漏着强烈的个人主义(照片来源:Meridian)

2. 留美华人艺术家陈栋帆

↗Close to the Edge: The Birth of Hip-Hop Architecture展览的涂鸦是Chico的作品(图片来源:Erik Bardin/ Center for Architecture)

嘻哈作为文化形式,更大程度上是抒发了贫民区人生活的苦况,其揭示的社会问题包括犯罪、毒品与失业皆和美国根深蒂远的种族隔离的心态与公共政策密切相关。上回讲到罗伯特摩斯带有阶层歧视成分的城规方案加剧了布朗克斯的穷人的潦倒,如1520 Sedgwick Avenue冰冷的建筑更不近人情,常常无法照顾到不同种族的特异性。

↗阐述美国排华法案的政治卡通:Uncle Sam把中国佬(Chinaman)踢出国家(图片来源:The George Dee Magic Washing Machine Company- 19th Century US/ Wikimedia Commons)

美國不但有歧视黑人的黑历史,其排外等情绪曾牵扯到19世纪的中国移民。1882年签署的美国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导致华人移民与外界隔离,并构建唐人街的社会团体供他们自给自足。

↗明信片上的1898年的宰也街(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其中,曼哈顿的宰也街(DoyersStreet)为华人赌博场所和鸦片馆的聚集地,当然不乏帮派暴力,因此被后人称为血角(Bloody Angle)。

↗陈栋帆:龙与花之歌(图片来源:Inna Xu/ Chen Dongfan, Courtesy NYDOT, Chinatown Partnership, Fou Gallery and ArtBridge)

陈栋帆今年在宰也街的地面上画出大型艺术涂鸦,以街头艺术焕新人们对街道的印象,并以龙,花等中国元素活化华埠的风貌。

 
↗为期三个月的短期艺术项目最近刚被移除,街道回归原貌 (图片来源:Nadia Peichao Lin/ Chen Dongfan, Courtesy NYDOT, Chinatown Partnership, Fou Gallery and Art Bridge)

陈的作品与嘻哈文化不谋而合,以艺术填补建筑的不足以及改变空间的特性,为过时或不及格的建筑物增添种族的特异性与文化价值。

3. 中国涂鸦第一人张大力 

images

↗涂鸦家习惯以新作取代前人的画作(图片来源:https://www.soundintel.com/products/overview/graffiti/)

嘻哈作为竞技性的艺术(上回的论点),艺术家的地位随时会动摇:说唱的会被抢麦,涂鸦的会被新的盖过去,便是所谓推陈出新。在中国这一日千里的进程与气候里,嘻哈的思想模式最适合不过。

images

↗对话——王府井校尉胡同1996年北京(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根据艺术中国,内地著名涂鸦家张大力曾评论农民工在拆迁他墙上的涂鸦人头时,他从工人凿出的洞里看到后面的景色,让他体现到艺术品与周边环境的紧密交叉,我认为这极具时间性与当代性的刹那便是达至嘻哈文化的升华。

↗对话与拆(图片来源: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

张的艺术是转眼即逝的,影响却源远流长。正如纽约新波普艺术家凱斯哈林Keith Haring的作品题材围绕同性恋与对艾滋病的关注,用艺术歌颂他短暂却户晓的生命。

↗ 哈林的街头作品名为Todos juntos podemos parar el sida,翻译过来是我们一起可以阻止艾滋病(图片来源:MACBA collection)

images

↗ 哈林与张大力同样以嘻哈艺术探讨社会当代的议题(图片来源:MACBA collection)

从在家乡畅叙己见的曾灶财,到在异地推广中国文化色彩的陈栋帆,到穿梭于中国和欧洲响应社会议题的张大力,中国涂鸦家的背景与初衷似乎不能一概而论,但他们的”freestyle“艺术风格则是显而易见。他们随性、适应力强的艺术作品走出画廊建筑的四面白墙,走进街头,引起民众对众多议题最直接和迫切的关注。

作者:黄家骏  文章来源:青年建筑  微信号:i80arch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浩劫
    浩劫发布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