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街舞大赛BOTY主办人 Thomas 采访实录

 

20150127135948

20150127140000

访谈内容:

一. 问:我们都知道创办BOTY人是Thomas先生,但看到电影(PLANET BBOY)裡零五:零五~零五:零五的记录画面,那彷彿是一个老旧的谈话性节目,当中提到,一九九零年在汉诺瓦举办了第一次的BOTY,而主办人有两位,一位当然是Thomas先生,而另一位并不是我们眾所皆知的人物,在此,可以请你跟我们介绍他吗?

答:一九九零年第一次的Battle of the year,是由我的舞团 “Burnin’Moves” 所举办的。那时候我们的团大概有八位左右的舞者。在那时候我和 Bboy Djan﹝ 绰号叫做 “the incredible Crumbo C” ,我们两个可以算是团裡的领导人.

二.问:我们知道要创办一个赛会,绝非一朝一夕,或一个人就可以完成.而在这之中,必定有很多人的支持与参与,而我们想知道的是,在当时(一九九零年)这么一个实验性的阶段,谁支持了这件事?赞助单位是?

答:大部分都是我们的舞团或认识的朋友们一起主办和互相支持。我们的舞团是由几个DJ加上几个涂鸦者一些还有男性及女性的饶舌歌手组成。所以我们和一些朋友便开始与把我们的组织跟活动结合。我们从汉诺威市以及青少年议会那裡得到一些金钱上的协助,以及当时一个在地的印刷厂,赞助我们海报的设计并且也支付了当时印刷的费用。

三.问:很多人都在说,BOTY的走向是商业的竞技与表演,并不是真正的BREAKING,想请问您的看法?

答:时间一年一年过去,BOTY这个活动也越来越盛大,这是我们原本所意想不到的,我们从没想过这个活动会持续举办那么久,并且也没想过会像今日这么盛大。 一九九零年到一九九五年的BOTY我称它们为单纯的地下活动,因为那时候 Bboy 圈并不大,BOTY还处於雏型,规模很小。一阵子之后,有越来越多的观眾投入,并且有越来越多国际舞团参加比赛,然后举办这个活动的经费也越来越高。 在九零年代,这个活动的的规模已经大到需要赞助商的支持才能支撑我们举办这个活动了。九零年代当时,我们大部分都是跟Carhartt这种街头的小品牌合作。而到了二零零零年情况就开始不一样了。二零零零年在汉诺威市的世界博览会,我们得到了机会,使BOTY有机会成为汉诺威文化艺术节目的一部分,那年我们争取到高额的经费来举办这个盛大的活动,活动的票卷被一扫而空,当时挤满了一零,零零零个人。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开始重新考虑BOTY的未来,而我自己也开始抉择是否继续从事我原本的工作 (那时候我是学校的老师) 还是应该投入BOTY来做作我全职的工作。后来我选择了后者,这也代表我必须以BOTY活动来赚钱过活。对我来说,BOTY及BOTY相关產业是这个文化之中,爱和热情的完美结合。这份爱与热情就跟我在八零年代一开始踏入这个文化时是一样的。现在有很多的BBoy活动,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参加哪些活动。如果你不喜欢BOTY的活动概念,那么你可以选择参加别的活动。但是,即使现在BOTY主赛事看起来非常盛大就好像演唱会一样,拥有很大的舞台,但你还是可以看得到许多保有著原始概念的一面, 特别是BOTY主赛事前的一些小活动,总还是有可以让你cypher的空间,使你有跟其他国家的人交流的机会。

四.问:BOTY是在各个国家先举办区域赛,而后在德国进行最后总决赛.想请问当初Thomas先生,是受到什么样的啟发,让BOTY以这种连锁的方式举行?

答:一九九零年跟之后的几年,只要有一零个舞团参加比赛,我们就很高兴了。因为那时候BBoy圈十分死寂,不像现在有脸书和Youtube那么多网路平台。但是在九零年代中期之后,有越来越多的BBoy舞团想要参加 BOTY。於是我们开始使用影片来徵选,看谁能够参加该年的BOTY,因为当时实在有太多的舞团参与了。不过我是一直都非常不喜欢用影片来做徵选。然后大约在一九九七/九八年间,瑞士是第一个前来询问是否能够举办BOTY的区赛的国家。我很喜欢这个想法,因为这将会使徵选方式更公平。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发现这个模式在未来将会是一个潜力,或许将会开始有更多国家也想举办当地的BOTY区赛。果不其然,这个情况就在转眼间发生了。在九零年代的瑞士之后,接下来是瑞典的纳维亚跟南非。而在二零零零年之后,BOTY区赛的数量便在世界上爆发了。

五.问:在竞赛方面,我们都知道评审来自世界各国,想知道的是,主办方以什么样的标準及依据来进行评审的挑选及邀请?

答:我们会和一些常常合作BOTY的人聚在一起,讨论评审、评判系统与内容,这样是为了创造一个最适合大家的比赛。我认为Storm、Mode 二、Speedy、Crazy、Vartan (Flying Steps)、Lamine、Niek 这些人是参与讨论的核心成员。而我们总是一直保持著希望融合年轻一代的想法和决定,希望我们不会失去和下一代的联繫。

这对於我们选择BOTY的评审来说,也相当的有成效。现在我们大概有三零个左右的评审是我们会建议世界各地BOTY区赛和他们合作的对象。因为首先,BOTY的第一项赛事是排舞比赛,所以评审必须对排舞有相当程度的认知,知道该怎么编创、演出、主题、音乐...等等。但最主要的,我们要寻找的是在舞蹈领域上专业并且可靠的评审,尤其在BBoying(霹靂舞)领域之中。对我来说,评审所担任的是最重要的人物,尤其是像BOTY规模那么大的比赛,我们会找可靠和公平的评审,并且是具有能力解释他们的想法及判决,并且能让舞者清楚了解的人。

六.问:我们可以见到评分系统是以表演(SHOW)与个人表现(BBOYING)来做评比,表演包含:Synchronicity(整齐度),Stagepresence(台风),Theme and Music(音乐),Choreography(舞蹈编排),个人表现包含:Top Rock/Up Rock(摇滚步/战斗舞),Foot Work/Legwork(排腿),Freezes(定点),Powermoves(大地板).虽然已经细分了如此多的项目,但在评分的时候,似乎还是会有很多主观的因素,是否有办法可以解决?当初是如何决定这些项目来做为评分依据的呢?未来是否有可能增加或减少新的评分项目呢?

答:当然,不论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评判,BBoying始终是个文化,不只是个运动而已。所以当然会存在某部分的评审主观意见,但是我们使用这个系统是希望儘可能减低限制主观成分。希望绝大部分的判决都来自每位评审的可靠度跟客观度。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讨论的过程中,我们认为有资格担任大规模比赛(如:BOTY, UK Champs, Freestyle Session或R一六)的评审的人选并不多。

我们的评审系统是二零零四在德国开会的时候建立的。当时参与讨论的有Storm、Crazy、Vartan、Speedy以及Mode 二。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几乎不眠不休地讨论评审系统该如何產生,该包含哪些主题和细项,评分系统如何运作,最后又如何使用电脑执行。

还有,我们在每年的一月份都会召BOTY会议,讨论评审系统需不需要调整,需不需要增加或减少项目,或者需不需要修改battle系统.

七.问:我们都知道BOTY是目前世界上最具指标性的团体竞技赛会,当然赢得冠军的团体在之后会随之而来许多经济效益,因此我们会看到许多的BBOY为了赢的冠军,在这方面费尽心思,甚至是放弃生活,中断学业与工作,在这方面,您的建议是?

答:首先我想说,一直到现在我还是很惊讶 (好的惊讶)一个大比赛(特别是BOTY)对舞者来说有如此大的重要性。在台上看它们哭 (因为赢或输) 著实会吓到我,但我也因此觉得很骄傲。

你也知道大部分的顶尖BBoy都将自己所有时间投入舞蹈,所以没时间投入其他工作甚至是学业。我都这样告诉年轻的舞者,他们除了要考虑跳舞之外还必须考虑他们的未来。我认为他们有义务把学业完成,同时应该学习如何"正常"的工作,以确保跳舞之外有个安全的未来。但你也知道年轻人他们不想听,只会想到现在,并不会想到未来。对於那些好的舞者、有才能的舞者,我认为应该给他们一个特殊课程。让他们知道跳舞带给他们的技术是什么,可以是个推广者、编舞家、表演者或者开舞蹈学校、拍电影、担任摄影师等...有好多选择。其他现代舞蹈风格已经有这种课程了,所以我们为了我们的文化著想,也应该尽快拥有类似的课程。

八.问:未来有可能在哪些新的地方举办区预赛呢?

答:如同你知道的,我们在二零一三年会回到德国举办。但是在未来,我们还有机会回到法国举办,原因是法国的BBoy圈拥有相当可观人数,加上我们和法国BOTY团队的合作相当的顺利。对我自己来说,我有一个梦想,希望BOTY世界总决赛有一天可以在亚洲(例如日本、韩国甚至台湾) 或美国举办。

九.问:可以简单的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吗?在BOTY之前,你的职业是?你跳BREAKING吗?你的舞团是?

答:我开始踏入Hip Hop文化大约是一九八三年前候,我在一个德国电视台上看到了Breaking这个舞蹈。在那之前,我学习的是体操,我大概一个礼拜都练习六天, 然后我开始感到无趣。当我一开始看到 Breaking,我马上就知道这个东西适合我, 这个舞蹈完美的把音乐、舞蹈跟体操融合在一起,从那时候我开始成为BBoy,在一开始的那几年我同时也是一个涂鸦者。我第一个的舞团叫做 “Jay Force Posse” 接下来加入了 “The Burnin’ Moves”。

我一直都很喜欢办活动以及从事教学,这就是为什么我开始举办活动也开始在学校, 大学, 青年活动中心…等地方,教涂鸦和跳舞。

除了这些之外,我为了当上学校老师,我学了体育跟英文。但当我还没开始固定的教书时,就已经决定停止在学校教书的这份工作,开始从事Hip Hop文化及舞蹈的工作。在二零零零到二零零一年间,我成立了第一家公司,这个公司现在叫做 “Six Step”,这家公司的总部位於德国。我们公司以举办Battle of the Year赛事以及一些大型活动来维生,例如:我们也会和Red Bull合作,举办Red Bull BC ONE系列活动赛事。

一零.问:给现在的BBOY一些建议,与勉励的话

答:选择一位好的老师来学习跳舞,学习了BBoying的基础之后,尽快的尝试创造自我风格。不要抄袭别人、做你自己、发展属於自己的角色。否则的话,对我们的文化来说就是一种死亡。要有耐心,好的东西需要花一段时间,而这有时候要花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要轻言放弃,坚持做自己所爱的事情,或许在最后,就会开花结果。如果你有一个舞团,尽量跟你的团裡的兄弟(或姊妹)相处在一起。不要为了迅速得到成就而去组 “Allstar team” (只有高手的团体)。这样不会有回馈的,相信我!和你的舞团一起跳舞,一起生活,这会使你更强壮。不只在跳舞上,在生活上也是!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