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那也是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

上一轮Hit Song,我心中的最佳是《天上的星星不说话》《楼梯》,这两首的情感表达相当到位,但可听性稍微欠缺。这期制作人公演,艾热、派克特的《午夜伤心电台》很好的诠释了如何兼顾情感共鸣与音乐性,并顺利拿下第一。

《午夜伤心电台》也是我眼里的最佳,它瞬间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而那也是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

我永远忘不了2003年7月16日那天,在电台里第一次听到《以父之名》的震撼,那天全亚洲超过50家电台在首播这首歌,超过8亿人同时收听,后来每年7月16日被命名为“周杰伦日”。

一个多月后,我上了高中,那时的听歌习惯是,在电台里听到喜欢的歌,就去买磁带或去网吧把歌下载到mp3里。当时智能手机还没出现,学校也不让带电脑,电台成为接受外界资讯的主要方式,也是紧跟华语乐坛动态的主要渠道。

《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80、90年代固然是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然而那时我还小,对粤语歌没太深印象,真正喜欢上流行音乐,是从周杰伦开始的,再后来是一长串名字,潘玮柏、王力宏、林俊杰、孙燕姿、蔡依林、张韶涵、飞儿乐团、五月天……也正是因为听周杰伦、潘玮柏的说唱,在心里埋下了Hip-Hop的种子。

最近几年,很多人都感慨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逝去了,是啊,每次唱K,几乎还是学生时代那些老歌,“再也没妙旋律,再也没有好编曲”,就像艾热在开头唱的那样。
一边是“音乐多到没边际”,一边是流行音乐的衰落,泛滥但难以打动人的音乐,让艾热回想起用电台听歌的旧时光,想起用磁带、CD听歌的学生时期,时间带走了这一切,除了伤感,更多的是感谢,“感谢你们走进我生命里”。

派克特想起了“苏三”,苏三出自陶喆2005年的《susan说》,这是首苦情歌,也是“午夜伤心电台”爱放的一类歌。午夜,孤独的人们会在电台播放的苦情歌里寻找慰藉,“唉,这不唱的就是我吗?”听着听着,眼泪又不禁流下来。

《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智能手机改变了我们的听歌习惯,人们很少会用电台听歌了,唯一的场景是开车或坐车时打开电台听一听,但这跟学生时代为了听歌每天准点打开电台是两回事。然而随着年纪渐长,工作、生活、感情的压力随之而来,人们愈发孤单,却没有宣泄的出口。这时,或许可以在午夜打开电台,让音乐抚平伤心。

《午夜伤心电台》是波完美的回忆杀,让人们想起学生时代,想起那些当年在电台里听到的金曲,想起互相分享音乐的同学。

音乐风格上,这首歌在Hip-Hop里融入了disco,复古的音色让人瞬间掉进回忆的旋涡。曾风靡一时的disco有种穿越时空的魔力,很容易勾起人们的怀旧情绪,音乐人发现了这一点并运用到自己的作品里,比如老舅的《野狼disco》、新裤子的《你要跳舞吗》。这首歌的旋律相当抓耳,艾热在两年前就证明了唱旋律的功底,flow大师派克特也表现出了过人的唱功,两人的表现可谓是给国内的melodic rap做了最好的示范。

编曲上运用了真实乐器,包括鼓、贝斯、吉他,在公演的视觉呈现里,也以乐队形式进行现场演出。我第一次看说唱现场带乐队是2015年谢帝那场演唱会,舞台太炸了。说真的,说唱现场放beat和带乐队,感染力完全不一样,只是鉴于乐队会增加费用,或者说唱歌手不会乐器,所以大部分说唱现场没有带乐队。这首歌能拿第一,燃炸的乐队必然是个加分项,尤其是派克特那段吉他solo。

《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我并不意外艾热、派克特会以乐队形式演出——艾热会吉他,曾给摇滚音乐人帕尔哈提做过助理,对一个作品从雏形到排练再到音乐节演出的全过程,编曲、器乐、现场,他早已耳濡目染;派克特最近经历了《我们乐队吧》的洗礼,对乐队那套已驾轻就熟,甚至在3月预告会发一张乐队专辑。

intro、outro的人声也是亮点(outro录音室版才有)。如果你足够了解wes陈,就知道用他在每期《嘻哈公园》开头的人声作为intro有多么适合,《嘻哈公园》自2006年起,每周六在HitFm播出,主持人是wes陈、孔令奇,2018年孔令奇离开《嘻哈公园》,HitFm便把《嘻哈公园》撤了,但wes陈依然在坚持,以音频节目的形式继续扛起《嘻哈公园》的旗帜,并做了一档音频访谈节目《声疗》。对于听众来说,电台是用来听歌的,而对说唱歌手而言,电台除了听歌,也是他们宣传歌曲的途径,甚至在多年前是打歌的重要渠道,派克特对同行们说,“你是否还能想起,十几年前没有那么多宣传途径,只能努力上电台打歌,然后通知所有亲戚同学,准时收听节目的日子。”《嘻哈公园》曾多次宣传派克特、艾热的歌,他俩也做客过《声疗》,所以派克特联系wes陈,让他帮忙录制intro。outro的人声来自各电台音乐节目的DJ,他们的声音,他们推荐的音乐,陪伴了听众许多年。(此处有个疑问,为啥没南京FM103.5的DJ光光?)

《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艾热在唱完后说“送给那些逝去的声音”,派克特在微博上说“致我们终将消逝的青春”。艾热是在致敬曾陪伴过我们无数孤独夜晚的电台DJ,派克特则致敬我们的青春岁月,那些温暖过我们的电台DJ,那些藏在记忆里的经典音乐,我们虽然不常想起,但不曾忘却,因为那是我们青春留下的、永不磨灭的印记。

感谢《午夜伤心电台》,让我们重温旧梦,想起自己年少时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那些潜伏在记忆深处却依旧熟悉的音乐。

《午夜伤心电台》把我拉回用电台听歌的学生时代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3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