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射症下的中国街舞 该何去何从?

热射症下的中国街舞,不仅表现出“拿来主义”的惊慌失措,还在外来文化面前尽显妥协与羸弱,有多少人在初学的时候摩拳擦掌,练习的时候却销声匿迹;有多少人不远万里出国请教各路名师,却不曾想一想自己能不能有所创造;又有多少人对他人的舞蹈不屑一顾,而整日沉溺于镜子里的自我欣赏?

339-160P11015551b

热射症下的中国街舞  文 / 赤水胖胖

注 / 热射症(中暑)是指因高温引起的人体体温调节功能失调,体内热量过度积蓄,从而引发神经器官受损。

又注 / 热射病是一种致命性急症,以高温和意识障碍为特征。

①这两日,我们被Poppin C刷屏了,但这个来自瑞士的小伙子其实早在3年前就登上了荧幕,与世界各地的大神早有切磋。也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中国街舞似乎已经太久没有动静,只能把 C重新搬出来,就像当年Hoan、Kite、Poppin'J等一系列新生代们横空出世那样,他受到了万人崇拜。一时间,各大视频网站疯狂转发,论坛贴吧又热闹了起来,营造出一种Popping迎来新时代的假象。

上一次,这种狂欢,我记得是周游在KOD的出线,而后是片片欧洲夺冠,腾仔屡传佳绩,最后一次是所谓的Dino(黄景行)战神归来。天气这么热,战神归不归来,貌似已经提不起整个Popping圈子的精神,大家都忙着教课,忙着演出,谁还会一心想着去比赛,去填海,去夺冠。

②其实天气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热的。国内街舞的鼎盛发展时期,当属北京舞佳舞最火热的那几年,那几年,冯正一行四人上了央视5套,第一次将Popping搬上了新时代的主流荧屏;那几年,国际街舞大赛KOD在舞佳舞的催化下应运而生,街舞使外国人和中国人产生了亲密的连接,第一次让国内跳舞少年看到了外国 Dancer的风格;那几年,舞佳舞旨在将街舞文化推广于全国,地推工作如火如荼,第一次将街舞产业进行全国性布局,还记得我大一的时候,冯正来到了南昌交流,可惜那时候我懵懂年少,未能拜访。直到2013年石头夺冠圆梦,我才真正意识到,KOD要结束了,一个时代要结束了。

伴随2014年KOD落幕,韩国舞者Hoan毫无悬念地赢得第一,似乎这最后一场的告别演出,并没能深切触动到中国舞者坚挺的神经,因为最后一场的氛围与结果折射出一个令人遗憾的现实:舞者只关心选手与冠军,对于KOD,对于比赛,他们并没有太多感情。我记得最后在台上痛哭流涕的是舞佳舞的全体成员,以及那些为之付出兢兢努力的人们,他们抱在一起,是真的舍不得,而台下那些自认为交足了入场费的观众,则表现出一种被绑架的莫名的感动。

只有当天气热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热射症才会蔓延开来。KOD落幕之后,国内街舞赛事如雨后春笋,各种曾经排行老二老三的街舞比赛,本着要继往开来,革故鼎新的伟大使命,接过KOD的火炬,势必要将街舞星火,熊熊燎原。这种近乎狂热的发展像极了Battle时候的挑衅,但他们忘记了,KOD为什么要卖给美国?答案不言而喻。这一次,本来就囊中羞涩的舞者们又为文化牺牲了一把,很快,很多比赛便消弭下去,仅剩下红牛,JD,WIB等几个老牌赛事,他们处乱不惊,苦苦坚守至今。

③近几年来,北京现音培养出了好几代Popping舞者,这些舞者不乏出类拔萃之辈,但要有能超越第一代大师的新人,恐怕掰断手指也找不出一个。这不是他们的问题,他们很努力,也不是上一代的问题,上一代很坚韧,那到底是什么问题?高晓松和韩寒都曾给出过同样的答案:这个时代,出不了大师。

与芭蕾,国标,拉丁等舞蹈不同的是,在街舞领域,若执拗于以专业技巧去打动观众,似乎是徒劳无果的,现实往往荒诞,我看过很多节目也好,电影也罢,邀请了黄景行,石头等专业舞者去表演,可每每看到他们在大众荧屏上拿出吃奶的劲儿去Solo,去Show,而台下与镜头对面的吃瓜观众一脸懵X,茫然四顾的时候,我总不禁拭去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感叹一声无奈,究竟是什么导致双方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是舞者不开窍还是观众们太无知?

在艺术标准与大众审美博弈之间,锻造出了当今舞者复杂的心理状态,这种不完整的认知由于没有得到周遭环境的正确指引,曾一度影响了他们的现实生活,记得金星老师在好舞蹈节目上问石头的一句:以舞为生吗?能养活你吗?紧接着海清抢答道:肯定可以。金星挥挥手又说:那不见得。

所以你懂的,在这最好又最坏,最智慧又最愚蠢的时代,黄景行也要去拍电影,石头也会参加“好舞蹈”,冯正也总会念叨着:如果十年前,我没有选择街舞,而是……其实我们每一个跳舞的人都会感同身受,因为你要买房子啊,你要结婚啦,你要有编制呀!

④那么,热射症下的中国街舞病灶究竟在哪里?那么,我们该怪谁?能怪谁?又能做什么?

⑤日头热,晒人肉,晒得心里好难受。热射症下的中国街舞,不仅表现出“拿来主义”的惊慌失措,还在外来文化面前尽显妥协与羸弱,有多少人在初学的时候摩拳擦掌,练习的时候却销声匿迹;有多少人不远万里出国请教各路名师,却不曾想一想自己能不能有所创造;又有多少人对他人的舞蹈不屑一顾,而整日沉溺于镜子里的自我欣赏?

想想三年前的今天,我曾在南昌大学某会议室与金星老师舌战街舞文化的出路在何方,她用点和面的关系解释了这个现状不平衡的原因,最后,她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好好跳舞”,三年后再次翻开,我面对这四个字,那种尘封已久的忐忑与不安,再次涌上了心头。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