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挑五的艾热却没能一挑三。

《歌手》播了这么些年,算是一档“老字号”的音乐节目了,能上这节目的歌手那一定是有些音乐造诣的。新一季的《歌手》增添了许多当打之年的奇袭歌手,可以gank在线的首发歌手,奇袭成功,便有机会留在节目,输了,则一轮游。

在刘柏辛一曲《Manta》惊艳四座后的两个月后,那一届的新说唱冠军,艾热,也登陆了《歌手》之路,gank主流歌手。

艾热

艾热挑选的是一支三人的摇滚乐队—旅行团乐队,他们就是通过上一次的奇袭进入了“首发阵容”。三个80后的大男孩拿过许多摇滚的奖项,而他们的乐队风格,又带些独立流行的味道。

旅行团乐队带来的作品叫《逝去的歌》,轻柔,温暖,歌词比较符合现在的情景。

旅行团乐队 - 《逝去的歌》

乐队的键盘说:“这首歌刚开始创作的时候,是为了纪念逝去的亲人和朋友,每年对这个歌的解读,对这个歌的理解都不一样,特别是今年,在这个很艰难很特殊的时期,这首歌它就更有意义了。”
而当艾热上场后,他也做了和旅行团一样的事——用音乐安慰你。

艾热 - 《用音乐安慰你》

作为奇袭歌手的艾热,并没有选择一首炸场炫技的RAP,而是拿出了一支温柔,且充满着爵士味道的旋律说唱:《用音乐安慰你》。

相比在livehouse里半开麦的畅快淋漓,艾热这次在《歌手》配备的乐队和声中,显得更加收放自如。开头的旋律在艾师傅清澈的音色下越发显得悠扬,给人强大的画面感。

而当后半段的爵士风扑面而来时,RAP也变得复古又新鲜,轻快且优雅,就连萧敬腾都说:“后半段感觉换了一首歌。”

艾热

其实艾热赛前也说这首《用音乐安慰你》,正是自己那张专辑中信息量和技术最高的那首。艾热算是打破了中文说唱对于编曲,还有音乐技术和专业知识上的一个局限吧。

作为创作者,艾热说他想要提升的,是中文说唱的一个表达方式,创造更多中文说唱的可能性。

艾热

艾热的这首《用音乐安慰你》所在的专辑“Air Plan”便体现了这种可能性。

那是在去年冬天最冷的那几天,艾师傅说,他有一个计划。

艾热

那场计划收录了艾师傅12首单曲,在Jazz、Funk、Boombap、Emo Trap等多种风格中,艾师傅讲述了成名后的心境,以及成名前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一个旅人,在崩塌的世界里”,《用音乐安慰着你》,即使《我(艾热)没有那么游刃有余》。

艾热

专辑发布的当天,艾师傅就带着它去巡演。

那是艾热人生的第一场巡演,两个小时的时间,台上是最优秀的乐手,和艾热一起呈现他的作品,台下全是为其而来的人,一起大声唱我的歌......艾热说:“这曾经是我梦里才会有的场景。”
而这个梦,还要追溯到艾热的高中时代。

艾热

高中时期的艾热热爱上了HipHop这种音乐,并结识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然而就当他们找到录音棚时,囊中的羞涩却让他们打道回府。

但几天后,那首歌还是被艾热做了出来,当艾热的妈妈被这首歌的旋律吸引时,艾热也坦白了一切。包括,自己对于做音乐资金的需求;包括,自己对于hiphop音乐的向往——虽然免不了一顿教育,但此时艾热的妈妈已然开始接受了一切。

艾热

时过境迁,如今,功成名就的艾热也早已把之于母爱的林林总总,珍藏在了《巨人》里。

也记得录制《巨人》的那天,艾热的妈妈给他发了微信祝福,并捎带了一千元的转账——那天是艾热的生日,而艾热口袋里的余额让他不敢出去chill.

艾热是小人物,但妈妈,是一位巨人。

而倘若你倒放地听完艾热专辑里那三个《故事》,便能体会到,艾热一路走来,面对困难时,没有让妈妈失望——亦没有让喜欢他的歌迷失望。

虽然艾热的Battle生涯囊获了冠亚军,但一切并不那么容易。

2014年,已经一年没有参加过battle的艾热回到新疆调整状态,却输给了DK,留下遗憾;而在这一年的Iron Mic全国总决赛的冠亚之争,mc飞借当时的新疆纷争对艾热地域攻击,像是戳中了艾热的死穴,艾热想据理力争,但他无奈。

艾热

生活的艰辛、battle场上被地域黑,并没有让艾热挫败,而是“把伤痛埋在心里 义无反顾 全力反扑”。

两届Iron Mic北京站冠军,一次Iron Mic全国亚军,在battle场上的艾热能来势汹汹地把对手“吃掉”,也能讲出像“我不想说些什么没用的博得同情,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没人写歌给农民。”这样发自内心的即兴。

艾热

而在第一个故事发生之前,艾热则淡出了battle,把中心放在生活和音乐作品上,2016年的一首《飞鸟》反思了自我的变迁,两年后的艾热又参加了《中国说唱》,拿下全国总冠军。

也正是在这一年,艾热骑着骆驼,征战《中国新说唱》,淘汰的时候,艾热说:“骑着骆驼也能征服摩天大楼。”

艾热

而在那句话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们也都看到了,艾热在复活赛中火力全开,拿下五杀,成功复活,最终赢下2018年《中国新说唱》的总冠军。

艾热

如今两年过去了,曾经在新说唱上一挑五都成功的艾师傅,为何会在两年后的一挑三中失利呢?

别急,让我们先看看当年艾热五杀后在《人物》中的自述。

艾热

“我今天来这儿只有两个目的:一,唱五首霸榜的金曲;二,复活。”

在一袭拳击手披风下捉对厮杀,从《Westside》的“要心存敬意”,到为生活而歌的《往昔》、《都是小事儿》、《家走》 ,再到《受够了》的爆发,看得出当时的艾热是处在一个火力全开的状态,求胜,也全面。

艾热

而这一次的一挑三为什么会落败呢?是因为旅行团乐队的歌手们没有像新说唱复活赛里,“葫芦爷救娃娃”那样一个一个的上么?

非也。

且不说是因为说唱与主流之间接受程度的原因,况且艾师傅已经在享受舞台了,他早已变成了一个能量体,相比于名次,他会更看重舞台的感染与价值的传递——艾师傅唱罢,减弱的灯光中缓缓形成的那一脸浅笑,是对演出的满足亦是对舞台的享受。

艾热

其实在冠军成名之后,艾热常常受到来自周遭事物的挤压。而艾热面对名利时的心里状态,依然保持着低调,专注家人,专注音乐。

你可以叫我空气 因为哪里都是舞台爱是我的动机 让我触摸到了骨牌——艾热《用音乐安慰你》

艾热

所以对于当晚的奇袭赛来说,旅行团乐队用《逝去的歌》和我们一起缅怀着逝去的人,而艾热也用音乐安慰着你,并向大众呈现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说唱。

在疫情当道,情绪延迟的大环境下想起了温暖,获得了慰藉,即使艾师傅被淘汰了,对于我们听众来说,好像也没什么损失。

不过,倘若一年前登上《歌手》舞台的王以太,能再一次登上《歌手》的舞台,他会不会在唱完以后,也说一句:“艾热不该被淘汰”呢?

艾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Swag西蒙):一挑五的艾热却没能一挑三。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7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