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中文说唱圈里从来不缺乏词匠,被冠以“说唱诗人”这个名号的也不在少数,因为说唱终究是要回到歌词、回到文字的。诚然,节奏与律动包括旋律都是一首优秀hip-hop作品不可或缺的因素,但当我们谈及那些足以载入史册的说唱作品时,直击人心的文字总是第一位的。而写出这些作品的艺术家们,也都成为了时代的符号,用他们的方式去影响更多的人。

每一种音乐的诞生都不是偶然,像他的前辈们一样,嘻哈音乐也在用他自己独特的音乐形式,去表达对自由的追求、对权威的反抗,如果我们把这种音乐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看的时候,那一定会是无比璀璨的,不仅仅因为艺术上的成就,更是因为对整个社会、时代不可估量的影响。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在越来越多人投身说唱音乐的今天,评判一首作品的好坏也有了越来越多的衡量标准,歌词的审美倾向似乎被削弱了,但人类最伟大的创造之一就是语言、是文字。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文字的力量不会被削弱,反而为那些在夜深人静戴起耳机的人,提供一次阅读的机会,聆听别人、阅读自己。 今天想给大家介绍这样一位注重歌词的新人—OCD,在他拿起笔创作之前,影响他数年之久的中文说唱歌手是蛋堡、小老虎。在那个还在使用豆瓣音乐听说唱的年代,这些词匠、这些诗人,就在用他们的音乐和文字影响着耳机另一端无数少年的心绪。对于OCD来说,能在他成长的年代听到这样的艺术家是件幸事,也促使着他用自己的文字记录自己的生活。早在多年前,OCD就说过,说唱是他的日记,他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自己的成长、记录自己这一代人面临的困境,越诚实也就越真实。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OCD的新专辑《LIGHT.》是一张关于光的专辑,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即使再平凡普通也有着属于闪耀的瞬间。记录光的轨迹也就是在记录人的一生。身处在黑暗中的人们,努力的寻找着光亮,在看到光的那一刻,也就找到了自己。我们自己,就是那道光。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今天着重给大家推荐这张专辑里的两首歌:《Ghetto Boy》和《地中海的风》。

《地中海的风》,浪漫。“真正的浪漫主义,既不是随兴的取材、也不是强调完全的精确,而是位于两者的中间点,随着感觉而走。”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说唱了,悠扬的弦乐与和声,搭配上流动的歌词,想身处南法的看戏剧一般,一幕一幕随着歌词在眼前划过。一镜到底的连贯度,听完仿佛过了一生。歌词里的种种意象:地中海、漂流瓶、金字塔、山顶的钟声…普通而华丽,可能与OCD在法国的留学经历有关,偶尔出现的法语更给这首歌增添了别样的浪漫。真实的生活经历才使得笔触如此动人心弦。歌词里的“朋友”,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不同的影子呢?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Ghetto Boy》,新。艺术是个轮回,说不准什么时候旧的也就成了最新潮的。说实话,这首歌太超前,会让我担心受众的接受程度。OCD用20秒就把我拉回了80年代,让我在迪斯科舞厅里酣畅淋漓地跳了一回。实打实的新浪潮,动听的旋律,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说唱歌手,原以为只是一位词匠,没想到唱起旋律也能做到这样。如此的精良的制作,国内说唱圈少有,也不枉他为这首歌在录音棚里一个月的付出。这首歌里OCD以一个街头长大的孩子的视角向自己提出了那个经典“两杯毒药”的问题,也用“爱”跟自己和解,做自己喜欢的事,坚持自己选的路,ghetto boy总有一天会成为RapStar。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听完了整张专辑,我不想再用“说唱诗人”来形容这个年轻人,可能“作家”这个词更合适。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但这张专辑已经给他做了一个光亮的注脚,大幕已经拉开,让我们拭目以待,see where the story goes。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他不想做蛋堡、小老虎那样的说唱诗人,他要做说唱作家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2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