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说唱简史

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意外爆红将一批rapper快速推向大众,也让潜伏地下二三十年的说唱音乐从小众进入了主流视野,成为市场和资本的宠儿。

而在大陆的对岸,其实也早早诞生了说唱的苗头,并在中国大陆流行文化和日本先锋音乐的双重影响之下,台湾的说唱音乐呈现出了与众不同的特点。

L.A.Boyz:一鸣惊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说唱音乐的文化影响逐渐突破了国界,从美国东西海岸扩展到欧亚非,这些地区的本土说唱明星也迅速诞生。

回溯历史,台湾说唱史上第一个引人注目的演出,是由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的Hip-hop演唱团体L.A.Boyz带来的。而L.A.Boyz的成立与当时的美国说唱音乐的影响有着直接关系,当时的三个成员:黄立成、黄立行、林智文,都是在南加州出生和成长的台湾裔美国青少年。

在L.A.Boyz成立前的二十年中,台湾诞生了一批如今看来堪称经典的流行歌手,如邓丽君、凤飞飞、张雨生等等,这些歌手为台湾乐坛创造了风格多样的土壤。

在这些歌手的影响下,台湾对西方流行音乐甚至R&B的接受度逐渐提高。因此,当L.A.Boyz以新潮说唱青年的姿态到台湾发展时,台湾的年轻人已经准备好接受他们的劲爆舞蹈和饶舌音乐了。

1991年,台湾歌手叶瑷菱和老公到洛杉矶度蜜月,黄立成、黄立行兄弟俩的妈妈把三兄弟跳舞的视频给叶瑷菱看,她看后当即决定带三兄弟到台湾发展。

当年夏天,叶瑷菱就安排L.A.Boyz登上了台视综艺节目《五灯奖》,参加“流行热舞比赛”,这成为L.A.Boyz在台湾亮相的标志性事件。这次亮相,成功把美国的街舞及Hip-Hop穿着带到台湾,成为当时年轻人模仿的对象。

L.A.Boy于1996年重返台视表演,与费玉清同台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后炙手可热的“R&B教父”陶喆,当年就是靠担任L.A.BOYZ的幕后制作人开始发家的,他们共同创造出了《Fantasy》等经典专辑。

1993年,《洛杉矶时报》发表了一篇关于L.A.Boyz的特写文章:《双重文化的说唱节拍:L.A.Boyz在台湾大受欢迎》。在文章中,作者Ashley Dunn写道:“L.A.Boyz同时在洛杉矶街区和台湾推广,他们目前的地位已经相当于亚洲的Michael Jackson、MC Hammer或者New Kids on the Block。”毫无疑问,他很认同L.A.Boyz在文化传播中的价值,并把他们在全球说唱文化中的独特地位具体化了。

当时的L.A.Boyz已经拥有了与同时代成名说唱音乐人相似的特征:演唱会门票出售一空,在综艺节目上大秀霹雳舞,以及他们塑造出来的混合了流行、说唱、R&B以及摇摆舞的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L.A.Boyz把他们丰富的演出风格,以及独特的嗓音带到台湾,说唱风潮也在台湾悄悄蔓延开。

MC热狗、大支、参劈:规模初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说唱音乐的风潮在地下迅速发展,并逐渐进入主流的视野。与此同时,它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仍然保持增长,而全台湾各地的青少年组成了所谓的“学生俱乐部”,也致力于街舞、说唱和beats创作。

正是在这段时间,具有开创性的说唱歌手开始浮出水面,比如MC热狗、大支、参劈等等。这些说唱艺人借鉴了美国的一些说唱前辈,比如A Tribe Called Quest、Gang Starr和Outkast,当然也有像DJ Cam这样的欧洲元素,他们把这些元素编织在一起,为台湾说唱音乐在未来几代人中的传播发展奠定了基础。

MC热狗的首张个人专辑《Wake Up》

Taiwan Beats(一个由台湾政府创办的网站,旨在向国际市场推广本土音乐)的主编Brien John,认为这三个台湾说唱艺人在台湾嘻哈史上无比重要:“MC热狗绝对是起源于地下而进入主流的先驱。大支是一个与dalailama合作过的传奇人物,因为他独特的社会政治说唱风格而备受关注。

而就flow或者押韵技巧来说,参劈为年轻一代的说唱艺人铺平了道路。他们被称为‘学术说唱’,因为组合里的三位成员都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并且非常热衷于钻研说唱技巧和语言技能。”

自90年代后期以来,台湾的说唱音乐已经不再像早期那样风格倾向于流行音乐,而是朝着一种更黑暗、更尖锐的风格发展,融合了更多trap和硬核说唱的元素。

台湾也陆续诞生了一些说唱知名厂牌,比如迪拉创办的颜社,以热狗为首的本色,台中的新兴势力混血儿娱乐,以及大支领军的人人有功练。

颜社厂牌部分艺人

撇开语言不谈,台湾说唱的发展路径和影响力都很像说唱的发源地美国,说唱文化在发展过程中逐渐重塑了当地的艺术、舞蹈、时尚和生活方式。

台湾持续涌现出蓬勃发展的地下说唱,也出现了更大众、更主流的说唱艺人,像蛋堡和熊仔这样的资深MC,不仅在前辈的影响中开创着自己的风格,也在致力于将黄金时代的影响推向下一个阶段。

Beats and Friends:蓬勃发展

如今的台湾说唱,呈现出了更加蓬勃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年轻说唱歌手开始出现,也有越来越多的厂牌开始展现出活力。

Raytang Lee是一名职业DJ,同时也是Beats and Friends的联合创始人。Beats and Friends是台湾一个嘻哈团体,三年前开始崭露头角,参加了台湾本地的很多活动,还曾与日本传奇的DJ Shark共同举办演出。

Beats and Friends与DJ Shark合作的演出海报

Raytang Lee最初涉足说唱音乐,要追溯到十多年前他经营的名为“Jazzy and Mellow”的博客,他在博客上撰写了很多关于灵魂、爵士beats的文章。如今,他是boom bap风格最积极的推动者之一,而这一以激烈鼓点为特色的细分流派,也密切影响着台湾说唱的下一步发展。

Beats and Friends内部有一群稳定的设计师、摄影师、摄像师团队,音乐风格多元。他们热衷于基于样本来创作beats,而且很喜欢把beats和东海岸风格浓重的boom bap结合起来。

团队的优秀成员包括DJ Kool Klone、锥头、Dropp、Tarolin等等。Tarolin对音乐样本的处理非常有特色,加上他在演出时有着丰富的舞台语言,比如随着节奏点头和扭动身体,很容易让人想起美国说唱歌手Pete Rock。

Beats and Friends的成员们,也在努力把西方歌曲将自己的想法结合,来进行二次创作。比如DJ Kool Klon的作品,融合了很多美国音乐人的元素,有时你能听到他对 Westside Gunn和MF Doom作品的二次创作。

当然,DJ Kool Klone并不是唯一积极参与跨文化对话的台湾说唱艺人,类似的驱动力也在推动着Dropp。

他在2013年推出了精彩的作品《老电影》,这个作品利用了丰富的弦乐,并截取了很多电影片段的原声,重现了中国老电影的复古感。而Dropp轻松玩闹的旋律,让人想起了英国电子鬼才Four Tet那种愉悦的感觉。

锥头《老电影》专辑封面

随着主流活动的增加,台湾的说唱音乐继续发展,逐步呈现出燎原之势。正如说唱文化在全世界的流行,它也为台湾地区点燃了新的艺术幻想。

Brien John说:“在台湾说唱的早期发展阶段,真的就是思想爆炸的代名词。过去的台湾流行音乐是相当温和而优雅的,你听不到像说唱那样通俗、直率、大胆的歌曲。比如MC热狗,能够用说唱直接表达自己对服兵役的焦虑,以及对补习班文化的嘲讽,这样的方式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

Beats and Friends正在创作(拍摄/Peco)

“我认为hip-hop创造出了一种制作音乐的新方式,让年轻一代能够自由地谈论他们的感受”,他补充道,“不过,现在说唱已经非常常见,在其他音乐类型中,hiphop元素也非常普遍,所以现在你也挺难听见谁用rap唱出真正值得讨论的深刻社会问题。”

台湾的年轻说唱rapper们,通过采样和beats探索声音的新世界,创造出丰富多彩的说唱音乐,骄傲地证明着说唱文化的全球影响力。

在这片土地上,经验丰富的OG和充满无限可能的新人们,一起制造噪音,正在书写着说唱音乐的未来。很明显,振奋人心的beats和旋律,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通过任何语言都将引起共鸣。

作者 | John Morrison  编译 | 吕六七  来源:音乐先声 微信号:nakedmusic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