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米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在上一周的《说唱听我的》里,空气协议和冰火岛进行Cypher对抗,最终空气协议遗憾落败,西米惨遭淘汰。

平心而论,空气协议的这首《逆风》立意非常高、格局也非常大,在上一期法老和光光表演《Hold my hand》的时候我曾经说过,这样的公益歌曲品质一定要远高于一般作品,写好了名垂说唱史,写不好就很容易归于平庸,让人留不下印象。

拿类似的作品来说,汶川地震时的《壹》以及去年国庆时的《红色》,都是相当不错的作品。最终西米惨遭淘汰,也只能说是在整首歌中他出现了很小的失误,不过我觉得这个失误,肯定不是为作品失利买单的理由。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在之前每期我跟大家讨论节目的时候,曾经开玩笑说西米是这个节目里最倒霉的rapper,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了解他强悍的实力,另一个原因则是他真的很倒霉。

因为曾经diss那吾克热,西米在参加每一个节目的时候,观众都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感度,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节目组更不会对这个不知名、“靠diss出位”的rapper有更多关注。

在《说唱听我的》里,1V1的时候,虽然西米的那首《No Cap》兼具flow、腔调和Punchline。但节目组仍旧习惯性的没给他镜头,这可以理解,毕竟是“不知名rapper”。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前几期节目里西米唯一获得的镜头,是在KC和Kandi进行freestyle的时候,由于话筒问题西米在后台的声音传到了前台,成功“蹭”到了一点镜头。

是金子总会发光,在接下来的同伴奏Cypher和Hit Song环节中,西米都展现出了强大的旋律能力,《环球之旅》作为一首带有蒸汽波味道的说唱十分爽口,《爱乐之城》更是被许多人追捧,成为了少有的符合节目标准的Hit Song。

其实最令人遗憾的是,在节目中,大家没能看到带上西米的完整版《我的朋友》。大家可以点开下面这个视频感受一下。

直到淘汰,有很多人还陷入自己对于一件两年前的beef的偏见之中,更多人则是在怀疑,这个面目憨厚、实力不错的rapper,怎么好像和两年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

带着同样的疑惑,我们联系上了西米,聊了聊他这些年来的故事。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意外是西米Hip-Hop道路上的注脚,许许多多意外堆叠在一起成就了如今的西米。

西米出生于云南西双版纳,是一个哈尼族的小伙子。在中国Hip-Hop发展早期的时候,许多rapper是从街舞接触到的说唱,西米也不例外。

在初中的时候,西米喜欢上了breaking,他在当时的酷狗上搜索“breaking舞曲”,搜到了很多后人制作的2pac、b.i.g、DMX的remix,算是初步喜欢上了说唱音乐。

不过那个时候,没有人告诉西米这是说唱,直到蛋堡、满人和jinco合作的《十年》出现,西米才对说唱产生了初步的印象。

那个时候,西双版纳的街舞氛围相当不错,出现了很多牛逼的B-Boy,西米也认识了好两位做说唱的前辈,一个是Chiliast.H,另一位则是马俊。正是在Chiliast.H的鼓励下,西米开始了尝试做歌的道路。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2012年的泼水节前夕,西米正打算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在游玩之前,他在电脑上写下了一首歌,名字叫《心魔》。

当时西米正在被梦想和现实的冲突所困扰,这首歌就是想要把当下真实的想法和困扰记录下来,这首歌一度感动了许多正在追逐自己梦想的说唱爱好者,也曾经登上过《中国嘻哈榜》的榜首。

对于这些,西米本人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这首歌的火爆,在上传了《心魔》几年之后,他才发现身边接触过说唱的人都听过这首歌,这才让他知道了自己作品的影响力。

如果拿成绩来说的话,西米绝对称得上出道即巅峰。在这之后,西米并没有想象中的在说唱圈大展拳脚,而是以一个说唱爱好者的身份,寻找着自己的快乐。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2013年,西米前往重庆大学报道,在寝室第一次聚餐时,西米没有参加,这并不是因为他不合群,而是在当时他有一项重要任务要完成:参加重庆当地老牌Battle比赛——干燥。

西双版纳没有freestyle,也没有battle比赛,对于西米而言参加干燥仅仅是去体验,在杀入四强之后,他碰到了当时在称霸西南的melo,迅速败下阵来。

回到宿舍之后,西米跟大家说起“Battle比赛”的事情,迅速引起了一个湖南室友的注意,这个室友名叫梁笑生。和西米一样,高中的时候他也跳街舞,也听说唱,只不过他跳的是popping。

在这之后,西米给梁笑生推荐了很多优秀的国内说唱歌曲,两人也很快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兄弟,西米也见证了梁笑生从第一次摸到MPC,到成为国内顶尖beatmaker的过程。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在大学期间,西米参加了两次干燥,也以每年几首歌的频率更新着自己的作品,他始终没有把说唱当成自己工作的一部分。

毕业之后,西米前往上海,开始了一名话剧演员的生活,这是他在大学时就学习的专业,他本人也对话剧非常感兴趣,只是不太喜欢作为演员的生活。在这些年里,他也随意的创作过一些作品,保持着自己说唱爱好者的身份。

一直到2018年,西米因为diss那吾克热的一首歌,重新成为了整个说唱圈的焦点。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在采访中,我准备了好几个有关那次beef的问题,全部被西米给删掉了,他本人也不愿意主动谈起那次的事情。

不过我想,西米本人对那次diss也一定是意外的,他绝对没想到作为一个远离说唱圈那么多年的爱好者,出了一首diss会引起如此的轩然大波。

事实上他并没有利用那次diss宣传自己,在他的diss之后,各大厂牌、明星rapper们纷纷下场,西米本人成为攻击那吾克热的工具,也变成了一个靶子,被用来吸引火力。

他并没有发现,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这个圈子的keep it real,已经变成了一种看人下菜碟的炒作。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2019年,西米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在节目里他挑战了无人敢出战的Kafe.Hu,并且因为太紧张发生失误,输给了对手。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观众们群嘲的对象,“你不是real么?怎么还参加节目呢?还被淘汰了?”

在今年,西米参加完《说唱听我的》之后,他的能力终于得到了证明,也做出了一首评价很高的作品《爱乐之城》。

对于节目组所鼓吹的Hit Song,西米觉得这个东西是对于市场而言的标准,按照往常经验,真正的热单都是无意之中诞生的。如果一个音乐人奔着“Hit Song”去做歌,这个世界上的好音乐一定会越来越少。

这首《爱乐之城》,他和LeeA只是做了一首想做的歌,在上场之前他还在担心大众是否能够接受这样的旋律走向,但事实看来他的是多虑了。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西米说,之所以从一名话剧演员重新成为一个rapper,是因为听了很多国内rapper的作品,觉得自己不比很多“明星“差。

在回归说唱圈之后,他几乎不认识什么rapper,他也不爱社交,所以一直没有团队。

直到去年,西米才加入了VVS gang,他告诉我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如果说唱像钻石一样分级的话,那我们是VVS,不想做最顶端那个,但也藐视其他的纯度。”团队中都是西米过去的好朋友,也一直是云南最顶尖的一批rapper。

他在《旋律说唱听我的》里被淘汰,是节目组的损失

在淘汰之后,西米在微博上写了一段长文,他说他把自己当成一个新人,也希望大家不要仅仅停留在“心魔”的时代。

对于目前的西米来说,他可能很难成为大红大紫的rap star,不过对于目前的说唱圈而言,多一些像西米这样专注于作品的rapper,一定是一件好事。

最后安利一首西米非常好听的歌曲《2099》,请各位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收听。

撰稿&排版 / 南京鸽子王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8

发表评论