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在会馆列传<上>(戳上图查看)的时候,咱们讲述了从big zoo到说唱会馆的“三年又三年”之会馆与老熊的决裂;为大家回放了白总和猫儿师在livehouse里告诉我们“要好生说,明天才会有好生活”的画面,以及谢帝从教室的讲台旁边走到《中国好歌曲》舞台中央的林林总总。

今晚的说唱会馆列传<下>,要从2015年说起,这一回的主人公,是如今成都集团当打之年的中流砥柱:Higherbrothers、ATM、王闪火,以及TY。

近4000字干货,建议慢慢品味。(记得在公众号主页面右上角星标西蒙)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2015是马思唯从old school向trap转型过渡的一年。他在这一年入驻了虾米音乐,直到现在都能在上面找到那首“价值一辆兰博基尼”的《true master》,还有Feat艾福杰尼和派克特的《William Trap》——虽然彼时刚玩trap的OG.Skippy还稍显青涩,但如今我们都看到了,马师当年的选择,是多么正确,多么不辜负自己。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另一边,前一年在《中国好歌曲》大火的谢帝并没有签约主流的唱片公司(但其实也签了个成都的演艺公司),“没有体系,光火我一个没有用”,而是回到说唱会馆,用人生的第一张trap专辑《人.社会.钱》,摆好自己成名之后的心态。那首《你坐最后一排,我坐讲台旁边》,就收录于此。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其实2015年也是说唱会馆生长进化的一年,孟子因为<上>里提到的那件事暂离团队,但孟子的暂别不是离开,况且在这一年,尚未从LA辍学的王以太以一张Mixtape《Ready To Flow》开启了说唱生涯,并在Ty的牵引下加入了说唱会馆。

而这一年的丁震,还在南京,一边卖保险一边和高天佐做音乐。直到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接起了电话。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只不过这一次,电话那边的人不是丁震的客户,而是会馆的Ty。

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在2014年Ty和马思唯来南京演出时——那一次,丁震是他们俩的嘉宾。于是Dz也加入了说唱会馆,并在这年年底,和马思唯还有Psy.P,合作了一首《海尔兄弟》。这是他们仨的第一次合作,而当谢宇杰从动物园下班后四个人再次坐到一起时,海尔兄弟成立了。

一切就好像《速度与激情5》里范迪塞尔在大干一票前的招兵买马——Ty找来了马思唯、王以太、Dz以及后面要出场的邓典果。而从发型发展的型状来看,Ty也确实是像影片里的老大哥Dom一样,逐渐锃光瓦亮。说唱会馆的这种剧情,或许也可以拍成部电视剧。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对了,15年年末的那首《海尔兄弟》里,为啥没有Melo呢?

这你得问问成都动物园的那些大脑斧了。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蓄势待发的说唱会馆来到2016年。

这一年,他们发了两首cypher,一首remix。

咱们按时间顺序,挨个摆哈。

2016年3月13日,海尔兄弟mixtape《Higher Brothers》发行的第二天,说唱会馆发出了一首与美国Super Star Beats公司合作的商业cypher《Bad Trip》。虽然彼时的海尔兄弟还尚未解锁worldwide的副本,但只需感受一下在这支cypher中打头阵的psy.p的腔调,便会知晓,他们的未来,一如这支trap beat,充满了野心与迷幻。

PsyP让自己嗨皮,来规避bad trip;深夜,马思唯在一个个虚伪的来电中陷入了bad trip;Dz则把bad trip视作一种诱惑与奖励;而melo,作为西南battle king的他,本身就是个让所有人都反对的bad trip。

不过从那时起,他们四个人也开始体验着又一场新的trip。在一次通向LA的trip中,Melo这个“bad trip”,在后来的一段verse中,又用了“good trip”来形容这种夏天般的美妙。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时间继续回到2016年。

2016年的奥运会在《速度与激情5》中主角们大干一票的里约热内卢举行,而这一年说唱会馆的老臣新将,也像前文中比喻的那般,聚集在了CDC RAP House里。“C-D-C”,时隔六年,喊出这句话的人从老熊变成了王闪火,但当时在场的人,还都是一堆拽娃儿,haha......

这支cypher的地位,不必多言。

这个时期,西南说唱,说唱会馆,一家独大。

但背后的流言蜚语,自然也不在少数。

那段时间,谢帝开了次直播,和粉丝们聊起了以前做过的一首《rap god remix》,好多人就在问谢帝,说网上找不到了。

原版的《rap god remix》发表于2013年的元旦,作为intro收录在了谢帝的《随便听起耍嘛》中。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找不到了嘛,找不到了嘛谢老板就再给大家唱一遍噻,正好也改点歌词,改点最近的歌词。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这一年,谢帝饱受成都前演艺公司的合约缠身,80万元的解约费亟待解决,一个个歌名变成灰色......这些音乐之外的烂事,真的让fat shady“瘦”了很多,于是,那些盼其坠落的流言蜚语,也接踵而至。

谢老板世界里的巴山楚水在当年大抵也会有所凄凉吧——但一个月后谢帝就签约了老乡张靓颖的少城时代,在反思好“老子认”和“给老子认”的沉舟侧畔上,重置了这首《Rap God Remix》。而那首《你坐最后一排,我坐讲台旁边》,也带着MV重新上架。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三年前是在炫技,这一次多了回应与睥睨,这首remix的含金量与地位,同样无需多言。

不过,“真当谢老板不逛B站啊?”

对了,2016年除了谢老板外,Ty也签约了台湾的混血儿公司,而higher brothers的一首《Bitch Don't Kill My Dab》,也吸引了88rising的注意。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时间来到2017,美国有京剧。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签约了88rising的higherbrothers出了一张纯trap的EP《Black Cab》,虽说是trap,但他们在重置那首《711》时也找了一个很复古的sample,听起来有old school的风味,并在KnowKnow的唱功下有了旋律的过渡。

KnowKnow猜不到送货的司机那天晚上到底会几点来,就像我们也猜不到higherbrothers的下一张专辑,又会是什么风格。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从《True Master》到《Young Master》,无论是flow方面的游刃有余,还是桐梓林地区的玩少儿生活,马思唯永远是那个会玩的master;而从《Young Master》到《Old Master》,乡巴佬也好,玩少儿爷也罢,谢宇杰也从无到有地蜕变成一个年轻有为的老师傅。

不过,黑车之后也确实无海尔。

因为只有更高。

遇到瓶颈,偶尔空虚,还在面对许多质疑与攻击......但sabellae早已告诉他们说,一切就让时间来审判吧。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higherbrothers一首《made in China》让“美国有京(川)剧”的三个月后,中国有嘻哈。

虽然higher没有去——但是彼时已在海峡两岸都有名气的Ty去了。然而当张震岳在一番针对后再想要让Ty拿回项链时,Ty的心里一定是“拿他MP”吧。

毕竟连毕业证都拿他妈MP的人,又怎会在乎嗟来的链子。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歪哥长大也一样戴得起金项链;虽然有嘻哈交出了金项链,但也不妨碍他继续凹造型。

毕竟对于帅哥来说,有没有项链,都一样能凹出帅气的造型。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凹造型》副歌的魅力在于他的现场版。那一天,张震岳还没有“去农村当婚介”,ty也没有裹得那么严实(怕遭gay*),livehouse里,beat的tag水印声和歌曲的前奏在小阿歪的日白声中听起来格外踏实,“不忙哆,不慌哆......”Ty那只不拿麦克风的手握成了“皮坨子”,踩着第一个重拍,朝着台下的观众挥去。

“不能像他们~~~”

这句副歌的拖音按时收尾,与此同时,舞台上,在Ty的一旁,还有一位皮肤白皙,那一年还不怎么知名的rapper,朝着观众们,大喊:“Say what?”

现场的高潮在“报警声”中渐渐退去。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那个在Ty.旁边朝向观众说“Say what?”的人,就是王以太。

“这些歌听起来土土的,正好拿去参加节目。”

2018年《中国新说唱》赛前,Ty.对王以太如是说。而节目中的这首《目不转睛》,在刘洲的操刀下,既兼容了原版的荷尔蒙气息,又多了几分在藏在闪火面部表情下的粗犷和霸道。
“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或许是邂逅在留学的洛杉矶,或许是音乐节现场的百米之隔,又或者是教堂里的闭眼祈祷......当你凝视王以太的时候,王以太也在凝视你。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保利路上被捅伤的高中同学;卧轨的醉汉被小偷救起,无忌的童言把阿司匹林叫卖......周遭的此起彼伏都将在你们的对视中被尽收眼底,倘若足够感性,又或有似曾相识的经历,大抵是会被“抬起头闭上眼”后剩下的泪水,模糊视线吧。

而那一届参加《中国新说唱》的会馆裔rappers,除了王闪火能让你模糊视线以外,还有一个人,叫李尔新。

不过李尔新模糊我们的视线的,并不是听到他歌词以后潸然而下的眼泪,而是他脸上的马赛克。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这张图片截取于ATM在节目之后的MV《Favorite Rapper》,李尔新给自己打上了马赛克,也算是对节目中被打马的一种自我调侃吧。(其实17cypher的时候他打马的事情就被剧透了

而在此之前,ATM就已摆出过两张质量相当高的专辑。“顶级玩家”里有trap、有流行、还有琵琶起舞换新声的泛亚式中国风;“一番!LP”里有从街区走出来的亿万梦,有撞死小鹿的紫色情歌......但更让人着迷的是,孟子的腔调、Ansr J的flow,李 尔 新 除 外(谢宇杰口吻。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其实2018~2019也算是说唱会馆大丰收的季度。Ty和五星的higherbrothers一起变得更高、更帅;在节目后大火的王以太签约了谢老板的第四音乐;第四音乐去洛杉矶演出,在Sway电台大秀freestyle;谢老板自己也在高产模式......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直到2019年的五月,说唱会馆只剩下了一个人。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再后来,在另一大说唱团体解散的第四天,Ty勾肩搭背演出的livehouse里。

higherbrothers、王以太、孟子等人的意外到场显得有些“喧宾夺主”,但“解散”两个月之后的再次相聚无疑给了粉丝们太多惊喜——这不禁让歌迷们想起了Y.O.U.N.G在CDC 2019 cypher里的那句的“CDC成为了你唯一的首都,其他全部叫做亚洲省”。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如今,到了闰2020年,是奥林匹克兴师举办的一年,也到了CDC说唱会馆四年一度cypher的时候。四年了,奥运会推迟了,但他们,CDC成都集团,如约而至。(戳下图查看成都集团专访)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11个拽娃儿的cypher循环完毕,至此,中国说唱重镇图鉴之说唱会馆列传<一>与<二>也落下帷幕。当然由于篇幅结构所限,还有一些事没能提及:比如谢帝瓜老外事件,ty在livehouse里秀驾照事件等等等等,其实也是会馆发展的十年来,其中的细节和轶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毕竟成都的区都那么多:双流、郫都、青羊、锦江、二环、三环......

不过管TM的啥子区。

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这一次,不说你的手机莫得CDC就显得档次低丨说唱重镇图鉴成都篇(二)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 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