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说唱听我的》在本周终于结束了第一个赛段,90秒1V1 Battle的所有比赛。由此,我们也终于能在两周之后,重启一下我们这个“《新说唱》VS《听我的》”的系列。

进入正赛阶段,《说唱听我的》就再没有放出《中国新说唱》的任何画面,想要打出品牌特色的想法不言自明。从这次真正的“第一集”来看,《听我的》还是下足了功夫,尽可能在选手名气不够高的情况下强行制造一些节目效果。90秒的演出确实相对完整了,甚至偶尔会出现听觉疲劳的情况。但对于优秀的作品来说,它们经得住时长的考验。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本赛段最长的作品是Kozay的《赤兔》,直接突破两分钟了,不过这是因为他加了阿卡贝拉的缘故;最短的作品是2night夜里的《双龙》,仅有55秒,但是却展示出了绝佳的技术,成功击败了廖效浓。巧的是,所有的作品有长有短,但是平均下来的时长却正好是90秒,不得不感叹节目组确实懂行。

但是,《听我的》有一个相当致命的问题:总共只有四组制作人,非常容易出现平票的情况。这点上《新说唱》显然强得多,制作没有什么合议的必要,伸出左手或者右手,直接就决定选手的命运,不仅紧张刺激 ,也能减少所谓黑幕的猜疑。

更让人莫名其妙的是袁娅维提出Freestyle加赛的事情,这直接让整个赛制的公正性与合理性遭到了质疑。在大家都知道KC极为擅长Freestyle的情况下,这无疑是引导了一波对KC和Free-Out相当不利的舆论。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整件事的唐突之处就在于,袁娅维和其他制作人在之前和之后都没有表示出对选手Freestyle方面能力的关注,然而偏偏到了全场Freestyle能力数一数二的KC的时候,突然提出了这一点,不能不让人怀疑是“节目效果”。

还有一点对赛制的破坏体现在“会员Plus版”里面:Maxwell韩浩翔和刘柄鑫二比二打平,随后制作人表示“两位都先待定”。但在最后的晋级名单中可以发现,两人居然都晋级了全国50强,这种毫无说明的“破格”操作也属实让人震惊——好歹节目组还整了个有所谓“标准”的譶榜来复活选手呢,这也总比这种不加说明的晋级要更好。

说到这个“譶榜”复活的机制,也是让人非常迷惑。去年《新说唱》是完全没有这个环节的,前两年搞个人60秒表演的时候,倒是让制作人直接去选择了复活人选。《有嘻哈》时吴亦凡复活OB03、热狗张震岳复活孙八一、潘玮柏复活BCW(没选进战队)都是槽点满满,《新说唱》时热狗张震岳复活好兄弟Jason更是被喷无数。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或许是看到了制作人们背负的压力,《听我的》选择了由完全不在现场的飞行导师来承担复活的职责,而且还煞有介事的搞出“譶榜”和制作人的选择标准(妈咪手真能读明白中文歌词?),强调是通过歌曲来选择复活人选,似乎又更有了一点点公信力。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选择也确实是聪明的。无论上榜的歌曲多么离谱,节目组都可以把锅完整地甩给两位飞行导师,而轮不到现场的八位制作人们来承担网友们的火力。对于被譶榜复活的aZi、连麻、Kandi、廖效浓和大年,可以看出他们自己也是有些讶异的,廖效浓更是直接就拿起了话筒诘问全场rapper自己的表演够不够Hiphop,为的只是获得respect。

但你如果仔细捋一下——aZi,最出圈的“魔动闪霸”;廖效浓,流量担当;连麻,来自SG;大年,来自Free-Out;Kandi,为了帮“有争议”的KC分散火力,索性让他的对手也晋级……如果非要用阴谋论的视角看问题,那么这个阴谋论似乎相当逻辑自洽。而一些“如果把他们复活了我们的投票通道就白开了”的人选,例如八口、木秦、高天佐等人,显然不会在这个环节就被复活。如此看来,说节目组没有心机,是不太可能的。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说到“下集预告”,之前预测的合作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一个全新的“同Beat的Cypher对抗赛”,这个赛制其实接近去年新说唱的“联盟Battle”,“岳狗岳凡”对上了“攀登”。大家的记忆点应该就是黄旭和新秀的互相呛声,包括黄旭、大傻的“一挑七”。

《新说唱》方面是给定主题,并且限时创作,这导致去年这个赛段选手只有两种选择:套之前的词或者直接Fresstyle。像杨和苏、福克斯这种就能看出典型的套词来,因为他们确实有一定的作品数量,也有契合主题的Verse可以套;而新秀、Lil Boo、Vex这样的新人则更多采取了Freestyle的方法来过关。

还有像大傻、黄旭这样作品和Freestyle兼备的老牌说唱歌手,则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实力。所以去年这个赛段结束后,大家记住的也更多是那些Freestyle出来的Punchline——“名字叫做黄旭 Freestyle可爱得像是杨幂”、“黄旭天堂来信 直接江郎才尽”等等。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以此来看,《新说唱》所谓的Cypher更像是一个多人组队的、允许套词的Freestyle Battle,有点四不像的意思。而从预告片中看到的《听我的》的同Beat的Cypher对抗赛,则和《新说唱》略有不同。

预告片里,既有“JD也不怎么样 Cream D也不怎么样”这种接近Freestyle的喊话,也有魔动闪霸+北极星二人组“北极星光闪耀”这种纯旋律的唱段,甚至有Boss Wang和赵磊“戏剧式”的对话来营造氛围,望江晴一套动作更是把“表演”的概念表达得淋漓尽致。这都说明了《听我的》在这一赛段所要呈现的,必然不是一个套词或Freestyle的舞台,而是有着精心设计的完整作品。

关于选择门,最终它还是成为了赛制的一部分,《听我的》也没能做到不落窠臼。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没有选择门机制的话,想要快速而又相对公平地淘汰大批选手是不现实的。回顾前三年,每年节目的后半程都几乎只有十多个人在比赛,这也是曝光度的一个临界点,超过这个人数则必不能实现“雨露均沾”。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更何况,《听我的》今年请来了八位制作人,并且《听我的》目前没有去年《新说唱》播到一半宣布“加时长”的骚操作,如何在极其有限的时长内兼顾每一位制作人和选手,这个问题可能会让剪辑师痛不欲生。所以,既然选择门这个事实已经无法更改,作为观众就只能接受赛制。当然,这也给了广大网友相当多吐槽的机会,届时应该能看到不少人在评论区发泄情绪。

再说个新奇的角度:去年《新说唱》在正片放出了27组对阵,“未播”放出了16组对阵,只有19组对阵没有播出,播出比达到了69%;相比之下,《听我的》放出的对阵相对就没那么多,而且把关注度相当高的Cream D、小安迪都放到了会员才能看的Plus版里,有点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意思。

最后,我们把目光转回到各位选手的身上:

爆冷的选手其实还是比预料之中少的,因为“爆冷”说明对方很“热门”,问题是这节目的热门选手也没那么多……所以算下来,掀翻Swimming的zhazha算一个、干掉Busta Zun的老胡算一个、黑掉高天佐的Shooter肯定算、早就黑过乃万的Orenda这次黑了Gibb-Z也不新鲜、解决廖效浓的2night夜里也是一个。满打满算也就这些人了,一只手都能数过来。而且其中真正算得上黑的也就是Shooter,其他几位的对手本来也不能算“大热”。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惊艳的选手就相当多了,这也是整档节目的优势,基本上每个选手都有相当的技术,技术不足的则非常有自己的特点,总而言之,很难看到一个“混子”。于我个人而言,最出圈的魔动闪霸和小牛奶并不是我的菜,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这些:GM仙的《小丑》,电影说唱足够气势磅礴;AThree玩爵士的《Let go》太Chill了;Cream D的《艳阳天》真就是另一个派克特在台上演出;小安迪的《RPG》玩出了自己最擅长的风格;刘柄鑫的《几匹马》完全把我洗脑了,采样《漂移》但自成一派。

有过节目经验的选手,大多数都混得还行:Lee A、卓卓、Blow、辛巴、GM仙、AThree、赵磊、Kozay、JD、Free C、江旻勋、Orenda、西米、Cream D、啊鑫、小安迪、秃子2z,这么一长串的人都成功晋级了,说明有过经验真就是不一样的;当然也不是所有上过节目的都行,不过我必须指出,很多人是在和上述已晋级选手的“内战”中失利的,比如方仔、小鸭哥、八口、Philo阿哲、Gibb-Z、DIFF张毅;剩下的人确实就输得有点迷惑,比如咪小咪、Ag、Swagkelly,这几位都没镜头;还有确实技不如人的邓云峰、大蜜等等。

遗憾的选手很多,文中也提到了八口、木秦、高天佐等人,但不同于之前的“既定事实”,我们还有能力“改变事实”,只要积极投票,你喜欢的rapper就可能“淘汰也能达到终点,不用经历那些没必要的风险”,直接闯进总决赛……

本期的《新说唱》VS《听我的》就到这里,你有什么想吐槽的,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交流~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再谈谈《中国新说唱》前两年的“1V1 Battle”赛制,这可以说是仅次于选择门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去年讨论度颇高的,还有爆出大冷门的刘炫廷。自称无名之辈的他扮猪吃虎,干掉了久经沙场的于意。那么《说唱听我的》节目组会不会也来这么一出?答案是肯定的。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新说唱与听我的赛制对比后,我有了一些奇怪的发现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 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