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所有人"瞧不起"的说唱音乐也有自己的鄙视链

在一份名为“交友APP应该纳入什么数据才能帮你找到最合适的人?”的调查中,得到赞同数第一名的选项是“网易云音乐收听数据”。

社会化媒体 Mashable 的分析指出,和音乐相关的品牌营销更能打动年轻人。比如突出背景音乐的广告和品牌冠名音乐节这样的现场活动。对年轻人来说,听音乐被赋予了“面对自己、表达自己”的含义,听歌的过程是在跟自己的情绪对话。

而鄙视链则是年轻人们凸显自己与众不同和个人性格的最佳手段,这种优越感可以大致分类为:年龄优越感、时尚度优越感、原创优越感、品味优越感、国际化优越感以及小众优越感。

“鄙视链”这个词其实也并非时髦的东西,在钱钟书先生的小说《围城》中,就有这样的描述:“在大学里,理科学生瞧不起文科学生,外国语文学系学生瞧不起中国文学系学生,中国文学系学生瞧不起哲学系学生,哲学系学生瞧不起社会学系学生,社会学系学生瞧不起教育系学生,教育系学生没有谁可以给他们瞧不起了,只能瞧不起本系的先生。”

音乐对年轻人来说如此重要,因此不同音乐形式的爱好者也组成了一个个的音乐圈,而有人的地方就存在着阶级制度,在听歌这方面也同样产生出了鄙视链,臧鸿飞是这样说的:“说这个玩古典的,瞧不起玩爵士;玩爵士的,瞧不起玩摇滚的;玩摇滚的,瞧不起玩流行的;但是这帮人,所有人都瞧不起玩说唱的。”

其实总结出说唱音乐这一形式处于鄙视链底端的原因无非就是“专业”的音乐人们认为说唱音乐的入门门槛实在太低,不需要太多的乐理知识,不需要掌握复杂的乐器,甚至只要学会押韵就能自称说唱歌手。

然而就算是被所有人看不起,世界说唱圈内部的斗争从诞生之初就从未停止,美国的东西海岸血帮瘸帮之间的互相DISS,old school与new school之间的交替更迭;说唱歌手以及音乐风格之间的鄙视链和矛盾的产生都有理有据,有意思的是随着实体唱片行业的衰退,在线音乐平台成为了主流音乐的消费方式之一,对于音乐软件的选择和使用,竟然也诞生出了莫名其妙的鄙视链:

金字塔顶端——Spotify,SoundCloud,Apple Music等国外软件。处于鄙视链顶端的这一部分人所使用的音乐软件有一个共同点“国际化”,原产地都不在中国,使用条件也需要花费金钱,不论是翻墙挂vpn还是付费收听专辑,截图界面扔进朋友圈,与世界接轨站在说唱最前沿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金字塔中部往下的鄙视链组成基本就是国内音乐软件的高低之分了,网易云和虾米这对老冤家的争执最为激烈,前者强调情怀,后者的音乐资源更丰富,所以排名为并列第二梯队;处于鄙视链中部的就是QQ音乐,粉丝基数同样不小但不论是歌曲资源还是用户粘性都不尽如人意,继续往下的底层就是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最惨的当属百度音乐,千千音乐,这些软件就压根没资格进入鄙视链。

玩笑归玩笑,但说唱音乐鄙视链乃至音乐圈的鄙视链其实本身就是不成立的,作品可以分高低,乐品可以分高低,但音乐风格的艺术形式一定是不尽相同却又不分伯仲的,说唱火了,但古典乐的严肃和深邃无法被取代,摇滚乐的反叛和自由经久不衰,爵士乐的融合与时俱进。

当然说唱也不仅仅只是freestyle,即便对于旋律的要求很宽松,但艺术性也是十分重要的,好比Kendrick Lamar的作品无论是音乐性、艺术性还是思想程度都无人质疑。各种音乐风格在不同时期都承担着不同的思想,作为艺术会互相融合但不会取代。中国的摇滚教父崔健早在1989年《不是我不明白》中就使用了说唱元素。

而热衷于“鄙视链”的人,很多是在现实生活里比较出来的,个体遇到与自身思维想法不符的事物,就使用鄙视进行发泄寻求心理平衡,通常会先入为主形成刻板的评价标准,这也正体现了这一部分人内心的不安和焦虑。所以小到音乐品味大到生活的每一处,包容性也就是LOVE & PEACE都是最重要的。

文章来源:AFSC 作者:AXXXis 微信号 afterskool88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