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文化高峰论点 卜希霆:街舞文化与创意营造

卜希霆:街舞文化与创意营造

导语:2016年8月2日,首届中国舞蹈协会街舞委员会街舞产业高峰论坛在河南郑州举办,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部副书记兼文化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卜希霆、格莱美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孙明章、著名舞蹈家夏广兴、百度百付宝CEO章政华、浙江安泰集团董事长钱安华、米多娱乐CEO李朕、中国嘻哈教育集团校长吕龙、浙江桃花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诸海峰等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围绕“为艺为商,街舞四方”的主题展开“论道”。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部党委副书记、文化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卜希霆以“街舞文化与创意营造”为题发表主题演讲,从公共文化与文化产业的视角出发,分析了当代中国街舞发展的着力点,对未来街舞发展提出建议。以下是关于本次演讲主要内容的分享。

理解街舞

古人尚武,“以武会友”,武术是冷兵器时代的“显学”,在金庸先生等武侠小说大师的描绘之下,“武林大会”成为每隔一定时间即要举办一届的武林高手间切磋武艺的聚会。今天我们出席的中国(郑州)国际街舞大赛(简称WDG),也是高手对决的“舞林大会”,因为街舞艺术也成为今天世界青年人普遍关注的“显学”。改革开放之后,中国认识世界的方式不断多元,我上学那个时代大多数人最早接触街舞都是通过看美国电影《霹雳舞》,但那时候也不知道霹雳舞也是街舞。我知道在座的许多人是全国各地街舞圈的“大咖”,对街舞有着多年的实践、认知与理解。我就从文化的角度与各位分享一下对于街舞的学习体会,不一定准确,说的不对的以各位街舞专家意见为准。

街舞是上个世纪中叶诞生于美国民间的一种舞蹈形式,流行于非裔黑人、牙买加人、墨西哥人、波多黎各人等有色族群之中。街舞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关于其历史、内涵、精神、音乐性、舞蹈性等的文化复合体,成为一种特殊的城市文化形态。街舞包括机械舞(POPPING)、锁舞(LOCKING)、霹雳舞(BREAKING)、自由舞(HOUSE)、爵士舞(JAZZ)、嘻哈舞(HIP-HOP)以及甩手舞(WAACKING)等,表演者通过走、跑、跳创造出有别于其他舞种而极具观赏性及表演性的舞种,一直受到广大青年人的喜爱。作为广义的Hip-Hop文化的一种元素,街舞和说唱、打碟、涂鸦等随着全球化的过程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如今不仅在美国,在欧洲、日本、韩国和中国,街舞都成为了当地青少年最为喜欢的一种文化和舞蹈形式之一。

街舞的文化定位

街舞作为一种文化,应该如何定位?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六个层面来理解。

1.时代之舞

街舞文化是青少年创造的一种流行文化,其舞蹈本身传递出青少年对生活意义的探寻,展现出他们的丰富个性和独立自主精神。街舞诞生于20世纪中叶的美国,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从1955年阿拉巴马州公交车事件开始,黑人民权运动、反主流文化运动、反越战、女权主义运动等迅速兴起,席卷了整个美国,影响了全世界。实际上,街舞所代表的Hip-Hop文化由这些反对不公、叛逆传统的青年人所热爱并传播,也一度成为了他们抨击现实、宣传新思想的途径。街舞文化的精髓——爱与和平,有着鲜明的时代背景,舞蹈表现形式和内涵都与当时的社会、文化、种群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街舞发展到今天,可能其社会运动、政治层面的含义已经淡去,但是却成为了当代各国年轻人所认同的张扬个性的代名词。街舞作为一种年轻的文化形态,已然成为当今时代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2.竞合之舞

街舞是一种竞技与合作相融合的舞蹈。众所周知,街舞大体上可以分为斗舞和表演两个体系。街舞与其它诞生于舞台上的舞蹈形式有所不同,它从诞生之初就是一种充满了竞技性的舞蹈形式。黑人小伙子们在街头围成一圈,面对面的进行一对一甚至多对多的斗舞,由舞技高超的前辈进行裁判,获胜方将赢得掌声、尊重和金钱。他们以此来代替帮派械斗,以不流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后来发展成为各种街舞比赛,具有代表性的有英国的UK,美国的红牛,德国的BOTY,法国的JD,中国的KOD等等,现在我们又有了WDG这样高规格的国际性街舞比赛,这也是街舞界的一大幸事。街舞除了斗舞,还有在舞台上的舞蹈表演,可以分为独舞(SOLO)和齐舞。齐舞需要各个舞者的配合和合作,而SOLO虽是单人项目,但也需要DJ打碟,MC烘托气氛、灯光的配合等等。实际上,街舞从斗舞、表演到比赛乃至团队建设、工作室运营到今天全国性的街舞联盟的成立,都是一个充满了竞争与合作的过程,也正因为竞争合作,街舞充满创新活力,拥有着不竭的动力。

3.城市之舞

街舞是一种特殊的舞蹈形式,为什么这样的说呢?因为他不同于诞生于舞台之上的古典舞、芭蕾舞和现代舞,也不同于诞生于乡野田间的民族舞、民间舞甚至傩舞,街舞诞生于上世纪中叶的美国城市底层街区,这在各种舞蹈形式中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如上世纪70年代,加州洛杉矶和长滩几个城市里,放克(Funk)音乐极为流行,大名鼎鼎的Electric Boogaloos(简称EB)团体在这种文化氛围下,发展出Popping,Popping舞蹈所代表的Funk文化也成为了洛杉矶、长滩那种轻松、随性、幽默氛围的代名词。城市具有广阔的公共空间,在美国,这种公共空间里诞生了街舞。而在中国,城市公共空间的建设与营造也欢迎并需要街舞爱好者的加入。在这种空间与舞蹈的交融中,城市的精神、年轻人的激情才能够得到释放和体现。此外,街舞的发展需要资金、场地、消费群体、音乐、演出、媒体(特别是自媒体、新媒体)的支持与参与,这些条件大多有赖于城市的供给。所以说,街舞脱胎于城市这个母体,发展于城市,也必将服务于城市,绽放于城市,必将成为城市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4.健康之舞

相信任何一位观看过街舞的朋友,无论是在电视上、网络上还是现场,都会被舞者那些充满爆发力与力量感、体现灵活和柔韧性、能够任意控制自己身体的动作所吸引。街舞的训练较之其他舞种,更需要长时期的身体锻炼和基本功训练,对自身体力、力量、控制力、爆发力、协调性、柔韧性等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高。因此,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是跳不了街舞的。同时,街舞也是一项极好的身体运动与健身方式,普通的爱好者可能没法像职业舞者那样高强度、长时间的训练,但是科学的学习街舞也是能起到锻炼身体、保持健康的效果。很多人说街舞有很多高难度的动作,我的身板不行来不了那个。这可能是由于Breaking、Popping等舞种带给大众的主要印象,Breaking等舞种,确实需要一定的身体素质基础,不太适合女性、老人来练习。但是除了Breaking之外,还有Hip-Hop、Jazz、Waacking、Locking等舞种,这些舞蹈对身体素质要求门槛相对较低,适合各年龄段人士进行练习。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街舞可以发展为一种大众的健身方式,具有非常广阔的群众基础。

5.动感之舞

街舞作为一种舞蹈艺术形式,不仅仅可以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它可以给舞者和观众带来精神的愉悦和艺术的享受。街舞里任何一个舞种,都讲究舞蹈与音乐的契合,讲究身体律动与音乐律动的协调呼应,这种律动的强大感染力可能是其他舞蹈形式所不具备的,舞者能利用舞蹈与音乐感染观众,形成互动。相信每一位看过街舞比赛或表演现场的朋友都能有所感触。街舞也是情感的舞蹈,表演者用身体的动作变化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感情,这是街舞作为一种舞蹈艺术所具有的共性特征。街舞同时也是一种潮流文化,这种舞蹈、服饰、符号乃至态度和精神深得全世界青年的喜爱,并在全球各地与当地文化结合,生根发芽。街舞近些年在我国青少年中星火燎原,稍加引导便普及迅速,立竿见影,显现出极强的行动力。

6.艺术之舞

长期以来,因为街舞具有强烈的运动特性,街舞曾经被某些组织定位于全民健身项目,矮化成为体育舞蹈。近些年,以青年群体为主体的街舞已经走出体育运动的阈限,展现出创意复合多元的艺术生命力。其实街舞自诞生之日起,就呈现着艺术的独特气质。街舞是以人体的动作、造型、发展、变化所形成的肢体语言塑造出动感、粗犷、超炫、超洒脱的形象来表现人的独立不羁和自由奔放的个性。从街舞的物质外化形态方面来看,街舞最重要的艺术特征就是一种直观的动态性的形象。它本身集中体现和包含了直觉性、动作性、节奏性、造型性、传情性、综合性等艺术特征;总体上看,街舞是一种以人的身体动作为主要表现手段,并结合了音乐、服饰等艺术形式,以具有节奏性和创造性的直观的动态的形象展露,表现人的情感、活力和思想,反映社会生活的艺术,集约了综合艺术表现力。2013年9月,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成立,这也标志着中国街舞获得了艺术界的认可,而《中国街舞艺术教育等级》机制及系列教材的推出,也进一步推动了街舞的艺术晋级之路。受文化部委托,我带领课题组正担纲《群众文艺发展规划》的起草工作,我希望未来街舞作为群众文艺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能够进入 “群星奖”的表彰视野。

从以上六个方面我们对街舞文化进行了解读。街舞文化在上个世纪末传入中国,先是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扎根,发展出舞佳舞、Speed、Caster等知名舞团,后发展到全国各个地区,在中小城市里也全面开花。街舞产业也发展迅速,形成了以各地舞团、工作室为中心的街舞教学、比赛、演出、服饰、影视等产业链。

街舞的文化落点

街舞作为一种西方的舶来品,作为一种新兴的文化业态,作为一种群众基础雄厚的艺术形式,该如何发展,怎样发展?从公共文化建设与文化产业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有以下六个着力点和落脚点。

1.城市公共空间塑造

说到城市公共空间,大家首先就想到的是广场。没错,广场是城市里最主要也是最集中的公共空间。街舞诞生于美国底层街区的街头巷尾,由于美国街区制与中国不同,这可以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广场。中国的广场都是谁在利用呢?没错,“大妈”们是中国广场上的精灵。广场舞是中国本土发展出的特有的舞蹈形式,深得中老年妇女的欢迎与喜爱。那中国的街舞都在哪里跳呢?在工作室里、练舞房里、排练厅里、演播馆里……几乎大多是在室内封闭空间。这与街舞本身开放、交流、随性的文化特质不完全符合,也限制了街舞文化的更好传播与推广。不能说是大妈挤占了青年人的空间,但是城市公共空间青年人的缺位确实是非常可惜和遗憾的。如何把青年人从房间里、手机上、电脑旁,从虚拟空间里吸引出来,来到广场等公共空间,进行有益身心的互动、交流、休闲活动。我认为街舞作为青年人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应当是城市公共空间塑造的重要的有生力量,因此在各个城市街区文化建设规划之时,应主动做好与街舞文化群体的衔接,通过街舞推动城市文化重塑。从把中国国际街舞大赛(WDG)永久落户郑州这一决策来看,郑州市领导已经看到街舞与城市文化的共生效应,正在探索用街舞文化艺术提升城市品位,用街舞文化产品助推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路子,值得肯定。

2.群众艺术培养熏陶

街舞作为一种舞蹈艺术形式,具有艺术的陶冶身心、提升修养的审美功能。同时,作为一种从社会基层发展起来的群众艺术形式,又具有受众广泛、通俗易懂的特点。街舞与芭蕾舞、现代舞、民族舞相比,是一种更接地气的舞蹈,也更容易学习和欣赏。与其他舞蹈类型不同,练习街舞并没有多高的身体素质门槛,也不需要从小练起的童子功;欣赏街舞也不需要有多高的文化水平与知识积累。实际上,相较于其他的群众艺术——如书法、绘画、歌唱、拉丁舞、民族舞,街舞有着更为广泛的群众潜力,可以作为群众艺术培养的重要手段。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指出的“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以文化人、以艺养心”。街舞作为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反映了街舞爱好者对艺术的美好追求与不断创新,具有极强的“正能量”。广东中山市11岁街舞女孩席嘉琪,9岁学习街舞,通过个人努力斩获众多街舞奖项,获得不少奖金,撑起了遭遇变故家庭的半边天,但“成为一名舞者,到世界各地跳舞”也成为她不断努力上进的艺术追求。因为独立、自强、乐学,她荣获了2016年“中山市美德少年”荣誉称号。

3.全民街舞运动

街舞,并不是年轻人独宠,也吸引了其他年龄段群体的兴趣。除了青年人之外,现在少年儿童也成为了街舞的生力军。从各个街舞工作室火爆的少儿街舞班,各大选秀节目上的各种“小街舞达人”就可见一斑。街舞以其活力与魅力得到了小朋友和家长们的喜爱,现在很多中小学的广播体操都用街舞代替,街舞也作为特长加分纳入了中小学升学体系。其实在竞技方面,街舞比赛也更类似于一种无差别组的赛事,首先男女是不分组的,其次基本也不会以年龄分组。2010年,10岁的郑州小朋友陈培显在第七届KOD比赛中闯进Popping组八强;2015年,13岁的台湾小朋友黄子豪代表中国勇夺街舞世界冠军。除了小朋友和年轻人,中老年人也可以接触街舞、练习街舞,达到休闲身心、锻炼身体、陶冶情操的目的。北京76岁的老奶奶武英就是其中的代表。她一辈子都在追求“动感和时尚”。快60岁时,她迷上拉丁舞;60岁以后玩跑酷,耍双截棍,64岁练街舞,2004年,创办“奶奶街舞队”首次与年轻人同台竞技,获得全国街舞大赛北京赛区第三名。2006年拿到了另一项全国赛事的冠军。全民街舞是一个理想的目标,在街舞领域,无所谓性别,无所谓年龄,只有着热爱和坚持。

4.创意营造

创意营造即以提升全社会创意审美为目标,以营造创意生活氛围为宗旨,通过培育创意精神,挖掘创意要素,整合创意资源,生产创意产品,传播创意观念,营造创意生态,激活创意消费,构建富于创意的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和自然环境。我一直关注和研究创意营造方面的课题,今年出版了《创意营造学》专著,开设了《创意营造学》课程。我认为创意营造的过程将有利于改善民众生活环境、提升普通百姓的文化素养、推广生活美学的理念、改善民众的生活精神层次。创意如何产生,如何在公共空间内营造创意,如何将创意转变为生产力,我认为街舞是一个不断推陈出新的创意样本。街舞融合了音乐、涂鸦、服饰、品牌、视觉等诸多创意要素,是一个极具潮流特征的创意营造过程,有利于对旧有元素、资源的重新组合、融通,促进创造、衍生新的产品、服务、环境、氛围。街舞文化的创意营造将有益于重塑区域认知、凝聚共生力量、延续特色文化、驱动文化创新。

5.教育培训

街舞的教育培训从街舞刚传入中国时就开始了,从一开始的大哥教小弟,师傅教徒弟,到后来的办班开课,再到后来遍地开花的工作室教学,街舞已经形成了少儿街舞、基础教学、职业教育、大师授课等涵盖多舞种、各年龄段的街舞教育培训格局。但是直到今日,街舞的教育教学仍然缺乏规范,主要表现为街舞教练缺乏官方资质认定,教学内容和过程缺乏科学的规范,缺乏完整、严谨的教材与资料,缺乏街舞考级体系,街舞仍然没有被纳入高等舞蹈教学体系等等。据保守估计,我国现有经专业培训的街舞师资大约1万人,覆盖了25个省100所城市,30%街舞师资来自传统舞蹈。街舞教育培训进一步转型升级需要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的不断努力与付出,街舞教育培训的规范化、专业化,任重而道远。

6.街舞产业开发

街舞产业虽然体量不大,但也是文化产业当中的重要的产业形态,而且潜力巨大。街舞与其他文化产业业态不同的是,它在最初几乎没有得到官方的支持与推动,完全是处在一种自发的状态下“野蛮生长”。在这种环境下发展到今天,街舞获得了广大的市场受众和国家的认可,说明街舞作为一种产业是非常具有活力、前景和价值空间的。据保守估计,我国目前直接从事街舞运动的大约有100万人,仅仅包括培训、演艺、街舞专业服饰服装大约有50亿产值。从教学到演艺,从服饰到时尚,从视频直播到影视动漫开发,从赛事到我们今天的峰会,街舞完全可以形成一条具有深厚市场潜力的“街舞+”全产业链条,带来广阔的价值,拉动群众消费,提供众多就业岗位,这对文化产业,对整个国民经济,都有着长远的意义。

街舞发展建议

我刚才展望了未来街舞发展需要的几个着力点,下面我再对当今中国街舞的发展提出我的四点建议。

1.加强顶层设计

街舞作为一种从基层发展起来的文化,如今已经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认可。而如何规范、扶持与支持文化的发展与产业的发展,则需要关于街舞的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这需要国家有关管理机构进一步明确权责、各部门有效协调、学术智库的支持与民间组织的配合。这些政策应该包括街舞教育培训的规范化文件,街舞活动的财政扶持,街舞个人、团队及街舞工作室的资质认定,街舞赛事的规范化、街舞音乐及视频的版权保护等等诸多层面高端规划设计,街舞发展急需借智借力高举高打,做好战略谋划。

2.搭建协作平台

从实际情况来看,中国街舞的发展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各地区、各城市、各团体都是各自为政、割据一方,全国性的、常态化的、规范化的联盟还很少。文化和产业的发展,最忌讳的是分裂与封闭,良性的竞争与合作是正确的发展形态。因此,街舞委员会的适时成立,街舞全国联盟的积极组建,WDG全国大赛的不断展开,这对中国街舞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必须通过搭建跨界合作、开放包容的协作平台,实现街舞群体协作共赢的崭新局面。

3.社会资源整合

在中国有许多高水平街舞舞者,有许多知名的街舞团体和工作室,更有许许多多喜欢街舞的爱好者。如何将这些资源整合起来,发挥人才优势、市场优势,打通整个产业链条,这是街舞委员会和街舞联盟需要考虑的问题。另外在中国,Hip-Hop的发展有一个不好的现象:街舞玩街舞的、说唱玩说唱的、涂鸦玩涂鸦的。这几个圈子彼此之间感觉老死不相往来,没有很好的交流与合作。其实这几种文化都具有一样的精神特质,也都是年轻人喜欢的文化,为什么不能一起协作发展呢?建议街舞圈的各种朋友们,我们主动出击,去和说唱圈、涂鸦圈的人沟通交流,洽谈合作。这样有利于街舞的发展,更有利于Hip-Hop大文化的发展,全世界Hip-Hop爱好者的有效联结,实现街舞资源全面整合,共创街舞文化良好生态。

4.融合本土特色

街舞是诞生于美国,流行于全球各地的世界性文化。它流传到一个国家,就与当地的民族、文化融合交汇,形成带有当地烙印的特色街舞,如韩国的K-POP,日本的House等。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谈到中外文化交流与竞争时,曾经专门指出,“很多艺术形式是国外兴起的,比如说唱、街舞,人民群众喜欢就要用,并赋予其健康向上的内容。” 习总书记在如此高规格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首次提出要提倡推广年轻人喜而乐见的街舞,这也代表了国家层面对于街舞发展的认可、重视与支持。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街舞是一种开放性极强,又充满了变化与创造性的艺术,它可以与中国传统、地方文化结合,形成具有中国特色、具有中国风格的特色街舞。如CCTV“街舞集结号”播出的《当街舞遇上咏春》《以福之名》《东北东北》等节目,就特别具有当地的文化特色,又不失街舞的独特风韵。中国街舞要想良性、可持续发展,并在世界街舞之林有所建树,必须植根于中国文化的丰沃土壤。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街舞也不例外。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