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前不久,“丁太升VS中文说唱”的beef闹得沸沸扬扬。这场beef的核心矛盾在于“歌词好坏”,丁太升的矛头直指我们今天文章的主角,C-Block的功夫胖。有“湘江词王”之称的他,却被批评歌词写得差,这种观点立即引起了说唱圈听众们的广泛质疑。

歌词的好与坏,是相对主观的一件事,每个人确实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功夫胖的作词能力不仅是广大歌迷与说唱歌手公认的,还是通过连续两年得到“中国嘻哈颁奖典礼”的“最佳作词人”奖项提名证明了的 ,这就让丁太升“差之又差”的评价显得毫无公信力。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没几天,丁太升又在微博提问“哪些中国rapper的歌词是你发自内心认为好的”,结果评论区的最高赞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功夫胖”。截止发稿时,该评论已逾5500赞。

那么,究竟功夫胖是如何征服了歌迷、说唱歌手和各路评委,获得公认的“湘江词王”的称号的呢?如今臻入化境的作词功力,又是通过怎么的成长方式而修炼出来的呢?这就要从功夫胖最早玩Hiphop的时期说起。

功夫胖的本名叫做施逸凡,他在《英雄钢笔》里提过“叫我施逸凡 我不叫施耐庵”,自比《水浒传》的作者。不过,从组建C-Block开始,施逸凡就换上了艺名。他最早的名字叫做“FAT F”。而由于他是个胖子,所以也有了最早的外号“施肥”,后来又被称作“小胖”。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在C-Block的第一张Mixtape《湘SHOW》中,这位“最年轻的队员”被介绍为“天才型的MC”。看到这两个字母,不难猜到最早的功夫胖是玩Battle起家的。时年16岁的功夫胖,已经是“第一次46酒吧MC Battle”的冠军得主。

由于年代久远加之对battle的过早放弃,功夫胖早期的Battle视频资料并不多,但有一场Battle相信各位都不陌生,那就是《中国新说唱》上的那场“换位赛”。

队员介绍中还说:“听过他的Freestyle,你会觉得他的脑子里似乎永远有无限的歌词”。在这方面,则能找到不少关于功夫胖的视频资料,早期最为经典的当然就是C-Block和欧阳靖的“Pray”Freestyle,四人在《天天向上》的后台完成了这次著名的“cypher”。

而近期功夫胖展现自己的freestyle功力则是在《中国新说唱》的特别节目“freestyle抢麦赛”上。当时被分到2 PASS组的功夫胖,在一众Iron Mic的“老英雄”如马俊、派克特、艾热、小青龙等人面前,丝毫不落下风,用层出不穷的punchline炸翻了全场。可以预想,如果当年功夫胖坚持做一个纯粹的Battle MC,必然也能取得不小的成就。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虽然功夫胖早早放弃了Battle,但Battle却为他带来了一份真挚的友谊。在第一次Battle比赛后,他和大傻组成了最初的C-Block——是的,最早的C-Block只有两个人。

能灵活自如地运用各种flow且歌词也相当幽默风趣的功夫胖,自然不会甘愿只做个Battle MC,他很快就把重心转移到了做歌上面。与此同时,他还和当时叫做“Key”的刘聪组成了制作单位“Fat Key/胖钥匙”,在捞到金牌制作人老道之前,他们遵循一位韶山前辈的教诲:“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尽管早在16岁就加入了湖南首屈一指的Hiphop团体,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功夫胖的学业。高中时期,功夫胖在被誉为湖南四大名校的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就读。也正是在这里,他认识了被他称为“兴别”的高中同学张艺兴。而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的功夫胖,和“花花”华晨宇也是校友。

不仅如此,功夫胖的父亲还和同为长沙人的刘柏辛的父亲是同一个单位的,当刘柏辛的父亲得知两人都要去参加同一档节目后,还捎话给功夫胖,希望他照顾一下自家女儿。

但即使认识如此之多的明星朋友,功夫胖依旧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默默坚持无比小众的Hiphop,通过自身的努力使C-Block成为最优秀的Hiphop团体之一,而没有攀关系走捷径的想法。从这点来看,他并不是一位“交游广阔”的绿林好汉,而更像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学院派。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在发行第一张Mixtape之后,C-Block度过了一段漫长的艰难时期。凭借爱好维持的团体终归要面对太多的现实问题,成员也从最初的七人变得只剩下三人。在享受完了纯粹爱好带来的名与利后,C-Block也开始了自己的转型,而这个标志就是2012年SUP厂牌的成立。

SUP招揽了一众优秀的湖南rapper,但这还不够:2014年,他们还招揽了一位来自香港、混迹于武汉“自由窝”团队的优秀制作人,老道萧启道。而把老道带回长沙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武汉读书的功夫胖。他们俩的初次合作,可以追溯到2012年的那首《灵魂列车》。至此,属于SUP的最强阵容已经组建完成。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在老道加入后,C-Block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正式专辑《爆出口》。而到2016年,他们又发行了第二张专辑《三缺一》,这张专辑主打湖南地域特色,几乎都用当地方言完成。尽管两张专辑都非常优秀,也拥有不少的受众,但地域标签似乎成了一把双刃剑,C-Block已经拿到了湖南地区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却始终难以走向全国。

接着,就是2017年的到来。对于功夫胖、C-Block乃至整个SUP和CSC,这都是传奇的一年。年初,C-Block的第三张专辑《以下范上》发布了。这张专辑终于给C-Block多年来独特的音乐风格找到了一个最为贴切的形容词:江湖流。

这个并不存在热兵器支撑的“匪帮”的任何文化的国度,却有着绵延千年的江湖道义和生生不息的绿林好汉所存在;在这个动不动就提“中国特色”的国度,这个成军十年的Hiphop组合终于找到了“外来文化本土化”的一条可行路径。

C-Block接近“中国风”概念的江湖流说唱,既贴合了说唱诞生地的热血基因,又融合了本民族的文化底蕴,被中国的说唱爱好者所喜爱并且能传播到更多非说唱听众的耳朵里,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而为江湖流说唱构筑骨血的,正是功夫胖绝佳的作词。相比另外两位成员,功夫胖的作词更加有思想深度和江湖气息。如果失去功夫胖的词,一首歌曲可能凶狠有余,但却韵味不足——这就是功夫胖的能力,他写出的歌词里很少有无用的说辞和虚张声势,都是值得推敲的硬货。

2017年年初,“光GAI”大战搅得整个中文说唱圈鸡犬不宁,众多优秀说唱歌手纷纷发出DISS,党同伐异。在这种情况下,功夫胖发布了一首《跳跳蛙》。从其意义上来看,这可以说是一首“diss everybody”的歌,因为它劈头就是一句“一群井底之蛙,井底之蛙”。功夫胖要表达的意思再简单不过:参与到这些破事的rapper,都与井底之蛙无异。而这也是功夫胖在历年的beef中第一次比较公开的发声,表达自己的态度。

年初的混战过后,很快就到了《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的日子。就在大家享受着节目红利、以为说唱圈将回到和平的时候,年底却爆发了一场自2008年“大支事件”后规模最大的beef。而这一次,功夫胖成为了风暴中心的主角。

这场CDC与CSC之间的大战,很大程度上起因于功夫胖当时那一句“假钻表大哥哥”。这句话彻底点燃了Higher Brothers的怒火,马思唯直接在微博说出了“C-Block wanna some beef?lets make that happen!”,DZKnow更是晒出了钻表的发票来“自证清白”。

功夫胖本人倒是没有过于在意,只写了一首娱乐性质的《脱衣舞男》调侃对方。时至今日,复盘这场世纪大战,我们不去争孰强孰弱、谁对谁错,但在这场beef中,功夫胖的确表现出了他性格中火爆的一面。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到2017年年末的这个时间点,功夫胖似乎已经具备了所有大红大紫的条件:他有一手绝妙的作词能力、有火爆的脾气能够引起争议、身处于一个全国知名的团体。而2018年,功夫胖真的走到了台前,让自己“湘江词王”称号的含金量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检验,那就是参加《中国新说唱》。

年初,C-Block先是推出了他们的第四张专辑《淘金日记》,这也被认为是向《中国新说唱》进军的“战歌”。随后,CSC的四员悍将纷纷表态决定参加节目,把他们最新的音乐带给更多的听众。然而,等到节目临近录制时,西奥、大傻和刘聪却纷纷因为个人原因而退赛,只留下了功夫胖独自征战。即使如此,功夫胖也没有让他身后背负的CSC失望。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赢得吴亦凡青睐、憾负派克特、完胜徐圣恩、选择门主动流局以回报热狗张震岳的“复活之恩”,功夫胖在节目里的镜头不在少数,并且都反映出了他一贯的性格和实力。

进入战队后,功夫胖终于能秀出自己十余年间的积累:战队5进4的《我的梦》verse与hook出自《我的梦》《Money Monster》;战队4进3的《24小时》verse出自《英雄钢笔》;9进6时的战队cypher更是直接用“天生野孩子野路子野家拳”作为主题,是C-Block的《野家拳》。

到了9进6的关键战役,功夫胖对上了最终的冠军艾热。艾热拿出了打动人心的《巨人》,而功夫胖也放出了大招,把《以下范上》加入到《蹦极》中,做成了一首专属于自己的《蹦极》。然而,由于歌词过于凶狠导致的消音和改词,加之在舞台上纵情跳跃导致的气息不稳,制作人们最终选择了艾热胜出,功夫胖的新说唱之旅也到此告一段落。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而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莫过于台下的高校rapper们都在功夫胖被淘汰时摆出了“以下范上”的专属手势。想到那句“成军于三湘,在四海中闯荡,要扬名于五湖。以下范上,以flow代枪”的Slogan,不禁让人觉得功夫胖和C-Block终于在全国范围内走起来了。

在参加完节目后,功夫胖联手派克特以及热狗张震岳扔下的第一枚重磅炸弹是《再见Hiphop》。2017年,热狗队有传世的《凡人歌》;2018年,则有《再见Hiphop》。

实际上,热狗和功夫胖在《飞太远》里的verse都是《再见Hiphop》的,只是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这首歌最终没有登上导师合作的舞台。在当年的“中国嘻哈颁奖典礼”上,这首歌拿下了“最佳华语说唱歌曲”的奖项,还被提名为“最佳华语说唱MV”和“最受欢迎说唱歌曲”,统治力可见一斑。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2018年9月底,功夫胖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D7STS》。这个看似乱码的专辑名称其实意味着“地气水土生”。如果是理工科学生,肯定看得一头雾水;但作为一个文科生,对这个“口诀”是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分析“自然地理”成因必用的五个条件,分别代表着:地貌、气候、水文、土壤、生物。如果你还记得功夫胖在《CSC 2017 Cypher》里唱了什么,就不会对此感到疑惑——“始终相信人与人是没有世仇的 停止纷争做点什么给这地球吧”。功夫胖的格局之大,一直是以“地球”为高度的。

在这张专辑中,他还实现了“化干戈为玉帛”,和《新说唱》上的两位对手都进行了合作。分别是和艾热合作的《蛋》,还有和派克特合作的《绝可》。此外,还有特意说到“尊重徐圣恩”的《跳跳蛙2.0》。总体而言,这是一张深度远超关注度的专辑。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2018年年底,Lil Pump的辱华言行引起了中国说唱歌手的强烈不满。一向脾气暴躁的功夫胖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他直接甩出了一首《Chinatown Freestyle》,用“复读机”的方式击败“复读机”。

遗憾的是,这首歌很快就被音乐平台下架了,连一丝痕迹都没剩下。这就是功夫胖歌词犀利的一个副作用:难逃审查制度的铁拳。2017年年底震惊全国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发生时,功夫胖也第一时间发出了《打叔叔》,结果遭到平台下架,只能改成《孩子的歌》来发布,最终还是难逃下架。而早前,内容更加劲爆的、与西奥合作的《出埃及记》则几乎也是彻底消失在了互联网。即使如此,功夫胖依然我行我素,写着最真实且锋利的歌词。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2019年,在经历了一年前的集体退赛之后,CSC终于不再是只有功夫胖一人参加节目,而是井喷式的爆发:不仅有西奥、大傻、刘聪,还有Ranzer、Seven、KPL等人都一并参加了《新说唱2019》。但最让人惊讶的,还是看到功夫胖又一年参加比赛。许多人以为他只是来陪着自己的兄弟们,毕竟他在一年前已经取得了很高的名次,但功夫胖显然做好了夺冠的准备。

接下来的剧情,大家就都很熟悉了:功夫胖在首轮挑选了杨和苏作为对手,而功夫胖又一次输给了最终的冠军,只不过这次太早了,早到所有人都为他感到遗憾。功夫胖搬出了《跳跳蛙2.0》应战,但杨和苏的《加冕》用更强的技巧和更稳定的发挥征服了吴亦凡的心。随后,杨和苏在合作赛的《逆流》中也非常直白地说“但看我要擒贼就先擒王”,间接承认了功夫胖的实力之强。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功夫胖被淘汰之后,微博上逐渐有人开始呼吁设立复活赛制——因为在一开始《新说唱2019》并不打算办复活赛。这种呼声在14进8阶段,杨和苏、福克斯等人被淘汰后到达了顶峰,最后节目组也适时推出了两种复活机制,一种是针对通过了60秒1v1 Battle选手的“红榜”投票,复活前7位;还有一种是专门给在60秒1v1 Battle中被淘汰的选手开设的微博投票通道,只有1个复活名额。

这个复活机制推出的第一时间,就有人说:微博投票通道毫无意义。虽然同一赛段被淘汰的选手里,宝石老舅有尚未出圈的《野狼Disco》加持、乃万有已经出圈的《PUMA》加持、爆音是“Freestyle第一人”,但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那个复活名额,只属于“湘江词王”。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功夫胖在微博表示,经过深思熟虑后,因为和巡演的档期冲突,决定退出复活投票,自动放弃潜在的复活可能。歌迷们对此喜忧参半:忧的是功夫胖没能再一次站上“最高舞台”,去给全国观众展现自己的实力;喜的是他们之中的幸运儿们,将在现场感受到功夫胖最炸的表演。从这件事中,也足见功夫胖对于歌迷的厚爱。

你说他是“湘江词王”?但我觉得他只是个霸蛮的“海盗船长”

在早早结束新说唱之旅后,功夫胖并没有闲着,而是一首又一首地推出自己的新歌。在2020年开年之际,他终于发布了自己的第一部音乐纪录片《海盗船长》,这部纪录片记录了代号为“海盗船长”的一场“黑胶专辑发布会”,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场发布会是在舟山的枸杞岛上举办,由30位幸运歌迷一同参与。届时,所有人将乘上“海盗船”,参与这场特别的发布会。《海盗船长》也是功夫胖一首特别的、温暖人心的作品。它不像说唱,伴着吉他和弦,更像是一首民谣。这部长达90多分钟的纪录片,点击下方的视频就可以直接观看。

今年5月份,功夫胖在微博上短暂宣布过自己的新专辑《梦剧院》正在筹备中,甚至已经放出了所有的曲目名称,但随后又悄无声息地删除了。也许他另有安排,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张专辑发行之时,“湘江词王”的名头将再一次响彻天下……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