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亚文化的商业帝国

经过时尚从业者的广告营销和承诺彼此最后一季合作的紧迫感渲染,优衣库&美国涂鸦艺术家KAWS联名的T恤在潮牌追逐者和淘宝卖家眼中俨然璀璨如钻。

涂鸦

涂鸦

早早排起长队的人群在冲向店门的那一刻失去了理智,百米冲刺,甚至为一件T恤大打出手,令人发指到连模特身上的衣服都扒了下来……

难道错过了Kaws联名款,就错过了全世界?搞笑的是二级市场的价格走势,并没有你们预期的那样狂热。是不是幡然醒悟它只是一件衣服?一件服装设计,如果不是因为与之心理契合体验到愉悦,就为之疯狂抢购,这已经是一种群体无意识行为。

用笔墨摇滚整个城市

我们只当它习以为常,却不知它正在发生。我们只当它是一种背景,一种城市的白噪音,却不知它的文化内涵未被理解。它被识别,却很少被记录。它被看见,却很少被思考。

涂鸦

但这丝毫也不奇怪——涂鸦并不为了分享它的故事。街头涂鸦、嘻哈或亚文化的历史才刚刚三十几年,最初来自纽约,它与嘻哈的舞蹈和音乐文化协同发展,与饶舌和Breaking成为了纽约年轻亚文化的表达方式——HipHop,涂鸦是用笔写出文字,用喷涂在壁面上的名字来摇滚这个城市,饶舌是用嘴说出文字,用声音来摇滚你的麦克风,还有像是用肢体说话的breaking,B-Boy们用霹雳舞来摇滚身体。

涂鸦

它在公众眼中调情,揭示了一切,但却什么也没有说。我们找不到关于作者的生活、关系和身份的任何评论。

涂鸦

在纽约街头的任何一条阴暗潮湿的小街,都有可能发生涂鸦画家之间的battle,或许彼时彼刻就在你附近。如果错过了这样的人生片段,那你一定会后悔。在与其他任何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虚张声势的battle一样的燃,只是这样的battle引不来围观的吃瓜路人,也不会造成伤亡。因为它的武器被填充了颜料,它的战争创伤只不过是一些凹陷的自尊心。这是两个涂鸦作家之间的战斗,它发生在墙上。

涂鸦

涂鸦亚文化有自己的地位结构,有自己的标准,有自己的象征性,与其他许多亚文化的区别在于它的明确性和对自己的观点和目的的公开承认。名望、尊重和地位并不是这种亚文化的自然副产品,它们是存在的唯一理由,也是涂鸦作者存在的唯一理由。

涂鸦

城市涂鸦覆盖的墙壁和表面就像是一则亚文化的广告,它们告诉每一个潜在作者,只要花一点时间、精力和巧思就能实现什么,就能让人们看到什么。它们也表明了什么是可以改进的,而正是这一点滋养了亚文化的竞争精神。

对于“涂鸦的信仰”是一个涂鸦作者作品中最重要的方面,也是他们名声和尊重的来源。涂鸦开始是非法的,所以没有人会使用他们自己的真名。一个新的名字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新的开始和另一种身份。

涂鸦涂鸦涂鸦

在“分离的世界”中尽情释放

为什么纽约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拿起颜料喷雾罐,在他们青少年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里,在他们居住的房子附近的公共环境中喷绘。

太多的原因、动机和意义。而这些涂鸦被成年人贴上了“没有思想、毫无意义的肆意破坏”的标签。

涂鸦

童年和成年之间的脱节,年轻人处于成年的边缘,角色和责任在悄悄改变,对独立的渴望,有限的权利和机会让青年人感到无能为力。

对年轻人来说,权力和自由是活生生的问题。他们缺少它,他们需要它!对年龄感的沮丧感让他们开始用涂鸦来释放。

涂鸦

年轻人有时候真的会感到窒息。这些少年都在寻找某种“空间”,在那里他们可以展示自己的力量,成为自己的老板。

青年亚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寻找一个人可以控制的地方,一个单独和朋友在一起的地方,一个没有家长和其他成人干涉的地方。

涂鸦

而涂鸦亚文化正好符合这一要求,这是一种摆脱束缚、做自己的事情的捷径。在这种潜台词中,少年暂时逃离了“现实生活”,即学校、家庭和社会,发现自己有了“进入自己”的空间和自由。

涂鸦

涂鸦的美妙之处在于,它让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的人参与其中,因为你从涂鸦中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涂鸦亚文化是一个“分离的世界”。除了给涂鸦作者一种控制的感觉以外,这种距离也给他们创造了一个“阈限”领域的工具,这是一个从“真实世界”中象征性地移除限制,以及所有可能在那里找到的联系、关联和限制。

影响艺术界的涂鸦艺术家们

涂鸦

Banksy,他曾经亲手按下碎纸机开关,毁掉自己一幅刚刚在苏富以104.2万英镑(约合人民币939万元)拍卖成交的画作——《Girl with a Balloon》。

涂鸦涂鸦

他1974年出生于英国布里斯托,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却凭借才华和勤奋成为全世界最知名的涂鸦街头艺术家,至今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涂鸦涂鸦

文章开始就提到的涂鸦艺术家Kaws,生于美国,在友人协助下将自家的标志性元素涂在纽约的巴士站和电话亭的海报上面,将原有作品重新设计进行二次创作,竟然一举成名。

涂鸦

和其他涂鸦作者直接喷涂的方式不同之处在于,他会把海报拿回自己的工作室重新设计后再送回原处。

涂鸦

涂鸦

涂鸦

江湖人称“涂鸦怪盗”。成名之后的kwas在巴黎开展,出个人作品集,限量发售时尚单品玩偶,与时尚品牌跨界合作,好不热闹。

Basquiat1960年生于纽约布鲁克林,他的母亲Matilde为了培养儿子的艺术天赋,经常将他带到曼哈顿的艺术博物馆熏陶。

涂鸦

Basquiat是一位天生的艺术家。他与其他涂鸦艺术家做好模板喷绘的方式不同,他的涂鸦是疯狂而即兴的。

Basquiat很多涂鸦灵感来源是他的母亲在他七岁住院时给他一本解剖学书。Leonardo da Vinci的笔记本和非洲岩画也是他重要的绘画内容。

涂鸦涂鸦

他的画作看似杂乱实则有序,看起来粗糙的图形、文字被大量浓烈的色彩草草填充,但实际上这些内容都被Bsaquiat赋予了内在的连结,这些元素和色彩有着某种律动,以立体的方式彼此呼唤和摇摆,令人痴醉。

涂鸦涂鸦

2017年5月18日,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一幅1982年的巴斯奎特绘画作品以1.15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

美国涂鸦艺术家Keith Haring,曾就读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作品带有浓烈的个人风格。他喜欢使用白色粉笔涂鸦,作品用粗线条绘成的空心的图案,有纹样一般的画面感,各种空心图案填满整个构图,仔细观察会发现吠叫的狗,跪趴着的小人等象征性图形。

涂鸦

1982年纽约著名的商业艺廊Shafrazi Gallery为他举办了一次个展,这次个展出乎意料的让Keith Haring走红,从此他跻身纽约新生代艺术家。之后他受到欧洲很多画廊的展出邀请,他的作品视觉语言突出,色彩热烈,甚至在亚洲也颇受欢迎。

涂鸦

Keith Haring创造出的充满活力的空心卡通人物、动物、植物图形,构建了他标志化的视觉语汇。这位只活了31岁的艺术大师不仅留下了众多繁复可爱的涂鸦壁画、装饰及印刷作品。而且是美国历史上作品销售量空前的的艺术家之一。

涂鸦

除了创作出儿童般天真浪漫的作品鼓励大家,Keith Haring对AIDS的态度也是很正能量:“你绝对不能沮丧,因为只要一沮丧,就表示放弃了,你也就完了,和这致命的AIDS在一起生活后,我对生活就有新的态度,不是我对死亡这件事的看法,而是我对生命一直珍惜的看法,所以我更相信得尽己所能的,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充实美满。”

涂鸦涂鸦

不可低估的商业价值

时尚界的喜新厌旧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千篇一律的成衣缺乏某种诚意,而将代表着叛逆和个性的涂鸦吸引了设计者们的眼球,寄希望于大俗大雅的热烈图案重燃消费者的内心的兴奋点。

涂鸦

服装界从不乏嗅觉敏锐的商人,这个潜在趋势,在时尚从业者的导演下,经过时尚媒体的“助纣为虐”,涂鸦与时尚明目张胆的结合起来。

原本发自内心反主流文化的叛逆作品在经过时尚商人们的运作之后,越来越向主流文化靠近,原本反对商业和大众流行的涂鸦作品,开始被商业和时尚品牌当作用来宣传他们产品的噱头。涂鸦作者们不知不觉开始站到了初心的对立面。

Marc Jacobs是时尚界的革命者,成功地借助涂鸦元素的自由和反叛呼唤着那些更年轻更有品位的新贵。2001年合作涂鸦作者时,Marc Jacobs成功说服了louisvuitton Vuitton高层改变LV这个已有一百五十年历史的花纹,该系列成就了3亿美金的销售盛况。

涂鸦

或许你不会相信,掌握时尚业界话语权的很多人并不时尚,甚至比其他行业的人更加的古板,一个潮流兴起在行业内部的大部分人都呈观望怀疑态度,而这次涂鸦的跨界成功奠定了奢侈品牌和街头艺术融合的基础。

随后涂鸦文化顺风顺水的与时尚品牌的合作越来越多,跨界到脚软,包括CHANEL、DIOR 、PRADR、植村秀、COACH、优衣库等。

涂鸦

涂鸦使街头的青少年找到了进入自我空间的方式。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需要更有创造力和勇气。而涂鸦这种亚文化形式是展示年轻人创造力的标志。他们用自己特有的方式来处理欲望,处理憧憬,处理和自己的关系。他们对生活有自己独特而生动的解读。找到一条有意义的道路进入成年世界并非易事,这种亚文化的价值不可低估。

涂鸦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服装设计师杂志):涂鸦:亚文化的商业帝国

本文来源 服装设计师杂志,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7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