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阴三儿说唱 那是京味说唱横行的年代

文来源于:东子 Rapper

如今说唱不再是当初京味说唱横行的年代,开始了百家争鸣,但是如果你在零几年接触hiphop,你相信一定会知道一个组合,阴三儿(in3),有人给他的评价:代表着北京最纯粹的地下音乐,听3的歌会用什么感触,我告诉你,就是给你最燥动的感觉,给你放肆的快感,最特立独行的音乐。

20161007150316

“阴三儿”是陈昊然,贾伟,孟国栋组成的乐队组合,这三个表征迥异却同样乖张狂放的年轻人,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源自生活的创作,在全国乐迷面前肆无忌惮地诠释了北京地下Hip-Hop最狂躁的幽默。

从2006年起,来自北京的阴三儿逐渐成为了中国地下Hip-Hop一支异军突起的力量,四处表演和网络上乐迷的追捧让他们被 阴三儿更多人注视,也让很多本来不听中文说唱的说唱乐迷改变了自己的想法,2008年,由陈浩然、贾伟和孟国栋三人组成的这个团体自主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唱片《未知艺术家》,从这个调侃WindowsMediaPlayer压制mp3时 生成目录名的标题可以看出阴三儿的风格,而他们在专辑里也确实做到了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他们学会了如何在舞台上找到自己,如何在所有人面前彻底释放,就像一场捍卫音乐的战争,这就是他们的生活,The Life Is At War!

07年MIDI音乐节IN3专场,他们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源自生活的创作,在全国乐迷面前肆无忌惮地诠释了北京地下Hip-Hop最狂躁的幽默。

当“NO MONEY NO FRIEND”变成了无数人的MSN签名,当“都得死”变成了大家的口头禅,当“北京欢迎你回来”走进了Adidas新装发布会现场,当“北京晚报”变成了身边朋友点击搜索的重点对象,当阴三儿与扭曲的机器一起叫嚣着“都别废话”,用最原始的声音将HIip-Hop与摇滚乐融合,那些渴望真实,内心躁动着的人们开始逐一苏醒,因为阴三儿正在用自己的生活入侵着我们的生活,小编也是因为in3选择了拿起麦克。

专辑以Snoop的配乐开始,“任何人不知道我们,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能力在哪儿……你知道你能力在哪儿以后,你有了信心以后,你就可以完全地去发展你自己,你不用顾忌太多……”借助中文说唱传奇人物王波的这段话在开篇就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坚持自己才是最好、最真实的。

20161007150330
北京晚报(小编最爱听的),阴三儿的代表曲目,这首歌怀念了从前的那个古朴的北京。

当夜幕降临在我的城市
有另外一种人的生活即将开始
他们白天睡懒觉
也不用去上班
所以晚上睡不着在家太无聊
不喜欢看电视
也不爱上网
因为都是看得见摸不着的假象
到底哪儿才有真的
我想要找个尖的
闲着也是闲着就别耽误时间了
出了门儿
约哥们儿商量去哪儿透透气儿
单身的自由属于成年的光棍儿
都露着大腿 踩着高跟儿 飘着香味儿
漂亮的大妞儿
一个比一个够劲儿
知道你一人儿想要跟你聊会儿
跟你逗个闷儿你也根本琢磨不过味儿
一会儿咱们换个地儿
找个Old Dirty饭馆儿告诉你点事儿

北京晚报,有人征婚有人打广告, 其实就是吹牛逼和想操
北京晚报,太多的人在家里犯傻逼都睡不着, 我根本不要
北京晚报,有人喝酒有人吃High药, 喜欢散德行还不爱带套儿
北京晚报,老家儿都叫我夜猫子因为只有天黑了才出来造

但是到了后半夜
情况有所改变
因为恶狼太多了肥羊有限
剩下一大帮老爷们儿互相看不份儿
非要给这个喝醉的晚上来点儿火药味儿
于是有人出手 有人逃走
有人搂着残的妞儿
喝着假的洋酒
看了一出戏
两个没出息的大傻逼
让其他人看乐子
自己发脾气
把妞都吓跑了
自己也傻了
酒吧老板报了警那我也只能闪了
上了瓷的车
再卷一个去兜风
从二环到三环都不会堵车
无数的霓虹灯照亮我的世界
不管多晚桑拿洗浴他妈都会营业
红白蓝的车灯照亮了整条大街
但是对于这些他永远装看不见

北京晚报,有人在找有人在照, 打架多数还是人多的欺负人少
北京晚报,有人睡地下通道, 有人公款吃喝国家给报销
北京晚报,有人迟到有地儿验尿, 危险就在身边玩儿的就是心跳
北京晚报,北京会越来越热闹, 但我们再也找不回从前的味道

深更半夜
照样有人拼命在工作
老人走在大街
捡路人喝剩的瓶子
喝多的 被花的 要饭的 疯的傻的
可怜还是骗人根本分不清真的假的
从平时到周末 谁出来都想要收获
最低消费驻场三陪
哪儿妞儿多哪儿醉过
奸商在捣鬼
有钱人玩儿的到位
漂亮女孩儿总在干杯很快被灌醉
臭鼠霉趁天黑挂警备狐假虎威
酒吧夜总会的门前领导的车辆成群结队
厕所里躲着戏果儿
洋酒就着鸭脖儿
小明星大模特儿
陪着老逼坐在雅座儿
巡逻的警车东北的皮条客
女大学生很多学生证儿不能打折
北京还在建设但是人已经变了
这所有的一切究竟谁应该来负责

北京晚报,病了您得吃药, 可是医药费太贵了没人给你报销
北京晚报,挂羊头卖狗肉, 太多神经病和大傻逼进大学当教授
北京晚报,欠的钱我不还因为学校收学费都是为了骗钱
北京晚报,妞儿的屁股不够翘, 想当明星那都得先被导演操

很多人每天都看北京晚报
他们老说有些国家大事儿你必须得知道
我怀疑这些消息可不可靠
我不想关心谁的照片儿登上了头条
我听说洗衣粉放进油条
我听说马嘉爵和911
我听说动物园的猴儿自己跑了
我听了一堆废话他妈自己也快疯了
我离开了市中心
心里还是太燥
屋里做了隔音可是邻居还是嫌吵
出门儿才发现垃圾筒里的北京晚报
上边儿都印满了广告
谁死了
他妈这事儿与我无关
我只想看看哪个小妞儿最性感
谁当上领导这事儿谁爱管谁管
谁中了五百万谁整天没钱
只有臭傻逼整天找私人侦探调查婚外恋
其实出租司机也不愿意没事儿带您瞎转
只有每天四五点钟
听见街上喊着北京晚报
终于感到了北京的亲切

in3现在去哪了?

根据以前北京瓷器的消息,贾伟跟冯笑,杰子在龙胆紫继续做说唱,今年跟cha cha还拍了MV围城,陈浩然结婚生子玩乐队(据说是雷鬼),孟国栋在北锣古巷经营一家酒吧,因为阴三儿在文化局挂号不让演出。

虽然被文化局封杀,但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站在街头的哥们,心中in3将永存。

信仰不死,说唱不止。

本文由 嘻哈中国 :townson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