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中文说唱圈,从来不缺少以恐怖、极端为内容进行创作的rapper,往远了说有2008年就开始做说唱的畸形儿,往近了说有在《中国有嘻哈》上大放异彩的鬼卞。

在《说唱听我的》里,台上的选手Lil Andy和台下的评委法老,也都曾经是恐怖硬核的个中翘楚,活死人这个名气也是由此而来。

上述几位rapper,作品的内容中虽然都有恐怖的元素,但从他们的音乐里你往往能够听到摇滚、硬核、Punk等等音乐的影子。

而我们今天要介绍的这位rapper,他的所有作品都并非来源于他处,用他的话说都是他自己悟出来的,这位rapper就是GM仙。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GM仙这个名字,来源于网游早期一款经典的游戏《传奇》,网游玩家都知道,GM在游戏里就是Game master游戏管理员的意思。

拿这个作为自己的AKA,GM仙想的是把Hip-Hop当成一个游戏,那么他一定是这个游戏的Game master。

至于仙,则是他从古典文化里归纳出的,自己追求的一种生活态度,超凡脱俗、肆意豁达这就是仙。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成为仙之前,这个来自安徽宿州的90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凡人修仙传的日子。

在很早的时候,仙就已经接触到了说唱音乐,并深深地爱上了这种音乐形式。和很多rapper不同,仙从来没有在网上发布过一首作品,也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比赛。

他是一个对自己作品要求很高的rapper,如果一首歌做出来demo他自己不满意,是绝对不会发的。freestyle也是这样,他虽然没有参加任何Battle比赛,但一直没有停止练习的脚步。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虽然不参加Battle比赛,也没有任何作品,可仙还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整个中文说唱的发展,从一开始最老派的强调思想,再到后来的注重押韵,直到注重技术,仙一直都是一个观察者。

于此同时,在说唱圈还在讲究押韵的时候,仙就已经开始意识到律动和伴奏的结合再加上独特的腔调所带来的魅力。

在不断尝试之中,他逐渐地确立了自己的风格,用叙事风格的歌词将自己的作品变成一部作品,再用独特的腔调和声线将所有人拉入他所营造的世界当中。

2017年,仙就像一直在山中修炼的修道者,终于突破了玄关,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作品《赌徒》。用这首歌,他成功描绘出了一个赌到最后产生魔障的赌狗形象,也正是这首歌让仙意识到,这就是他要的音乐。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从第一首歌《赌徒》开始,仙就迅速确立了自己的发声方式和腔调,我很惊讶于他如何能够在没有任何参照的情况下,能找到如此特别的发声方式。仙给我的回答可以概括成一个字:悟。

在说唱圈内,仙几乎没有一起做音乐的朋友,他更多的朋友来自于绘画、设计等等其他艺术领域。

通过他和其他艺术家交流得出,如果想要在某个艺术领域做中国风,那么先要找到古代中国艺术家们的创作状态,然后再把这种状态延续到自己的作品上。

所以在第一首《赌徒》之后,仙的连续几首作品,涵盖了种种风格,有EDM、有硬核,但仙都能轻松驾驭。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2018年,仙参加了《Listen Up》的比赛,在当时他手上只有三首歌曲,在比赛里,他也仅用这三首歌,就已经成功获得了全国四强。他独特的风格,也让陈奂仁把他称为中国的6ix9ine。

在《Listen Up》的舞台上,仙的一首《道斗道》让所有人都记住了他,这首歌也成为了日后很多人谈起他的代表作。

在仙看来,他把自己的每一首作品都看成是一部电影,电影当然分成2D、3D,后面还有4D、5D,《道斗道》这首歌则是他第一次尝试通过伴奏的细节让整个“电影”的立体感更强,有了3D的感觉。

所以很多人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会非常震撼,感觉是从来没有听过的风格。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比赛之后,仙和秃子合作了一首《阎王索命》,成为了许多人的心头好,也是网易云上他们两人收听量最多的歌曲。

2019年,仙参加了一次《中国新说唱》,在那次比赛上他对着邓紫棋唱了一首中国风雷鬼的作品。但很明显,邓紫棋并没有听懂仙的风格,没有让他通过海选。

在此之后,仙并没有停止他的修炼步伐,接着向他电影化的音乐风格迈进。有一些rapper在技术上无可指摘,但在对作品的思考上落了下乘,仙则是永远在不停地思考。

他寻求突破的方式非常有意思,一般他会在一个固定的框架内,不断尝试自己的腔调极限,在《道斗道》之后,他在《万物皆有灵》中模仿了很多动物的发声方式,在最近他又在模仿一些机械风格的声音。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可能会更新一下自己的音乐框架,去寻求给听众更好的氛围感。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这一次《说唱听我的》之后,更多人认识到了GM仙,更有人把他奉为“阴间说唱”的代表人物。

在大部分时候,阴间说唱指的都是那些惨不忍睹的垃圾作品,但放在GM仙身上,这个词则变成了描绘阴森恐怖的音乐,如果在这个标准上,仙绝对名副其实。

仙告诉我,在听到这个beat之后,他就已经在脑海中有了舞台上的画面感,比赛时大家写各自不同段落的时候,并不是在一起写的,所以最后“心魔”这个概念,也是出自大家对于这个伴奏的理解。

在采访仙的时候,为了保留一丝神秘感,我并没有追问他在这个节目里的后续表现。

对于节目而言,仙这样风格太过鲜明的选手其实很难走到最后,这毕竟还是一个面向大众的舞台。对于仙而言,我相信即使被淘汰,他也不会太过在意,因为他已经展现了他想展现的东西。

《说唱听我的》所有选手中,唯有他一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一般来说,想要创造自己风格的rapper,是越来越难的。最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往往发展地很快,但再往后,每一步突破都来得愈加困难。

因为这是一条只有你自己再奔跑的赛道,并不像主流音乐一样有可以借鉴的地方,就像现在的GAI一样,很难延续之前的那条道路走,而是在不断尝试新鲜的东西。
我和GM仙提出了我的担忧,在他看来,这个问题是我有一些杞人忧天了。对于仙而言,只要进入了艺术大门,往后的一切突破都是自然而然的。

在他面前不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而是一望无际的土地,不论他往哪个方向走,都是新大陆。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