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歌手》淘汰的ANU是真正的藏区悍匪?

说到藏语歌,你也许会先想到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又或者是我们憨得自在AKA西藏悍匪对着你高歌一曲《青藏高原》

images

不过在藏区的街头,也有这么一群一起玩hiphop的少年,其中ANU组合在最近还登上了《歌手》的舞台

ANU由来自青海玉树的巴雅和宫巴组成,ANU是由藏文 ཨ་ནུ 音译而来,是少年的意思。ANU非常擅长用藏元素融入电子音乐,再加上说唱形成了全新风格的藏族音乐。

images

ANU特意用英文来命名,也是为了传达两人将民族音乐与国际化音乐接轨的决心。这不,前两天他们还开了一把格莱美的玩笑。

images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玩笑,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ANU两个人都会唱歌、会rap还会各种乐器,宫巴从小学起就自学笛子,开始民间弹唱;巴雅也会弹藏族乐器,还在青海艺术学院修习过美声;这也让ANU的音乐保持了新鲜感和多样性,两个人在一块完全是强强联合

巴雅弹奏藏族乐器

2016年ANU成立之后就推出了同名EP,发布了《ANU》、《离乡》,都是以流浪主题为主

正如他们歌里唱的:即使没有幸福那也要去流浪。一开始的ANU并不是顺风顺水,开始北漂生活的他们,经常去音乐院校蹭课来补过专业知识,参加音乐节和巡演结束后还得给别的歌手打灯光、放伴奏,尝试过很多种工作

这之后ANU又发布了《Joke 闹着玩儿》、《Fly》、《GAGA》..登上四川卫视的《中国藏歌会》献唱,获得2018藏羌彝原创音乐盛典的最佳组合奖和民族音乐创新奖

images

但直到《歌手》,ANU才算是真正的火了一把

images

做为第一组踢馆候选选手,ANU凭借自己的原创作品《Fly》打败了同为候选的刘宇宁,ANU强就强在,就算听不懂还是能够感染到每一位听众,从他们的音乐里就能感受到来自边疆的自由清新,加上呈现的方式和元素都比较新,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在很多人眼里,藏族是个古老又神秘的民族,藏族音乐无非就是山山水水、诸如韩红老师这种我们飙不来的高音,在传唱度上确实有所欠缺,纯藏语歌就更不用多说了。

所以,像ANU这种新生代藏族音乐人的出现,正在重新对这个现状进行一次洗牌,慢慢推翻大众对藏族音乐的刻板印象。

images

不过在最新的一期《歌手》里,ANU被遗憾淘汰,喜欢他们的朋友们只能等一波突围赛了

images

除了玩儿音乐,巴雅和宫巴还联合创立了1376厂牌,1376在藏语数字里形容(心想事成)的谐音数字,他们在推广藏族文化以及hiphop这条路上不断的探索。

images

ANU为此也发布了厂牌同名宣传单曲《1376》,去年还拍了一支关于1376的纪录片:藏区街头,那曲制燥。

对于ANU和1376来说,做最酷做真实的自己,不要忘记初心才是最重要的。因为ANU,除了扎西德勒,我又学到一个新的藏语:吉桑旦珠。

images

希望2019年,ANU巴雅和宫巴,还有黎智坚措等藏语说唱歌手,可以把藏语说唱带动。其他语言的说唱,也能走出各自的方向。

祝所有人,新的一年吉桑旦珠。

文章来源:说唱HIPHOP  微信号:shuochang2015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