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Bridge、王齐铭都火了,今年该GOSH小艾了吧

中国新说唱小艾

GOSH的小艾今年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并拿到了链子。

5月6日,小艾发微博说,“看了关于Lil Dicky的片子,回顾自己以前的说唱歌曲,突然想起自己以前也是想做个方言喜剧rapper的嘛!怎么走偏了?”

小艾的确“走偏”了,以前他更追求重庆本土元素,但现在GOSH已经冲出重庆,走向全国了,这让他的音乐发生了转变,“现在更注重重庆话跟音乐的融合,更注重音乐层面。以前是纯叙事或是说纯本土,现在更在意怎么玩音乐,怎么体现情绪、情感。以前肤浅一点,现在更加深入。”

GOSH近两年的迅猛发展改变了小艾的音乐风格及人生轨迹,他希望在今年《中国新说唱》里取得好成绩来回馈GOSH,“希望把我们厂牌的名气打出来,让厂牌的光环继续发光发亮。”

中国新说唱小艾

今年GOSH派出多达五人的参赛阵容,其中小艾、Wudu Montana、王嗣尧在海选拿到了链子。小艾去年也有参赛,但没能入围72强,今年他卷土重来,并如愿晋级下一轮。

小艾坦言,去年没能入围让他很失落,随后一是接了一些免费演出,二是跟摇滚乐队现场合作,以此来历练自己,“我觉得这一年有很大的提升和进步,今年我也想给团队出一份力吧,所以今年又去了。”

海选那天,小艾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平时我和GOSH的兄弟演出,几千上万人的现场也有,但这个海选有1000多个同行,其中不乏实力很强的rapper,那种压迫感、紧张感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今年海选是随机叫号,这也加剧了小艾的紧张情绪,“过不了就早点判刑让我死掉算了。”录制首日将近晚上12点,终于轮到了小艾,好在长时间的等待并未影响小艾的表现,“还蛮自信的,发挥得还挺顺利。”从吴亦凡手里拿到链子那刻,小艾特别激动,“心里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了,都高兴得跳起来了。”

中国新说唱小艾

GOSH有位成员没有像小艾那样顺利,很多人也知道这事儿——第一天录制Wudu Montana没拿到链子,第二天录制快结束时热狗又把链子给了他。对于兄弟的遭遇,小艾表示“当时特别不理解,我们真的都很失望。”而当链子失而复得时,他和兄弟们特别开心。

小艾是个实在人,我问他目标是多少名时,他说名次不重要,“我希望它给我更多的镜头,让大家记住我这个更重要。”

跟GOSH的兄弟们一样,小艾的音乐特别重庆,所以他会在节目里主打重庆话,他认为这是他的一大优势。小艾把本土化做到了极致,而这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小时候跟家里的老人长大,这令他的歌词会出现一些极其地道的、代表重庆语言文化的字眼。小艾说他会研究重庆男人说话的语气、情绪,他眼里的重庆男人的特点是“耿直,说话不拐弯抹角”,而重庆话本来就发声比较凶狠、比较硬,这些因素形成了小艾的音乐风格——市井气、凶狠。对于凶狠狂野的演唱方式,小艾坦言自己之前比较凶,但随着年龄增长收敛了许多,而音乐里的凶狠是有些夸张的手法,“说唱在录音的环节里如果没有艺术的加工,呈现出来的感觉会比较平一点,大家可能就感受不到。”

中国新说唱小艾

在GOSH还叫Keep Real时,小艾就在了,我问小艾GOSH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承载着我整个青春吧,算是大半个人生都在这个团队里面,太重要了。”这些年来,他见证了热爱说唱的兄弟因赚不到钱而放弃,也见证了近两年GOSH的发展势头,“有辛酸,也有开心。”

小艾也曾一度放弃过,或是说几近停滞——有两年每年只出一两首歌,也不再登台演出,“当时完全看不到头,也不能取得好的经济收入,当时就觉得,做这个干嘛啊。”当时GOSH的专场有一两百观众,不算少,但收入不会分给个人,而是投入到音乐上面,“都是一直在付出,没有考虑过回报的。”没法靠做说唱养活自己,所以那些年GOSH成员都有别的工作,都不是专职做说唱,而现在,都变成了专职。

在重庆的一家电台里,小艾做了6年DJ,直到2017年夏天——那时GAI、Bridge在《中国有嘻哈》把GOSH、把“嘞是雾都”推向全国,团队叫小艾回来全职做说唱,小艾犹豫了一个月,才把工作辞掉,因为电台DJ的工作收入还不错,稳定,有五险一金,“但那不是我的梦想,是别人的梦想,那个工作赚再多钱也不爽,工作辞掉后不管挣多挣少,起码是我想要的生活,这一点很重要。”

中国新说唱小艾

那么,小艾辞掉工作是为了实现梦想吗?也不是——2017年7月,小艾说他对说唱没有早几年这么狂热了。又过了两年,小艾重拾对说唱的狂热了吗?“真没有年轻时那么狂热了,现在的心态跟之前的狂热不一样。以前的狂热是把说唱当成梦想,当成要去追求的东西,现在就是一个工作,我要把我的工作做好,更好的完成KPI考核。”

辞职后全职做说唱,更多是为了自由。去年接受《人物》采访时,小艾强调,“自由非常重要,我发现一件事情就是要直接面对自己内心,你现在想什么,我现在想要什么,马上说出来,不要去回避,不要去逃避。人生只有一次,做别人干什么呢?”但参加《中国新说唱》,就意味着一旦成名将会失去一些自由,创作上的自由以及时间上的自由。我问小艾有想过这个问题吗,“这个还没体会到,如果会失去的话,有失也必有得吧。”这里的“得”不言而喻,指名利。

在《不老泉》里,小艾表达了希望回报家人。在《I Need Money》里的表达就更直接了,“我也不想俗气,活得更有骨气,但是卡头没有东西怎么达到目的。”小艾坦言,全职做说唱后的收入其实没有之前做电台DJ赚得多,甚至有时会为经济状况发愁,所以他希望通过参加节目提升自己的收入水平。但对于名利,小艾也并不着急,在他眼里,音乐才是第一位的,“现在环境比之前好太多了,有这么多听众,把音乐做好了其实也挺有机会的,所以也没有特别着急想从节目这个单一的渠道去曝光自己。”

中国新说唱小艾

对于今年的计划,小艾表示除了参加节目,一是最迟八九月会发一张EP,二是继续拍《隔壁小艾》,三是跟其他音乐类型合作,比如衣湿乐队。

而对于更长远的未来,小艾希望让自己的风格更加明确,小艾认为国内很多rapper风格太常规,他希望自己像一些欧美rapper那样特立独行,“我想做一个让别人不能用某一种风格来定义我的rapper,我不想让听众觉得说唱就是这种风格那种风格,而是由一个人物塑造出来的很个性化的东西。”小艾正在探索自己的个人风格,通过新的制作人以及与其他音乐类型的碰撞。

去年4月,小艾发《I Need Money》时说,“这首歌是去年辞去铁饭碗工作,全职做音乐时候写的,未来什么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这条路是个赌注。”

希望小艾尽早赌赢吧。

中国新说唱小艾

Q=小强蜀熟,A=小艾

Q:你是怎么接触到说唱的?

A:小时候打篮球,在街球视频配乐里听到的,当时不是特别喜欢,后来喜欢上说唱是高中时跳popping,听了很多西海岸的说唱,比如Dr. Dre、Snoop Dogg的G-Funk,Hip-Hop的其他元素涂鸦、DJ也玩过,但后来觉得说唱在这几个元素里玩得最好,能够玩出来,所以选择了说唱。

Q:哪些音乐人对你的音乐影响比较大。

A:主要是国外的,比如YG、NBA YoungBoy、21 Savage、J. Cole;国内的对我影响大的不是说唱圈的,比如后海大鲨鱼、GALA、万能青年旅店。

Q:除了说唱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A:玩车,我在重庆郝记车队有一帮玩车的朋友。(怎么喜欢上的)我爸爸喜欢玩车,从小耳濡目染。(现在玩什么车)现在玩便宜的日系车,现在的车是三菱Lancer,下一部想换三菱EVO/丰田86/斯巴鲁WRX STI。

Q:《隔壁小艾》怎么三个月都没发了?

A:最近在忙,做音乐,参加节目,另外暂时没有很好的题材,但以后肯定会坚持拍的。(为什么做《隔壁小艾》)以前在电台上班时,看到那些主持人有自己的节目,而我只能在幕后做音乐,蛮羡慕的。所以与其说这是vlog,我更想把它定义成一档节目。(这档节目主要讲什么)我身边的奇人异事,比如玩车的、纹身的、GOSH兄弟们的生活,我想把身边很棒的rapper或其他有才能的人体现在我的节目里,还有一些是记录我旅行的过程。

点击试听EP《E Class》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小强蜀熟):GAI、Bridge、王齐铭都火了,今年该小艾了吧

本文由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