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里从Hip-Hop社区到做厂牌,OURDEN苏子涵说:行业缺内容,需静下心来做好歌

十年里从Hip-Hop社区到做厂牌,OURDEN苏子涵说:行业缺内容,需静下心来做好歌

OURDEN创始人苏子涵

文丨于墨林  编辑|董露茜

“那时候我身边没什么喜欢Hip-Hop的人,全校也没多少人,我觉得交流很难,所以就和学校的好哥们一起搭了个网络社区。”说话的人是OURDEN的创始人苏子涵,而他所说的社区正是OURDEN的1.0版本。

2006年,苏子涵还在念大二,因为爱好与朋友搭建了讨论Hip-Hop音乐的社区论坛OURDEN。从字面上来看,“OURDEN”是“我们的巢穴”,这是当时苏子涵和朋友们创建论坛的初衷,希望在这个“地下巢穴”里找到同样热爱Hip-Hop音乐的朋友。

本来只是做着玩玩的社区,没想到慢慢地开始有外人注册了。“开始我们就自己瞎搞,今天你发点东西,明天他搬张专辑,都是一些很\'土\'的事情,但没几个月忽然就发现有很多人来注册了。”

从2006年到2009年,OURDEN的注册用户积累了几十万,虽称不上是顶尖的论坛,但就Hip-Hop这个领域来说,这样的数字在当时已经很高了。而这也说明了Hip-Hop虽然没能走到主流,但潜在受众的数量并非小到不值一提。

在那期间,学设计的苏子涵从学生变成了上班族,从事的工作和音乐没有直接关系,但他始终坚持运营OURDEN社区。但后来微博崛起,大量的流量都被吸走,很多社区不得不选择关闭,OURDEN也在2010年开始转型,来到微博、微信平台上做内容产出。

于是就有了最开始也是到目前为止,OURDEN最主要的产品——OURDEN字幕组。据苏子涵介绍,目前字幕组有800多条视频作品,在优酷土豆、乐视、搜狐等平台的总播放量超过1亿次。这样的发展顺其自然,因为歌词是Hip-Hop音乐很核心的部分,目前优秀的Hip-Hop音乐都是英文作品。对于新手来说,只有看字幕才能了解其精髓,所以OURDEN被更多人熟知也是因为字幕组。

十年里从Hip-Hop社区到做厂牌,OURDEN苏子涵说:行业缺内容,需静下心来做好歌

不过,在在正式商业运营后,字幕将不会是最重要的部分,它会成为一间做音乐内容的厂牌。

“未来我们其实想做的是音乐厂牌,做音乐内容的产出。”苏子涵说,“严谨来讲,厂牌的概念是需要跟人签约,但中国目前很多Hip-Hop音乐厂牌都没有签约,而是互相认可。那我们是要真正做厂牌,就是唱片公司那种概念。”

苏子涵决定做厂牌,是因为他看到了内容对音乐行业的价值,在他看来,目前Hip-Hop行业整体缺乏产业化运作,音乐人和制作人之间的合作也是基于哥们义气,没有专业的宣传推广策划,很难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形成影响力。上游的内容不够好,也没有一个代表性的人物出来,现在这个阶段就跑去做下游的平台是一件很夸张的事情。

目前OURDEN合作过一些上过大舞台的音乐人,接下来计划签约一些Hip-Hop音乐人,也可能会做潮牌等等Hip-Hop相关的商业品牌。

OURDEN还没注册公司,正在寻找天使投资。从2006年到2016年,十年来OURDEN从社区变成一间厂牌,苏子涵也从一位Hip-Hop音乐爱好者变成了一位创业者。

在问到他当年的同学知道他辞职创业做Hip-Hop音乐会不会惊讶的时候,他开玩笑说,“他们肯定会惊讶啊,不过不会是‘你怎么跑去做这个了?’而是‘你居然还在做这个啊?’”

十年里从Hip-Hop社区到做厂牌,OURDEN苏子涵说:行业缺内容,需静下心来做好歌

OURDEN第一次转型为什么选择从字幕这个方向切入?

苏子涵:Hip-Hop音乐它本身就有一个特点——歌词体量会非常非常的大,会比民谣之类的歌词体量大很多,而且在歌词里面会讲述很多自己的观点,比较有个人标签化的一些东西。

很多人想了解这种文化,但英文不一定好,那么(创作者)他们到底在讲什么,他们的观念,包括歌手的个人魅力或者个人风格,我们就通过翻译来展示给大家。

字幕这方面是一个比较大的需求,所以我们就做了。

你们之前一直在做类似媒体的工作,怎么现在想要做厂牌了?

苏子涵:之前我们没有做厂牌的想法,就是专注在Hip-Hop音乐领域做内容,我们也有自己的制作人去和Rapper合作,出来音乐作品,但那时候比较松散,没有一个厂牌的概念。

严谨来讲,厂牌的概念是需要跟人签约的。中国很多Hip-Hop音乐厂牌,他们号称是厂牌,其实大家都还不是。很多以地区组织的音乐厂牌其实就是大家凑一块玩,你认可我的名字,我们一块来玩,然后什么时候有公司真要拿钱来签,(音乐)人马上就走。所以我们真正要做的厂牌,其实就是唱片公司的那种概念。

像嘻哈融合体其实做的时间也很长了,他们在当地做一些演出。但是,演出是在做一个类似下游的事情,当你的艺人本身还没有达到一个程度的话,做(Hip-Hop)演出只能是依托于请热狗这样(级别)的Hip-Hop音乐人,只能这样来做。中国大陆的这些人不是靠他一个就能托起来的。

然后,我们还发现有很多新的团队也想做Hip-Hop音乐这一块,但是那些新的团队,他们想做平台之类的东西,我就会感觉很奇怪,因为上游的内容本身还不够好,然后还都没有一个代表性的艺人出来,没有像民谣的宋冬野这样的人,你就想去做下游的平台,就很夸张。

而且其实大的音乐平台都已经这么强了,再去做平台机会可能很小,我们想做的就是实打实去推动Hip-Hop音乐在中国音乐市场里的发展,所以需要好好静下心来把歌做好。其实就是把制作做好,把歌手的表达能力、歌词等都打磨好,就像在做一个产品。

在你看来,现在中国值得签下的Hip-Hop歌手有多少?

苏子涵:我们有过一些合作过歌曲的艺人,也有在大舞台上露过面的。其实我们主观的列了一个中国艺人的表格,大约有不到100组艺人,然后实力称得上优秀的不到20组。其实你对比一下摩登天空签约的音乐人,这么看Hip-Hop音乐的体量确实不太够。

十年里从Hip-Hop社区到做厂牌,OURDEN苏子涵说:行业缺内容,需静下心来做好歌

为什么选择在今年离职投入到OURDEN上?

苏子涵:这种音乐现在已经到了大家认知高度比较广的阶段。其实(我)出来之后很巧就发现像《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上都会有Hip-Hop的歌手出现了。后来我们也知道,是编导安排一定要有一些说唱的东西出现,但其实就是大家都开始去对Hip-Hop持一种开放的心态去观察了。

我就觉得是不是现在会有一个要走起来的趋势了?但是我想说的就是,即使机会来了,大家都还是一个非常地下的心态在做,所以这种音乐(类型)缺乏一个很专注的音乐厂牌,我觉得是这样。

你所说的地下心态会影响到Hip-Hop的发展吧?

苏子涵:对,行业一直大家都是这样:我今天有一个什么咱们聊聊,或者是我在网上听了你的Demo,觉得你这歌做得特别好,我能不能用你的Beats,都是这种形式。那就更不用说后面下游的推广和宣传了,这些肯定做的力度也都不够。所以我觉得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久,Hip-Hop音乐一直影响力不行。

其实我觉得阴三儿最早火的那几年,就是一个Hip-Hop音乐爆发的时期,但是能拖得住那个爆发机会的人,也就是阴三儿有一定的传唱度。说实话,基于我们对很多艺人的了解,他们的音乐制作都会比较随性和主观,完全不在意商业这种东西,更坚持以表达自我为主。“不行兄弟,音乐必须得真实”,必须得抽着烟在小屋里做出来、写出来才行,都是这样。

OURDEN做Hip-Hop厂牌的优势是什么?

苏子涵:我们有制作能力,这在Hip-Hop音乐领域非常重要。Hip-Hop必须要有一个比较专业的音乐制作人,去制作一个好听抓耳的音乐。然后你在这个音乐的基础上发挥你的歌词,用你很巧妙的押韵讲述你的故事,去打动别人,也就是用一些话题性的东西去吸引别人关注你这首歌,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

中国现在也有一批制作人在做Hip-Hop伴奏的,其中很多跟我们的关系还可以。其实就是觉得要有人先站出来举这个旗来做,然后能把大家都加入进来,一起正规化来做音乐。

而且我们之前做内容在圈子里积累出来了知名度和美誉度。不管是相对成熟的歌手,还是说只是刚想唱但还没唱过的这些新人,有意愿成为歌手的人对我们都比较知道、了解,甚至有的人走上这条路是受我们的影响。我们产出的内容也为这些新人提供了成长的土壤。

最主要的是,真正要把音乐做好,做得更接地气,又跟欧美的音乐是性质是一样的不跑偏,需要很懂的人来做。像其他大的娱乐公司忽然就要来做Hip-Hop音乐,照猫画虎是没人买账的。Hip-Hop这种音乐本身需要比较能抓得住潮流的人来做,而不是一些老的机构唱片公司,去琢磨年轻人在想啥。

十年里从Hip-Hop社区到做厂牌,OURDEN苏子涵说:行业缺内容,需静下心来做好歌

你觉得Hip-Hop市场到爆发的时期了么?

苏子涵:需要一个宋冬野啊,有了宋冬野就能爆发了。不过宋冬野也是积累出来的,首先歌曲足够好,机会来的时候拖的住。现在上选秀舞台的Hip-Hop艺人歌曲,其实虽然不错,但没到那个能传唱的层次。他们都是选秀节目找上门来,然后现编一首能上台的歌,这就是问题之一。

不过就受众层面来说,已经准备好了我觉得。就看一个例子,《Show Me The Money》每一集在乐视上的弹幕数都非常高,每集播放量大概六七百万,但是和同播放量级的视频相比,《SMTM》弹幕数是其他视频的好几倍,足够说明受众人群的活跃度。

而且其实前段时间也错过了一个机会,那时候《老炮儿》电影,多适合配一个Hip-Hop音乐,一个京腔再加上说唱,放进去歌肯定就火了,但是可惜那时候我还没有做这个,那时候我还是观众。

你怎么看韩国的Hip-Hop呢?包括现在很多人在模仿韩国的音乐

苏子涵:我之前对韩国Hip-Hop是有些偏见的,但上次《SMTM》第四季的一个艺人来中国演出,海报上写11点登台,下午3点门口全是小姑娘在排队,我就想中国的Hip-Hop艺人什么时候也能这样?目前根本不可能。

后来我进去现场听了听,他们的制作确实很精良,然后我看了几期节目,发现人家对音乐的把握、声音的控制都做得比国内要认真、要好很多。那次我也和现场的一些观众聊了聊,问他们为什么听韩国的不听国内的,然后几个人都说中国的听了几首就觉得特别难听,然后歌词也会犯尴尬症,所以就放弃了国内Hip-Hop,转去听韩国听欧美。

所以我觉得韩国在Hip-Hop上做得非常好了,其实他们很多音乐都是参考欧美作品做出来的。但我觉得模仿的过程其实就是学习,因为你也不能完全模仿,那就是抄袭,你在模仿的过程中也是在创造了。这个过程其实很正常。

其实很多人都想举办嘻哈音乐节,对此你怎么看?

苏子涵:我觉得想法挺好的,不过其实就现在来看内容的体量是不够的,虽然都是叫嘻哈音乐节,但是为了填充内容,也得请一些EDM的大咖。其实EDM和Hip-Hop的血缘非常近,但不管怎样这都是音乐形式,最重要的还是回到内容本身,这样或许在未来就真的有“节”这么一个气候。

在做Hip-Hop过程当中,有没有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一幕?

苏子涵:曾经在北京赛区的Iron Mac比赛,因为是地下的比赛么,各种脏话就往上拿,其实大家说的比较一般,看上去(效果)不是特别好。后来比赛结束,我出来走到旁边一条街上,看到几个刚才在看演出的人拿着蓝牙音箱,围着树就开始嘚啵嘚的说,他们是以前参加Iron Mac的选手。

其实之前就有人说Iron Mac的比赛没什么意思了,但这几个人看完比赛就出来再旁边即兴,特别自然,没有奖金没有比赛,就是哥几个在那说得特别嗨。虽然是深夜了,一会就围过来了不少人在看。这种状态特别稀缺,我觉得比比赛上看的要好太多太多。

Hip-Hop音乐本身是一个很自由很随性的形式,商业化只是他的其中一条路,即使在中国,Hip-Hop音乐一直不受市场或者是资本的看好,但我们一直坚定的认为,它比很多其他类型的音乐魅力大得多。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