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街舞 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世纪battle”,没有赢家,都是赢家

关于这就是街舞第二期的内容,我们先来讲一讲battle,因为这一期的battle真的很精彩。顺便提一下,这一期的battle音乐基本都是舞者们听到能背的“金曲”了,节目御用battle DJ李玉龙也在他的网易云电台实时更新了这一期的battle歌单,有兴趣的可以搜来听听看,把这些歌听熟基本就能应对不少battle了。

PART.1  3V3 routine之王嘉尔 vs. 王一博

这两场毫无悬念是王一博获胜。小喇叭团队在这一季开始前就预估过,王一博队长最大的竞争力在于他真正懂街舞,而在这种情境下,他这种轻车熟路的优势就展露出来了。

这就是街舞S3E02丨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世纪battle”,没有赢家,都是赢家

龙哥@DJ Alone 广告费要不要结一下

第一轮 TRACK: Das EFX-Real Hiphop

其实我没想到王一博这边可以排得那么original,因为他这场的编排完全就是最传统的underground的crew battle的编排方法,看到时有种久违的亲切感。这支舞在整体思路和动作选择上有两个很大的特点:1、动作选择上,其实最早的Hiphop表演就是这样,即就是不追求动作统一,也不用什么专门的Hiphop动作的元素,一群人在律动状态下通过非常随意的手舞足蹈营造舞蹈空间。需要跳齐舞的部分,王一博也非常聪明地充分发挥了他个子高、手长脚长的优势,这支舞本身也不适合王嘉尔那种用太多过于控制的编排方法,有一些作为层次切换的点缀就够了,王一博使用这种大Bounce加上极其舒展的动作,就能带来极强的视觉冲击力。2、舞蹈编排合-分-合的结构分明,有点有面、有主有次,既有三位舞者上前的细节展示,也有所有舞者一拥而上的汹涌气焰。这段舞的编排的原汁原味相信可以打动在场的绝大多数舞者,而从街舞编排自身的角度讲,也基本可以预定这一季的十佳瞬间了——非常纯粹而精彩。

这就是街舞S3E02丨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世纪battle”,没有赢家,都是赢家

王嘉尔这边就如亮亮老师所点评的那样:有非常巧妙的“点子”。但这段舞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散和断裂感,即它是几个明显的段落拼凑而成的,虽然分别看都有值得称道之处,而彼此间缺乏恰当的衔接。这其实也是王嘉尔接下来一期最大的特点:他有非常多精妙的创意,但由于缺乏相关的编排、即兴经验,所以他往往无法将这些创意更流畅而连贯地呈现出来。

第二轮 TRACK: pSyk-Flip that sh*t

这首歌因为太过经典,所以有大饼、BIBI、COLIN等在的王一博一方对音乐细节的利用可以说没有一点浪费,例如好几次Vibration来表现碎拍,又如通过Wave来表现合成器制作的滑音。而在这种对音乐的利用下,编排出的作品已经把底线画得很高了。这就是大饼在后采里说的“完全使用了国家队比赛的打法”,王一博对这种形式本身的熟悉度使得团队的routine设计不需要根据明星的能力上限而进行相应的弱化,自然效果拔群。而王嘉尔队同样是上一轮所提到的问题:创意满分,但编排割裂。王嘉尔其人,身体素质极好,临场反应与思路也能看得出是个battle的好苗子。虽然没有经历过任何针对性训练,他也能让好多跳hiphop的老师傅看了都想说一句“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维护世界和平就靠你了,我这有本秘籍《如来神掌》,见与你有缘,就十块卖给你了!”可惜王嘉尔一直是跟着kinjaz这样的urban舞团一起练舞,这场也输在了缺少一个像第一季4进2时的亮亮、第二季海选3v3时的高博、以及这季王一博队的大饼那样经验丰富的军师来排兵布阵。

这就是街舞S3E02丨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世纪battle”,没有赢家,都是赢家

PART.2  四位队长的世纪cypher

第一轮 TRACK: James Brown-Give it or Turnit a loose

龙哥还真是实诚,说要Locking的歌,结果真就给了首最Original的Funk,要知道James Brown的音乐虽然的确跟Locking最对口,但早期的Funk音乐碎拍太多,律动也不如之后的偏向Pop的Funk清晰,哪怕多数Locking舞者都不喜欢跳,这首歌甚至适合Breaking都胜过Locking。这一段王一博展示的Locking表现是一个矛盾体:从动作本身其实并不算顶好,但状态实在到位。我们在之前看他视频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肯定接触过Locking且足够熟悉,不是浅尝辄止,因为甚至他连Which a Way这种S级动作都会且做得非常标准,但我猜他可能是在跟Locker们Cypher时学习的、或者是他舞蹈学习中一个不占主要地位的环节,他肯定没有专门花太多时间去精进这个舞种,所以是能跳,但跳得绝对不算特别好。但这一段舞里,其实Locking这个舞种本身的基本功还不是最值得说的,恰恰是他的battle状态非常好,即哪怕Locking的动作并不标准,但音乐与身体的状态是维持在整首歌的风格里的。 张艺兴这一段其实我很好奇他会怎么应对,因为上一期就说过他肯定在训练中有限地接触过Locking,但从动作的习惯就能看出远远没有达到能自由solo的程度。结果看完.......不愧是Trix的学生。此话怎讲?在一场比赛中,Trix对上了韩国顶尖Locker Moon,其中一轮是Disco音乐,在此之前我根本无从想象Krump怎么跳那么欢快的Disco(在国内Freestyle比赛中,Krump舞者遇到这种歌基本就要求换歌了),但Trix偏偏就通过加快动作频率、增加位移去迎合音乐,在这Locking的主场里赢了Moon。Krump只能表达Rage是一个极度窄化这个舞种的错误印象,同时Krump并不是完全不能跳Funk这类较为欢快的音乐,包括Krump的前身Clown以及Monster风格都可以应对这类碎拍密集的音乐,但总地来说Krump对身体开发的倾向至少是与这类音乐不充分匹配的,因此能跳到什么程度纯粹视舞者个人能力了。客观地说,张艺兴可能不太适应这种battle的情景,还没进入状态,且无论是因为不适应音乐或者说缺乏这种完全不匹配的音乐风格的练习抑或还是有意为之,这段舞确实存在部分不够和谐的漏拍,所以单就这一轮他的音乐表达是远不如王一博的。但有一点令我非常意外,因为国内有些Krump舞者跳舞是真的不听音乐的,而张艺兴这一段哪怕节拍如此细碎的音乐居然没有错任何一个拍子的,甚至非常巧妙地通过Arm Swing卡上了一些线性的音效。 王嘉尔同样明显不适应这首歌,第一轮跳得较为凌乱。这里就又一次反映了王一博作为街舞出身的偶像确实在solo上确实比一开始就接受系统舞台舞蹈训练的艺人要熟悉得多。不过王嘉尔的应对策略非常聪明,因为他自己最擅长其实是他微电影和开场舞里那种非常精细的控制,而这首歌恰恰又不能这么跳,所以他通过活跃气氛和幅度较大的Criss Cross来配合音乐。 钟汉良其实我真不知道这四场该怎么点评,因为这个赛制真的太为难他了……不过他不怯场这一点真的已经很值得Respect了,哪怕一直在重复Funky Guitar也没有半途而废,反而玩得非常开。有的时候去KTV,怕的不是你五音不全唱歌走调,最怕的其实是大家都在high的时候你全程一个人蹲在角落里玩手机。诚如我们第一期所说,街舞的本质是party,哪怕你没有动作储备了、哪怕你知道自己没有别人跳得好,只要你敢跳、勇于展现自己,你就是赢家。

第二轮 TRACK: Ja Rule-Clap Back

虽说是王嘉尔所挑选音乐的轮次,但这轮理论应该是王一博的主场。而说实话我对他这一轮是不算特别满意的,因为我此前看他的视频时对他的Hiphop印象是非常好的,并认为这首极其适合他的歌他应该可以跳得更好,但目前这支舞里大约五六成以上都只是Hiphop基础元素的简单拼接,即你能去《Old/Middle/New School Dictionary》里找到原封不动的动作。虽然这可以证明他肯定对Hiphop这个舞种很熟悉、经受过系统的训练,因为如今多数街舞培训班打着“Hiphop”的幌子教的都是Urban,这部分学员是不可能接触到这些动作的,就像大饼在此前采访中说到的:王一博真的懂这些最经典的元素,就像一套别样的语言。但这种跳法就有点近似刚开始学习Hiphop没多久、只会这些元素还不太会solo的人的跳法。这些元素虽然足以充分证明他“懂”,但完全不足以证明能力。这段舞多数时候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元素做4、8个拍子后再换一个——不是说这么跳不行,尤其像Locking其实就是这么一种以元素组合为基础的舞种,但这么跳确实过于不像一支Hiphop的solo了,因为哪怕Hiphop中确实存在元素组合的跳法,但也讲究变化、延伸,很少出现这种最基础元素拼接的情况。尤其Hiphop作为王一博最擅长的舞种,根据以往他freestyle展示过的水准来看,他完全有能力把这首歌跳得更丰富;而这首如此经典的歌曲也经历了无数次极其精彩的演绎了,现在这种表现方式实在称不上巧妙,至少是缺乏说服力的。而且单从音乐上说,也远不如上一段他其实并不擅长的Locking,这就让人觉得太不应该了。 王嘉尔这一段反倒是令我很意外,因为如上文所说他肯定不熟悉battle这种情境、此前也不会把solo当成训练的重要部分,但这一段在连贯性上已经远胜过此前一段了,大位移大框架的元素与细节的动作切换自如,甚至“we don't clap back”的loop开始收回到一系列以Isolaition为主的细节拆分,把音乐玩儿得还挺通透的。去年决赛时Franklin作为一位编舞师,他的solo就近似这种跳法,即以各种关节的Isolation为主去分解音乐的细节,稳稳压住各种拍子与音效,偶尔可以上升到flow的层面给人惊喜。 张艺兴的Krump的专业开始展现,首先可以从他上场时那个头部和身体对抗的律动看出来。Krump的律动叫做Body Rythm,需要保持头部固定,躯干前后平移做律动(可以自己试试这个动作多恶心,几乎是把进阶Isolation作为基本功)——可以说这是街舞所有舞种的基础律动里最难掌握的一种,而且他与其他所有舞种的律动都不兼容,必须单独花时间去专门练习才能掌握,所以会不会这种律动完全可以看做区分是真会Krump还是只会摆架子的试金石。此外,这一段solo的层次非常清晰,Krump的solo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是Buck,通过律动或简单Arm Basement进行预热,构筑舞蹈空间,营造氛围与气势,逐渐进音乐;第二个是Krump,情绪开始比较激进,通过更密集的Chest Pop、Arm Basement配合幅度更大的Jab、Arm Swing等动作,将舞蹈层次向上抬升——这是Krump最主要的状态,跳法相对而言还比较冷静,融入的技术更丰富(例如Hat Trick等)、表达音乐更细腻;最后一个层次Live,完全进入音乐,同时自己也陷入一种极其亢奋甚至有点上头的状态,从表情到动作的幅度、密度都开始完全不受意识控制,有点“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的意思,炸就完事了。一般如果不是非常有必要,大家主要是保持在Krump的层次里,进入Live后也会把自己“拽”出来,因为Live虽然非常炸但很容易丢失细节,而且非Krump舞者的比赛与Session里大可不必跳成这样。 钟汉良这段里其实也用到了Running Man等经典的Hiphop元素。可以看出舞者们对他真的非常宽容,对于这样一位因为热爱而参加节目的人,真的太值得予以更多善意。

第三轮 TRACK: DJ Crow Hiphop Beatz-Track 10

又是一首令人耳朵起茧的歌,搞不好每个Hiphop舞者终其一生都会在赛场上跳到一次。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的采样是MJ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因此非常受一些舞者的青睐。不过很好的是,在风格上这首歌与上一首拉开了鲜明的差距,但又不至于像今天Hiphop赛事里的很多过于Hardcore的Hiphop舞曲般极端。 王嘉尔这一场表现得非常出色,虽然还是存在断裂的问题,但每个段落分开看都可圈可点,尤其第一段,进音乐非常迅速,与上一轮所述的把各种碎拍和音效把切碎不同,这次通过更传统的Bounce弹跳来贯通舞蹈,并去卡上各种细碎的拍子,且动作逻辑开始有Hiphop舞者的味道了——这其实体现了王嘉尔非常出色的舞感,如果他去专门练习solo,相信会更加惊艳。目前为止,应该说王嘉尔给我的惊喜是最大的。 张艺兴这段舞,同样可以用上一轮所介绍的层次去观察,还是异常清晰分明。尤其Buck的进入,各种控制的质感以及碎拍的切分非常有Trix的内味了,而且大量Focus(即目光随着指尖移动,是韩国Krump舞者非常喜欢做的动作)实在太专业了,即哪怕学习了Krump但不深入是不懂得这么跳的。而这段舞中相信给萌新观众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那段Hat Trick了,其实很多舞种里都有玩儿帽子的桥段,例如Locking的礼帽,但唯独Krump将其发展为了一个独特的体系,甚至有专门的Hat Trick比赛。Hat Trick这个元素很有意思,它说难也不难,因为它其实不包含任何复杂的身体控制,但对像笔者这样连转笔都学不会的手残而言可能是Krump里最难、根本掌握不了的杀招,不过不是“天选之子”,真得需要海量的练习才能做到如此举重若轻。张艺兴展示Hat Trick的部分刚好进入了一个层次渐低的间奏,而HatTrick本身就非常适合作为舞蹈过程中的调剂,通过极其花哨的技巧夺人眼球,而最后一个卡上枪声的Arm Swing收尾也非常干净漂亮——正是技巧与音乐的完美配合,让这一段落迅速火遍各个视频平台。 钟汉良这一轮完完全全跳开了,尤其各种Miming的使用非常巧妙地回避了他街舞舞蹈语汇匮乏的短板,较好地丰富的这段舞的表现。 王一博这一段同样是穿插有许多Hiphop的基本元素,但相较上一段,要么把他们作为音乐的衔接,要么贯通在舞蹈过程中不着痕迹——就要高明很多了。不过感觉他这一轮有点没发挥出来,状态没能保持,如果能贯彻入音乐后的状态应该可以跳得更好的,但很快就结束了,实在可惜。

第四轮 TRACK: Cirax-Inkrivel

其实在此之前我挺期待“Krump的音乐”会是什么,因为Krump的舞蹈音乐就叫做Krump,多是舞者们自己制作的电音,异常嘈杂,元素极其复杂。结果使用了这一首,也不错,因为这首极其Hardcore的音乐虽不是典型的Krump音乐,但极具力量感的鼓点非常适合Krump表现,同时也符合大家对Krump的印象。这一轮简单概括就是:大家都上头了。 张艺兴这一场的状态就近似Live了,其实这一段从技术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仅仅这个状态本身已经足够炸了。

王一博同样选择Krump应战。先不说技术,王一博这段舞里展现了Krump里的另一面——演。Krump中有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Character,可以视作你的第二人格,以此贯穿舞蹈,例如创始人Tight Eyez的Character就包括匪徒(所以他经常有掏枪、上膛的动作)、鬼魂等。我觉得王一博可能没有这样一个明确Character,因为自我形象必须经过大量Lab(也就是独自尝试不同的动作衔接与风格展现)才能塑造的,不过他演绎、故事的一面,这同样为节目中Krump呈现的版图增添了新的一角。

之前有人问过我这两个人的Krump有什么区别,这里可以简单做一个回答:张艺兴因为专门跟Trix学习过,他的Krump更系统、更专业,动作质感更高级、舞蹈层次更有章法;王一博接触过Krump,但应该没有花费单独的时间去练习,所以在掌握了最具代表性的动作的前提下用他跳其他舞种的习惯去驱动,但可能缺乏了Krump本身的体系。我最早接触、自己练Krump时跳法跟王一博一模一样,后来上了Trix、Raidor、Rumbler、Jaja等国际知名的Krump舞者的大师课后才有所改观——他(她)们都非常强调Krump层次里的动作衔接,而无论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在训练基本功时最常用的就是Stomp接Chest Pop接不同ArmBasement的不断切换,因为这是Krump里最重要的枢纽,来以此搭建你的舞蹈空间,在此基础上你的Jab、Arm Swing等才能立得起来。 这里也解释一个不少人私信我确认的问题:Cypher里究竟可不可以有身体接触?答案很明确:其他舞种的确不可以进行肢体冲突、过激的身体接触,至少是不提倡的,但唯独Krump内部是完完全全允许的——这是这个舞种独特的习惯(甚至他们的围圈跳舞不叫Cypher而叫Session)。

此外还需要明确一点:这一期节目中,实质是披着“Cypher”形式的Battle。很长一段时间里Krump都近似街舞圈里的孤岛,所以其他舞种圈内对这个习惯是不了解的,直到一次契机:17年的Krump World Champion上,Krump的创始人Tight Eyez邀请“力王”Bboy Junior担任嘉宾,两人带来一场表演赛,而中途,Tight Eyez先是推攘Junior使之失去平衡,后在Junior倒立时从背后踹上去了一脚。这件事立即在全世界街舞圈内掀起轩然大波,一度将Krump这个舞种推向了整个街舞圈的对立面,各个舞种的舞者对Krump展开谩骂。Tight Eyez与Krump舞者们也澄清在Krump的battle和session中是完全接受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的(甚至Tight Eyez公开表明自己创造的Krump不是Hiphop文化的一员、不需要遵循Love&Peace这套东西),事后Junior也声明因为自己是在Krump的比赛里所以完全尊重Tight Eyez的做法,让大家不必介意。不过也有很多人不买账,认为这过于disrespect,因此之后还出现过battle中Bboy Lilou“回敬”Tight Eyez的事件。但无论如何,这件事给Krump在世界街舞圈内造成了极其不好的影响。我们可以认为,Krump舞者间进行battle或session时,可以允许肢体接触的发生,因为这的确就是Krump的文化,但跨舞种时就不太合适了。

视频:关于Krump Battle中Touch的争议

Tight Eyez vs. Bboy Junior争议行为发生于10秒处 & Bboy Lilou的回击

这种在街舞圈看来稀松平常、合情合理却在圈外引起了极大争执的事儿,上一季其实也发生过。可能《这!就是街舞》目前为止塑造的街舞形象过于“小白兔”,一系列诸如“Love and Peace”的口号让大家忘了它其实诞生于兽笼——这个文化诞生的土壤其实跟纯洁、干净没有任何关系:街舞来自地下、贫民窟、匪帮仇杀的街头,它诞生的本意确实是通过艺术、交流消弭矛盾,但同时也应该意识到很多不那么peace的东西至今仍然如影随意、植根在文化里,虽说Respect是其根本内涵,但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些不Respect的东西同样是是街舞目前难以分割的一部分。而这个问题更多是关系到:在街舞往圈外走的过程中、在这样一档面向大众的节目里,“度”在哪里?哪些东西应该拿出来,而哪些应该回避掉?是不是所谓的Real与原汁原味必须得通过这种形式才能在节目中表现出来?它的存在本身是合理、自洽的,没有任何值得批判的地方,但出现在节目中是否“得体”?

扯远了,说回节目本身。王嘉尔开头极其漂亮,甚至是整个队长battle里音乐表达最精彩的时刻之一。他有许多类似的小点子,单独看都非常惊艳且与音乐非常融洽,但由于可能专门的solo的经历少了,这种状态不能长久维持,而且设计的前后很可能断裂,无法将之在流畅的舞蹈中串联起来。这里我直接照搬上一季决赛时我投AC时的考量来解释这种状态,“即Franklin缺少专项练习以及他的跳法缺少律动难以融入音乐,导致他难以连续不断45秒的solo,所以同一个状态难以维持、容易断裂——他的solo多是明显不同的几个段落拼凑成的,这些段落单独看都有可圈可点之处,但难以一以贯之跳完一首歌,组合在一起则略显不流畅,例如:那个托马斯的确令人惊艳,但如果仔细观察它和前后段落的关系会觉得这个动作稍显突兀。”

PART.3 写在最后

之前街舞圈传出被张艺兴炸场了,我甚至都做好了“期待越大失望越大”的准备,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炸法........毫不夸张地说,在Krump发展举步维艰的中国,张艺兴的技术与质感已经远远超过大多数中国的Krump舞者,只不过可能对Battle还不够熟悉,否则参加国内的Krump赛事能赢他的人真的不多。就像事后采访时许多舞者提到的:这段表现真的值得国内很多舞者好好反思。我一直希望国内Krump舞者们如果有机会、有条件一定要多去上大师课,甚至亲自出国去学习、进修。我非常喜欢大毛老师曾说过一段话:我们举办一年一度的Krump of China,就是为了请别人来虐我们,让我们看清自己与世界的差距,促使我们不断提升、进步。闷在国内一直看视频、自己摸索真的效率太低太低了,还容易不经意间产生井底之蛙的自大心态。 笔者非常喜欢Krump,因此自然希望它在国内能发展得更好。但是一方面是认清了这个舞种自身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导致它注定难以像其他舞种一样广泛传播,另一方面国内外圈子里都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儿导致Krump颇不受部分舞者待见。例如,2018年KOD赛前发布会上,我向裁判长Nelson提问:今年连House和Waacking这些小众舞种都正式加入KOD了,那什么时候诸如Krump等舞种也能加入呢?他非常不高兴地说他甚至不认为Krump是街舞——这其实一定不客观,但侧面反映了部分舞者对Krump的态度。我也接触过许多国内其他舞种OG,他们谈到Krump时大多非常不屑。如此长久以来,难免悲观,甚至笔者个人已经不抱希望Krump能纯粹靠自己脱离困境,这也是为什么部分国内Krump舞者形成了恶性循环的心态:越是得不到认可,越容易有一种被辜负、不被赏识的愤怒与不甘,同时越会把其他人推向对立面。但一个舞种如果一直待在“地下”,只会慢慢丧失生命力——今天的Popping、Breaking等舞种之所以能如此强调本心,舞者们有更多从容选择的空间与各得其所的自由,是因为它们已经走进了阳光。Krump必须走到地上,否则就死透了,而如果不与明星或其他娱乐性大众传播媒介结合,或者出现一个极具代表性、足够惊艳的人来首先打开局面(例如2016年KOD上的AC,直接在街舞圈内带火了Waacking,因此此前街舞大赛中很少有Waacking,哪怕很多街舞舞者都对这个舞种不熟悉),中国的Krump是绝对不可能走出underground的。对于张艺兴的这段表现,我非常欣慰,因为Krump在中国发展的这么多年里从没有任何一次如此地“出圈”过,即圈子内部受到其他舞种舞者赏识、圈子外部被大量观众关注。不过终究打铁还需自身硬,目前火热的还只是张艺兴而已,这是他的付出所应得的回报,而这种火热还绝没有真正蔓延到Krump本身,抖音上火热的模仿潮是因为张艺兴、是因为话题的流量,而非他们看到了我们的Krump而心向往之,也觉不代表他们认可、喜欢Krump本身了——过去,类似的情境在各个舞种中发生过无数次,但绝非有人带动某个舞种就会理所应当地流行了起来,多是时候不过短暂地喧嚣后一如既往罢了。我们不知道接下来Krump会如何发展,但无论如何,这一定是Krump扎根中国以来最难得的一次机会。 而王一博所展现的就是我最开始时就强调的:他在所有队长中是最懂街舞的,能立足街舞本身的逻辑思考。无论是battle时身体的状态、接触的舞种的丰富程度,一定是这一季四位队长中最优的——这一点可以直接对标上一季的罗志祥与吴建豪,即他们不是会跳舞的艺人,而是当艺人的舞者。王嘉尔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天赋与舞感,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瞬间。钟汉良则是满满的Respect。

这其实也给了很多国内其他舞者一个启示:你们真的有资格看不起偶像艺人吗?仿佛是街舞、underground这些词先天就赋予了舞者看不起偶像艺人的特权,每个街舞舞者可能都曾理直气壮地非议过艺人几句,但他们从来也没有思考过这种特权究竟是否合理。与其把自己架上虚荣心的神坛,去诋毁Urban、非议艺人,不如好好练舞、好好领会Respect的真谛,求同存异,甚至互相学习。其实目前的结果真的是最理想的:每位热爱街舞的队长都是赢家。

我希望大家能从他们跳舞时投入的表情、结束battle后满足与兴奋的神色中读出他们对于街舞的热爱与敬畏。如果真的喜欢他们,请好好欣赏他们的舞蹈、好好尊重这一档全中国独此一家的街舞综艺,无论是我们舞者还是他们,都希望街舞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一张叶子/聚乙烯醇  撰稿
聚乙烯醇  配图/排版

这就是街舞S3E02丨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世纪battle”,没有赢家,都是赢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街舞活动小喇叭):这就是街舞S3E02丨一场值得载入史册的“世纪battle”,没有赢家,都是赢家

本文来源 街舞活动小喇叭,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