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还在做独立 小众 地下音乐,那么恭喜,你正在被音乐平台剥削

过年前的假期闲来无聊,我也跟风看了看现在评价褒贬不一的《即刻电音》。我对于电音的了解仅限于Trap,Hardcore,Future Bass的这种水平,抱着学习心态去看看。看到第三期的时候,我才觉得这节目开始有点意思了。并不是因为尚雯婕不满淘汰结果而怒怼张艺兴,甩脸子离席。而是因为尚雯婕说了三个词,独立音乐,小众音乐和地下音乐。

images

这三种音乐类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从编曲,内容上来界定的音乐风格。更多的是从性质上笼统的定义。这几个词大家也都是耳熟能详。尤其是独立音乐,每天都挂在嘴边,但是你真的知道什么是独立音乐么。

独立音乐的制作过程独立自主,从录音到出版都由音乐家独力完成,这是我觉得百度百科最简单直接的一个词条了。images

独立音乐并不是一种音乐风格,摇滚可以是独立音乐,民谣也可以是独立音乐,说唱自然也可以是。只要你没有与任何唱片公司签约,你做出来的歌,不论好坏,都是独立音乐。但是我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中文Hip-Hop很少有独立音乐。

与摇滚乐队经常更替成员和民谣歌手一把吉他走天下相对比,说唱歌手好像更注重义气,单独发展的说唱歌手很少,Homie一词更是天天挂在嘴边。同样,自从说唱火了之后,中国的说唱厂牌更是遍地开花。除了各地比较最有代表性的大厂牌,例如CDC说唱会馆、Nous、Sup、GOSH、活死人等等,还涌现了不少学生组织。只要你愿意,跟你家楼下王二狗,对门张铁柱凑个几千块,买个声卡和麦克风,在家弄个“Studio”,你也可以叫厂牌,你也可以当主理人。
images
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你既然给你们的组织安了个厂牌的名头,那就得履行厂牌的义务。说白了,音乐厂牌=音乐公司,只不过是换了个高大上点的叫法,主要目的是为了挣钱吃饭,主要作用兼具有艺人经纪以及唱片发行。我经常会看到一些推文,里面提到独立音乐厂牌。如果说厂牌就等于公司,那么独立与厂牌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厂牌没有独立或者不独立之分,只有地下与商业之分。比如摩登天空旗下的MDSK就是标准的商业厂牌,再比如之前刘洲建立的Door&Key也是商业厂牌。

而说唱圈里所谓的厂牌,大多都属于地下厂牌。比较松散,管理也相对混乱,并不限制成员再去签约大型音乐公司。比如会馆的谢帝签约少城时代还自己弄了个第四音乐,Higher Brothers签约88Rising,Ty更是从混血儿一飞冲天签约华纳。但在签约之前,他们都是属于说唱会馆这个厂牌旗下的艺人。

images
还有大家所熟悉的红花会。他们就一直是以团体的身份示人,而不是厂牌。很多的自媒体包括粉丝,都把红花会看做是厂牌,实际上这是错误的。在他们签约摩登天空之前,就可以称自己为独立音乐人,而说唱会馆,Nous旗下的Rapper在我看来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音乐人。这也就从根本上区分了厂牌与团体之间的性质。images

现在还有很多人把独立音乐和小众音乐划等号,这就有点混淆概念了。在《即刻电音》里,尚雯婕也是这么说的。这种看法从表面上看并没什么毛病,百度都说独立音乐是音乐界里的“非主流”,说他是小众音乐自然没错。但是这个说法在我看来还是有些不严谨的,前面也说了,独立音乐涵盖所有音乐风格。你要是说Hip-Hop算是小众音乐我也就认了,但是你说摇滚,民谣全都算是小众音乐,那可得问问别的粉丝们答不答应。毕竟以中国目前的音乐环境来说,除了名气极大、实力超群的流行歌手以及自带流量的偶像歌手之外,估计绝大部分的歌手都得给归到小众音乐里了。

images

中国传奇独立音乐人左小祖咒在我看来,独立音乐绝不等于小众音乐,毕竟独立音乐还是有很多大佬级别的人物的,李志、赵雷、陈粒、左小祖咒,这些在中国乐坛不也都是响当当的名字。虽然他们也有不少人都签了公司,但好歹曾经都算是独立音乐人。

说到这也想起来一个事,不少人认为,这些曾经的独立音乐人签了公司以后还可以称为独立音乐人,因为他们签约的是“独立厂牌”,比如摩登天空、大福、麦田之类,往远了说还有曾经的摇滚扛把子嚎叫唱片。在我看来,这就是个伪命题了。

前文已经提到了,既然你叫了厂牌,就已经和独立不沾边了。厂牌=公司,老板要挣钱,歌手要吃饭。已经没有能像之前一样纯粹的做音乐的条件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凑一块儿不是为了聊人生聊理想的。独立厂牌,这个名词本身就是错误的,不能因为你旗下曾经的独立音乐人多,你就能给自己安个独立的名头,这叫挂羊头卖狗肉。

images

与其说小众音乐是独立音乐,不如说是地下音乐。这俩倒是个近义词,至少消费群体是类似的。我听了这么多年Hip-Hop,一直没太搞明白啥叫地下,啥叫Underground。我问我朋友,啥叫地下。我这兄弟绞尽脑汁磨磨唧唧好几分钟憋出来仨字——“非主流”。我刚想骂他你他妈懂Hip-Hop吗,知道啥叫Swag吗,你才非主流呢。话没出口突然感觉有点道理,仔细一想,我烫着Afro发型,一身Sup、Bape,脚上AJ、Yeezy,在我爸妈看来跟城乡结合部的杀马特青年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花钱更多。

后来我看了一纪录片,艾福杰尼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现在的Rapper没有什么商业与地下之分,只有上过电视和没上过电视的区别。”

images

这句话让我发现了地下音乐人的一个共同特点——穷。以说唱举例,前几年Rapper确实不好混啊,出歌就是烧钱,演出卖的门票钱不够付场地费,稍微有点名气的唱个音乐节,也得看主办方给不给这个面子,能靠说唱养活自己的那都是真牛逼。与其他音乐类型相比,不管人家摇滚或是民谣啥的再凶再闹腾,好歹有个调,算首歌。在很多家长看来,总比你这念经强得多。

images

 独立摇滚乐队Death Cab For Cutle当然,强也强不了多少,五十步笑百步。说是唱歌糊口,还不如说是赚钱养梦。地下音乐,说白了就是比较叛逆的独立音乐。没公司,你就没资源,你就赚不着钱。你再反叛你能跟钱较劲吗?当然也有例外,除了富二代以外,地下音乐人里也会有不少坚持自我的,但这也不是你不去赚钱养家的借口啊。

现在有不少“说唱音乐人”说自己来自地下,Underground的孩子不屑于向资本妥协,舔资本的都是Fake。其实在我看来,这话挺幼稚的。如果我还是青春期叛逆的孩子,或许我就真的信了。但现实的情况是,在大城市闯荡的带着梦想的音乐人,他们率先要解决的就是房租以及吃饭的问题。每次我在簋街吃饭,推门进来演唱的歌手一茬接着一茬。你可以问问他们,哪个不怀揣着梦想,哪个又不是独立音乐人。当他们拿着歌单一个饭桌一个饭桌地问,要不要点歌,一首歌X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他的都他妈扯淡,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images
刚才说了这么多,我必须强调一点,地下音乐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打着地下音乐幌子的人真的是鱼龙混杂。我分析成天喊着地下的大概有三种人。第一种是觉得“地下”这词酷炫,有不少还是没进社会的学生,纯粹嚷嚷着玩。

第二种是真的热爱自由,觉得商业与资本确实会限制自己的创作,老子搞地下也能挣着钱,不差你这点。这部分人又分两种,一种是在独立音乐人金字塔的塔尖,人家确实能靠音乐赚钱,但这部分人在音乐圈里确实凤毛麟角,更多的人最后把说唱作为爱好,而自己有其他工作。不管是这两种里的哪种人,我觉得他们是真牛逼,我是真佩服,因为他们没有让其他东西来左右自己的思想。

最后一种是,想要资本也想要钱,可是人家资本根本看不上他,于是乎这些人就找个地下的幌子来当遮羞布,这也是最多的一种人了。

images最近独立音乐又出了一档子事还挺有意思的,1月17号,网易云举办了一场演出,名为“硬地围炉夜”,取独立的英文Indie的谐音。主办方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请了一帮签了公司的歌手艺人来唱独立音乐演出?虽然他们曾经都是独立音乐人吧,也都能够代表各种风格的独立音乐的最高水平,但总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怪。

images

本来演出圆满结束,网易云宣传到位了,乐迷们也都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歌手,大家高高兴兴各回各家呗。结果网易云又被曝出了一档子事。

网易云修改了音乐人服务条款,也就是注册网易云合同时的那些条款事项。估计大部分人都在申请网易云歌手时也没认真看过,毕竟我注册账号时我也从来不看…新增的重点内容为“您通过网易音乐人上传音乐作品的行为即表示您有权且同意将该音乐作品及相关图文信息在全球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包括但不限于表演者权、录音制作者权、词曲著作权)授权给网易公司使用,允许网易公司使用、传播、复制、修改、再许可、翻译、创建衍生作品、宣传推广、出版、表演及展示此等授权内容。前述授权是非排他、免费的、永久的、不可撤销的,除非您与网易公司另行有约定。您依然是音乐作品的权利人,您有将音乐作品授权给任何其他家音乐服务商的权利。”

images

大概讲一下这个条款,大致意思就是,你在我们网易云平台上传了这个歌,那这个歌就是我们的了。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谈钱多伤感情,我们就用用,你的还是你的。当然我拿你的歌赚了钱你也别想找我分钱,我用你的那是给你面子。并且,这些授权是非排他、免费的、永久的、不可撤销的,也就是说签了等同于卖身契。看看,多不要脸的丑恶的资本家嘴脸。

这个条款更新了以后是仅对于新入驻音乐人的,之前注册的不在这些条款范围内。为啥只针对新入驻的呢?因为以前注册申请的大牌太多了,那都是金主爸爸不好得罪,只能挑软柿子捏了,那万一以后有一个火了那就是赚的。但我就想不通的是,网易云难道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还有人在敢在网易云注册上传作品么。网易云的大佬们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唇亡齿寒?现在敢对新生音乐人下手,等没油水捞了之后难道就不会对以前签约的音乐人下手么?

如果你还在做独立 小众 地下音乐,那么恭喜,你正在被音乐平台剥削
网易云是怎么火的大家都清楚。在我上初高中时,最火的音乐平台还是QQ音乐和酷狗。网易云利用独立音乐,小众音乐这一优势,开放音乐人注册,吸引独立音乐人上传作品。以及宣传营销,独立音乐、小众音乐,营造出一种高端高逼格的莫名优越感,当时确实吸引了不少用户。而丁磊谈及网易云音乐能后来者居上的原因时,是这么说的。
images
网易云这么做,我觉得对于长远利益来说,完全是不划算的。不能因为他现在一家独大就能无所畏惧。在独立音乐以及地下音乐方面,虾米也能跟网易云争一争,至少在说唱方面是这样的。之前的寻光计划,以及最近和营养怪兽,Mai合作搞的说唱评选活动,都在大力扶持Hip-Hop音乐人。在资源方面也都是吊打网易云,很多国内外Rapper的作品在网易云平台都有消音,或者是部分单曲下架,这种情况虾米就要好的多。说唱歌手们都常说一个词,叫Respect,尊重。网易云这个霸王条款使用音乐人作品还想不给钱白嫖,自然也得不到音乐人们的Respect。

images

之前也看到过一个很不错的观点,将独立音乐比作精酿啤酒。这确实是个很细致恰当的比喻,两者都追求创新、多样性,拒绝千篇一律的重复。但不同是,精酿啤酒在美国有完善的政策保护,而独立音乐在我国却没有政策扶持,大部分的独立音乐人还是没有办法依靠音乐生活。或许能有些许的版权政策保护,网络音乐平台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吃人血馒头。刚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对于尚雯婕的愤然离场有些不屑,认为她有点做戏成分。但是写下这句话时,我又有些理解了她的所作所为了。中国音乐,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images

撰稿 | 纸博士

排版 | 初晓

图片 | 源自网络

作者:AKA纸博士  来源:押韵诗人  微信号:yayunshiren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