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初晓前言:有一个组合,10多年前我常听他们的作品,因此我想给他们出一篇人物推文,我知道这个组合的争议性极大,但还是希望我的小编能客观的去写一下他们。我看了小编写的第一版,我觉得完完全全就是在黑他们,于是让他去改。于是又让他写了第二版,我感觉还是在黑。然后又让他出了第三版,看完第三版我问小编,当真没有能夸的地方吗,小编说,有些地方已经删减了,有些地方已经尽可能往回找补了。我叹了一口气,那就这样吧。

帝都北京,是我国当之无愧的政治文化中心。大洋彼岸的HipHop文化,也正是在四九城中开始萌芽,并迎来第一个黄金时期的。北京说唱独树一帜,风格鲜明。从早年的隐藏和龙门阵,到第一个黄金时期的龙井说唱和阴三儿,每一个都是北京说唱历史上不得不提的存在。

而时间的长河不断流淌,一代代北京的青年近卫军们,在时光洪流的冲刷下,纷纷成长为了OG,在中文说唱圈享有着崇高的地位。曾经的Lil Ray已经成了Nasty Ray,孙旭也在新说唱里被同为“旭”字辈的黄旭称为“旭哥”,其资历可见一斑。

而有一个名字,也存在于这历史长河之中,却总是在被人提及时要附带上不少的争议。他们曾经走红过,却也不乏争议之事,更是曾经受到说唱圈和喊麦圈的“共同抵制”。他们就是在说唱圈备受争议的新街口组合。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或许听起来很奇怪,但提到新街口组合,作为零零后的我也有一份关于他们的回忆。我高一的室友,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用他的破手机,一个劲儿地外放新街口组合的《谁没年轻过》,而当时懵懂的我还没有接触过太多的中文说唱,对嘻哈文化更是不甚了解,但室友坚称这就是“说唱歌曲”。

而这首歌的歌词内容,难免让我把说唱与当时盛行的喊麦联系起来——或许,说唱就是歌词比较走心一些的喊麦吧?不可否认,这首歌的歌词对于当时作为懵懂学生的我确实颇具积极意义,它鼓励孩子们与学校和解、努力奋斗改变自己。

但随着年龄的成长,当我听到黄硕、龙胆紫等人的歌曲时,我对中文说唱的理解被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如此想来,新街口这一组合在当时,实际上是为我树立了一个扭曲的中文说唱观念的。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想起了我的“说唱引路人”。我打算抱着平和的心态与过去的自己和解,重新审视这一组合。为此,我开始翻阅各类历史资料,试图更加了解他们。而让我惊讶的是,随着我了解的加深,我才明白为什么很多rapper对他们嗤之以鼻,不屑于以他们为伍。

最先引起我注意和疑问的,是新街口组合对自己的介绍。下面这段介绍,来自他们的百度百科。

“新街口组合于2007年正式成立,主要成员为MC Han、MC Song(宋之锘)两人”,这都还是在陈述事实的。而接下来,画风马上就突变了——

“(新街口组合)是内地嘻哈音乐颇有影响力的领军团体”、“(两位成员)前卫的着装和音乐风格被认为是中国具时尚感的嘻哈团体”、“该团体开创了华语旋律说唱和电子说唱,以独树一帜的风格被称作旋律说唱之王”、“其数以百万计的粉丝覆盖了全国各个省市”……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我先行停住了,没继续往下看。这短短的介绍里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吐槽了。

这份2019年更新的百度百科介绍,说新街口组合是“领军团体”。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定义的“领军”二字。我去看了一下在说唱圈颇有影响力的“中国嘻哈颁奖典礼”自2008年来,除了2017年和2018年这两届之外,每一届都要颁发“最受欢迎说唱团体”奖项。

而早年拿下这个奖项的有No Fear、天王星、讲者,后期有两度获奖的C-Block,甚至同属北京说唱的龙井说唱也拿过这个奖项,可为何新街口组合却连个提名也捞不到,莫非是被评委们集体针对了?

但以新街口组合“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不应该去闹腾一下吗?关于新街口到底有多少粉丝的疑问,确实困扰着我,于是我进行了最直观的数据统计,咱们用数据说话。

截至2020年4月14日,新街口组合在网易云音乐平台的粉丝量为39178,QQ音乐平台的粉丝量为28.2万,主唱张晗的微博粉丝量为12万。就算是把各大平台的粉丝关注量加起来,新街口组合这一团体的粉丝量也远不达百万级。(而且这里面的粉丝还有重合的地方,不能做简单的叠加)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而新街口组合还称自己在世界各地拥有粉丝,而事实上维基百科根本没有收录过“新街口组合”这一词条;同为外网的YouTube上,新街口组合点击量最高的MV也仅有6万的观看量和22条评论。这一切的证据,都指明了新街口组合在粉丝数量上的夸大其词。

关于时尚,我在搜索引擎里键入“新街口组合 时尚 潮流”,按下回车后得到的只有关于他们专辑《黑金时尚》的相关信息。当然,对新街口组合还怀着一丝尊敬的我,在满屏幕的《黑金时尚》里找到了一篇新闻,而这篇新闻令我啼笑皆非。

新闻标题是《MWM(Mod Wave Movement)闪耀红人盛典 助力新街口组合获奖“亚洲最佳原创音乐团体”》,乍一看,新街口组合似乎只是不屑于领取国内的奖项,我都快要开始佩服他们的Worldwide眼光了。然而新闻正文的一行字,却是真的把我秀到了。

“该奖项……狄思娴担任制片人,张晗和宋之锘分别担任CEO和评审会主席。”看看这CEO和评审会主席的名字,真相昭然若揭——新街口组合搁这儿花钱自己吹自己呢,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颁奖典礼,就是四个大字:自娱自乐。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至于所谓“旋律说唱之王”的Title,我看过很多旋律说唱的盘点,各位可以去知乎和微信公众号的推文中去搜,这里面除了新街口组合自己的公众号以外,我没看到有其他的自媒体,将新街口与旋律说唱这四个字挂钩的,这里就更别提那个“王”字了。

此外,新街口组合还以“快嘴无敌 突破人类极限”的标语来宣传自身作品。不谈幼稚园杀手这种快嘴天花板,就是看大门的保安,随便一首《Ghost Face》,所有主歌的平均速度也达到了7.6字/秒。

如果新街口组合的6.7字/秒就突破人类极限,那么法老是否突破银河系极限?幼稚园杀手是否突破宇宙极限?而事实是,真正的快嘴玩家,根本不屑于制造这种只能引起听众的嘲笑和反感的、自吹自擂的营销。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乖乖,我这才只是看到了他们百度百科介绍的第一段,产生了一些“小小的疑问”,找到的就已经全是这组合的负面新闻了?那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不太敢想象。

我退出了百度百科。我认为,Real HipHop的内容不能从百度上得来,知乎显然是更加专业的社区。

我翻阅着知乎网友对新街口组合的评价,其中有一条说:“他们有一首《谁没年轻过》很流行,”我兴奋了一下,这可是爷的青春嗷!可喜悦之情仅仅维持了几秒,我的表情就僵硬了。

“但这首歌基本上是《ill mind of hopsin 5》的翻译,属于汉化作品”知乎网友如是说。而接下来是更多的实锤:“新街口组合于2018年发布的单曲《一念一世》,被网友指出歌词抄袭多首古风歌曲,新街口组合被指为新一代音乐裁缝”。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而更令人不解的是:无论《一念一世》在严格意义上是否真的抄袭了这些古风歌曲,新街口组合团队都没有拿出诚恳的态度来澄清“并未抄袭”的事实,或是对相应雷同歌词表示道歉。相反,他们选择的是在网络上辱骂相关维权网友,且态度十分恶劣。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如果新街口组合属于“身正不怕影子斜”的那一种,那也就罢了,坏就坏在他们自己的屁股也没有坐正。在2017年爆发的“新街口组合Diss喊麦”事件中,新街口组合与2018 年截然不同的态度,令人大开眼界。

事情的起因是,新街口组合发现当时如日中天的喊麦手MC天佑的一首喊麦作品,盗用了他们《暗恋过,结局呢》这首歌的伴奏。于是他们选择在2017年的“315”消费者维权日这一天,发布了Diss喊麦的《喊麦喊你MLB》。

新街口组合声称,自身是为了正义的维权,但这首Diss给人的感觉,却更像是一场设计好的营销行为。新街口组合通过自身公众号的微信推文,将自己定义为被侵权的高端艺术家,同时极力渲染喊麦MC的低俗与盗用伴奏的无耻。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但实际上,对于盗用伴奏这一事件,新街口组合应该做的是通过协商谈判的方式与当事人解决侵权问题,而不是无端地发一首Diss来塑造自己的形象。

阅读新街口组合《喊麦喊你MLB》的歌词,明显能感受出他们试图转移话题的嫌疑。写出了2018年最佳Diss的AR在《All that》中提到过“我出Diss是为了解决问题,你出Diss是为了创造问题”,而新街口组合在《喊麦喊你MLB》中,正是在转移主要矛盾。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模糊侵权问题,直接攻击喊麦这一文化形式。这一行为貌似是为了所谓的维权,但其深层次的目的却是想要利用群众对喊麦这一文化的鄙夷心理,博取同情和支持,以获取更高的热度与关注度。

自然,很多rapper是实在看不下去新街口组合的胡作非为了。直接原因也很简单,这首《喊麦喊你MLB》,水平实在是不像一首2017年的作品。跟新街口组合出道的歌相比,听起来感觉毫无进步。于是Buzzy打了头炮,《你还不如喊麦》拉开了说唱圈Diss新街口组合的序幕。之后北京的辉子、王极等人都加入了这场纷争。

Buzzy的主要观点是三点:“1、你的水平还不如喊麦,没有资格diss喊麦;2、贼喊抓贼,自己侵权侵的飞起还让喊麦的背锅;3、公众号骂活死人带节奏”。

事后,MC天佑对伴奏盗用事件在微博评论区做出了回应,事实上,在天佑的回应中,并没有提到新街口半个字。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而在新街口组合的公众号推文中,却仍然强调这个道歉没诚意还带狡辩,并且摆出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态度,提出“得饶人处且饶人”,道貌岸然地表示“不再计较”。实际上,新街口组合是蹭到了热度之后“见好就收”。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新街口公众号推文

在这场风波中,新街口组合自始至终将自己立足于受害者的道德制高点,而在2018年的歌词抄袭事件中,新街口组合的态度却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对于抄自己的人绝不放过,对于自己抄的人却避而不谈。

还是在2017年,热度爆炸的《中国有嘻哈》播出之后,新街口组合发微博指出VAVA的《Life’s A Struggle》抄袭了新街口组合的《与你好不好无关》。而知乎网友Eirian在仔细听过这两首歌后,认为只是伴奏类似,但是并不存在抄袭问题。为了澄清事实,该网友在新街口组合的微博留下了相关评论,不仅没有得到新街口组合的正面回应,反而被张晗删评拉黑,如此行为实在是令人费解。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知乎也刷不下去了。为啥想了解一下新街口组合,出来的却全是他们的黑历史呢?一气之下我想,我去看他们本人的微博,总不可能自己在黑自己了吧?

我顺手打开张晗的微博,而他最近最火的一条微博(评论很不容易地上了三位数),竟然是晒出了他与在《中国新说唱》上的Battle MC、北京新生代说唱歌手守卫的“私信对线”。而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张晗拿出了一贯的“倚老卖老”特技,用“怜悯”的语气“劝解”着守卫。

我实在难以想象,一位出道十余年的说唱组合成员,不思考如何转型提升自身,却热衷在微博上与人打字对峙。无时不刻以前辈的身份自居,却从不具备前辈应有的谦卑与包容的品格。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另外,张晗的微博设置是必须关注才能评论,这不禁让我想到了Buzzy之前Diss新街口组合中的一句歌词:“微博评论你必须关注,这波骗粉有点明显”。联系到前面提到的种种事件,新街口组合的格局与素质真的与Real OG该有的的形象大相径庭。

濒临绝望的我,把最后的“救命稻草”放在了网易云音乐。我最后的幻想是:新街口组合的做人做事就是这么烂,但起码他们还有作品。

我颤颤巍巍地点开了他们的网易云主页,听了最新的一首歌。采样的旋律抓耳,flow却永远是一个味道,歌词言之无物毫无营养。我按下了暂停。我不得不承认,新街口在2010年后已经没有什么经典作品了。

2008年到2010年,他们还能时不时上个迷笛音乐节,能和龙井说唱还有MC肆一起办HipHop的专场;而到了2011年以后,剩下的就只有自娱自乐。自己办自己的专场,自己去一些说唱歌手不会去的活动,自己沉迷在自己还是当红说唱组合的幻想里。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也许新街口组合最后的荣光,在于2015年被文化部封杀。他们被列入黑名单的的作品有:《我TM不愿意》、《教父》、《我们都不睡觉》、《不想上学》、《脏蜜震西单》、《一夜情》、《我要呲大蜜》、《自杀日记》。这至少是官方盖章认证的“你的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所以我们得下架”。

现在新街口组合张晗的微博封面仍然是《黑金时尚》的宣传海报。无论是专辑名称,还是那金闪闪的海报设计,还是一副墨镜油头的人物形象,都与现在的HipHop主流作品格格不入,充满了一种土味金属质感。这似乎也注定了他们的命运:同时惹恼说唱圈和喊麦圈,两边不讨好。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最后,节选一些知乎网友和说唱歌手对于新街口组合的评价,以飨读者。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知乎网友Eirian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知乎网友北方大怪兽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法老

“北京hiphop想要复苏 那先让张晗死”——辉子《狂疯暴语》

“让人认可是靠实力而不是拿棒子放狗屁 要改变现状不能操之过急先提升自己 才会有更多人听 不是废物乱喷世人 心里在跟喊麦撕逼的时候 人家都搬到了市中心”——Rango《你还不如喊麦》

我合上了电脑,收拾我幻想破灭的情绪,整理我的思绪。

诚然,新街口组合在出道后,的确产出了数量不少的优秀作品,也成为了一代青年的回忆。从《不想上学》的叛逆到《谁没年轻过》的释然,再到《暗恋过结局呢》的纠结,这些作品都流露出了真切的情感,也引起了听众的共鸣。

无论新街口组合如今的水平怎样,他们给听众留下的情怀是不可磨灭的。也有不少歌单,把新街口组合与爽子,龙井,脏理儿整理在一起。这说明了他们也的确是在北京说唱历史中留下过印记的。

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可是当今的新街口组合,早已经失去了那份进取心,也失去了Keep It Real的初心。新街口组合早期的辉煌归功于他们对音乐的努力奋斗,而如今风评的日益趋下,也是他们失去初心、堕于提高所造成的恶果。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虽然韩愈谈的是学业,但实际上任何事业的荒废与否都与对待事物的态度息息相关。

两头不讨好的新街口组合还有机会“咸鱼翻身”吗?虽说万事皆有可能,但他们能否找回丢失的初心、能否洗刷长期以来的恶名,都只能取决于他们自己,愿不愿意从自己编织的美梦中醒来...

撰稿 / 水寒 排版 / 初晓 图片 /来源于网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押韵诗人):有一个组合,被说唱圈和喊麦圈共同抵制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