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今天的文章开始之前,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个笑话:

“在日本,说唱就是小众文化,玩玩爵士还行,上不了台面。韩国搞了个《SMTM》,还不是靠着偶像和娱乐产业,一点儿也不real。”

“台湾、香港更别提了,屁大的地方能有多大号召力,你看台湾被diss都没人能反击,都吃着过去的老本呢,热狗现在出的歌,几首能听?新人都他么学蛋堡。”

“我跟你说,除了美国,Hip-Hop还得看大陆的,红花会、说唱会馆、N/U他们,哪个不吊?”

这段笑话来自我,大概在四五年前,我和我的朋友关于世界Hip-Hop形式,就有了一个如此清晰的判断。现在看来,除了香港和台湾,其余纯属放屁。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不只是我,很多当时我在rap吧认识的朋友,都曾跟我下过相似的判断,当时中文Hip-Hop蓬勃发展,相信不久之后就能走上台面。但很可惜,直到《中国有嘻哈》,中文说唱才第一次走上大众的视野。

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后,中文说唱关于这个节目是否能代表中文说唱,以及中文说唱到底路在何方,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昨天,我忍着对于车澈的吐槽,听了马俊在刺猬电台对于车澈的采访,在采访里,车澈说明了他对于《中国新说唱》这个节目的一些反思。

听完之后,我开始思考,很长时间里,我的同行们,包括我自己在内,攻击《中国新说唱》似乎已经成为了我们自保的一种武器,而这个节目,和我们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我们想要一个怎么样的说唱节目?

在刺猬电台的节目里,车澈说道节目本身是在一个半失控的状态下做出来的,很多内容来自于选手对于节目规则的反应。

上面这张图,很多人都看过,这也是大多数普通人,对于《中国有嘻哈》的直接观感。在这个节目之前,绝大多数人对于“中国说唱”这四个字,可能第一反应也就是周杰伦的《双节棍》。

而《中国有嘻哈》带来了太多新鲜玩意儿:奇装异服的rapper、freestyle、battle、diss等一大堆新鲜词儿、还有rapper之间的私人恩怨。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很可能的一个原因是:节目组也并不知道中文说唱到底是什么。很遗憾的是,就算你是一个资深的中文说唱从业者,你也很难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前两天我看到北方公园的一篇文章,木村拓周分析了文化圈在面对嘻哈的时候,一方面在商业上迎合,另一方面从文化上批判。

我反思了一下,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节目组和参加节目的rapper们,只能通过不断试错,挑逗大众的神经,让他们对中文说唱,有一个大致的概念。

现在大家看到rapper的装扮不再诧异,不再觉得我们是一群疯子,也许这才是节目对于中文说唱的最大贡献。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有没有通过一个节目,让整个文化进入大众视野并且取得成功的案例?

当然是有的,韩国说唱就是这么依靠节目走上正轨的,和大家想象的有一些出入,韩国说唱之所以能够走上正轨,是因为他们的流行的偶像文化里,早就注入了Hip-Hop的元素。

通过他们强大的娱乐工业,你能够看到出成群结队的Idol们,不断在他们的歌里融入Hip-Hop的曲风,你可以说这不是real Hip-Hop,但不能否认这些Idol的出现,加大了Hip-Hop在韩国老百姓心中的认知。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早在2006年就出道的Hip-Hop男团 BIG BANG

早在2000年时,制作《SMTM》的Mnet音乐电视台就曾尝试制作这类概念的综艺节目《Hip-Hop the Vibe》。

虽然当时没能取得成功,但资本控制下的韩国媒体,熟稔Hip-Hop在美国的发展势头,从来没有停止过尝试。

不要以为《SMTM》没有恶魔剪辑,在这一点上,爱奇艺反而模仿的像模像样。在前几季的时候,因为恶意想要挑起主流和地下的矛盾(是不是很熟悉,其实《乐队的夏天》也有这么做》)。这个节目没少受到韩国主流媒体的诟病,审查部门也没少开出罚单。

那么既然恶魔剪辑不是导致节目难看的主要因素,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归根溯源,还在整个产业的完整度上。《SMTM》幕后有上百个音乐制作人在为rapper们提供各种服务。从beat到混音再到各种沟通,都十分成熟。

而中文说唱能否找出100位有足够经验的制作人,似乎都还是一个问题。拿最有名的Mai和老道来说,他们能够出圈,似乎还是这两年才有的事情。

节目之后,韩国出名的rapper能够得到整个娱乐产业的全面倾斜,从而制作出更好的作品。而我们出名的rapper往往已经是在天花板上,能够不退步,已经难能可贵。

另一方面,由于音乐产业的成熟,《SMTM》的节目组,也非常懂Hip-Hop。

SMTM第四季里的采访中,就有明星制作人提到,节目组听遍所有beat,对Hip-Hop类型的熟悉程度堪比专业音乐人。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没有“偶像”的中文说唱

那么既然在产业层面上,一下无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节目还有没有可能做好看呢?

其实是可以的,这个暑假除了《中国新说唱》外,爱奇艺的另一档节目《乐队的夏天》也大受好评。

从节目效果上来看,他们也有一些魔鬼剪辑的问题在,但为什么不像《中国新说唱》一样的严重?

看看超级乐迷的阵容就知道:马东、高晓松、张亚东、乔杉、吴青峰、欧阳娜娜,两个文化名人,三个资深音乐人,再加上两个活跃气氛的。除了张亚东之外,他们本身对大众的影响力,甚至超出了“中国摇滚”这四个字的影响力。

反观我们的节目里,找齐四个制作人,已经是非常困难的问题了。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而这个问题的症结在:我们始终没有能够出圈的KOL。

在美国,Hip-Hop有2Pac等一系列平民ICON,他们在黑人平权的汪洋大海中成为了标志性人物。

提到中国摇滚,你也能说出崔健、魔岩三杰这样足以影响社会的人物。或者摇滚乐迷不太看得起的汪峰,都在大众眼里有很高的知名度。

而Hip-Hop在中国从没有能够达到如此的高度。唯一有可能的是周杰伦,但他更多的,还是代表着中文R&B的高度。

“出圈”的音乐就更数不胜数了,你很难找到一首中文说唱,能有汪峰《春天里》那么高的传唱度。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整个产业链的缺位,在《中国有嘻哈》之后,带来的还有内卷。

许多自诩专业的说唱乐迷,他们也往往只是在喊阴三儿牛逼、幼杀牛逼、宋岳庭牛逼这样的口号。进一步的演化就是,越坚持自己,吃不上饭,并且如果都吃不上饭,就说明大家都牛逼。

我并没有说这些前辈不牛逼,他们在各自的时代,都创造了极大的成就,但除了阴三儿之外,少有能够对圈外造成影响的地方。在那些时候,圈内人认为他们能代表中文说唱,但圈外人往往还一脸蒙蔽。

这就又回到开头的问题:“什么是中文说唱?”美国人回答2Pac,韩国人回答JayPark,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更为糟糕的说唱媒体

最后,我想吐槽一下自己,看《乐队的夏天》的时候,我非常羡慕里面超级乐迷和专业乐迷的争论。

平心而论,我自己并非rapper,也并非制作人,只是凭借自己的热爱,努力去听更多类型的Hip-Hop音乐,熟悉新的Hip-Hop风格。

在没有做新媒体之前,每当我想了解更多的时候,我只有手边一本2013年的《嘻哈美国》来进行参考。

当然,现在我想要了解一些东西,可以去请教朋友圈里的制作人和rapper,他们都很友善。但可以说,如果《中国新说唱》有专业乐迷并且邀请我去,我没有脸当那个“专业乐迷”并指手画脚。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因为我不能像摇滚乐迷一样,从技术角度和编曲角度给rapper专业建议。

说唱乐在技术层面上不复杂,区分下来就是flow、beat、歌词的组合。flow方面,我目前还没有看到哪一个媒体人能够准确而优雅的用文字进行描述,这个问题上,我和我的同行们恐怕都太过失职。

编曲方面,倒是唯一能系统学习的部分,Youtube上也不乏这方面的教材,但就算是摇滚乐,网上也很少有乐评人从专业角度分析。

原因在于,你费尽心思说了某个地方的snare加的多么巧妙,对于大家好像啥也没说,参考纸博士的一些乐评文章,每次看完之后我都是下面这个表情。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需要承认的是,虽然有一些摇滚迷应该也不太懂乐理,但他们往往能用出色的文学修养,从摇滚乐诗一样的歌词中,进行揣摩,解读出不同层次的丰富内涵。

而说唱音乐歌词,往往通俗易懂,就像杜甫为了让自己的诗好懂,先写给对门的老奶奶看。除非中文说唱听众是个日本老奶奶,不然应该也不用我这个二把刀翻译在中间画蛇添足。

由于标准的欠缺,我现在越来越不敢妄自对一首音乐下判断,我觉得这是对于创作者辛勤创作的不尊重,哪怕这首歌在很多人看来并不咋地。

比如一个简单的问题:

从音乐层面上说,《暴扣》比《野狼disco》差在哪?

我前两天让初晓在朋友圈问了这个问题,看上去好像很简单,似乎看过节目的人都能回答上来,但是你仔细一想,好像又不是很容易评判。

所以我只能尽量让自己介绍rapper的文章更客观一些,多去问问他们本人的建议和看法。我不知道有多少同行敢打着包票说自己很专业,但具体到我,是很愧赧的。

话又说回来,我们这些只比普通歌迷多听了一些歌的“大佬”,还真就莫名其妙的代表了这个行业,在这里并没有多少油水可捞。同类型的电商号收入要高我们好几倍,认识几个rapper也并不能算什么资源和人脉。

如果不是因为热爱,谁他妈会做说唱自媒体呢?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我常常在想,也许在某个平行时空里,并没有《中国有嘻哈》,Hip-Hop也没有在一夜之间大火。

所有的新生代rapper跟他们的前辈一样,在网吧或者家里用着廉价的录音设备和手机,在快手和抖音上发布他们的作品。

GAI、PG One们也没有赚到钱,他们或是彻底离开了这个圈子去讨生活,或是在某次扫毒或净网行动中被一网打尽,成为我上班路上的一个新闻,并在之后短时间内被彻底遗忘。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时空里的rapper都穷,都real。

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本来我想让这篇文章就此戛然而止,但如果是这样,那未免对自己太过残忍,这只是我做说唱自媒体两年来的焦虑,并想把这些焦虑分享给你们。

最后,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个我很喜欢的台词:

“没有人经得起别人的挑剔,一尘不染的事情是没有的,我们每天都在吸进灰尘,但不妨碍我们做的好一点啊。”

撰稿&排版 | Zerggie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看了《中国新说唱》三年,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

本文由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押韵诗人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0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1. 别跟我争东西海岸了我cnm
    别跟我争东西海岸了我cnm发布于: 

    中国说唱想崛起先让xsc放弃抄袭smtm的赛制和歌 还有傻逼饭圈无脑粉丝明知道是抄袭还跪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