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说唱做得早就叫OG

我发现某些说唱听众有个误区,把做得早的说唱歌手一律叫OG,这显然是有问题的。或许有人把OG的O理解成了old,然而OG的全称是original gangster(真正的匪帮)。当然,放在中文说唱的语境,OG跟匪帮扯不上关系,但跟说唱是否做得早也没直接关系。我对OG的理解是,为中文说唱做出了重大贡献,对后来者影响深远。这需要多年时间才能达成,所以OG往往资历老、做说唱年头长,但不代表只要说唱做得早就叫OG。

OG不一定作品顶尖,不一定作品数量多,但他一定为说唱文化做了很多事。王波对说唱最大的贡献不在于他是隐藏成员,不在于他说唱做得早,而是在于他2004年创办了地下Hip-Hop Party Section 6。Section 6的舞台发掘了一大帮牛逼的说唱歌手,比如阴三儿、丹镇北京。陈昊然第一次battle,就是在Section 6。丹镇北京的这帮人,张千、黄硕、刘锐、斯威特,开始是Section 6台下看演出的一帮孩子,2010年前后他们登上Section 6的舞台,2016年初,这帮因Section 6结识的说唱歌手做了场拼盘演出,随后他们想做一个类似于Section 6的系列演出,于是有了丹镇北京。

不是说唱做得早就叫OG

OG的意义,在于传承,发掘、帮助更多后来者,而且这样的传承是连续的。Nasty Ray早年是Section 6的常客,2012年他创办了另一个地下Hip-Hop Party Natural Flavor。2018年,Nasty Ray因对中文说唱做出重要贡献,成为世界首个Hip-Hop组织Zulu Nation官方成员。

不是说唱做得早就叫OG

OG甚至不一定是说唱歌手。来自底特律的Showtyme为把Hip-Hop带入中国于2001年在上海创办了iron mic;街舞出身的ComLee于2006年从深圳徒步到北京拍摄纪录片《嘻哈在中国》,随后成立了嘻哈融合体,再后来,有了LisetnUp以及今年的《说唱听我的》。

传承、帮助后来者,除了举办Hip-Hop Party、说唱比赛,还有种方式是成立厂牌。说唱歌手做到一定地步,往往会有使命感,要为他represent的城市做点什么,于是派克特在西安成立了NOUS,光光在南京成立了Free-Out,光光的想法特别朴素,就是要帮一把小兄弟们,他曾在三年前说,“我想把他们捧起来,不一定要做到什么高度,但是至少能让说唱一直养活他们,那个年代没有人捧我们,现在有机会我就想推他们一把。”理解了光光的初心,也就能理解他为何会在节目里焦虑紧张了。

不是说唱做得早就叫OG

厂牌分两种,一种是自发成立、不签合同的民间厂牌,一种是有资本注入、要签合同的商业厂牌。谢帝对中文说唱的贡献,除了把成都话说唱带向全国,打响说唱会馆的名号,还在于签约少城时代后,成立第四音乐。民间厂牌在于做出好作品,而商业厂牌在于变现,变现太重要了,有生存才有发展,于是派克特携NOUS成员Cream D、Kigga、张昊签了第四音乐。谢帝很久没有现身了,无论他以后还做不做说唱,他的OG地位永远摆在那里。

不是说唱做得早就叫OG

当然,中文说唱的OG远不止上述几位,我只是想说,OG不在于做说唱早不早,不在于作品好不好,而是在于对圈子有多大贡献,影响了多少人。
shout out to所有OG,中文说唱发展到今天,离不开OG们的无私贡献,是他们在推动这个文化滚滚向前,薪火相传。

不是说唱做得早就叫OG

本文来源 小强蜀熟,由 小强蜀熟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