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说唱-正文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各位读者大家好,我是很少暴露身份的小编砂与海。之前一直是我在写《中国新说唱》和《说唱听我的》的赛制对比,总体来说,我没少吐槽《说唱听我的》的赛制。

但上周日,我突然发现我的同事南京鸽子王也看不下去了,借着最弱智的“命运电梯”环节播出之际,狠狠地喷了一顿节目组,引得评论区不少读者质疑咱们立场不公正。

相比鸽子王直言不讳的犀利,我相对随和一些。我更想问大家的是标题里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1张

从2017年开始,我们就反反复复说这个环节让观众昏昏欲睡、让选手留下遗憾、完全不靠实力,甚至可能产生黑幕,但节目组就是要顶着骂声做选择门环节。为什么?

今天这期推文,我首先试图还原2017-2020出现的四次“选择门”环节。我们往往记得选手留下了什么作品,但却对选人过程与结果一无所知。当然,在聊选人之前,我们必须先谈谈它的“前置环节”:制作人公演。

为什么制作人公演要和选择门绑定在一起?答案很简单,制作人公演对于制作人本身而言的意义,首先是打歌,让自己的作品得以传播;其次是展现自己的风格、气质与价值观,吸引与之适配的选手;最后才是考虑到可能存在的“竞技”性。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2张

《中国有嘻哈》里,潘玮柏带来了伤愈复出、玩Mic Drop的《Coming Home》勇夺第一;热狗张震岳复刻神作《差不多先生》拿下第二;吴亦凡则以那首争议拉满的《6》屈居第三。这一季的规则是三组制作人拥有有限的选择权,潘玮柏15次、热狗张震岳11次、吴亦凡7次。总共需要淘汰8人。

第一轮结束后,热狗的次序是①艾福杰尼②GAI③大笑④孙八一,第二轮选了⑤黄旭;吴亦凡的次序是①PG One②小白③TT④OB03⑤欧阳靖;潘玮柏的次序是①Bridge②VAVA③鬼卞④胡旭,第二轮选了⑤李大奔。

回望《中国有嘻哈》的选择门,“有限的选择权”根本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概念,因为每个制作人心中的备选都不会太多。在上限5人的情况下,有6-8个心仪选手已经是非常多的了。对于制作人来说,有心仪选手就站出去,不心仪的就不站,所以不存在什么选择权多少的问题。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3张

还有一个问题是:第二轮导师是可以反选的,战队满员是肯定的,最多只是心仪选手不站过来而已。换句话说,第一轮的心仪选手没选到手,基本上也被抢掉或者宣布对你无感了,还不如趁早换个人。

从《中国有嘻哈》来看, 吴亦凡确实是聪明的,他太清楚风格相互吸引的重要性了,唯一的陪跑就是开局的Bridge,其它都拿捏得非常精准。热狗张震岳也对风格的把控相当精准,GAI、大笑、孙八一都一定冲着热狗来。抢到艾福杰尼和错失黄旭稍显意外,但也在第二轮弥补了。

最迷惑的当属潘玮柏的选人,开局双杀拿下Bridge和VAVA之后就开始飘了,最离谱的就是复活BCW却两次拒绝选他,要知道热狗张震岳复活孙八一、吴亦凡复活OB03都是直接选进队伍的,人家BCW也够坚定了,复活也证明你认可他,怎么就不选呢?

网上流传潘玮柏选胡旭是把他错认成黄旭了,这种说法是很扯的,因为潘玮柏对胡旭有具体评价“会唱,饶舌也很好”,也评价了黄旭是一个“优秀的人才”,他显然是可以分清二者的,也证明他确实不太想要黄旭。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4张

潘玮柏的谜之操作在于,第二轮站在他面前有小青龙、BCW、YZ于耀智和王大痣,他们当时展现的技术和水平无疑都是高于李大奔的,但是潘玮柏选走了李大奔。诚然李大奔最后闯入9强也签了MDSK,但在那个选择时刻,选李大奔并不是个太明智的决定。

到《中国新说唱》,“开门次数”果然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根据去年情况的“改动”:张震岳热狗一个队里有艾福杰尼、GAI、黄旭?赶紧砍一刀——《离开》排第三。吴亦凡去年公演倒数?今年加强——《Young OG》排第一。

如果说第一年的“开门次数”只是没意义的话,第二年的赛制就是不平衡了。这一年新增的“主动流局”,让选手们多了一番“隐形话语权”。第一轮分成三个阶段的“限制选择”,也让热狗张震岳和潘玮柏邓紫棋吃到了苦头。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5张

第一轮结束后,热狗的次序是①Jason②刘柏辛③马俊,第二轮选了④功夫胖⑤派克特;吴亦凡的次序是①满舒克②王以太③Al Rocco④Blow Fever,第二轮选了⑤那吾克热;潘玮柏邓紫棋的次序是①ICE②艾热,第二轮选了③王齐铭④杨和苏⑤周汤豪。

回顾《中国新说唱》的选择门,“不平衡”是最突出的特点。前两轮的限选,把过多的人员堆积到第二轮,这也必然导致前10人中出现“毫无线索”的情况。

JD为什么悲剧,因为前5顺位里退出的三人都只能推断出“不选吴亦凡”,如果他们第二轮没有站对门,面临的是直接淘汰。因此,他们才是最吃亏的。而另外两人(功夫胖和派克特)被选中了,JD则算是“站错了门”,导致潘玮柏选不到他。

功夫胖在第二阶段的主动流局,就体现了一个“底气”:我不担心另外两队不要我(实际上吴亦凡要他)、我也不担心我想去的某队不给我留名额,因为我够优秀。事实也确实印证了功夫胖的举动不是冒险,而是稳稳当当。这个现象在《说唱听我的》也有反映,我们后文会提及。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6张

吴亦凡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除了错过刘柏辛和功夫胖在他的意料之外,其余的人他都收入囊中。从他最后才选那吾克热的操作来看,那吾克热显然不是他最初心仪的5人之一,只是失去了功夫胖和刘柏辛以后的“备胎”。

热狗张震岳这一次顶住了赛制上的极大劣势,虽然最后收了Jason引起了网友的争议,但已经把是损失降到了最低。即使没有从吴亦凡手里抢到功夫胖和刘柏辛,最后站在门外的JD和孙旭一样可以让他们这组战力满满。

潘玮柏邓紫棋在这一年总算是有所进步,ICE和艾热的青睐让这一组有了很好的底子。在剩下的人里挑选王齐铭、杨和苏也是明智的,但论实力和技术,周汤豪显然还是不如GALI好,这个时候颜值、关系、名气的加成就显现出来了。或许是因为去年挑了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所以这一年的潘帅要挑个熟面孔进战队。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7张

《中国新说唱2019》最大的特点是:选手投票变成了初分组的依据,对音乐的评价变成了“进组的想法”,这确实很是考验了一把选手口中的“Real”。最后的排名顺序是吴亦凡、热狗张震岳与邓紫棋并列、潘玮柏,每组各拥有4、3、3、2张优先选择卡。

第一轮中,吴亦凡选走了4人,分别是:大傻、嘿人李逵、雾都和Doooboi;热狗张震岳选走了3人,分别是西奥、Cream D、Capper;邓紫棋只选走了刘聪(浪费掉了2张);潘玮柏选走了2人,分别是杨和苏和Turbo嗣尧。

第二轮,吴亦凡选择了福克斯;热狗张震岳先后选择了蜜妞和新秀;潘玮柏先后选择了黄旭、Obi、肖恩恩;邓紫棋先后选择了Lil Boo、刘炫廷、王大痣、Vex。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8张

这一年赛制改动的好处是:第一轮不用再面对未知情况,直接能看到所有的选手,然后率先选掉自己要选的人。

基本上,投票的人也是愿意进战队的人,所以能很大的提升效率。除了存在感过低的Turbo嗣尧、出现严重失误的西奥和碰上杨和苏的嘿人李逵这三位之外,第一轮选中的人基本都走的相当远。

第二轮就有了很多槽点,最大的争议当然又来自JD。潘玮柏当时已经拿下了杨和苏和Turbo嗣尧,就算他要继续等黄旭,也依然有两个名额。

在这种情况下说“JD出现得太早了”,听起来太假了——您第一季可是秒选Bridge的,说到底,对JD没那么喜欢罢了。如果潘玮柏说“JD和杨和苏风格撞了”,倒还更能说服我。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9张

JD的流局也不仅仅是潘玮柏一个人的责任,另外三组也完全可以选JD,但他们都没有出手,而是眼睁睁白白让JD流局。不同于上一年JD站错边就没了,这一年四组都是可以选他的,所以我完全能理解JD不想接受后期采访的感觉。

我之前夸过合作赛这个赛制,因为4 PASS实现了双人同进的效果,人才不至于被浪费。但是到了选择门环节,这些4 PASS们也一样是要面临淘汰的命运。

丁丁和李棒棒《叮叮梆梆》是4 PASS,但两人都被淘汰了;JR和刘聪合作的《斗地主》4 PASS,但他也被淘汰;Free C和王大痣合作的《多久》4 PASS,但她依然被淘汰。

《叮叮梆梆》和今年《说唱听我的》老胡/白静晨演出的《将相和》很有共同点:演唱者都没有太高的知名度,属于歌比人红;歌曲有流行度,但总觉得“不够HipHop”;演唱者比较依赖风格,很难做出多样化的东西(可能李棒棒会好一些)。因此,他们即使音乐上得到了认可,在选择门环节依然没办法得到制作人的选择。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10张

《中国新说唱2019》能看出吴亦凡明显不同以往的差异化风格:有福克斯的中国风,有Doooboi的New Wave,有雾都的Auto-Tune,有大傻的久经沙场,有嘿人李逵的纯正腔调。这也说明了吴亦凡的建队思路发生了变化,不再一味追求流行和技术,而是更兼容并包了。

热狗张震岳最大的争议点在于选了蜜妞。这也算是队伍传统的一部分,可以理解,并且蜜妞确实不是《中国有嘻哈》时期的她了,但她仍然无法逃过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谩骂。最神来之笔的当然是他们选中了新秀,开赛前了解最少的人却最终走到了总决赛,这可以说比李大奔更李大奔了。

潘玮柏不选JD,最终JD上了热搜,这可能是对JD屡次成为“门外汉”的一丝安慰。

邓紫棋初次建队,浪费邀请卡已经很傻了,选的人也有点离谱。队伍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不抢一下JD吗?然后马上三连选Lil Boo、刘炫廷和王大痣,至少选择Lil Boo是可以再考虑的。其实回看那次选人,除了她此前一直看好的刘聪外,其他选谁紫棋可能并没有太多预案。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11张

最后聊聊《说唱听我的》,选择门变成了“命运电梯”。这个赛制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加入了“抢人键”。我们也能看到,之前功夫胖“主动流局”的现象重演了。

很多组按下了“抢人键”,但选手却表示自己心有所属,拒绝了邀请,这也是建立在对自己实力和与心仪制作人风格匹配度的绝对自信上的。

“抢人键”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在大概率上避免爆冷的情况。最热门的选手一定会被抢,即使没有抢走,也会到达选手本来想去的楼层,从而被选中。因此可以看到,最终流局剩下来的并不会有JD、Cream D、小安迪这种实力悍将。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12张

另外,相比于《中国新说唱》的“见光死”,《说唱听我的》设置了90秒的游说时间。虽然在节目中似乎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但实际上这个沟通机制的设置可以让制作人和选手更好地了解彼此的需求(不过似乎只有艾热在认真履行职责),说不定选手或制作人的一番话说下来就让对方心动了。

《说唱听我的》同样设置了流局机制,然后开始第二轮的挑选。但第二轮挑选居然还是按照公演排名来决定挑选的顺序,这其实是对于排名高队伍的极大加成。因为流局的选手中不乏实力强劲的,先挑就显然可以在剩下的所有人里选择实力强或风格适配的,这对于选手和制作人本身都是好事。

《说唱听我的》的四组制作人选人倒是都非常符合他们各自的风格定位,“空气协议”都是老牌或实力派,“冰火岛”都是能轻松玩转New School的悍将,“GT集团”的旋律和音乐性堪称顶尖;“为你发光”则比较多元化。

被放弃的六位里,同质化的现象比较严重。Orenda、白静晨都是Vocal见长,老胡的风格略显单一,张昊和张思源都是必走一个以平衡厂牌人数的(也都是哥哥),只有江旻勋确实比较可惜,他的竞技性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弱,而且歌词相当有深度。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13张

纵观四档节目,从战略考量上来说,选择门的确是综艺节目中重要的一环。现在有种奇怪的风气,就是一提到选择门就是说它“运气环节”、“黑幕环节”。

诚然,选择门不直接考察说唱歌手的水平,但它更像是对说唱歌手风格和能力的一个综合评定。另一方面,它也体现了制作人个人的好恶。

大家最该记住的一点是:综艺节目不是技能竞赛,别说“实力”这种东西无法量化,即使真正有可以被量化的“实力”,在综艺节目里它也不是晋级的唯一要素。

本期的《中国新说唱》VS《说唱听我的》就到这里,你有什么想吐槽的,欢迎在评论区和我们交流~

撰稿&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为什么每一年的选择门都要被吐槽,说唱节目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个环节给砍掉? | 第14张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 ,由 HiTao 整理编辑,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