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昨天,我们才调侃了一下说唱比赛节目赛制同质化的现象,因为下期正要播出的是制作人公演和让JD在新说唱吃了两次闭门羹的“选择门”,甚至在节目预告中,他还自嘲自己是“史上最强门外汉”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而这次制作人公演在未播出的情况下,艾热跟派克特的公演曲目已经先行发布了,在昨天他们发布了一首新歌《午夜伤心电台》,这首歌正是他们下期制作人公演要唱的歌曲

同时,这首歌也勾起了很多人对于他们儿时听电台的回忆,那时候在互联网并不是很发达的前提下,绝大多数人都是靠着电台去接收当下最流行的音乐

一副有线耳机,一个诺基亚手机&随身听自带的FM收音机调频到常听音乐电台,带上耳机即可进入音乐的世界,当听到喜欢的还会斥巨资1块钱发短信去询问歌名,这些我想绝对是很多90后青春的记忆,当然还有就是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有的收音机了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甚至有的音乐人还会通过电台去推广自己的音乐作品,就像派克特说的:“你是否还能想起十几年前,没有那么多宣传途径,只能努力上电台打歌,然后通知所有亲戚同学,准时收听节目的日子”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而在那个时候,港台风的disco几乎是电台的常备歌曲,也是各大俱乐部常放的音乐,因为当时没什么娱乐活动,大家也就习惯性的用音乐去放松自己,就算可能并不知道这是什么音乐,只知道歌名,但他们也会跟着音乐舞动着身体

如今艾热跟派克特的这首《午夜伤心电台》,看似disco曲风与“伤心”搭不上边,但这又是很多人小时候耳濡目染的港台经典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而“午夜”又承载了多少人小时候的记忆,那个青涩的少男少女,当他们一个人躲在被窝里蒙头带着耳机听电台的时候,当他们播到某首歌的时候,触景生情,心情走向低估,由蒙头听歌变成蒙头独自emo

所以,我想这可能就是网抑云的由来吧,但艾热跟派克特的这首《午夜伤心电台》,虽然看似歌词一点也不emo,但听着听着情绪还是有所被带动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说到这里,我已经无比期待下期《说唱听我的》的制作人艾热跟派克特的公演了,因为他们这首歌承载的是他们那个时候的记忆,但又带动了如今很多听众的情绪

总之,在我看来他们的这首既是写给过去,也是写给现在。更何况他们的演出现场有乐队加持,而乐队所呈现出来的演出效果,不是一般放个beat就能比的,所以我盲猜 iPad 组将会取得制作人公演第一,你们说呢?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如果你要对艾热和派克特共同“主持”的《午夜伤心电台》投稿,你最想说些什么故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说唱HIPHOP):原来《说唱听我的》制作人公演第一被他们内定了?

本文来源 说唱HIPHOP,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5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