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蛋堡/满人/Jnco:中文说唱早就有过黄金年代

本文转载自CooL 潮流第一品牌,作者为郑世平,已获得作者本人授权,略有删改

小强蜀熟:21世纪第二个十年刚刚过去,令我想起那首《十年》。《十年》及EP《黄金年代》对我影响很大,爱上中文说唱很大程度是因为EP《黄金年代》,关注我这个公众号的自动回复便是《十年》的歌词“如果没人跟着起舞,我们怎么革命?”昨天看到台湾撰稿人郑世平对“黄金年代三人组”的专访,便联系到他,希望这篇专访被更多人看到。

2008年2月28日,台湾还正值冷冽、潮湿的气候时,座落于淡江巧克力公寓的屋子内却有一群人靠着韵脚和flow打得火热。尽管三人当时都不以为意,只是在谈笑风生中与“颜社大头目”迪拉胖有个临时起意的想法,竟巧妙铸下了中文说唱亘古流传、且永不退色的作品《黄金年代》。虽然它描绘的是12年前的台湾说唱风景,那看似欣欣向荣、大有可为的音乐环境,却不料《黄金年代》的一字一句时至今日仍影响着无数说唱歌手,并带着这份力量持续执着文化的号角不断前进,影响力十足令人钦佩。

蛋堡

谈及2008年,绝对是对于台湾说唱圈备具意义的一年,因为除了延续2007年的声势——热狗以专辑《Wake Up》在蔡依林的《舞娘》和苏打绿的《小宇宙》等众多强敌竞争下勇夺金曲最佳国语专辑,成为台湾说唱史上第一位金曲歌王外,接续的还有“学院派巨擘”参劈释出《押韵的开始》担纲韵脚先锋,为中文说唱技术书写崭新一页。

蛋堡

2008年对我来说如此具备象征性,莫过于此时间诞生了《押韵的开始》和《黄金年代》这两张台湾说唱史上能够视为圭臬的唱片。

如果说前者是在建构“学院派”的说唱职人精神,那么后者就是在撰述历史以及描绘未来台湾说唱的模样。而当时试着建构起这Hip-Hop世界的三位说唱要角,满人、蛋堡、Jnco皆大有来历——满人早已是台湾说唱独霸一方的角色,早在1998年就在纽约成立Asian Power的他,于当时的圈子内就是一个老大哥的存在。而蛋堡同样也在2008年前以竹帮(高中时期)和颜社成员身分走跳说唱圈,且他于2007年发布的《烟雾弥漫》更被不少人视为“Chill Vibe经典”,在当时俨然就是明日之星。但神秘的Jnco,绝对是让众人没意料到的的天降奇兵,除了透过2007年初试啼声的作品《My World》展现惊人的说唱能力外,当中更找来了满人、RPG共同合作,华丽组合不免让当时的听众纷纷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回借着短暂的契机,我与Jnco、满人、蛋堡来了场访谈,除了深度了解Jnco鲜为人知的经历外,也更深入地挖掘那张传奇EP的创作故事。

蛋堡
有如天降奇兵般袭来,却又如隐匿刺客般消散

这世界总会有些天赋异禀的创作者叫人称羡,而Jnco就是这般角色。从2005年开始创作的他,初期多以英文说唱为主,无奈当时的创作皆为片段,并未有首完整架构的曲目,以致他的声音被较少人所听见,但却因为这般契机,小品类型的创作成为他写作的养分,并一点一滴的累积,直到2007年大爆炸的来临。可不论天才还是凡人,成功的关键还是得必须靠着些许命运的安排,比如Jnco第一首强势登场的作品《My World》就惊人地找来满人和RPG一同参与,尽管满人一开始并未答应合作,但Jnco却早已在歌词提到了满人的团体Asian Power,笃定作为自己的第一首歌,满人势必得参与其中。

蛋堡

Jnco:2006年我先认识RPG,他那时候在弄一个mixtape,我就跟他进录音室hang out,可能有feat几首歌这样。我自己第一首完整的歌,就是在2007年退伍前写好的,那时候就很想要跟满人feature,可是我不认识他,所以我就找他的e-mail,把我录好的part寄给了他,虽然等了几天他都没有回我,可是过了一个礼拜之后,他就把他录好的part寄了回来,看到的时候我真的超开心,这就是我的第一首歌《My World》。到目前为止,这首都还是我最喜欢的几首歌之一,第一首就特别有感情,而那首歌发完之后,过一两个月,我就用同样模式,把我写好歌就丢给蛋堡,叫《未曾改变》。

运用同样的模式,吸引力法则不断在Jnco身上发生,且自助者人恒助之,甚至后来还引起了预料之外的涟漪,那就是《黄金年代》的诞生。

Jnco:我在那首歌之前也是不认识蛋堡,然后也是一样的把歌丢给了他,感觉一开始他也是要写不写,我就想说“fine,我自己发”。但没料到刚po上StreetVoice没多久后,他就跟我说他要写,然后他真的就录好并丢给了我,这就是我的第二首歌《未曾改变》。可能因为这样子,我觉得这是后来才会有《黄金年代》这张作品的原因。

蛋堡

Jnco一鸣惊人地登场,俨然令不少说唱歌手十足惊艳,他略带洋味的风格配上抓耳的flow排列,再加上他与当时的新锐制作人JL相辅相成地共构,着实让人听着音乐想要跟着一起点头、舞动,而Jnco与JL的强强联手,同样有个奇妙的机遇,这一切发生在StreetVoice上,当JL主动发讯息给了Jnco。

JL说道,“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一听到Jnco音乐的时候就想说‘这个人是谁呀?声音这么好听’!”而JL的讯息,也令Jnco十分兴奋。“你第一次拿到一个原创的beat,然后你可以唱,真的超high的。当我一听到他的beat时,就觉得这肯定不是台湾人做的,因为是超级原汁原味的东岸,很有J Dilla(来自底特律的制作人)的感觉。”透过互联网的串联,让当时在台湾的Jnco能与远在加拿大的JL相互合作,并单纯地以iphone录制声音传给JL做后期,进而产生《Def Hype》(Jnco的专辑)的企划。后来也因为Jnco慢慢的和满人连结,JL也陆续为满人制作过不少曲目,例如经典之作《Rapper的Rapper》。

由于Jnco的说唱启蒙是Jay-Z、Nas、Big Pun、DMX等东岸说唱歌手,致使早期的创作多以英文为主,但真正让他有动力开始创作中文说唱的时刻,便是听见了满人、蛋堡的声音。

Jnco:那时候StreetVoice很红,差不多在2006年听到他们两个人的歌,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次半夜我开了一个小台灯,当听见了他们两个歌的时候,真的是被震撼到,所以我之后才开始想慢慢创作。十几年前在听台湾有些说唱歌手的时候,当我把歌曲打开来,我认为可以听超过十秒的没有几首,有时候听到他第一句唱出来时,就会想把它关了,真的听不下去。但像满人的《闭上眼睛》和蛋堡的《Bamboo Holla》,我听了就是“干!怎么这么屌!”如果别人可以做得到,那么我也有机会做到那种感觉,所以就开始动手创作。

蛋堡

不同于现在的youtube、soundcloud,二零零几年时说唱歌手会把作品上传至StreetVoice或滚石可乐与同行交流,当时许多内地的说唱歌手同样是以StreetVoice为主要的作品曝光渠道,这让中文说唱欣欣向荣,使得两岸创作者能相互沟通,而Jnco的火热姿态也同样吸引了内地说唱圈的目光,例如在2008年时他受FatKan的邀约,连同代表台湾的说唱歌手——满人、参劈的老莫&小个一同参与了cypher《带着梦想飞》,缔造两岸经典的说唱佳话。

在那段时间声势正火热的Jnco俨然被视为台湾说唱的明日之星,但其实就在《黄金年代》发布前一个月,他收到了申请上美国学校的通知并准备前往就读,尽管悄然地淡出让不少听众感到失落,但对于这个决定Jnco并不后悔,甚至直言“从没有放弃说唱”,并说道“那段玩音乐的期间,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就突然认识了他们两个,然后把我带向一定的level。在离开台湾前就有和迪拉胖在捷运站出口聊很久,他说‘如果真的还想玩音乐,等到毕业回来后可以再一起做。’但在2010年读完书后就在美国找到了工作,并拿着年薪六位数的美金,甚至还认识到了我现在的老婆,所以我并没有想要回来。但时日至今,我也没有后悔过。人生每一段时间都会有做选择的机会,就只是跟着当下最适合的选择去走,所以不会有任何遗憾、悔恨。”

蛋堡
十年前的起舞革命,缔造十年后的遍地开花

现在的台湾说唱圈,承先启后并在2017年延续着《中国有嘻哈》和《走到飞》的说唱大爆炸,让说唱一举叩开市场大门,令其商业价值与日俱增,同样的,想以说唱追梦的年轻人也遍地开花,不少的新世代rapper逐渐浮上台面。当问及他们有喜爱哪些新生代rapper时,Jnco回答道“我很喜欢娄俊硕”,然后蛋堡推荐我听高浩哲,满人则接着说道“我觉得一个小男孩不错叫Yappy,他挺好的。”蛋堡也附和“还有莫宰羊和黄嬉皮,他们都有自己的特色,就不会说像谁这样。”

蛋堡

从中可以发现,三人其实比起快嘴、押韵等技巧,彷彿更专注在说唱歌手自我的风格上,而此原因也是鉴于《中国有嘻哈》的热播,让“押几个韵”像是成为许多刚踏入说唱圈的创作者自我检视的标准,尽管几押几押的确会提升音乐的精彩度,但是蛋堡也直言“让大众都接受了这样一套审美的方式,感觉大家现在都着重在这些技巧上。但你在一个行业久了,其实你会更注重更深一层的东西。”Jnco则更坦白的补充道,“有时候讲很直白的话,或者是你内心的东西,会比你的押韵来得更重要。”

这三人在十年前就打算成为“用字的巨匠”(《十年》的歌词),结合三个世代的声音启蒙台湾说唱的文艺复兴。但其实从2008年到现在,不少听众在聆听作品时,都特别会注重“这歌到底是不是real Hip-Hop?”并将2pac、Nas等人视为说唱真谛,倘若过于pop,亦或态度不对,就开始质疑起作品内容——应当符合Hip-Hop的原汁原味。

这般想法并不被这三人所认同,尽管在十年前,他们或许有意朝这这个目标前进,做出富含美国Hip-Hop韵味的说唱音乐,但到了现在的状态,蛋堡提到“其实我现在有时候会往另外一个方面想,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到原汁原味?我们是中文的使用者,我也可以说《黄金年代》比Nas屌呀,因为Nas不会写中文(笑)。”

蛋堡

Jnco也附和,“像很多菜比方japanese fusion就是日本菜,可是是美国口味在做,你总不能叫一个华人做出地道的意大利面,当然会想办法改良,也许不见得比原本的好,但是却可以走出他自己的style。”

满人则慎重提及,“一个东西到了不同国家,它必然会产生不同的面貌。那我在过去摸索的过程当中,毕竟自己是传承者,也是学习者,所以就会帮自己抹上些胭脂抹粉。那现在中文说唱已经升华到一定的地步,那种面具可能也就不需要了,反倒可以很骄傲的展现自己。”

无心插柳的聚会,铸下亘古流传的关键

尽管《黄金年代》被不少人视为圭臬大成,但促成这张EP的契机却意外巧妙。因为在《黄金年代》这首歌诞生的当晚,满人、Jnco、蛋堡三人其实是头一回聚在一起写歌,虽然过去都有作品以及网上的交流,但临时起意,约在淡水巧克力公寓的会面,成了打造《黄金年代》光辉的一夜。

蛋堡

Jnco回忆起那一晚,“我那时发了两首歌,大家稍为比较知道我是谁后,因为当时和满人比较好,所以就跟着他一起去到淡水的颜社工作室聊天。然后一到了现场,我们一群人就在互相怂恿,对迪拉胖说‘你弄个beat我们就唱!’所以一伙人就拼到了凌晨三、四点,那时候真的超紧绷的,因为完全都没有准备,真的是埋着头就开始写,毕竟我们三个人都不想认输。”

而随着《黄金年代》歌曲的出现,当时迪拉胖提议铸造一个更完整的作品,于是有了后来的《纯正好货》《十年》。其中最为说唱听众称道的《十年》,象征他们三人对于过十年的交代已经对未来十年的想象,由蛋堡亲自操刀采样的beat,他直言是拿出他的压箱宝出来,用它与满人及Jnco对抗,“因为这个组合就是会让人感觉不能漏气,我们三个人彼此之间各有各的特色,在一起创作的时候,既是合作,也是互相较劲的感觉。所以当然觉得不能随意丢出一个东西,况且他们都是标准不低的人。”

蛋堡

而距离2008年的《十年》后又过了下一个十年,现在的台湾说唱迎来前所未见的风景。有风靡主流乐坛的高尔宣持续征服大众,有新颖风格的Leo王拿下金曲歌王宝座,一年又一年的堆砌,令整个生态倾向欣欣向荣的氛围,可是这状态却不免让满人认为还是有些缺憾,但这不是批评、愤慨,而是以他一路走来的眼界给出谏言,“我们那个年代的说唱歌手,是有一个人物的塑造和养成,是代表一个角色,现在虽然东西都很漂亮,却少了一点灵魂,而这种现象是包含整个中文说唱,很难再看到充满灵魂的角色出现。”

比如2Pac的《Hit 'Em Upp》、Biggie的《Juicy》或Nas的《Illmatic》,透过歌词重击节拍,在听众心中烙印下满满的个人风范,而在洪流中要怎样塑造自己的轮廓,成为满人、Jnco、蛋堡留给新生代rapper们的课题。

经典的组合永不褪色,就算需要用上好几年去等待

尽管到了现在,满人、Jnco已淡出了这场说唱游戏,但曾经用青春抵押兑现换来的态度,却从不离开他们一分一秒。

2018年底,心血来潮的Jnco打开了youtube上的《走到飞》,并欲罢不能的听了六小时的台湾说唱。在那时刻,久久未动的笔触再次技痒,尽管他与蛋堡已很久没有用社交软件联系,但心有灵犀的伙伴们总是会在对的时间重逢。

蛋堡

在Jnco传给了他一段非常粗糙的demo后,蛋堡便迅速地回传了他所录制的音频,且当满人听见蛋堡的verse后,灵感乍现的他也接续地为歌曲收尾。而这般突如其来的过程,彷彿又将分隔三地的他们带回十年前那湿漉漉的淡水颜社工作室中,并相互用者韵脚和flow比拼,后来这首电光石火般急速产出的曲目《Fish Ball》出现在了说唱听众面前,沸腾整个台湾说唱圈。

问到他们三人在未来还有没有可能合体释出作品,蛋堡、Jnco、满人都没正面回复,只是一再说明他们的合体不适合强求,必须等待那自然碰撞的契机,如同他们三人是怎么认识彼此一般。在我看来,倘若当时没有满人在《My World》的提携,Jnco的天赋可能还埋藏在underground;假如没有蛋堡细腻的感情引领,《Fish Ball》或许无法被乐迷品尝;如果没有Jnco在那一晚的灵感乍现,三人能再一次的合体创作,可能就不会出现。
黄金年代三人组,就像是相互解锁对方的钥匙,在互补之下呈现完美的搭配,对我而言,尽管满人、Jnco已在这江湖上隐姓埋名,蛋堡也是久久才会发布新作品,但当《黄金年代〉三人再次集结出手时,彷彿又能游刃有余地拿起惊世武器征服乐迷,在中文说唱书写不朽之作。

小强蜀熟:其实在2019年,满人、Jnco发布了回归之作,满人ft.参劈老莫《Home》以及Jnco《Young OG》。

本文由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小强蜀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