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CDC成都集团丨“中国的说唱圈依然是被CDC统治!”

五月伊始的成都拥抱着艳阳,这儿满是夏天的味道。从容淡然的人民公园,靓丽火热的太古里,春熙路上的熊猫懒散的趴在楼顶,彷若融进了成都人的那份悠然。

当我们把目光拉向京昆高速桥下,一群拽娃则为成都的夏天加了把火,用方言说唱演化着历久弥新的炽热。

成都集团

半个月前,CDC说唱会馆久违的再度集结。看着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说唱会馆解散的那个夜晚,恍如隔日。

成都集团

四年了,奥运会推迟了,但他们,如约而至。这一次不是说唱会馆,而是CDC成都集团。

成都集团

颇感遗憾的是,这次CDC成都集团,没了当年的小白和谢老板,而至于原因,我们在TY.和Psy.P于各自粉丝群的聊天中可略知一二。

白总呢,其实很久没有专门在做说唱了,趋于隐退向工作发展。而谢老板在解散后销声匿迹,更好的去做了自己的事。

Psy.P:其实这是好的开始,谢老板能更好的去做自己的事!

成都集团

少了两位元老固然遗憾,不过光是这“胜利十一人”的Cypher预告,就足以吊满中文说唱的胃口,重要的事不耽搁。

成都集团

在欣赏这段Cypher前,让我们先追溯下说唱会馆的Cypher历史,从2010到2020,今天凌晨的这次Cypher标志着说唱会馆到成都集团的升级完毕。

而饱含韵味的成都说唱故事,也在一次次Cypher中演化与变迁。

成都集团

2010年年初,这群拽娃录下了成都的首支Cypher,开头的那句“CDC”,喊出了“说唱会馆”最初的雏形。

翌年,这群拽娃正式计划组织团队,从此开始,成都说唱甚至是整个西南说唱,正式进入“CDC说唱会馆”时代。

成都集团

2012年,CDC说唱会馆的第二只Cypher来袭,简单粗暴,一鸣惊人,这一次Cypher让他们在中文说唱打响了名号。

只不过,到了2012年底,喊出那句“CDC”的老熊,却在成员劝说无效后主动退出。这,便是老熊与说唱会馆纷争的伊始。

成都集团

与此时同,TY.担起了组织团体工作,直至2016年底TY被混血儿公司签约。而在这过程中,说唱会馆的Rapper都逐渐成熟,有了更多成熟的想法和创意,逐步形成集思广益、分摊工作性质,也就不存在谁在管理厂牌的说法。

不过关于谁是创始人,老熊倒是有话说,老熊一边表示自己为“说唱会馆”创始人(实际只算得上“说唱会馆”名字的创始人),一边时常在演出时拿起麦,将矛头指向说唱会馆,甚至在当年的川湘diss大战中,站在了大家的对立面,这也成了“说唱会馆”一直想更改厂牌名字的原因。

说唱会馆后期的发展,包括马思唯,DZ,王以太,邓典果这几位说唱歌手和团队经纪人多多的加入,严格来说都是TY.发现、提案或直接找来的。

成都集团

而事实也证明TY.的眼光没有错,这些歌手各自靠自己能力、实力发展的蒸蒸日上,团队也变得越来越坚韧,越来越团结。这一切也归结于说唱会馆的的模式:兄弟无大小,一切靠投票。

若干年前老熊和会馆不欢而散后的各走各路,造就了现如今TY.在群里的那句:这个人跟我没关系。

成都集团

而当年各走各路之后,说唱会馆也愈发火热。2016年,说唱会馆迎来了第三次Cypher,那是众多歌迷心目中的“中文说唱最佳Cypher”:

一堆拽娃,两种语言,三分之二的顶级玩家,四个“MV光盘t恤项链到全世界各地去”的兄弟......啊对了,还有个帅哥。

成都集团

那段顶级Cypher的出现,让之后的中文说唱每每提及“CDC”时,说唱会馆都是最让人先入为主的存在。

成都集团

其实在那一次的Cypher中,就没了谢帝和小白的身影。若真要说起谢帝小白乃至于去年的会馆宣布解散,其实只是发展方向不同。

说唱会馆之所以能有现在的高度,除了音乐方面之外,也正得益于成员们在自身利益和集体利益冲突后,选择集体利益,顾全大局。

至于像豆瓣上爆料的那些说唱会馆成员不和,尔虞我诈的网络故事,歪哥也说过 :“如果真有,就各自自立了,还在这摩擦个啥呢?都发展成这程度了,咋做不是个路?我们搁这儿跟你过家家呢?以前总是觉得,我们自己的事不想说出来,就是怕被添油加醋,把一个明明自己私下两句话就商量好的问题因为网上的言论给彼此添堵。结果反而不说就越发过分。

有些事,没必要说,那些情,都在各自心里。

成都集团

四年之后,“CDC奥运会”。

众神归位用Cypher给中文说唱的听众上了个“无限月读”。说唱会馆之于中文说唱,也的的确确担得上晓的实力。

成都集团

而这群拽娃对彼此的信任,让那份音乐的执著再次凝聚。说唱会馆解散一年后,这首CYPHER,宣告着CDC成都集团的成立。

胜利十一人,各显神通。

成都集团 CYPHER
跨下黑马开来i8的马思唯简直凶的批爆,当那股狠劲还在伴奏上弥留,邓典果直接扫射一连发机关枪在你“脑壳上漂移”,接着便是李尔新带来LiveHouse般久违的畅快,用一顿轰炸让你云蹦迪。

老师傅Melo则用他标志性的音色和押韵玩出了十足的记忆点,告诉你们“这才叫Cypher好吗”,而不跟你“R&B ALL NIGHT,今天想玩说唱”的KnowKnow则游刃有余的展现着"3.5亿播放"的原因。接下来,那个男人终于不再卖票而是把耍当成工作,他变帅了,也变强了,正经起来的歪哥不跟你弄虚作假。还有即将发布新专辑的Psy.P,当他用“GANGSTA”的风格喊出那句“中国的说唱圈依然是被CDC统治”,DAMMMNNN!

开口便高潮的Ansr J直接用花式Flow顶满伴奏,听完AJ的这段Verse,难道《中国新说唱》总冠军真要提前预定了?而猫儿师就如同江湖中的扫地僧,虽时常隐匿但快嘴这块一如既往的安逸。而安逸之后,又是一通狂轰乱炸,孟子的音色配上这个Flow秀出了什么是“顶级玩家”,也继续把“狠角色扮演”。

最后一段Verse,压轴的闪火火力全开,和前两天在《我们的乐队》上的柔情王以太判若两人:“说唱会馆解散了胃口都比你大”。Verse结束,伴奏即停,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闪火的原地躺倒仿若呈现出屏幕前观众被炸翻的姿态。

成都集团

短短的七分钟高潮迭起,西蒙相信这段Cypher足以在中文说唱留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若干年后,当你提到成都集团,那段来自凌晨的炽热依然会被无数人津津乐道。

甚至于,这波炽热“烧”到了整个微博。

成都集团

这首Cypher刚刚发布时,西蒙去留了个言,大概也就几十条评论,没想到留言后出来,瞬间变成了1000+,歪哥说就连他们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凌晨候着这段Cypher。

成都集团的人气也在这个夜晚持续燥热,一时间冲上了热搜第五位,没有绯闻八卦,没有Beef打骂,成都集团用一记Cypher冲进了大众的视野,完成了他们的首秀。

成都集团

有人说这是中文说唱版的“难忘今宵”,也有人说他们又一次用说唱把“CDC变成了唯一的首都其他全是亚洲省”。

相信过了一夜,CDC成都集团带来的余波还在很多人心中缓冲,在见证了中文说唱这样一个历史性时刻后,咱们平复下心情。

接来下让西蒙用采访的形式,带你走进CDC成都集团。

成都集团

西蒙:你们是什么时候做了创建新厂牌的决定? 成都集团: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更像是升级,并不是创建新厂牌。 西蒙:成都集团有没有可能会添加新成员? 成都集团:不会再有直接的成员,但在未来肯定会有很多旗下签约的艺人。

西蒙:四年之后,久违的Cypher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成都集团:意味着等待了四年的“得劲感”又来了。 西蒙:成都集团未来的发展或者说目标是什么? 成都集团:大家能继续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做出好的音乐。

成都集团

HigherBrothers

西蒙:都知道你们签约了88Rising开始WorldWide,那么你们成都集团未来也会像国际市场拓展吗? HigherBrothers:成都集团就是我们的大家庭,大家把各自学到的、拥有的再凑到一起。就像一开始大家认识那样,开心最重要。

成都集团

西蒙:你已经登上了《歌手》的舞台,这应当是你大型综艺的首秀,也是首次通过电视把自己的音乐展现给大众,准备的时候压力大吗?这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马思唯:音乐方面不存在压力。不过第一次在这样的舞台,这种形式表演多少会有一点点紧张。但这次经历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新的体验和某种意义上的锻炼。

西蒙:因为你是来自南京到成都发展嘛,那成都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KnowKnow:来自南京,在刚成年的时候决定到成都,是因为喜欢说唱。

而且可以和在南京的时期就熟知,又喜欢的听的团体一起工作,一起成长让我兴奋。成都对我来说意味着是一个新的起点,想看看自己的未来是否会有更多可能性。并且大家都像是我的家人一样, 所以成都现在也意味着是我第二个家。

成都集团

西蒙:从《Five Star》到《Old Master》,我看到网络上关于你争议最多不是Flow或是技术层面,而是你的音色,不过我也注意到其实最早期你的音色不像现在这么特别,是有意改变还是自然而然发现了这种音色和Flow结合的魅力?

Melo:我的音色其实是自然而然找到自己的感觉,慢慢变成这样的。可能有的人会觉得难听,有的人会觉得好听。不过对于我来说,这种特色能让别人一听就知道是我就对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李尔新散给我的假烟抽多了,声音才这样的。

西蒙:五月,Psy.P Season。听完了三兄弟的SOLO专辑,每个人都是不同风格,那么你的新专辑会是什么风格?能用三个词形容下你的新专辑嘛?

Psy.P:我的专辑风格有很多,基本上有一些是新鲜的尝试,融合了金属,和摇滚当然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新鲜,psy.p,伤心。

新鲜,是因为我做了以前没做过的风格。psy.p,是因为有一些就是很属于我自己风格的,所以就用自己的名字来定义。伤心,就是我对爱情的看法。因为我很感性,总是会被一些不好的情绪所困扰。当然我就是把这些情绪用做是写歌的灵感。

成都集团

A.T.M 顶级玩家  西蒙:去年你们发了新专辑,走完了全国巡演,那今年你们团体有什么计划吗?

ATM顶级玩家:今年常规每人会有一个单独项目出来,同时也在着手准备“顶级玩家2” 届时会带着ATM巡演回归。

成都集团

西蒙:今年参加《中国新说唱》你的目标是什么?会不会担心剪辑师的魔鬼剪辑?

Ansr J: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相信剪辑师和群众的眼睛自然雪亮着的。 西蒙:之前看到闪火直播说你也会去《中国新说唱》,不过一直未看到你报名,今年会在《新说唱》的舞台看到你吗?

李尔新:我们这次打算兵分三路,在各个平台展示自己的风格,aj去新说唱,孟子去创造101,我去偶像练习生准备展示谢宇杰教我的poppin。谢宇杰还想教我头转,我拒绝了,他说不头转可能会落选,如果落选了的话我再问下新说唱报名还来得及不。

西蒙:去年你和邓典果还有YOUNG一起发了张《6GANG》,那对于你们组合的成员来说,会考虑在时间成熟时每人出一张个人专辑吗?

孟子:会的,现在正在筹备的阶段,这也算是我个人的第一张专辑,敬请期待!

成都集团

TY.

西蒙:关于你在群里的聊天记录,我看到豆瓣都开始各种爆料了,说你生气了和谢老板不和了之类,其实是什么情况噻?

TY.:愤怒的起因其实是我经常打开群就是“谢帝美国混匪帮,为了不影响兄弟”、“谢帝幕后操控”、“谢帝被封杀”。其实他们自己产幻,行,不干预。但把自己产的幻到处说吧,不出来制止下,那不就是默认?这些奇怪的故事,还是不要让他编下去了。

另外截图在那乱拼,我们其实连解散的时候都是很正常那种,就商量了下,打了个语音就说了。其实就是正常的发展选择而已,都活在这么好的时代了,哪还有那么多这啊那的那么多仇怨哦。

西蒙:去年签约了华纳音乐,出了新专辑《勾肩搭背》,今年自己会有什么大动作吗?音乐之外有想过抱娃嘛?

TY.:抱娃暂时还没考虑,应该要再等几年。今年会陆续有很多单曲发行。本来原定在年初就该发了,只是疫情原因,所以推迟在5月发今年第一支单曲。

成都集团

王以太

西蒙:去年的那张《演.说.家》拿到了嘻哈融合典礼的年度最佳专辑,这座奖杯给你动力的同时会出现压力吗?你对下一张专辑有没有什么特别计划和想法?

王以太:非常感谢大家对这张专辑的肯定和喜爱,压力其实没有太多,我会一直做我自己喜欢觉得好听的音乐。下一张专辑,可能会是一张联合专辑,至于跟谁,大家尽请期待! 西蒙:你在《歌手》和《我是唱作人》给大众展现了HipHop的另一面,今年还会上其他的音乐综艺吗?

王以太:目前还在录制《我们的乐队》,综艺随缘,主要是图好玩。

邓典果

西蒙:你有一张优秀的Mixtape《IV-XV The Mixtape》,但还没发过真正意义上个人专辑,什么时候能等到这张专辑呢?

邓典果:今年2020下半年将以单曲形式放出一些同时也是一张专辑的内容,当然最好的专辑永远是下一张。

西蒙:今年在《中国新说唱》给自己有设立目标吗?

邓典果:没有什么太大的目标其实。得到了什么那肯定是我努力应得的,没得到就继续努力做自己的事就好了。我想要的未来也不可能只是为了参加娱乐节目。

成都集团

Sleepy Cat

西蒙:相比兄弟们的活跃,你在近年来相对没那么多动作,是在音乐方面沉淀自己,还是在忙别的事?

Sleepy Cat:近年来我一边在音乐上继续研究学习感兴趣的方面,一边也是有工作等别的事情,近两年也是想把重心重新转移到音乐上。

西蒙:在成都集团成立之后,会开启高产模式吗?

Sleepy Cat:集团成立后,我自己新的歌曲、专辑、mv也都会发布。

成都集团

十年前,说唱会馆;十年后,成都集团。他们亦如同《火影忍者》中的晓那般,将很多人的青春陪伴。当Psy.P又一次唱出那句“只要是说唱都会馆”,你就晓得,2020年的Cypher,依旧是一群拽娃。十年的起落分和如过眼云烟,全部藏进了这群川娃子每一段歌词中的平平仄仄。当十年的交替与历史的更新相重合,你便会看到成都的街头依然熙来攘往,而那份巴适的川味说唱也照旧被艳阳

烤的火热。

不管你喜欢与否,你都无法否认过去十年说唱会馆在中文说唱的举足轻重,那现在,也是时候向前看了。

CDC说唱会馆再见,下一个十年,属于CDC成都集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Swag西蒙):专访CDC成都集团丨“中国的说唱圈依然是被CDC统治!”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Swag西蒙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