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说唱-正文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不要相信歌词,他们为了押韵什么都做得出来”,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观点,而应当算作是老生常谈了。

不管是“舍弟江南役,家兄塞北亡”的李延彦还是想要把胸肌借给女孩子靠的周杰伦,又不管是浪漫的土耳其还是东京到巴黎,古往今来这世界上从来就不乏向押韵低头的人。

所以我今天想要聊的不是“大道步行”的那吾克热,而是那些被粉丝们称为“押韵诗人”、“××词王”、“中国风说唱××人物”的、看上去摆脱了押韵的束缚的“一流说唱歌手”们。

作为一个多次示范如何错误的使用“首当其冲”这一成语的当代好青年,本文权当抛砖引玉,但我更希望它能起到一些些“正视听”的作用。

01鸿鹄之志

司马迁的《史记·陈涉世家》在人教版《语文课本》里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很多和我一样使用人教版教材的人应该都是在初中三年级接触这篇文章的。

文章主要记述了秦朝末年陈胜吴广二人在大泽乡起义的故事,文中最出名的一句可能就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了。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 第1张

而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写史诗 我的歌词靠知识

我身居燕雀之群 却心怀鸿鹄之志难寻觅志同道合之士心智谱写真挚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安知孔明乃隆中之士

上面这三段,分别是直火帮Feezy、福克斯和刘聪Key.L对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化用或引用。

Feezy用的很差,不必多说。但我想指出的是福克斯和刘聪的用法也难以令我感到满意。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 第2张

福克斯的歌词缺少韵味(Sause),只有押韵的味道。中国风不是用成语堆砌起来的,而是字里行间的味道,事实上成语——尤其是四字成语——使用越多,就越缺少中国风,越贴近打油诗。

很多人在想要来点中国风的时候,都会刻意去回避“你”、“我”、“他”、“的”、“地”、“得”,但是单纯的替换字词——用“之”去替换“的”——起不到任何效果。

以方文山的《菊花台》歌词为例,这首歌开头就是“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一个近景一个远景,简单又直接的把意境营造出来,然后再写时间写“绝望”去强化意境,最后把歌曲推向高潮。这才叫中国风。

福克斯的《庆功酒》好在Flow流畅,听感舒适,但是要说它中国风,恐怕我要因此改一改我对中国风的定义。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 第3张

刘聪的“隆中芝士”(错别字故意的)和“鸿鹄之志”,除了押韵之外简直八竿子打不着。知道诸葛亮住在隆中的“燕雀”盈千累万,但是知道诸葛亮未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的“鸿鹄”又何其寥寥。所以这个事情的重点不是“隆中”而是“隆中对”。

所以说,对于韵味而言,押韵几乎是致命的。比如我到现在都没明白,为什么林俊杰的世界里,长坂坡的月光太温柔,而曹操不啰嗦?长坂坡上赵子龙七进七出单骑救主,长板桥上张翼德粗中有细喝退曹军,难道温柔吗?听《曹操》就是图一乐,真要听歌词还得听《权御天下》。

说回刘聪这首《天命之军》,这是一首很激烈的歌,本身还是不错的。

福克斯在《战斗》里,曾经再次引用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次他的歌词是:

孩子你可深知可怕的不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而是那鸿鹄未能展翅已被这群燕雀逼死

这两句从信息量上来说,远远好过前面的那些。

02 信息量

接着说“鸿鹄”。

忘川风华录有一首由虚拟歌姬赤羽演唱的《天下局》,歌里有一句歌词:

逢一朝鸿鹄青云上策一朝悬壁通云梁

这首歌有多赞我先不谈,刚才我所列出来的歌词里,词作者把陈胜吴广的故事全部隐去,仅仅留下了“鸿鹄”两个字,并用这两个字来指代那些胸怀大志的小人物。用典的时候真的不需要把典故本身完完全全老老实实的讲出来。

刘禹锡有诗,“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六个字,两个典故,这才巧妙,简洁精炼,内涵丰富。

我前面开头提到的李延彦的诗,应是出自于《遯斋闲览》一书中所载的一个故事。故事中李延彦向上司献诗,为“图对偶亲切”而写死了自己的兄弟。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 第4张

另有一种我们的说唱歌手们比较擅长的用典的手法,叫“用句”。自从大傻要吃篮球之后,大家就都开始喜欢在Diss的结尾吃点什么球了。

接下来我们简单说一说小老虎。最开始的小老虎是出了名的喜欢“抄”。《说唱艺术》里的一段Verse来自《老残游记》,《再见》则引用了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

小老虎的厉害在于,他在引用的同时,又能保证自己写的其他歌词与引用的部分不脱节,不突兀,听众听下来只觉得浑然天成。当然,后来小老虎全面转向意识流,更像一个诗人了。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 第5张

另一个虽然经常被称为“押韵诗人”但是他自己不这么认为的说唱歌手,你以为我要说Jony J?不,我要说的是王愚。

王愚无疑是一个有强迫症的说唱歌手,他的强迫症不仅体现在他对于编曲的频繁调整,还体现在他的歌词,以《别人》为例:

在学校我作弊 坑了甲找工作找Daddy 蒙了乙进社会我Hustle 拐了丙有言他人即是地狱 骗了丁

王愚非常热衷于——把一个词语拆开来放在上下两句话里——拆词,也同样热衷于保持上下句的字数一样。

我看见焦虑和心痛浸湿了你的眼我看见委屈和沧桑涂花了你的脸我预见疲累的躯干托不住你的肩我害怕不测风云吹打塌了我的天

但是这些都不足以代表王愚的风格,他的风格之所以独特一是在于他的词汇量(用“冷门”的词汇来妆点自己的观点),二是在于他的用典(自己给自己创架空世界观,又自己拿过来当典故用)。

当然还有特别的修辞手法:

赴约黑暗途中舔食一碗荒淫

请问如何用碗盛起一个形容词,并且舔食它?

别轻易管一个说唱歌手叫“押韵诗人” | 第6张

这种手法是陈粒较为擅长的,比如《历历万乡》的开头:

她住在七月的洪流上天台倾倒理想一万丈...列车搭上悲欢去辗转她尝遍了每个异乡限时赠送的糖...你扔下的习惯还顽强活在我身上若我站在朝阳上 能否脱去昨日的惆怅

所以,不要听都没听过民谣就一天到晚骂民谣骂民谣,人家好歹比你有文化。

03徒有韵味

前面说了很多,说什么什么没有韵味,但也有一些歌,韵味是有了,可是歌词却一窍不通。

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去分辨一下,哪些歌是梦笔生花,哪些歌是思想便秘,甚至前半段妙笔生花,后半段思想便秘。

比如说这首《风花雪月》,前半段还是:

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风是自息自生扰袖弄摆花是摇乱玉彩沾衣未摘雪是眉心微凉华发皑皑月是移走寂空星云中埋风是清歌不歇吹彻高台花是折枝粉黛绽诗三百雪是积帐饰晴雕弓懒开月是良宵清光此夜难再

怎么突然就:

天下为公我为母山河洞房天星烛来年妆成万骨枯癫色深浅入时无?“风花雪月,就是我想和天下谈个恋爱。”

我也理解原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把“天下”拟人化,可是他有没有考虑过孙中山的感受...

另一个例子就是GAI的“名句”:

为保长城不倒烈马长枪握好眼看时间不早对的起江东父老路上苦头不少为求长生不老你看我巍巍河山中华屹立不倒一往无前虎山行拨开云雾见光明梦里花开牡丹亭幻象成真歌舞升平

这段整体的意境都是破碎的,从“江东父老”直接到“长生不老”,然后又回到了“中华屹立不倒”,最后又来了一出“牡丹亭”。
尤其是最后一段,完美展示了“如何用成语写一首打油诗”,我可以说这段除了唱功了得之外,完全经不起任何推敲。单论这首歌,GAI的创作能力令我感到质疑。

04结语

在几百年前,要成为诗人得要寒窗十年,学富五车,而随着时代的进步,尤其是汉语拼音的普及,成为诗人的门栏真的是越来越低了。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

您要真觉得随便谁谁谁,写个双押三押十二押就是诗人了,那你就把路走窄了,老弟。

不不不,我加一句:

传统文化绝不是靠我们多认几个字而复兴的,而是靠我们真心地去喜欢它研究它使用它才复兴的(此处Diss《生僻字》)。

《生僻字》SB。

作者:鱼目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逆风输出)

本文来源 逆风输出 ,由 HiTao 整理编辑,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