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从筒子楼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在今年新说唱淘汰了你的老舅宝石

今年夏天的《中国新说唱》结束了。我时常在思考那些从业者,包括我这个爱好者,于我们而言,爱好说唱的意义究竟是为什么,它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说实话,丹镇北京可以称得上是我最喜欢的厂牌了。团队里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感叹于黄硕的硬核猛烈、Saber的自出新意、张千的别有肺肠,现今却回味于斯威特的写实走心。

在丹镇的系列视频里《嘛呢》中,胖胖的他在自己的录音棚里录歌,作曲,他说话搞笑,给人一种幽默开朗的感觉,但视频里短短的几分钟似乎很难去了解真正的他。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听完了斯威特的所有音乐,也想跟你认真聊一聊这个年轻有思想的北京rapper。

丹镇北京

斯威特本名刘永涛,他有着高学历,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他的音乐风格受Nas的影响较大,总是以坦率直言的词汇,揭发出街头生活现实黑暗面。从十四岁就开始了自己的说唱之路,高中的时候他还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张Mixtape《七个不服,八个部不忿》。

第一次参加Battle比赛,因为紧张加上没经验,斯威特的表现并不是很好。比完赛斯威特兜里就剩了十块钱,参加完比赛从星光现场走回了五棵松。十六岁登台龙虎斗Battle大赛的他已经褪去了青涩和胆怯,但还是由于缺乏经验,斯威特的成绩并没有很突出。

其实要说斯威特是北京本土最强Battle MC也不为过。关于斯威特的Battle经历,我们出过详细的推文,各位可以点击后方的链接查看 Sweet,从筒子楼里走出的Battle King,代表五棵松的年轻人

丹镇北京

2011年,斯威特参加了Iron Mic,并夺得了北京赛区的冠军。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与派克特的对决,比赛结果派克特取得了胜利,但斯威特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后来斯威特做了一个叫187的说唱新闻的节目,那时的他还没到十八岁。

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去网易云听丹镇广播,里面详细介绍了斯威特喜欢的说唱乐以及他的说唱历程,一起来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土拨鼠。2013年夏天,斯威特创作了那首他最出名的原创代表作《筒子楼》,被翻译成韩文放到韩国知名Hip-Hop网站HIPHOPLE上,获得了一众好评。

丹镇北京

那栋破旧的筒子楼里,承载了他关于童年的所有记忆,三至五层楼高的排式建筑,脏乱差的环境,老旧的墙皮和布满油渍的楼梯扶手,长长的走廊悬在外壁或位于楼道正中,一门一户的小隔间彼此相邻,拥挤而高度雷同的户型复制着每个家庭的起居日常。但不知何时,已经习惯了在筒子楼里的生活,因为这是我成长的地方,这里有我爱的人,这里有我的朋友,永远忠实。

新说唱海选时,作为Battle Mc出身的斯威特用拿手的freestyle,成功赢得了潘玮柏的青睐。1V1中,对战说唱OG董宝石,那首《Wild Style》凭借多变的Flow、漂亮的Punchline、沉稳出色的发挥成功晋级。

丹镇北京

“第一季收走我的项链他们不识货,子之错我想这都是父之过。导演说我年纪大可姜还是老的辣···现在的人都为了押韵而押,如果我是导师他们的歌曲都该是叉···”

敢在节目里那么唱,也足以见得斯威特的真实。斯威特的每首歌都在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十分具有可听感。叙述他的生活轨迹,代表最底层的声音,传递着现实,引发歌迷的静心思考,现在浮躁的说唱圈,斯威特这样的不多了。

丹镇北京

我们无法决定自己的出身,但能选择自己的生活。童年破败拥挤的筒子楼造就了斯威特的坚毅,他永远不会忘了自己来自哪里。《千与千寻》中,白龙对千寻说:“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的名字,名字一旦被夺走,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永远不要丢失了自我,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要时刻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2017年,斯威特的第二张原创专辑《苦中作乐》发布,专辑里一共有八首歌。同这张专辑的名字一样,生活就是苦中作乐,用心去感受美好,才能让自己的生活与众不同,苦难是一种财富,它会磨练我们的意志,感谢经历过的。所有的情感煎熬,不过是对生命的一种磨砺,如果你足够爱这个地方,你会为它写一首歌。

丹镇北京

《北京的夏天》里,作为一个具有北京情结的人,斯威特抒发着对家乡的真挚感情。抓耳的节奏一下子就把你拉进了北京的盛夏,伴着蝉鸣和阳光,盛夏玻瓶北冰洋,碎冰撞壁叮当响。穿着人字拖惬意的走在胡同和小巷。北京的夏天会发生很多事,北京的夏天会怀念很多事。希望青春还在继续,你我之间的故事也未完待续...

“我总是不敢对你说出我的家庭,怕你嫌弃,怕你离开,这最糟糕的情形。可你从不避讳,还尝试与我分担,靠在我的肩头说,与我共苦同甘。”

丹镇北京

在这首《婚纱》里,斯威特描绘了他与妻子的爱情,没有戒指,没有配饰,什么都没有,只有民政局的登记,在斯威特一无所有的时候,妻子还是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他。静水深流,沧生踏歌。爱情背后需要应付的人生很复杂,但爱情本身却可以很简单。如今,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丹镇北京

《老刘》是斯威特写给父亲的。这首歌深刻厚重,抒发了对父亲的爱和想念。唯有歌里的亲情能够有所触动,亲情里的父子情最容易刺穿心防。网易云里这样对他评论:真实的rapper在消费至上的时代显得弥足珍贵,如今你也将儿女双全,离开了你不想回去的筒子楼,却想拥抱住在筒子楼里的老刘,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希望你是我父亲。

在今年的哈尔滨麦浪冰城音乐节上,斯威特唱了《十万块》,他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够静下心来去听。歌词里现实的无助衬出对金钱的渴望,矫情劲儿过了总被现实打败,已经红了眼但没人能为我把脉。

丹镇北京

从最开始觉得自己做的是艺术去抵触到后来因为现实逐渐妥协,这其间的辛酸无奈着实令人唏嘘。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为着同一个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努力着,心甘情愿的成为金钱的奴隶,死心塌地的付出着。

金钱的社会,是自尊重要还是钱重要?斯威特选择了金钱。因为只有拥有了金钱这把武器,才能捍卫自己所坚守的道德。同时他也讽刺了现实,他在歌里唱到:“赚还是亏,我自己背。”那究竟是赚了还是亏了?为了支撑起家庭,物质大于精神,无论怎样,结果都会是自己一个人承担。小时候肚子很饿,梦想却很饱。长大了肚子吃得很饱,梦想却有点饿。

丹镇北京

贫穷的影响可能在于,很多依靠物质丰足在少年时期可以建立起来的品质,穷人家的孩子需要长大后自己去建立。人生有很多必修课,你小时候没条件学,你长大了就得费劲地去补,你也不是一定能补上。

但对于穷人来说,内心的解脱远比物质的饱满更加难得。不停的奔波,只为实现自己的音乐梦。2018年4月,斯威特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厂牌——筒子楼音乐有限公司,歌词伴奏后期制作全都自己一手包办。世界很无聊,生活要有趣。最近,斯威特爱上了拍摄Vlog,用Vlog的形式让我们去了解生活中的他。

丹镇北京

专辑《小丑》采样于FORMOSA-悲情面具。听刘永涛用流利的Flow,悲凉的歌词撞击着你的心:“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我都是小丑活在城市的动物需要糊口。”

面具人生中,我们都是小丑,为了顾虑别人的感受甚至是去取悦别人,我们无法表达自己的真实情绪,面具戴久了,慢慢也就忘记了原本真实的样子,知道慢慢接纳甚至习惯了那个虚伪的自己。特别喜欢斯威特写的歌词,也希望斯威特的歌能有更多人去聆听,用心去聆听他带来的东西。

丹镇北京

这个夏天,我不能说斯威特有多火,但至少在我看来,他证明了自己。一些节目开始邀请他做嘉宾,他也逐渐出现在更多的Live House和音乐节之中,和厂牌成员刘悦也将会开展下半年的巡演。

八月,斯威特用了250元找了淘宝代唱,作了一首小情歌《Baby给我打个电话》,轻快甜蜜的Hook可以让人单曲循环上一整天。不得不说,这250元块钱花得值。在《Tuzi With HipHop电台现场》里,斯威特带来了一场十五分钟的freestyle表演,用行动告诉你什么才是stright off the dome。

丹镇北京

现在来看,说唱本身没有意义,你赋予了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有人身居高处,有人处在低谷;有人身居高处也难耐寂寥彷徨,有人处在低谷,却也心觉满足苦中作乐。

无论怎样,能看到他们带给我们的都是真实的。来自贫民窟的孩子,因了磨难的洗礼,你会比任何人都绚烂,希望你能彻底的接受自己,明确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且鼓起足够的勇气正视一切。已经结婚生子,但还在路上和我的丹镇兄弟们一起奋斗。

代表五棵松,代表金河沟,代表3层34号,代表苦中作乐的所有穷人,希望你的九局下半会有人生的大逆转,坚持自己坚持梦,斯威特,等待你走起来的那一天!

丹镇北京

后记:一年半以前,我们视频专访过斯威特、黄硕以及Odd Couple怪鸳鸯。但是非常遗憾,由于技术的问题,斯威特以及Odd Couple怪鸳鸯的专访视频丢失了,最后我们只剪辑出了黄硕的视频,万分遗憾。如果那个视频还在的话,会非常精彩。

坦白说我作为和斯威特一样的同龄人,我们这一代北京孩子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但是斯威特吃过苦,如今他获得的一切,都是他靠自己拼来的。我不想把斯威特的故事包装的多么励志,我只是想告诉很多玩说唱的朋友,不管你怎么抱怨自己没钱、没资源,你都不是最差那个,比你困难的人多了去了,他们依旧在坚持...

撰稿 / 钢化膜殺手  排版 / 初晓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8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