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说唱实体专辑的二十年

为中国说唱耕耘于黑暗中的歌手们

和所有一直默默支持他们的粉丝们

在2005年播出的《家有儿女》第一部中,刘星向妈妈刘梅索要的礼物是一个随身听,而现在,我们很多人可能根本见不到随身听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曾经风靡一时的东西已经逐渐被我们摒弃。“会说话的机器”留声机和他的次代产品唱片机已经进入了博物馆,而录音机、随身听、mp3也逐渐离开了我们视野。

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让这些东西统统失去了实用价值,他们的配套产品黑胶唱片、磁带、CD,也已经成为了单纯的收藏品。

01

线上与线下

说唱音乐在中国刚起步的那个阶段,很多说唱歌手之间都是通过网络来进行交流,他们的粉丝群体分布也处于“地广人稀”的状态。

在当时,除了一些本土性非常强的rapper之外,举办说唱演出十分困难,也并不能取得很好的效果。所以发行实体专辑就成为了一个值得尝试的选择,对于歌手本人来说,实体专辑也非常具有纪念意义,是很多说唱歌手的梦想。

对于粉丝来说,千里迢迢跑去现场看演出也并不现实,所以购买实体专辑就成了当时支持一个说唱歌手最简单、直接、有效的方法。

当所有人都叫着“唱片已死”的时候,中国的说唱歌手在这二十年间发行了数千张说唱实体专辑。

▲图片来源:ChiIlmat!c

实体专辑不同于各种软件播放器,它们不再是冷冰冰的数据,而是有温度、有质感的一种存在。

02

艺术品

在这数千张专辑中,除了我们在音像店很常见的透明塑料壳包装的专辑之外,也有一些说唱歌手把专辑的包装做成了艺术品,比如说陈冠希和热狗曾经出过《Super Brothers》的可动玩偶专辑,玩偶的帽子被设计成可以取下的U盘。

在Iron Mic夺冠之后,派克特带着他的第一张专辑《重塑巴别塔Rise of Babel》(Impact 0.5)踏上了名为“重塑之路”的巡演。

在巡演的途中,他还在火车上不停地写歌,并写完了下一张专辑《W.O.T.W.T》。

第一张专辑《重塑巴别塔》被派克特做成了子弹的形状,在子弹U盘卖完之后,派克特才开始为专辑制作CD。

 
▲派克特《F4X》银子弹

时隔三年,2016年派克特再次推出了子弹U盘专辑,不同于上次的金子弹,这张《F4X》(Impace 1.0)是银子弹。

2012年8月8日,脏爸爸出过一张名为《脏书》的专辑。这张专辑本身在包装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售卖方式值得谈一谈。

当时,脏爸爸并没有淘宝店,而是通过他姐姐的淘宝店来进行专辑售卖。因为淘宝店无法直接上架专辑,所以他不得不做出了一批印花T恤,并最终以买T恤(专辑)送专辑(T恤)的方式来进行售卖工作。

▲图片来源:鱼目

熊猫涂杰的专辑《小小梦想家》出过一款限量30份的豪华版。豪华版专辑的曲目列表被写在了竹简上。

▲图片来源:ChiIlmat!c

台湾说唱歌手国蛋GorDoN的第三张专辑《蓝色的梦》的封面图案,主体是一瓶药。

▲图片来源:鱼目

而等到他出下一张专辑《Yesterday》的时候,他真的就把专辑做成了一瓶药。药瓶打开,里面是一个装着音频的U盘。

Dough-Boy的首张个人专辑《Chinglish》被设计成一个“四不像”的玩偶,中国狮头、西方龙翅膀和新加坡鱼尾狮身分别代表Dough-Boy生活过的地方。

▲图片来源:ChiIlmat!c

与Dough-Boy类似,Bakerie的专辑《老佛爷》也同样是一个“老佛爷”的形状(见上图)。

C-Block的《三缺一》则随专辑直接送了一套麻将,而专辑的曲目也是以竹简的形式来展示的。真的非常“三缺一”了。

▲图片来源:ChiIlmat!c

最后我们不得不特别说一下小老虎。小老虎在2013年出过一张名为《逍遥客》的专辑,我们直接上图。

 
▲图片来源:鱼目

这是一个八角形的木头盒子,里面除了一张光盘之外,还有一块可以当做棋盘的头巾,以及几个木头做的棋子。

这是一个小老虎自己发明的游戏,规则如下:

在这个视频中,小老虎接受了一个名为“脱”的惩罚。后来,他确实出了一个叫做“脱”的计划,卖了一些自己的衣服,并为每件衣服都讲了一段故事。

这是后话,我们要讲的是在《逍遥客》之前的一张专辑,小老虎的《Juliana》。

▲图片来源:鱼目

一个亚麻材质的袋子,被用粗布绳封着口。袋子里装的东西便是“专辑”,或者说是一个漂流瓶。瓶口用蜡密封着,里面装着沙子,还有一封信。

打开瓶子,取出信,信中会提供网址和下载码。登录网址,输入下载码即可下载这张专辑。

当然,包装只是外表,衡量一张专辑好坏的依然是它的内容。派克特的《重塑巴别塔》的CD版本,包装极其简陋,但是它仍然是一张好专辑,是一件艺术品。

▲图片来源:鱼目

03

欣欣向荣的背后

上面提到的专辑,以及更多没有提到的专辑,很多都由于年代久远、数量稀少而处于“绝版”状态。而随着爱奇艺的两档综艺节目开播,一些绝版的专辑成为了抢手货,价格也随着需求的增长而水涨船高。

2018年3月,王以太发了新专辑《Feel & Sight》。等到了《中国新说唱》开播之后,王以太粉丝群体指数级增长,而这张当时售价为70元的专辑价格也很快就飙到了400元。

发生在这张专辑身上的事情,绝非个例。目前派克特的“金子弹”价格早已破千元,并且极为罕见。

这些事情同样发生在一些没有参加过综艺节目的说唱歌手身上,比如说王愚的《她》和《他》,发售之时价格不足百元,而在现在即使是以三倍之多的价格来收,依然难以遇到愿意出手的人。

毕竟,愿意花大价钱买绝版专辑的粉丝比比皆是。

为了满足粉丝们的收藏需求,很多歌手都会选择重复出版(复刻)自己的专辑,比如说畸形儿的《细菌》、黄硕的《我》、肥宝Kid God的《笔》、蛋堡的《收敛水》《Winter Sweet》、黄旭的《自我救赎》、Jony J的《物女金》、红花会的《4:44》、谢帝的《人、社会、钱》以及最近的C-Block准备重新出版《以下范上》的消息。

正如司马迁所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很快二手专辑的交易也不再仅仅是歌手和粉丝或者粉丝与粉丝之间的事情了,“商人”进来了。

接下来还要说复刻的事情。专辑的复刻,本来是一件歌手与粉丝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有一部分投机商人会刻意炒高某张专辑的价格(比如说找唱片店高价上架某张专辑),然后小批量的进行制作专辑,进行饥饿营销,更有甚者会与歌手达成某种协议,一边复刻高价专辑牟利,一边“打假”。这种手法,向上直接可以对标“钻石骗局”。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们说到的“打假”,没错,“假专辑”是我们接下来要聊的一件事。

中国说唱音乐长期处于Underground状态,从法律角度来说,很多专辑本身就没有进行过报批流程,也就是“非法出版物”。在这个意义上,这些专辑都是假的,没有任何收藏价值。

但是,如果不从法律角度来说,说唱圈中所谓的“假碟”是指不是由歌手本人制作或者歌手本人授权制作的专辑。在这一块,阴三儿的《未知艺术家》是绝对的重灾区。

我们并不反感二手专辑的交易,毕竟淘到心仪已久专辑的快感是难以言说的。

正如我们在前文中所说的“购买专辑是一种支持歌手的方式”,那么“购买二手专辑”的钱到了哪里呢?总之是到不了歌手手里的。

希望大家都能有一颗佛系的心。

| 感谢ChiIlmat!c、林佳Jackylin等人

| 为本文提供了宝贵的素材

作者:鱼目 来源:AFSC 微信号:afterskool88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