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审美氛围深邃分类,押韵我可真会。那不如现在给我个冠军,这么比可真累。”

唱完这句Acappella,Kozay一屁股坐在ICE和弹壳的沙发上,将整个节目的气氛推到了最高潮。

就算再苛刻的同行,也没有办法否认Kozay这场表演的成功,从一开始的《赤兔》起,再到后面的Acappella,Kozay的表演里没有过于复杂的flow,他完完全全用自己对声音的控制、对伴奏的驾驭、对舞台的理解赢得了比赛。

舞台上,在ICE和弹壳的劝解下的Kozay和小鸭哥也放下了成见,一笑泯恩仇。舞台下,微博上的风波却并没有平息。

节目过后,在很多人眼里Kozay成了一个不择手段、倚老卖老、仗势欺人的角色,他最后一段表演也被认为是在给自己加戏。

带着这些质疑和疑问,我们找到了Kozay,也询问了他关于最后的这段Acappella是否是临时加戏的问题。Kozay告诉我们,当时节目组规定,伴奏的部分不能超过一分半,其他的表演设计随意。

Kozay的伴奏是一分零三秒,后面的Acappella也是这首《赤兔》表演的一部分,包括最后坐到制作人沙发上的举动也都是提前设计好的。为此,Kozay还特地询问了节目组是否可以这样做,节目组表示没有任何的异议。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Kozay对我说,他想给大家传递的一点就是,作为一个rapper,不是说你的嘴有多快,或者你的flow多密,或者你的就是动作有多炫,你就是一个好的rapper,这个真的是多方位的。

包括你的头脑、气场,包括你对于整个舞台的把控力,这些都是作为一个rapper最必要的条件。

本来我们也只是想借着这个事写一篇热点,但是在和Kozay聊完以后发现,他的故事比热点更值得去聊。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在正式爱上Hip-Hop之前,Kozay一直是摇滚乐的忠实爱好者,从小的时候起,成为一名rock star在舞台上燥起来,就是他心里的梦想。

事情的转折点在他家门口开了一个Hip-Hop的服饰店,店主也是个热爱Hip-Hop的年轻人。慢慢的Kozay开始觉得这些肥大的衣服裤子也挺好看的,加上店主经常带他去上海的LiveHouse里听Hip-Hop,一来二去,他也就爱上了这种音乐。

那个时候,正是上海Hip-Hop氛围最为浓厚的时候,除了上海本土的OG小狮子、竹游人之外,还经常有知名的国外rapper来上海演出,欧阳靖也曾经在上海驻唱一个月。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在高中的时候,Kozay就已经在Tangking的带领下,第一次去做了商演的嘉宾。那时的Kozay只写了几段Verse,并没有完整的作品,在活动之后,他还拿到了500块钱的报酬。

在此之后,Kozay彻底沉迷在了Hip-Hop之中,适逢Iron Mic在上海会定期举办Battle比赛,Kozay就想着自己如果能去挣点钱,回来就足够在学校里呼风唤雨很久,那岂不是一件很爽的事。

在高中毕业之后,Kozay就迫不及待地跟Tangking说,“哥,我上了大学就能做职业rapper了,就能成为rap star了。”早就经历过社会毒打的老大哥,告诉他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的,起码全职rapper是很困难的。

当时Kozay并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在后来的几年里,生活慢慢教会了他所有的道理。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但不管怎么样,大学的时候Kozay的生活过得还是相当惬意的,不仅能够随心所欲的创作,还和同学、朋友先后组成了出版社、哪吒两个说唱组合。

虽然这两个团队都不是很出名,不过在20岁不到的年纪,Kozay还是做了一件大事,他成功地成为了Wu-Tang Clan老炮Ghostface Killa中国巡演的开场嘉宾。在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做到了这件很多人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除了受上海本地Hip-Hop影响很深之外,Kozay的音乐里同样受到了来自隐藏的影响,尤其是老郑一直以来都是Kozay心中的偶像。在早期的时候,Kozay也一直在模仿老郑的写词规律和发声技巧。

有一次Kozay去北京看演出,在LiveHouse的门口他碰到老郑,Kozay毛遂自荐问老郑能不能跟自己做首歌,还给老郑留下了自己的邮箱。本来Kozay想着自己一个没名气的小角色,最多也就是敷衍敷衍,怎么可能会有合作的机会。

结果万万没想到,半年之后的一天Kozay突然收到了老郑的邮件和一段写好的Verse,于是他也得以和老郑合作了一首《吹牛》。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上海是一个国际大都会,流行的音乐风格往往不断在变换,Kozay大学毕业之后,Hip-Hop氛围也开始慢慢在上海衰落,职业rapper的出路只能是在酒吧喊麦。

Kozay不想做这样的工作,他先是靠着大学的专业去了银行上班,但又不喜欢太过一板一眼的生活。在此之后,他做过广告策划、和Blow Fever一起卖过保险、还卖过一段时间化妆品,几乎什么赚钱干什么。

这段时间里,Kozay并没有停止过音乐的创作,他和Blow Fever组成了组合busykidz,后来又把Al Rocco吸收进来组成了Busy Gang。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2014年,Hip-Hop开始慢慢复苏,Trap也开始在国际上渐渐流行了起来,上海作为流行文化的桥头堡,也渐渐有人开始听Trap。

在这个时候,Busy Gang做出了一张名为《800》的专辑,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过的,完全由Trap组成的中文说唱专辑。

像是《干架王》、《大富翁》、《人民币》这样的音乐,不仅在形式上和Trap的潮流相同,内容上也与Trap的内容相贴合。《800》也成为了很多rapper尝试中文trap的最初原动力。

用Kozay自己的话说,就是未来可能没有人会记得Busy Gang,但是《800》这张专辑,会永远被记录在中文Hip-Hop的历史上。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依靠着《800》这张专辑,Busy Gang也彻底在说唱圈火了一把,通过上海shft的老板luce,Busy Gang接了很多演出,一时间Busy Gang成为了那几年说唱圈里演出最多的组合。

作为中国最早尝试做Trap的rapper,Kozay对于节目中出现的“Trap中歌词是否重要”这个问题,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首先Kozay认为,只要是Hip-Hop音乐,形式感上的flow、歌词,其实是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重要的,一首歌如何把你带入一个或是哀伤、或是躁动的氛围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歌词和flow,都需要为这种氛围来服务。

Trap这种音乐和很多人喜爱的“走心说唱”并不一样,他的歌词重点不在于倾诉了多少内容,而是用最简单的梗或是大家印象深刻的东西,把你的情绪调动起来,这也是创作者需要思考的。

像现在市面上很多三连音flow组成的Trap,他仅仅是在形式上用了Trap的flow,并没有思考为什么要这样做,也并没有用歌词调动听众的情绪,所以很多人才会觉得许多Trap很水。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在Busy Gang解散之后,Kozay又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创作低迷期,在组合的时候,他一直有自己明确的职位,而转为个人solo,他有一点找不到自己的定位,那几年,他一直在慢慢摸索中前进。

一直到2016年底,Kozay才和Gali一起出了一首《真棒》,后续的几首单曲《一个亿》、《没烦恼》、《资本家》、《成龙》无一例外都是Trap,也无处不彰显着Kozay的野心。

一直到2018年,Kozay和VAVA一起做了一首名叫《说唱大帝》的歌,这首极具侵略性的Trap,直接让“魔都说唱大帝”的名号响彻了整个说唱圈,也让更多新粉丝,知道了上海滩有这么一位“大帝”。

而在去年的年底,Kozay发布了一张重磅的专辑《天时》,这张专辑打破了常规概念的限制,创新的将一张专辑一分为四,分为了人、和、地、利,四个部分。这也是Kozay蓄力十年发出的最狠的一波大招。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2017年,《中国有嘻哈》成了说唱圈一等一的大事,许多rapper通过这个节目一飞冲天,Kozay也去参加了节目,结果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拿到了链子惨遭淘汰。

在接下来的每一届比赛,Kozay都有参加,第二季进了正赛却惨遭淘汰,第三季终于有了镜头,却遗憾地输给了福克斯。

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参加节目被淘汰这件事情,到最后已经成为了一个梗。不过还好Kozay是个很乐观的人,从来没有想要放弃,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在输给福克斯之后,Kozay就下定决心,不管以后参加节目遇到什么对手,他一定要完完全全地在舞台上碾压对手,这样才能晋级。于是就有了这一次,他和小鸭哥的对决。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有关和小鸭哥的beef,Kozay并不觉得他是多管闲事,他也并没有倚老卖老。

两人最大的分歧,其实是在说唱能否被教学这件事情上。Kozay觉得说唱是不应该被教学的,没有一本教科书能概括所有rapper的风格,就算能够教学,那也只是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rapper出来。

他自己并没有对于小鸭哥的成见,他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好。

至于为什么自己要站出来说这件事情,是因为Kozay觉得自己是把Hip-Hop当成自己的家来看待的,他相信跟他一样想法的rapper并不在少数,只不过是他站出来说话了而已。

参加了三次新说唱没捞到什么镜头,这次在听我的与对手的激情互怼却让他“火了”

在过去每次被淘汰的时候,Kozay总爱在微博下面回顾自己的参赛经历,2018年在赛后听说“人生一定会有起伏”,还发了一首名为《喜马拉雅》的单曲。

2019年他说,希望能把这个节目当成一个镜子,让自己每一年都有进步,而不是原地踏步,参加节目本身就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

也许是今年已经晋级的原因,在节目之前,Kozay就已经写好了自己对于比赛的回顾,四次参加说唱综艺,却几乎没有画面,“说唱大帝”这个霸气的外号,渐渐变成了放在Kozay身上的笑话。

就算是最坚硬的人,也无法做到对于同行的冷嘲热讽、观众的百般刁难无动于衷。Kozay一次次的失败感言,更像是把自己的伤口撕开,给大家看一看里面的样子。

“何必呢?”、“都一把年纪了”、“就算赢了又能怎么样?”无数个可以放弃的理由都摆在Kozay面前,他却从来没有选择过这条最简单的道路。

观众们不应该仅仅凭借一期节目,就断定一个rapper的性格乃至品格是好是坏,节目才刚刚开始,后面的好戏还长着呢。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8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