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听腻了循规蹈矩的阳间说唱,听听让人毛骨悚然的阴间说唱也挺好的。

《一出好戏》最后Gm仙那段,以及与之对战的《四个我》,被网友称为“阴间说唱”。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阴间说唱常指唱得很烂的说唱,最典型的代表是《2020TCD残暴乐章Cypher》,但有时也指风格暗黑、恐怖的说唱。阴间说唱国外也有,国外叫恐怖说唱(Horrorcore),歌词内容恐怖,比如撒旦、食人、自杀、谋杀等,放到国内的语境,大概就是阴间说唱的意思。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Gm仙在《一出好戏》里的腔调确实够“阴间”,但由于创作时间仅两天,歌词不是他的最佳状态。Gm仙最“阴间”的作品,是《道斗道》,这首歌我在两年前写过,但那时没几个人知道Gm仙,所以趁现在GM仙被听众注意到,再次推荐这首阴间说唱的经典之作。

Gm仙喜欢看林正英的僵尸电影,1980年的《鬼打鬼》最后是茅山道士钱真人与许真人斗法(下图),Gm仙写《道斗道》的灵感来源于此。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在《道斗道》里,Gm仙的唱腔像道士念咒——他的音乐模式是,在歌里扮演不同角色,比如hook的“呀嗯嗯嗯……”,是道士双手合十念咒时发出的声音。

有意思的是,《道斗道》灵感来源僵尸电影,后来也出现在了僵尸电影里——2019年的僵尸电影《至尊先生》把这首歌用做片尾曲。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Gm仙对阴间元素情有独钟,在2018年ListenUp上,Gm仙与秃子合作了《阎王索命》,来自阴间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判官崔钰悉数出现在歌里。

其实准确来说,Gm仙不是偏爱阴间的东西,而是喜欢把中国传统文化融入进作品里,写了道士后,Gm仙又写了佛教的《济公》,他笔下的人物还包括孙膑、关羽、吕布、李元霸等历史名人,Gm仙将其既颇具画面感的音乐称之为“电影化音乐”,《道斗道》就是这样。(在网易云搜Gm仙可感受其电影化音乐)

Gm仙是阴间说唱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过阴间说唱。

无论鬼卞的阴冷气质还是沙哑嗓音,都颇具暗黑风。其早期的专辑《夕门》可被称之为阴间说唱。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鬼卞的专辑《夕门》恐怖阴森,但又不同于Gm仙的中国风,鬼卞的风格更偏西方。

去年鬼卞发了专辑《无间》,无间是八大地狱最苦的一个,该专辑的整体气质也挺暗黑的。

Ice Paper在专辑《寒木居士》里,也玩了一把阴间说唱——《奈何桥上》《彼岸花开》《黄泉路旁》组成了阴间说唱三部曲。Ice Paper的腔调不像Gm仙、鬼卞那么阴森,但他把阴间元素吃得很透,玩得很溜,比如《黄泉路旁》里的“伽弥腻 伽伽那 枳多迦唎娑婆诃”,这是《往生咒》里的咒语,用于超度亡灵,跟阴间题材十足契合。

Ice Paper可能是玩阴间说唱玩上瘾了,上周五发的《小白船》把童谣改编出了阴间的感觉,以至于听众说“这小白船是在冥河里划的吧”。

听腻了循规蹈矩的阳间说唱,听听让人毛骨悚然的阴间说唱也挺好的。

除了Gm仙,鬼卞、Ice Paper也玩阴间说唱

本文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