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北战与“东亚星光”

2013年8月,赵辰龙(醉人)在微博写下了一段话:终于意识到我在说唱方面根本没什么天赋和前途,躲在厕所痛哭一场后做了个决定,那就是改版,不再说唱了。所以地下顽固说唱乐迷从此可以忽略我,我只会为喜欢我音乐但不拘于形式的亲们做出更好的作品。那些久久不能完成的硬核说唱专辑,并非我个人喜好的唯一艺术追求,只是另一种口味的调料罢了。

images

2015年8月微博截图

01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

2005年,北京,胡汀洋(FK Moses)与爽子一同创立了说唱团体集中营。严格来说,集中营并不是一个说唱团体,反而更像是一个说唱交流的组织。它本身成员众多,水平不一,管理松散,内部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组合小团体,但就是这样一个集中营,在当时撑起了中国说唱的半边天,也孕育着中国说唱的未来...

胡汀洋的父亲是沈阳音乐学院的一名教师,从小他就接触到了Hip-Hop音乐,并且是一名B-Boy。高二那年,胡汀洋辍学经商,并在不久之后(2005年)结识了当时还在北京印刷学院信息与机电工程学院读书的赵辰龙。

胡汀洋邀请赵辰龙进入集中营,并与他一同加入了说唱团体“说斋”与嘻玩派。最后,两个人组成了硬核说唱组合凤凰鸣。

images

2008年,成员逾百人的集中营“解散”,而凤凰也愈飞愈高,盘旋着,鸣叫着,等待着一场春风化雨。

在集中营解散之前,也就是2007年,胡汀洋和赵辰龙就以凤凰鸣为基础,吸收了不少新面孔,打造出了最初的“南征北战Family”。

除了胡汀洋、赵辰龙之外,当时南征北战Family还有尼成(Lordmo R、中国黑人)、杨波(Iceflow)、沈懿、Paul和Ali。

images

在这期间,胡汀洋和赵辰龙没少搞幺蛾子出来,除了赵辰龙各种各样的“小号”之外,2011年两个人还曾用“富裕年轻组”的名号大闹“天宫”,把整个台湾说唱圈搅了个天翻地覆。

在2012年,汀洋宣布将一部分成员从南征北战中开除出去,原因是部分成员水平止步不前,与团队发展脱节。经过这次内部调整之后,南征北战的三位正式成员就被确立了下来,他们分别是胡汀洋、赵辰龙和尼成。

02

南征北战,征战南北

2011年,胡汀洋组建了Up Music厂牌并围绕厂牌成立了北京凤凰鸣文化传播公司。在当时,胡汀洋和赵辰龙就准备“涉足任何领域的音乐制作”,并决定退居幕后。至于退居幕后的原因,汀洋说是“觉得自己长相没戏”。

他错了。

凭借出色的音乐素养和对市场的精准把控,南征北战不火都难。从《站起来》到《我的天空》,南征北战很快就在电影电视圈闯出了名堂,而后他们登上了CCTV,走进了人民大会堂...

images

成功是有“代价”的,被南征北战所放弃的是在当时还没有市场的说唱音乐。这一过程也许很痛苦,但结果绝对是甜美的。南征北战终于得以挣脱这名为“梦想”的枷锁。

2017年,《中国有嘻哈》正风生水起,而从说唱圈“出走”的南征北战也被粉丝分外怀念。面对着“三顾茅庐”的粉丝,赵辰龙依然不愿意“出山”,他在微博回应:

“给我发500万元的微博红包,我推掉两个月的商演和案子,出一张硬核说唱专辑满足你无聊的试听私欲”。

南征北战想是回不来了,但是他们的“好朋友”幼稚园杀手却在消失多年重新走进了录音室。在粉丝看来,2017年的《我觉得不行》和2018年的《反弹琵琶》无疑是南征北战的另一种回归。

03

东亚星光

images

2016年,南征北战签约东亚星光(北京东亚星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继续着自己的音乐之路。

签约之后,南征北战的商业活动明显频繁了许多,几乎月月都有各种各样的演出,而他们创作的脚步也并未放缓。

2017年3月,东亚星光发行了他们的专辑《生来倔强》,2018年4月,又发行了EP《大胆爱》。

谁能想到,在这甜蜜的表象之下,竟然是暗流涌动。

images

2019年3月11日,南征北战微博发布声明,宣布与东亚星光解除合约关系,赵辰龙也在微博爆出他们正在和新东家在谈几个创作案子。次日,东亚星光同样发布声明,斥责南征北战违约。

images

images

此事一出,很快就引起了关注,粉丝还晒出了东亚星光在给南征北战做海报时“偷懒”的证据。这些海报全部是由一张图片素材经过编辑而成。

images

而赵辰龙和胡汀洋也在微博吐槽了东亚星光,二人表示南征北战不仅没有得到签约时公司所承诺的资源,而且连演出服装、歌曲制作等各方面的基本服务都没有进行提供。

images

这件事还处于双方扯皮阶段,还未进行法律程序。

不管南征北战还做不做说唱,我们无法否认的事情是他们是一组非常优秀的音乐人。但在这件事上孰是孰非,还需要法律来进行裁决。

 作者:鱼目 来源:AFSC 微信号:afterskool88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