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kk Bubble,创立竹游人的元老,中文说唱的史诗级人物

“我有个小目标,每周介绍一位Battle MC的故事。一年有五十二周,合计五十二位。有的现今大红大紫,有的早已淡出隐退。不管他们现在怎样,那段历史,不应被淡忘。”——老凯

在过往的文章中,我已经用了太多次OG称呼一些老资历rapper,但对于今天的主人公,我不想再用OG一词来称呼他,因为那些我们口中的OG们相比这位老大哥,全都是年轻的弟弟。

他被誉为上海说唱第一人,他创立了上海第一支说唱团体:竹游人。他在Iron Mic上和王波连续三年上演龙争虎斗。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中国史诗级的说唱前辈——Blakk Bubble。

Blakk Bubble

Blakk Bubble真名王凡,上海人,是一位70后。我一直尝试联系他,但都未果。幸运的是,在前不久通过TangKing的引荐,终让我如愿。Tangking也把他尊称为师父,可见其地位非同一般。

我采访过几十位中文说唱歌手,但和Blakk Bubble交流绝对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我一口气列了20个问题给他,他不但逐一详细打字回答,而且所有回复全部检查了语病、标点符号、英文大小、段落区分等书面问题。这些小细节,让我对Blakk Bubble又多了几分敬意。

Blakk Bubble

关于中文说唱的起源,一直难以精准考证。“北上广”或许都是中文说唱最早的起源地。可以肯定的是,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上海就已经有人在试着用中文做说唱了。Blakk Bubble和黑棒小狮子,都是那个时代的上海说唱的先驱者。二人都曾被誉为“上海说唱第一人”,至于到底谁更早,已无从考证。

早年Blakk Bubble和小狮子,经常在上海的各类活动中遇见,Blakk Bubble肯定小狮子之后“黑棒”的成绩,但也带着一丝遗憾地说了句:“他的商业之路表现不俗,但时间证明他最终还是与HipHop无缘。”

Blakk Bubble

说起Blakk Bubble的故事,还必须谈谈他的这名字。和许多年轻的后辈相比,这名字现在看来非常复古。在上海话里,"HipHop"音译成中文就是“黑泡泡”。王凡再把“黑泡泡”从字面翻译成了Blakk Bubble,其中“kk”,也是致敬一位他曾经的偶像Kris Kross。

上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中国最发达的港口城市,上海电视台已经会播放,诸如MC Hammer这类美国HipHop音乐先驱者的歌曲。儿时的Blakk Bubble在电视上看到后,深受影响,之后便爱上了这种极具韵律感的小众音乐。

Blakk Bubble

1999年,Blakk Bubble在上海亚新生活广场的一次活动上,遇到了来自美国底特律的黑人Showtyme。当Showtyme看到Blakk Bubble表演了Nas的几段作品后,完全没想到中国居然有这么强的说唱歌手。二人一见如故,后期竹游人的队友Masta Loop,也是通过Showtyme那时介绍而结识的。2001年,Blakk Bubble已经是上海HipHop的代表人物,圈内颇有名气。当年他和好友Masta Loop一并受邀,作为周杰伦《范特西》专辑宣传会的暖场嘉宾。

Blakk Bubble

2002年,Showtyme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届Iron Mic,Blakk Bubble自然受邀参赛。但当时在中国,所有人都没有关于Battle的概念,甚至欧阳靖在美国的Battle事迹,都是后面才传入国内的。当时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人太在意胜负。

Blakk Bubble

不过第一届Iron Mic对于Blakk Bubble,却有着另一个意义,因为当年除了王波等几位少数北京Rapper参加以外,大部分都是上海本地的说唱爱好者参加,这其中除了Blakk Bubble和Masta Loop,还有高中在读的Cee和Deezy。几位上海本地的年轻人趣味相投,便由Blakk Bubble牵头组建了一个团体,并给团队取了个颇具东方色彩的名字——竹游人。

Blakk Bubble

早年的竹游人

从那之后,有了前两年的经历,Iron Mic渐渐的在中国生根、发芽。到了2004年,它就像中国一年一度的HipHop盛会一样,吸引了越来越多说唱爱好者的关注。而这届比赛,也是早年Iron Mic的第一个巅峰。江湖上也有了“北有隐藏,南有竹游人”的佳话。

Blakk Bubble

这届的Iron Mic来的人物,现在各个都是当今说唱圈内的资深前辈。北京的选手有龙门阵的张楠、刘佳、MC肆以及隐藏的王波。上海的本土的选手还是最多,除了竹游人众成员,还有“喷嘭”的Robin、TangKing等等,当然还有很多当时全国各地的新人,各个都来势汹汹,想借着这个比赛大显身手。比如武汉的No Fear的望凯、Break-D,江苏的邪恶少年EB等等。

经过多轮厮杀,Blakk Bubble第三次在决赛中和王波相遇了。Blakk Bubble更多选择从思想上攻击王波,而王波更多的是秀快嘴、秀Flow。

Blakk Bubble

Blakk Bubble 对 王波

最终的结果众所周知,王波完成了他的Iron Mic三连冠,但没有多少人知道,前三届的全国亚军其实都是Blakk Bubble,而中间的过程有多少故事,更是无人知晓。很遗憾,我也没有看过当年的影像资料。

Blakk Bubble

Blakk Bubble回忆起当年和王波的对决,似乎有很话要表达。但他只是简单回了我句:“说王波第三届也赢了?估计他自己心里发虚,哈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快20年,但我依旧能感受到这位老大哥身上余留着那份作为Battle MC的的自信。

Blakk Bubble

Blakk Bubble的专属铁麦夹克2006年,竹游人出了第一张正式合辑《Cheer Up》,2007年Blakk Bubble还出过经典作品《何氏璧》,但这些已是Blakk Bubble独立创作说唱十年后的事儿了,早年还有经典沪语说唱《有啥讲啥@上海》等等。只不过,这些作品对于现在追红花会、Higher Brothers的年轻人来说十分陌生。

Blakk Bubble

2006年,在《cheer up》完成之后,Masta Loop等几位成员相继出国深造,Blakk Bubble也逐渐向生活妥协,淡出了说唱圈。那几年、竹游人和北京的隐藏、成都BigZoo都有过Beef,现在都已是不值得重提的历史。

Blakk Bubble

如果从1999年Blakk Bubble第一次在夜店商业演出算起,至今已过去了20年。20年的时光,冲刷淡了太多过往。如今的Blakk Bubble自然不会在意那些名利。我细细翻越了Blakk Bubble的每一条微博,让我感觉这就是一位普通的70后大叔的生活日记。你绝对想象不到这微博的主人,会是一位中文说唱的鼻祖级人物。

他的微博粉丝只有200多人,他关注的说唱歌手只有少数几位上海本土的说唱后辈,他从不转发任何国内外的说唱作品和新闻,但他会用微博记录下他最真实的生活。不过当我细心的翻阅后,我又发现他的生活依旧和HipHop紧密相连。

Blakk Bubble

Blakk Bubble早在十多年前就已不再穿那些oversize的肥大衣裤,但他至今依旧保存了不少,因为那都是Blakk Bubble最美好的回忆。他至今依旧记得,90年代的自己曾收到慕名女生偷偷地情书告白:“你的一身打扮,让我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你!”

Blakk Bubble

当年的行头,Blakk Bubble至今保存现在的Blakk Bubble早已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他的职业是做游戏产品的声音设计,专业搞声音工程技术。虽然早已不过问圈内事,但HipHop依旧是他的最爱。而当年竹游人的几位成员中除了Cee,其他人都在其他行业里努力,没活跃在说唱圈里了。

Blakk Bubble告诉我,大家虽然现在都各自有了新的生活,但他和竹游人的几位老兄弟们,每年都会小聚几次。Blakk Bubble非常珍惜竹游人时期的那段友情岁月。

Blakk Bubble

在我和Blakk Bubble短暂的交流中,他始终跟我强调一个关于“Brotherhood”的概念。“没有Brotherhood的HipHop音乐,只能算是Rap song。”这是他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弹指一挥间,Blakk Bubble的HipHop人生已经过了20余年。当我问及他是否有话对老朋友、老对手说时,Blakk Bubble只是淡淡打趣了句:“都年纪大了要保身价,要戒烟、减肥、早睡。”

Blakk Bubble

对于当今的中文说唱圈的各位,肯定拥有比Blakk Bubble那个年代,好太多的资源和条件了。但我始终更愿意记录下这些传说中快被遗忘的人物故事,原因很简单,没有他们昨天,就不会有今天的中文说唱......后记:我和Blakk Bubbe的微信采访结束后,他还特别正式的问我要了邮箱,并发来邮件,交代注意事项。并且在完成初稿后,他又再次为我指出了文章的各种书面问题。这些细节都是我采访这么多rapper中从未遇到过的,不禁让人敬佩。我觉得和Blakk Bubble更像是与一位长者对话,受益匪浅。近期,我们还会放出完整版的Blakk Bubble采访内容,大家敬请期待。

images

撰稿 | 老凯

排版 | 初晓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Blakk Bubble,创立竹游人的元老,中文说唱的史诗级人物

本文由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押韵诗人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