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说唱圈曾经最神秘的组织,他们开创了中国喜剧说唱的先河

还记得当年的那个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吗?这里聚集了一群音乐鬼才,他们想法奇葩,风格独特,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

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不是一个厂牌,更像是一个网络组织。它聚集了世界各地热爱说唱的年轻人,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现自己想法,充分表达自我态度的平台。他们开创了中国喜剧说唱的先河,那句“理理理理理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怪诞诙谐,好像在宣示对你着主权,下一秒就能让你上瘾,继而带你走进这个小组打造的“精神”世界。

喜剧说唱

早期的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由狠毒男孩,3Bangz,Blood Boi、理会农、EnBoi、未来星、未来战士等人组成,成员大多是有意思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极具特色。

2014年一个无聊的夜晚,理会农通过微博找到狠毒男孩,并和他制作了《农村Mixtape》。说到理会农,此人真的是个“神奇”的存在,她自称是女孩,早年活跃在贴吧和豆瓣上,她称自己是中国最牛的女Rapper。

喜剧说唱

其中《我爱吃我的小键盘》、《缅甸刘德华》循环重复的歌词、简单充满喜感的押韵听几遍就会唱出来,给人一种自己也会说唱的错觉。后来随着时间的发展,狠毒男孩通过网络相继认识了血男孩、3Bangz、En Boi。

En Boi是一名大学生,那时他喜欢用一个“嗯”字tag他听过的所有说唱乐。通过与狠毒男孩的交流,觉得彼此十分有趣,随后便加入了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之后狠毒男孩的巡演,都有他的身影出现。对待音乐认真的态度、流利的Flow、巧妙的换气,En Boi风格多变,台风流畅大方。

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中,最不得不提的三位分别就是狠毒男孩、3Bangz、血男孩。他们的推文我们之前全部都特别介绍过,这里不在详细展开,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点开下方的链接。

喜剧说唱

2016年,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的成员En Boi和理会农等人不再做说唱,几经变动最终确定下来成员,他们分别是3Bangz、狠毒男孩、未来星、血男孩。后来也并未持续多久,最终也解散各奔东西。

关于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的瓦解,有人说是他们起了内讧,血男孩微博Diss狠毒男孩,狠毒男孩和3Bangz在微博互掐,发微信指责他;也有人说理会农其实早就名存实亡,只不过是狠毒男孩自己一个人撑脸面的东西罢了。这其中一些详尽的缘由,我们不得而知。

直到现在,还是会有人在他们的微博、歌曲下评论:“再无理会农”、“怀念当时的理会农”……但无论怎么说,我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喜剧说唱

作为听众,听他们的音乐,给当时的自己带来了快乐,感谢相同的风格和个性把他们聚集到了一起。对你而言他们的歌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哪怕是一首,那继续走下去还是解散都无所谓了。只在乎音乐而非背后的故事,更纯粹吧。

如今,3Bangz和未来星组成了四驱兄弟,关于他们的推文我们曾经出过,喜欢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 骂吴亦凡的rapper那么多,但说唱圈里最浮夸的那个人却给玩砸了

血男孩依旧坚持创作默默发歌,他转战国外网站,把自己的歌都发在了Spotify,和国外的rapper合作发歌、演出。关于他的推文我们曾经出过,喜欢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 他是中文说唱圈里知名的“情感博主”

喜剧说唱

狠毒男孩复出了,他摇身一变,从狠毒玉皇大帝变成了情歌宝贝,少了Auto-Tune的修饰,视张学友为偶像,想变成一个有味道的歌手。

收官之作《夜行衣服》也重新加工成另一种风格,现在的他少了当时的张狂,多了几分沉稳与对生活的思考,我们还是能在他的歌里听出来他的态度,只是没那么恶俗和强烈了。

他在微博里写道:虽然很多时候我的生活如同一条狗,但过日子它是最高雅的,我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才错过了很多美好瞬间。人生它是没意义也有意义,但意义这个词是人造的。而我们认真生活远离消极它是科学合理的。经过时间的推移和各自的沉淀,他们和好,也都在继续着音乐事业,向更多元化发展。血男孩在微博里表了态,如果刘学(狠毒男孩真名)发歌,我会支持他并转发。

关于狠毒男孩的推文我们也曾经出过,喜欢的朋友可以点击后面的链接 吴亦凡的Auto-Tune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弟弟

喜剧说唱

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的音乐含有一种魔性,他们风格鲜明独特,能够让人着迷,歌曲的内容确实粗俗没有什么内涵,但是正如狠毒男孩说的那样,它是自己用来发泄情绪的渠道,也是用来帮助听众发泄的一个渠道。

新的风格我们无法去定义,对他们音乐最中肯的评价就是现在生活状态很难受,暂时听着很舒服。其实说实话,如果你喜欢理会农,一定要有自己成熟的三观,不要被歌词所描绘的世界和生活所迷惑,抱着娱乐的态度,况且他们的歌你不用深刻去理解,也不需要仔细揣摩其中有什么味道。

当代生活压力太大,社交太费脑,现在大家活得都太认真,这是潜意识上对自己的否定。我不喜欢这种方式,我想用一种简单的方式去表达那个最简单的,甚至是有点神经病的自我,来给我无趣的生活增添快乐而已,即使他并不能被常人理解。

他们的歌曲是短期产物,只与自己的情绪生活状态挂钩。当你听他们的歌儿的时候,你放松了,你听着想笑,开心了,就可以了。

其实音乐这个东西,它就是多样化的,本身没有好与坏对与错,只有自己喜欢与不喜欢。喜欢,自然就好。不喜欢,那他自然就是垃圾。

我们都只是看客,人家是从业者,而我们最多只是爱好者而已。每一种艺术形式在前行的路上都是摸索前行的,会辉煌也有彷徨,有非议也有支持,这是一场自然而然的过程,无法避免也无法阻拦。

理会农真实存在过,也被一部分人喜欢着。他们算是检验音乐市场繁荣的有效指标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以及对待生活的态度与方式,我们都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人生哲学”。

我们可以看不起任何Rapper,但我们同样也要接受说唱形式的多样化,当你听腻了那些杂七杂八秀华丽Flow韵脚的说唱时,请让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暂时缓解你的审美疲劳。

撰稿 | 钢化膜殺手
排版 | 初晓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中国说唱圈曾经最神秘的组织,他们开创了中国喜剧说唱的先河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5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