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已经过去快一周了,在这一期节目里,除了大家天天刷的“New Rap New Star,魔动闪霸”之外,讨论度最高的就得属方仔了。

除了这两个大热点之外,第一期节目里也有不少亮点,今天我们的采访对象雪碧,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参加节目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给雪碧带来什么大的收益,反倒是节目组的剪辑,让她遭受到了围攻。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我刚刚提出要采访雪碧的时候,她就给我吐槽:“最近我可给骂惨了。”

在节目里,她演唱了一首《报仇雪恨》,这是一首北京味儿很足的Old School Boombap,歌词的主要内容,也是回应别人对于她网红身份的质疑。
这首歌的难度不算很大,雪碧完成的也很好,但坏就坏在节目之后制作人的点评上。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在演唱之后,保安法老好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对于雪碧的欣赏,还说出了“我会喜欢雪碧这样的女生,和她这样的歌曲。”这种凑不要脸的话。

节目后期也非常懂事地把法老的痴汉表情给保存了下来,还做成了表情包,以供各位粉丝取笑。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在节目过后,雪碧也和法老互换了微信,不过也只是停留在朋友的地步。保安嘛,大家也懂的,虽然看上出很猥琐,人还是很正直的。

本来这件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雪碧在被淘汰之后也继续开始了自己的直播生涯,法老的大部分粉丝对雪碧也不错,更多的都是奔着看法老热闹去的。

但就是有一些人,闲着没事跑去拿这件事情攻击雪碧,说她是刻意炒作。雪碧本人也很无奈,一来她基本没有提过这件事,二来她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炒作。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很多人看了节目,或者知道雪碧是在抖音上出名的,就会想当然的认为雪碧是一个在说唱火了以后,才投身说唱事业的抖音rapper,如果你这么想,那真是有点冤枉她了。

雪碧从小就有一个歌星梦,在小学时老师问大家长大想做什么工作的时候,她就在心里想自己以后如果能当歌星就好了,后来她也学习过一段时间音乐,到今天她也懂一些作曲方面的知识。

到了初中的时候,雪碧在偶然的一天听到了同学在听一首叫做《十元人民币》的歌,这首歌节奏很快,歌词也很搞笑,让雪碧非常喜欢。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雪碧回家上网一搜,才知道原来这种音乐叫做说唱,并且她身处的北京,就是中文说唱的发源地之一,有无数rapper在这里创作。

从爽子、阴三儿、龙井,再到台湾的热狗、蛋堡,然后国外的NAS,在疯狂听歌的过程中,雪碧渐渐爱上了说唱。

如今雪碧这个AKA,就是因为她当时非常痴迷龙井,觉得自己也应该找一个饮品当自己的艺名,于是就选择了自己很爱喝的雪碧。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高中的时候,雪碧就已经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她还记得自己的第一首歌是模仿了阴三儿的《老师你好》。

当时她们学习里有个教导主任经常辱骂学生,然后她就写了一首专门骂老师的歌,当时颇受学校学生好评,贴吧论坛都好多人转发。

当然了,这首歌写出来之后,随着转发的人越来越多,雪碧自己也觉得这首影响不太好,就把这首歌删除了。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相较于一直热爱的Hip-Hop,成为抖音网红对于雪碧而言,反倒是个意外。

大学毕业之后,和很多同学一样,雪碧也去了一家公司实习,打算老老实实上班。结果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她跟公司领导吵了一架,结果就成为了无业青年。

正好那段时间抖音比较火,雪碧之前也经常在上面发一些自己的视频,点赞评论的人也不在少数,也上过一次热门。雪碧转念一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直播试一试,就一直做到了今天。

在早期的时候,雪碧的视频就更偏向于纯北京的Boombap。在粉丝多了之后,很多人更愿意听她唱funky和情歌,她也就尽量的做观众喜欢的内容。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很多人做歌都是“老子要real talk,才不管你们爱不爱听”,但是雪碧做歌我会去考虑想大家喜欢听什么,更加顺从粉丝的心意。

作为一个抖音rapper,在作品上和身份上,雪碧经常受到质疑,但她告诉我,现在很多直播平台上火起来的rapper,在直播之前就已经有了rapper这个身份,只不过当时没有人认识他们而已。

拿她自己来说,她也是先做的说唱,才通过视频网站的渠道让更多人认识,“你拿hiphop去赚钱,你不keep real”这种话,雪碧不仅在评论里看过,就连很多同行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如今很多行业都需要通过更多渠道来宣传自己,并且自己也是凭本事吃饭,雪碧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在直播方面,雪碧本人也的确有天赋,除了自身粉丝越来越多之外,也有一些官方的活动开始邀请她参加。

如今小小的年纪,她就已经三次登上过央视的舞台,老实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有些意外。我本人并没有非常关注抖音这些短视频的平台,也许像雪碧这样的网红rapper,他们的影响力早就已经超出说唱圈的想象。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除了“网红不real”的质疑之外,抖音rapper门受到的另一种质疑是:网红都是在蹭Hip-Hop的热度。

雪碧觉得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年代,想办法给自己争取关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也不可否认,有一些主播确实不能说是rapper,可这需要区别看待。

比如说,有一些主播,会一些说唱并且也有唱歌能力,一直播的时候就能唬住很多人,但是他们从来不写歌也不参加任何地上或者地下的比赛,直播说唱对于他们就是工作,每天打卡下班。

像是她自己、爆音、伟伟这样的rapper,在做直播工作之余,也会参加很多线下的演出,像雪碧本人就参加过“BATTLE IN CITY”和“尊严之战”这样的地下battle,并且成绩还相当不错。

在2018年嘿吼举办的《中国说唱》上,雪碧也成功拿到了分赛区的冠军,很巧的是那场比赛派克特也作为评委在场下点评。

被剪辑成法老的理想型,第一期《说唱听我的》她是唯一的受害者

在整个采访中,能看得出雪碧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儿,她甚至毫不避讳地告诉了我她的直播的收入。

目前对于直播和说唱两个身份,雪碧本人都非常热爱,打开直播间练习说唱的同时,跟粉丝沟通沟通感情,还能有一份收入,是雪碧非常开心的事情,并且她也喜欢跟大家一起聊天唱歌,就算有一天赚不到钱了,她也并不打算放弃这件事。

而说唱对于雪碧而言,是另一件她热爱的事情,雪碧承认,谁都有个rap star的梦,她也不例外,目前她的实力也不是特别强,所以她会珍惜每一个得来不易的机会,走好自己的每一步,这样的话就算自己以后老了,也不会后悔。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7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