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相较其他舞蹈的最大"优势"究竟是什么?

相信大家前几天都被法国“外星人”Salah的这段Fingertut给刷屏了吧。

上传的博主给这个视频起了个简单粗暴的名字——《博主第一次跪着看完一段舞蹈》(也因为这个奇怪的名字,小编找视频找得格外艰辛...),虽有哗众取宠之嫌,但细想也颇有几分道理,像小编虽不至于跪着,但真的是全程合不上嘴巴。

为什么大家会如此推崇这段舞蹈?简单来说,在看到这个视频之前,你很难想象到一个人可以把手指、脸、眼镜、喉咙这些我们都有但基本不会想到用来跳舞的东西玩儿得那么溜,还那么有美感。

Salah一直被大家称作“外星人”、“妖怪”,过去popping吧常有人称他为“地球上最强的popper”,一大原因就在于这种“很难想象到”——你无法想象他接下来会跳什么、会用身体哪个部位来跳,这可谓是Salah最鲜明风格。

其实,这不仅是salah一个人的特色,更是街舞最鲜明的特色,甚至是街舞相较其他舞蹈最大的“优势”。

小编最早是名拉丁舞者、民族舞者,却慢慢“沦落”到街头,成为一名街舞舞者。如今,我常回过头反思:我到底是被街舞的什么特质所吸引的?这一定是某种拉丁、民舞所不具备的特质。

酷吗?帅吗?不不不,其实小编至今仍然觉得男生跳拉丁时器宇轩昂,是最帅的;而民族舞中蕴含的底蕴所展现出的飒爽英姿更是仅有区区四五十年历史的街舞暂时无法比拟的。

细想来,大概是自由吧,一种人体的近乎彻底的自由。

相较于拉丁舞、摩登舞、民族舞、芭蕾舞那么多条条框框、模式化的动作,街舞的肢体语言显得更无拘束,甚至跳舞时可以把动作统统抛在脑后,音乐行止、兴之所至便随性手舞足蹈。《毛诗.序》云:“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这么想来,街舞似乎还更贴近我们先人对于舞蹈的理解。

这种自由往更深一层追溯,便根源于街舞对身体开发的局限极小,因此肢体语言体现出无与伦比的自由性,而这对过去传统的舞蹈理念而言是极颠覆的、极突破的。

为什么《霹雳舞》结尾时,Shabba Doo他们的表演能让评委看得那么惊愕?虽然电影一定有艺术加工的成分,影片中的舞蹈片段在今天看来也的确稀松平常,但毕竟今非昔比,一切用今天的眼光来评价历史的行为都是耍流氓。电影中的场面在当时时代背景下其实有相当的合理性——街舞的出现是对过去舞蹈体系的又一次有力的反叛。简单来说,当时这些学院派的老学究们真的很难想象也难以理解有如此离经叛道的动作:“舞蹈居然还能这么跳?”

各个舞种各有侧重——hiphop注重isolation与bounce,而摩登舞则讲究身体板正端庄;古典舞气息下沉、形体内敛,芭蕾气息向上,形体延展;waacking认为表演比舞蹈更重要,也有彻底脱离表演进行内在挖掘的现代舞流派;有追求和谐的“古典美”的芭蕾,也有令一般人难以接受的舞踏........

但无论差异如何明显,所有舞种都一定会指向一个共同的核心——身体开发。

舞蹈归根结底是运用身体的艺术,所有表达都建立在身体的基础之上,所谓音乐、审美、艺术都是在这之后讨论的话题。可以说,开发身体是舞蹈的内在要求,教授舞蹈的本质是在训练、开发人体。

身体开发得越深入,所能完成的动作就能越多、越难,过去的动作质感也能更加优质,因此表达也能更随心所欲、精准恰当。过去,芭蕾舞是公认的身体开发基础动作最科学、最系统的舞种,因此各个舞种在基本功训练时或多或少都会借鉴芭蕾。

而街舞的出现则为身体开放走出了截然不同另一条路——全面。让身体的近乎任何部位都得到开发的可能性。

可以这么说:芭蕾是身体开发最为科学的舞种,而街舞是身体开发局限最小的舞种。

过去无论哪个舞种都有一套相对固定的范式与动作,身体开发的工程必须服务于动作。而在街舞中,个体是真正自由的,由于其天马行空、漫无边际的自我表达,身体的开发彻底为“自我”服务,可谓随心所欲。像wave、rolling这些动作对于传统舞蹈的身体运用而言已经是很大突破了,有些舞者更是随着喜好将身体开发出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机能——黄帝心仙人的背、周游的肚子、Les Twins的腿、Salah的喉咙........就像上文所说,在他们真正跳出这些动作前,你根本无法想象到这些身体部位可以被用来跳舞。

这种对肢体语言天马行空的想象、对身体自由无束地开发与最终出人意料的视觉效果,就是街舞相较过去诸多舞种最大的魅力与最大的“优势”。

这种全面还能往更深处走向另一个层面。如上文所说,所有舞种的归宿都是殊途同归的,根本目的都是开发身体。如果为舞蹈谱出一张属性图,上面无非“协调”、“柔韧”、“力量”三项最基础属性,统称“身体能力”,至于“控制”、“表现力”、“爆发力”等都是这三项衍生出的后话了。练习一个舞种,最重要的就是强化相对应方面的身体能力。于是,我的老师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着重强化不同方面的能力就塑造了不同舞种,若是不留死角地全面强化身体能力,会是什么样呢?于是他除了这些基础属性外还会专门练习一些刁钻角度,他认为:全面开发身体、减少身体死角后,足以让你驾驭任何风格、音乐,掌握任何动作,让你的身体无论出于任何位置、状态、角度都能自然地进行调整、不间断地跳下去,始终保持在舞蹈的状态里。那时,你就不会受困于pop、lock,你也就不再是一个popper、locker——你是一个dancer——至于pop、lock、groundmove都不过是你需要时就使用的工具而已,是人在驾驭工具而不是工具异化了人。就像罗志祥在《这就是街舞》中所说:“你不要觉得自己是个popper、Bboy、locker,你要认为自己就是一个dancer!”

我在上文提到“优势”时都会带上引号,因为一方面,这的确是过去一些舞种所短而街舞所长,但另一方面,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客观的、普适的优势,即我不认为街舞因为这些特质就真的高于其它舞种了。

没构成对等的比较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将舞蹈看作游戏,不同舞种就是不同职业,侧重发展的属性各有强弱,一个舞种着重发展的属性对另一个舞种也许就没那么重要,同理,你最高的价值追求在另一个社群看来可能不值一提——让摩登舞者专门练习isolation、让芭蕾舞者练习律动就像去寺庙里给和尚卖梳子。

或者在一些人的价值体系中,专注于某一领域才真正值得付出心血的,“全面”并不值得追求、提倡。就像街舞圈既有全能王,也有只专注某一舞种甚至某一风格的大师,他们不存在谁对谁错、谁比谁更高明。

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有一次在欣赏交响乐时,突然开始思考:“为什么只有我们西方才能诞生如此理性的和弦、如此优美动听的音乐?”甚至为此沾沾自喜。实际上,他无法理解在遥远的中国有着一套截然不同的审美体系——我们不提倡理性的思辨而讲求诗意的哲学;我们的音乐自始就不以动听美妙为目的,而看重音乐颐神养性、修德明礼的功能,甚至我们认为真正最优秀的音乐恰恰应该是“中和之性,平淡无味”的,而不该带来直接、强烈的感官刺激。在自己的审美体系中,对方的音乐都不值一提,那究竟孰高孰低呢?

人的悲喜、求思本不相通,这种差异并不值得沾沾自喜,更不值得用来互相贬损。可以不接受、不接纳对方,也可以不以此为自己的价值追求,但至少请尊重对方存在的历史渊源及其存在本身。一味在自己的井里望着一方天空指点江山,只能显得无知又聒噪。

舞种之间不存在真正的高下,但在某些领域内一定客观存在着重视的多少、开发的强弱以及由此产生的差异。而这差异击中内心的一瞬间的悸动,就是我们热爱的起点,就如当年的街舞之于我。

 作者:壹张叶子  来源:街舞活动小喇叭 微信号:HiphopEvents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