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y 揭秘红花会成立前后那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首先,非常感谢Mercy老师接受采访。他曾是红花会的创始成员之一,如今做了HipHop自媒体《浪Wave》。他在今年入围了新说唱正赛,但是在公开场合却很少提及曾经是红花会的一员。

比较抱歉的是,为了能有更多人点开推文,我的标题有蹭红花会的热度,这个咱必须承认。Mercy聊了很多,红花会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你基本在市面上的其他推文中,是很难看到的。

本篇采访是在一年多以前,所以有一部分内容可能你会看着有些陈旧,不过其中的道理却不会过时。文章较长,包含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认真看完你一定收获很大。

老凯:你最早接触说唱是什么时候?什么机缘巧合?最早听哪位国内rapper的作品?

Mercy:十四五岁,上初中的时候,很喜欢打篮球,我们这一代rapper几乎绝大多数都是通过NBA,街球这些东西接触到hiphop音乐的,2004到2005年那段时间吧,刚好周杰伦带了一波hiphop风潮,随之就想听更纯正的hiphop,当时痴迷篮球,买了盗版的and 1 mixtape,街球纪录片,里面有原声音乐,是hiphop,再后来和朋友去当时西安有卖打口碟的地方,第一个接触的肯定是Eminem了,当时正是他在全球都最火的时候,然后和音像店老板聊天,再认识50cent,Dr.dre然后一点点dig,就越听越多。接触国内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个同学也喜欢hiphop,他经常上网,从一些论坛什么的听到的,最早我听的是邪恶少年EB,还有宋岳庭的life is a struggle,当时刚接触国内地下说唱,特别惊,感觉太屌了,再然后开始dig国内,才知道的隐藏,阴三儿和上海的竹游人。

老凯:国内哪位rapper前辈对你有影响??为什么?

Mercy:必须是隐藏,尤其是Sbazzo和Young Kin。阴三儿我也很respect,他们一开始其实音乐很接地气,未知艺术家那张最早我们上中学听,是当网络歌曲听的,觉得好笑,解气,接地气嘛,但当我听到Sbazzo和Young Kin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东西更不一样了,更像美国的那种味道了,尤其是后来我知道了双押韵这种说唱技术。我发现Sbazzo的Punchline相当厉害,而且很多歌词,很有那种street knowledge的感觉,会被震撼到,然后又听上海的bamboo,特别喜欢Young Cee,也是押韵技术加Punchline那种,可以说是Sbazzo让我开始想要真的去做一个rapper的。

老凯:当今国内的rapper有哪位你比较欣赏的吗?理由?

Mercy:那太多了,不管是龙胆紫还是Higher Brothers,红花会还是Jony J 啊,我都欣赏,不同的rapper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vibe,他们坚持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越是不相同,我觉得越有意思。不过这些都太有名了,我说一些没有那么火,但是我觉得一定要推荐给大家,我非常欣赏,而且我们也在合作音乐的rapper吧。

第一个肯定是SeanT,他严重被低估(注:采访Mercy的时候,第二季《中国新说唱还没开始》),他的旋律,他的唱功,还有现在那么多人玩的Auto-Tune,这些他完全不比现在的任何人差,而且还很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我们的合作专辑马上就好了,到时候大家能去听一听我们的新作品;(注:这张专辑在网易云可以听,叫做《Royal & Savage(高贵与野性)》)

还有就是上海的Gali,他有些低调,但他对音乐的理解,对作品的打磨,还有rap的基本功,都是相当优秀的,他的作品非常精致,用俗话说就是“洋”;

然后小白Brant B,去年节目上好多人说他是混子,我觉得比赛和音乐很多时候是两码事儿,去年我就觉得小白是音乐可塑性上潜力最大的选手,听说他的新专也快好了,我听了一点Demo,非常喜欢;

然后还有夏呈青,他最近用新的艺名mfindme发了一张专辑,我也特别喜欢,他音乐上的转型十分成功。

我介绍的这四个人,之所以我很欣赏,除了我们在音乐上有一些合作和共鸣,最主要是我觉得我们都在追求音乐性上的突破,不管是rap还是旋律,伴奏还是歌词,都要突破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音乐的第一位,一定是要好听,艺术的第一位,一定是要创新,作品的第一位,一定是要品质,这就是我们在追求的东西

Mercy 红花会

老凯:最早在西安接触到西安的圈子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接触到的??

Mercy:那就到刚上大一的时候了,一开始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些朋友,那个时候流行用豆瓣音乐人,后来西安有一个卖服装的市场,全西安只有那里卖hiphop服饰,那个时候2009,2010年淘宝还不发达,为了买衣服就都去那里了,所以西安喜欢hiphop的年轻人也都会聚集在那里,就在那里认识了丁飞,然后在那里人际关系辐射下去,就算走进了西安的hiphop圈子。

老凯:我认为起初西安的圈子应该很小,都在一块玩。知道你很早就和派克特,丁飞等人认识了,起初你们互动多吗??是怎么认识的?

Mercy:这个我可以给你一下,但因为是很的话题...

那时候西安的圈子很小,大家都互相认识,但派克特毕竟是老乱战门下来的人,虽然我们年纪一样,他还比我和丁飞小一岁,但是他玩得早,算个前辈,我是一个喜欢向人讨教学习的人,所以一开始就对派克特抱有好感和欣赏。他确实起步比大家早,那个时候他懂得最多,也很厉害,我很想和他学习,所以我们关系相对好一些。

Mercy 红花会

老凯:最早一次battle是在什么时候??当时什么情况?当时一块battle的还有谁?为什么最早会喜欢battle? 2010年铁麦第一次到了西安,派克特是西安冠军,在一些野资料中发现那次应该你就参赛了西安分赛,没错吧??然后是什么情况让西安当时派出5个人去北京参加总决赛?记得2010北京铁麦总决赛,西安的有派克特,丁飞,你,张昊,还一个叫luda。

Mercy:第一次正式battle比赛就是在2010年的iron mic西安站,当时说西安要办iron mic身边人就叫我去参加,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freestyle过,一点不会,但是丁飞就鼓励我,叫我和他一起去,我们就平时练一练说着玩,他freestyle很厉害的,因为经常练习,我就当玩一玩就去了。那个时候,派克特和张昊,我和丁飞,还有luda(比较有印象的就我们几个人),西安站我没有包袱,所以说的还不错,赢了几轮,然后输给派克特了,最后决赛派克特对张昊还是丁飞我忘了,不过派克特,张昊,丁飞都很厉害,我和luda也很不错。

那一年西安站特别精彩(虽然没有2011年那么牛逼,但当时也都好多punchline和有意思的事儿,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啊,就我自己的,当时我穿了个一个黑色带连帽的黑皮衣,和luda比,我最后一句punchline刚好压到了一句阿姆当时最火的歌“Im not afraid”说到这块我顺势把皮衣的帽子往头上一扣,和阿姆那个MV里的造型也一样了,然后就炸了;还有Luda输了有点不服气,他有个老黑朋友就上来和我battle,我俩就还挺有火药味的,battle了一轮,不过他说英语,我说汉语,虽然互相听不懂,但是现场气氛就特别燥),裁判是大狗,大狗觉得freestyle battle这块西安实力太强了,又特别精彩,赛后就跟我们说,我们五个都可以去北京参加全国比赛,但是差旅费自己出,后来就都去了。

喜欢freestyle battle,其实原因很简单,第一是,做音乐那时候条件太差,也不专业,会有门槛,freestyle毫无成本;第二是,做音乐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又寂寞,但是出来跟人freestyle battle更像是一种社交行为,认识朋友,再比试比试,很有意思,就经常聚在一起玩了,第一届iron mic之后,就上瘾了,天天去丁飞的服装店里面,来好几个人,就一直freestyle,能说一天,也说的越来越好了。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0去北京时候,你们相互应该没有厂牌或团体的概念吧?当时你们都是学生吗?

Mercy:2010年去北京,我是大学生。丁飞卖衣服,张昊也是卖衣服的,不过在另外一个比较远的商场,派克特已经开始捣鼓工作室做音乐了。

那个时候没有明确的团队,但是我和丁飞关系更亲,我们一起在他的店里freestyle过来的,那个时候阿之认丁飞做师傅,也跟着来北京玩了,派克特和张昊都是之前乱战门的,所以他俩更亲,当时派克特也开始构思NOUS的雏形了。其实已经隐约形成了两个团队吧,我和丁飞一波人一起去的,派克特和张昊他们一波人一起去。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1年,西安的三冠赛在我眼中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怎么评价那次比赛?

Mercy:那天的比赛是个很美好的回忆,并不是因为我们说的有多厉害,而是我们说的真的很开心,那种开心,是我做hiphop音乐这么多年,到现在都无法超越的一种开心。

2010年iron mic结束后,我和丁飞就跟疯了一样,天天练freestyle,我在学校,就在宿舍freestyle,甚至在学校路上拿个音响和学校喜欢hiphop的朋友一起freestyle,一到周末我就冲到丁飞的店里,有一天我发现丁飞freestyle竟然都带双押,我就惊了,为了再和他切磋不落下风,我回去也猛练双押韵,甚至三押韵的freestyle,脑海里积攒一堆词,就像Eminem说自己会翻词典背一大堆押韵的词一样,那不是背词,而是积攒弹药库,能让自己反应更快。

当时我俩在西安站battle,one more了好几把分不出胜负,一轮45秒说完了还不停,而且对方的回击总能对应上另一个人上一轮说的点,观众和裁判大狗都看惊了

但其实这就是我和丁飞周末在他店里freestyle的日常,当时在他店里我们freestyle,商场里的顾客和其他店员都会过来围观

那天我俩battle,完全不想输赢的,听到对方的回击自己都乐,觉得说的太有意思了,已经有点琴瑟和弦,高山流水的境界了,哈哈哈。那天很开心,那是hiphop带给过我最大快乐,也可能是因为我还没靠hiphop挣上大钱呢吧,哈哈哈。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1年,你们一起去北京总决赛时候,红花会刚成立不久。那时候是什么机缘巧合成立的??

Mercy:2010年,弹壳是西安音乐学院的学生,他那个时候开始试着说唱,还自己出了张专辑《幻觉人性》,当时我们认识了,但是hiphop圈子觉得他有一点陌生,也没有太多的接触。

2010年iron mic派克特拿了全国第三后,他的NOUS也一点点成型,其实我们也接触过。这个时候弹壳又突然出现了。这一次,弹壳带着诚意,带着野心,带着资源,带着更强的实力,找到我和丁飞,他对丁飞非常非常respect,先和我们成为了朋友,然后等时机成熟了,说我们成立一个团队吧,当时刚好派克特的NOUS也成型了,我们就想,那我们自己也弄一个团队吧,弹壳当时看了邵氏武打《书剑恩仇录》老电影,就给团队起名红花会了。

老凯:你在2011年铁麦第一轮对武汉小明时候的说词中提到过“在西安,派克特输给我”,能讲下当年派克特battle输给你的情况吗?当时什么比赛?

Mercy: 那是2011年的iron mic西安站,当时我第二轮就遇上了派克特,他轻敌了,第二轮想保存实力,对我就没好好说,但是我知道他很厉害,就早有准备,我知道他的弱点,他不是喜欢说什么文化啦,大道理啊,old school这些的,当时我freestyle就用了辩论赛式的思维,反驳了一些他的观点和言论,结果得到了观众的认同,大狗也觉得我确实说的更好一些,就让我赢了。当时我还挺兴奋的,毕竟派克特确实很强,我也一直很欣赏他的实力,赢了以后他也跟我表示了respect,因为他应该是没想到我会从反驳他观点的角度回击,而不是单纯的对骂。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1年和2010年两次都在铁麦输给丁飞,遗憾吗?你觉得是丁飞发挥真的更好还是纯粹裁判喜好?2011年铁麦后,你就短暂消失在battle舞台了,这没错吧?

Mercy:两次全国决赛我和丁飞发挥的都不好,我更差一些,紧张,陌生,但最重要的可能还是求胜心太重了,在西安的时候,我们都没想过输赢 ,因为也知道自己在西安很厉害了,再加上主场对战,我俩都很放松,说的很开心。但到了北京决赛,那时候我还是太年轻,开始有包袱和欲望了,想要得冠军,想要赢,想要那个头衔和地位,于是我的状态就全没了,我一直觉得freestyle,free很重要,不是说背不背词,而是状态是否free,我一但没有那种自由自在的状态,我的表现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输的心服口服,就是我说的不好。但我还是得承认,2011年iron mic全国决赛,派克特发挥太棒了,可能也是因为西安站轻敌输给了我,回去好好练了一下,全国站那天决赛到了丁飞和派克特,虽然我当然是希望丁飞赢,但一轮下来,就感觉到了,气势都在派克特那里了,北京成了他的主场,而我和丁飞却很被动了。那天比完赛,我就决定不再参加battle比赛了,因为我觉得当输赢胜负变得那么重要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开心了

老凯:2010-2011那两年你还参加过哪些比赛吗??能不能简单说下2011年铁麦之前,你battle的战绩?2012年,你没有battle了,没错吧?

Mercy:2011年后我不再battle了,而是想好好做一张mixtape,2012年就做了一张《SPIDABOI mixtape》。一开始认识丁飞玩说唱那个时候我大一,到了2012年,我大三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把hiphop当成爱好,和打篮球一样,我开心是第一位的,我从来没想过会做一个职业rapper,我家里人也不可能同意,但是到了2012年,不管是红花会,还是NOUS,弹壳,丁飞还是派克特,他们都是铁了心要吃这碗饭的,而我只是一个大学生啊,正经一本大学,学得那个年代就业工资最高的计算机专业,虽然我大学四年一点都不喜欢计算机,完全没有学,但我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交待,我很迷茫,所以我当时就想,2011年iron mic参加完,我做一张mixtape,我的hiphop青春就可以结束了,很完美啊,很开心,认识了很多朋友,参加了全国的比赛,再出张mixtape,演个出,就可以回到现实了,好好想一想,大四是找工作,还是考研究生了

2012年后,我决定考研究生,本科计算机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时候比较迷茫,又爱看闲书胡思乱想,就打算报考哲学专业的研究生,跨专业考研,一方面是想学一点哲学解开那个岁数对世界的迷茫,另一方面想上研究生可以继续躲在大学里,不用接触社会,一种自我逃避吧。结果我没考上,毕竟跨专业啊,难度挺大的。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3那次对阵辛巴后,你就策底消失了。关于那段时期你的传闻很多,有说出国的,有说考验的,有说感情问题不玩说唱了。能讲述下2013之后那两年发生了什么吗?

Mercy:2013年我没考上研究生,很不知所措,就又想念hiphop了嘛,朋友就说那你去参加八英里试试呗,我就去了,当时没想过输赢什么的,就是有点想念hiphop吧,输给了辛巴,也正常,我和他也认识挺久了,那阵正是他开始做Battle MC的时候,冲劲很足。

那次Battle更像是和初恋的一个吻别啊,我想要再来Battle一次,怀念一下那种感觉,那时候那么开心的青春吧,然后就彻底不玩了

我并没有正式的说过我要退出,只是那个时候我真的很迷茫,大学临近毕业,家里给我一些压力,再加上hiphop圈复杂的人际关系,我一开始玩说唱只是为了开心,但那个时候我很不开心,所以我就悄悄消失了,说我要考研,然后躲起来就这么冷处理了。

Mercy 红花会

老凯: 再比如,你的虎扑发帖,都很有趣。能讲下你2014年之后都在干嘛?2015年,你发了很多和时尚相关的微博,那时候在干嘛?是和工作相关吗?

Mercy:2014年我就去上海了,去我爸朋友的公司,做市场部助理,小职员,那个时候真的想说可能就不再做hiphop了,因为在服装公司,又是在时尚之都上海嘛,我就说那我学习学习潮流时尚啥的,以后搞搞服装行业,或者潮流编辑啥的,我这个人就一个优点,凡事爱研究,自学能力比较强,就开始看一些潮牌啊,球鞋的文章,自己赚点小钱也去买些衣服鞋子,我是多年虎扑JR,因为爱看篮球嘛,就经常看虎扑的球鞋区,学习交流啥的。那个时候在上海还认识了一些杂志主编,和广告公司的朋友,就很多文艺青年,我从小也爱看看书,还写写文章和诗这些,我们就经常一起开个茶话会,聊文学电影艺术什么的,那段时间心情很平静,上海很繁华,新朋友和过去的生活毫无关系,我尝试开始新的生活,当时我过生日,上海的朋友送了我一个kindle,一个杂志社主编朋友,说你积累多少阅读量,看哪些哪些书以后,就能提升你的写作能力,我也打算好好练练写作,试一试做正儿八经的文学编辑了

不过hiphop音乐我一直听,国外的国内的我都听,自己还写了挺多demo,学习新的hiphop风格,纠正自己以前不太好的发音方式,说来也奇怪,本来就不打算搞hiphop了,但是还是不自觉的会去写,有一次上班的公司年会,领导叫我做个节目,我实在不知道干啥,就写了首说唱,然后上台表演了,同事都说,没看出来啊,说唱这么厉害,然后我还去把那首歌录了一下,接着就写了挺多歌,也都录了demo,不过都没发过了,其实在上海的不到两年时间,我也做了得有一张mixtape的歌了,都在尝试新的风格,和学习进步。2014年和2015年两年在上海,当时法老和黄旭来上海演出,机缘巧合认识了就叫我去给他们暖场,当时他们演出下面的观众可真的很少,但他们还在努力去做,我就在想,他们有勇气做自己的喜欢的东西,为啥我一直没有这个勇气呢。现在看来,他们当时的努力,最终都得到回报了,我一直为他们感到高兴。

我觉得2015年的中文hiphop是奠定现在中文hiphop格局的关键一年,那一年,红花会开始火了,海尔兄弟刚组建出了张mixtape,TY开始形成风格,JonyJ,TT,满舒克都开始活跃起来了,那年我觉得中文hiphop太屌了,就匿名搞了个微博,写了2015年中文hiphop的所有乐评

结果这个乐评被小老虎看到了,他当时在乐视音乐嘻哈频道做总监,需要一个主编,他就叫我去北京来乐视嘻哈工作了,于是2016年夏天,我转了一圈又回来搞hiphop行业了,不过这一次是在幕后了

到了乐视嘻哈,中途有一个吴亦凡的JULY的单曲宣发的项目,我提议说让吴亦凡那边把伴奏给我们,我找一些国内的rapper去做remix,就像国外好多热单会有remix嘛,这样也让吴亦凡更贴近国内hiphop,当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白,我觉得特别适合,就找了丁飞,让小白和Mai做了remix,还找了几个当时开始火起来的rapper,结果他们还拒绝了,最后实在是人太少,我就和一个挪威的音乐人朋友,我俩也做了一版,那就是2016年冬天,我突然出的那么一首歌,主要是为了完成工作任务,但是自己也想尝试不同的风格,也唱点旋律试试。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7年,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和营养怪兽一起合作做节目的想法的??为什么有这个想法?

Mercy:结果在乐视半年,乐视就资金链断了,乐视音乐就解散了,我也就失业了。。。。但我在乐视的朋友也就是我现在的制作人(chiefmaloney),他就叫我和他一起做音乐,毕竟那个时候,hiphop已经开始火起来了,做有名的rapper待遇已经很好了。接下来我给人写稿子、和老外朋友做monk僧、再到认识营养怪兽,我们想要做一个中国自己的hiphop媒体,为大家提供真正有内容的hiphop知识和自制节目这些小强叔叔年初采访我的那篇都写的很详细了。

老凯:2017年,红花会大火之时,有很多人把你扒了出来,但你完全没有趁一点热度,能介绍下你是什么心情?

Mercy:红花会火了,我很开心,因为我没想到当年的这帮兄弟竟然成功了,他们靠自己的努力,哪怕一开始他们的风格被很多人骂,甚至我也曾怀疑过,我觉得是不是有点过于露骨了,但他们证明了自己,那是他们应得的,他们的音乐在当时确实可以说是领先国内的水平。

不想蹭热度主要是因为,我看到他们靠自己能成功,我就有了信心,我靠自己也能成功,那我就要试一试,靠自己能走多远,更何况,当初红花会刚建立,正是需要大家团结和支持的时候,我怂了吧唧的溜了,现在他们成功了,我再回来蹭,这也不是我的作风。

Mercy 红花会

老凯:2018年初,红花会又到了低谷,你又是什么心情?

Mercy:哎,说实话,虽然我非常遗憾,也对这种一刀切十分不满,但是很多隐患我也早就觉察到了,曾经我也和丁飞说过这个事情,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么火吧,挑刺的人还是不够多,谁也没想到最后会闹的这么严重。我是真心的希望,能再给他们一些机会,好的音乐不应该被磨灭掉,犯了错误应该给他们改正的机会。

老凯:2017年年底,丁飞转发了你的微博(班尼路那首歌)。你们还联系吗?看你微博关注只关注了丁飞和贝贝。

Mercy:我和丁飞时不时会聊一聊微信,都还是朋友,有时候一点距离感反而让彼此更能理解对方

Mercy 红花会

老凯:贝贝加入他们时候,你还在吗?和你应该没有太多交集吧??

Mercy:贝贝加入的时候,我已经去闭关考研,半隐退了,不过私下有交流过,我们一起聊过几次音乐和hiphop,我非常欣赏他,他是一个非常努力的rapper,当时和他聊天,他疯狂练习freestyle,每一天都想变强的状态,会让我想起我大学的时候和丁飞练freestyle的感觉,但是他更强大,更自信,更有棱角和个性,并且在freestyle这一块,把我和丁飞当年开发的押韵和flow技术又提升了一大截,完全next level了,很厉害的,做音乐他也很有自己的想法,是那种rap killer的感觉

老凯:2018年,你参加了listenup,当我看到你面对的评委是派克特的时候,因为无论资历还是实力,你都是和他一个级别的。其实我是百感交集的。你是什么心情?

Mercy: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什么前辈,我把以前的所有东西都放下了,重新开始,轻装上阵,我重新和我的制作人一起做音乐才是不到一年前的事儿,所以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人,但是在新人堆里,我可是非常厉害的哦,哈哈哈,这么想我会很开心啊,做新人永远是最开心的,每一天都在学习,在提升,在变强,和超越自己,也不会觉得别人得到了而我没得到有什么不爽啊,因为我才是个出道不到一年的新人啊,我当然得一步一步来了嘛。

我在台上看评委席的派克特,你看他都老成什么样了,天天苦大仇深,给自己那么重的包袱,你看我在台上,我多帅啊,6,7年过去了,我越来越帅,越活越年轻,他越来越老,越活越沉闷,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啊,偷着乐啊

Mercy 红花会

老凯:现在看到你能职业做和说唱相关的事情,其实我很替你开心,你之后有什么长远计划?

Mercy:怎么说呢,我觉得你很真诚,我愿意和你做朋友,所以我把我这些年所有的(至少是大部分吧)故事都讲给你听了,我也希望在这以后,就不要纠结过去了,我从去年12月开始陆续发了很多的新歌,还有MV,新专辑也马上就要好,我对我的新的作品非常满意,我觉得单说现在的作品和实力,我有十足的信心不输市面上任何一个rapper,而且我新专辑在音乐性和整体性上尝试更多的突破和完善,不止是我的歌词,我的一切我都在努力做到最好,我也有这个把握。

和营养怪兽做浪wave,是因为我希望中国有一个专业的hiphop媒体(美国有XXL,complex,Genius等等一大堆)我们可以建立自己的生态,rapper们不再非得往主流综艺上挤破头,在我们自己的媒体上也能曝光,也能推销自己,同时我们的媒体更加垂直和专业,也让喜欢hiphop的朋友能迅速的更有深度的了解hiphop,而不是人云亦云,或者盲目跟风

但我的内心,我永远认为我是一个rapper,我不是媒体老师,我也不是网红,我也不是编辑写手,我是一个 rapper,我曾经失去过一次这个身份,我靠自己又重新拿回了这个身份,我绝对不会再丢掉它了,我就是一个rapper,你问我计划,我就告诉你,我要做国内最牛逼的rapper

Mercy 红花会

老凯:能不能介绍下现在的公司情况,因为看你现在经常和一些艺人合作,比如肖恩恩,想必都是一个团队的吧?介绍下你们团队可否?

Mercy:公司不大,一共就5个人,我和怪兽还有另一个管理财务的哥们,我们三个人是合伙人,另外两个是聘请的翻译助理和视频剪辑。

公司去年本来是拿融资的,几乎快成了,结果去年hiphop出事儿了,就没拿上,今年资本市场很萧条,所以融资我们也不着急拿了,暂时靠广告费可以支持运营,我们会一点点拓展我们自己的业务,包括未来浪wave自制节目在其他平台上的分账,我也做一些服装的设计,之前做了体恤衫,接下来还会有帽衫,卫衣这类的,做潮牌也是我在上海学了那么多以后的一个小爱好,看情况会一点点实施,也能赚回一点钱来支撑公司运营。

SeanT和我们属于合作关系,但没有合同,也暂时没有团队或者厂牌的概念和名称,不过这个合作关系现在来说是很确定的,但他也有他自己的经纪人,来帮他在外面寻找机会这些,我们互不干扰,但现阶段大家就在一起做,如果我们的时机成熟,有资金了,或者慢慢名气大了,演出能赚钱了,那我们可能就会成立一个厂牌之类的,包括我的制作人chief maloney,他也是白天在一家音乐公司上班,业余和我们做音乐,如果时机成熟,我们会考虑直接成立厂牌的,但暂时还只是一个松散的crew这样

Mercy:最后,不管是重新做音乐,还是第一次尝试做老板,做生意,做节目,做服装设计,做编辑,做大家的膜老师,对我来说都是不断的挑战和学习吧,我对自己有信心,比信心更重要的是决心,比决心更重要的是耐心,比耐心更重要的是平常心。

转载 | 中文说唱全记录
已授权转载
原文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揭秘红花会成立前后那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本文来源 中文说唱全记录,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中文说唱全记录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